第375章你早就是我的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3:22
A+ A- 關燈 聽書

他的聲音低低的,可藍景伊很快就明白了過來,原來,他早就知道她是裝昏的,狠狠瞪了他一眼,“江君越,那你還抱著我跑那麼遠?”

“爺趁機鍛煉一下身體,不行嗎?”

“騙人,一定是後來才發現的。”

“早發現晚發現都發現了,下次,不許玩這麼大了。”

“好啦。”所有的怨氣就這樣說著說著就散了,藍景伊慵懶的靠在他身上,“一會兒真的有開業儀式嗎?

“嗯,有,爺從來沒騙過你。”

是的,是沒騙過,可是瞞著她很多事卻是真的。

可她,又拿他沒辦法。

車速很快,靳雪悉對新加坡似乎很熟悉的樣子,“雪悉,你對這裡熟?”

“青揚帶我一起走過兩次,所以就熟了。”

“你們都有去幫忙?”

“嗯,裝修呀,還幫忙搬了一次辦公桌椅呢,你們家江總最會抓勞工了。”靳雪悉哀怨的掃了一眼後視鏡,好象江君越讓她幹了多少活似的。

“行,等你和成哥成立的什麼公司開業了,我和傾傾一起去捧場。”

“這還差不多。”小女生最好哄,她一兩句話,靳雪悉便展露笑顏了。

那是新加坡市最繁華的商業地段,江君越要不要這麼囂張呢,車子還沒停下來她就看到了江君越新開的公司,太顯眼了,先是景越,然後還是景越,只不過一個是貨貸公司一個是貿易公司,兩個並排一起,而隔壁的公司,你想要略過不看都不可能。

是季氏。

江君越把公司開到季氏的家門口了,這樣的選擇大概也就只有他才能做出來了。

絕對够狠,這明顯是在報復當初季唯衍打壓他的仇呢,“傾傾,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那次你突然從國外回來看我,然後馬上就走了,為什麼你在出國前要去打拳呢?”便是因為那一次,她才被沈力騙了個徹底,徹底的相信他不止是缺錢,甚至缺錢到要以打拳來籌集的地步了。

車已經停在了露天停車場,靳雪悉已經下了車,正恭候她和江君越下車呢,她卻不急,非要在這個時候得到他給的答案。

“真想知道?”他低頭,下巴在她的臉頰上輕蹭了蹭,帶給她微癢的感覺。

“癢。”她扭頭要避過,他卻不肯,扣著她的小臉還貼在他的胸口,“爺能告訴你其實一切都很簡單嗎?爺只不過是去解壓,真的沒有其它目的的,若真是為錢,打一場拳下來最多贏過百萬,那點錢根本解救不了江氏,爺也不會那麼傻的以打拳換來資金的,下次,不許再傻了,沈力和季唯衍也只能騙騙你這麼純潔的靚女,若是爺,根本就騙不了。”江君越意味深長的與她解釋著,讓她越聽越臉紅。

“只是解壓?”

“嗯,除了你,全地球的人都相信。”

“滾。”她又狠狠擰了他一下,他這才一把抱起她,“來了,下車了,不然,所有的人都在等著你這個總裁夫人下車去剪綵呢。”

藍景伊扭頭,這才發現車前車後不知何時多了好些人,果然都在等著她和江君越呢,“我自己下去就好。”她臉紅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他抱著下車。

“那麼久都抱了,還差這一下嗎?”他不許,隨手理了理她和他的衣著,霸道的就抱著她下了車。

“總裁,家後,一切都準備就緒,馬上可以開始了。”蔣瀚第一個出現在藍景伊面前,在這裡,除了靳雪悉,他是藍景伊第二個認識的人,看到蔣瀚頓覺親切了許多。

“嗯,開始吧。”

江君越微微點頭,旁若無人的抱著藍景伊走向公司大門口。

數不清的花藍和汽球,迎賓拿來了長長的紅綢,微笑的等著她和江君越剪綵。

司儀已經拿著麥克開始了煽情的開場白。

江君越終於肯放下她了,脚一落地的刹那,藍景伊才有踏實的感覺。

“下麵請江總江家後剪綵。”

兩把剪刀分別發給了她和江君越,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忽而,人群裏傳來騷動聲,很快就被人分開了一條通道,一道人影軒昂的越過人群朝前走來,“江先生,季某也來恭賀開業大吉,一點禮物不成敬意。”

季唯衍來了,紅色拜貼丟進了一旁迎賓手舉的託盤中,便靜靜的站在那裡等著剪綵繼續開始。

藍景伊拿起了剪刀,再瞄了一眼江君越,兩個人的手整齊一致的落了下去,突然間,人群裏又傳來了季唯衍的聲音,“江總,我想有必要再此更正一下,藍景伊小姐現時的身份還是單身,並沒有與江總領了大陸那邊的結婚證,也沒有在新加坡領證,所以你們兩個人現在是男未婚女未嫁,剛剛這位司儀稱呼藍小姐為江家後是錯誤的吧。”

“我和景伊已經舉行了婚禮。”江君越眸光冷冽的射向季唯衍,知道他會來攪局,卻沒想到會在這樣緊要的關頭。

“婚禮不過是個儀式,就象江總開公司,若是沒有辦下來執照,那開起來的公司就是非法經營,所以江總和藍小姐的結婚根本是不受法律保護的,她也不是你家後,嗯,我在這裡鄭重宣佈,我季唯衍從今天開始就是藍景伊小姐的男友。”

高調,只有這兩個字可以形容季唯衍今個的出現與此刻的當眾宣佈。

藍景伊還沒出聲,江君越已經宣示主權般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擁住了藍景伊,“姓季的,不管我與藍景伊有沒有登記,她都是我江君越的妻子,你休想覬覦她,她也不會承認你是他男朋友。”

藍景伊正要說話,口袋裏的手機突的響了,“別接。”這是江君越的第一個反應。

可是,那只手機根本不聽他的指令,繼續在叫器的響著,周遭早就安靜了下來,這世上的人就是這樣,從來都是不怕別人的亂子大,就怕不大,恨不得多些亂子好看看熱鬧,所以,沒有任何人阻止季唯衍。

手機一直在響,藍景伊給了江君越一個我關機的眼神,便拿起了手機,可當她正要關機,荧幕上一行字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你二叔知道你爸爸的下落,你若不答應我,你一輩子都找不到你爸爸。”

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的亂跳。

一個傾傾。

一個爸爸。

傾傾是最愛。

爸爸是給她生命的人。

哪一個她都不想失去。

沁沁壯壯需要傾傾這個爸爸,可藍晴卻在渴望找回爸爸。

她烦乱了。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一個人的身上,全都在等她給江君越一個交待,雖然都愛看熱鬧,但現在大傢伙的心自然都是偏著江君越的,這是她和他的公司,他的員工自然是偏著他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能說不嗎?

若說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無疑是給了江君越狠狠的一巴掌,可是不說,看季唯衍的意思只怕這輩子她都甭想找到爸爸了。

一瞬間的心思百轉,從沒有一刻,她覺得抉擇竟是如此之難。

“我看看,誰發的騷擾簡訊?景伊,不必管它,我們剪綵。”江君越說著就要奪過她手裡的手機,也結束季唯衍製造的鬧劇,再把剪綵儀式進行下去。

她的心是屬於他的。

可是爸爸……

藍景伊隨手收起了手機,那條簡訊她不想他看到。

“景伊,還記得普陀山的懸崖絕壁嗎?”就在寂靜無聲中,季唯衍又下了一記重炮。

藍景伊的腦子裏轟轟作響,大二的時候學校組織Chun遊,就是去了普陀山,她為了幫同學抓一隻刺猬做藥一不小心跌下了山崖,傷了腿,手機也跌壞了,就在她從白天等到黑夜,以為無人會發現她時有一個人出現了。

“還記得野藤下摘下來的酸葡萄嗎?很酸,卻,很美味。”

他送她的花,是勿忘我。

那一晚,天太黑,她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

迷迷糊糊睡醒了時,人已經被送到了學校的營地,那個人走了。

她後來問了很多同學都說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他把她悄悄的放下便離開了。

原來,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姓藍,是爸爸的骨肉。

所有的記憶回籠,怪不得他說他要追她。

許是從那個夜晚開始,便有什麼情愫在心底裏緩緩滋長了吧。

只是,她隨後就認識了非離,再加上始終找不到關於他的線索,以至於,便把曾經的那個救命的恩人給悄藏在了心底裏的一個角落,若不是他此刻提起,她至今還無法啟開那段塵封的記憶。

葡萄很酸,卻真的很美味。

“景伊,你不要被他盅惑了,景伊,我們還有……”

江君越的沁沁壯壯還沒有說出來,季唯衍已經移前一步,長長的手臂輕輕扶住藍景伊微微搖晃的身體,“我一直以為你是我妹妹,若早知你不是,你早就是我的了。”

低沉的男聲,卻如同一道道驚雷劃過她的世界,她的思緒開始崩塌了。

“景伊……”

“小伊……”

藍景伊抱住了頭,“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若可以,請不要讓她選擇。

選擇誰,都是一種痛,無法掩去,無法忍受。

三更,親們晚安!!節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