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爺是最厲害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3:04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昏了。

可是,她心底裏很清楚。

她故意昏的。

剛剛一直為江君越擔著心,天知道那種煎熬有多難受,不行,她也要讓他感受一下。

“藍姐姐,你怎麼了?”眼看著她歪在了椅背上,駕駛座上的靳雪悉頓時慌了,驚亂的喊起來,也透過藍景伊的手機傳到了江君越這邊。

“雪悉,她怎麼了,你快說話,快說話呀。”急切的聲音,帶著微喘,想來他是下了車正穿過一輛輛擁堵的車往這邊趕來呢。

“藍姐姐昏過去了,姐夫,你快點過來。”急切的女聲,大抵是很少見到這樣的場面,靳雪悉嚇的音調都變了。

“我馬上到。”江君越奔跑如飛,矯健的身形在馬路上穿過一輛輛的車,視野一直在追隨著那輛紅色的保時捷,終於到了,人還未站穩就去敲車窗,看見是他,靳雪悉立碼開了車門,他彎身便鑽了進去,喘息的坐在藍景伊的身邊。

藍景伊正閉著眼睛安靜的躺在靳雪悉的懷裡呢,一張小臉有些微的蒼白,一瞬間,江君越所有的冷靜都拋到了九宵雲外,“把她給我,你去開車,去醫院。”

“好……好的。”靳雪悉的聲音都顫了,她從未見過如此樣子的江君越,這一點也不象他,哪裡還有大總裁的樣子,一身的燕尾服雖然依然光鮮,卻被他很沒形象的扯開了衣領,這才能舒服的摟著藍景伊靠在他的懷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還不快開車。”他擺好了姿勢,靳雪悉的車卻還沒啟動,他惱了。

“江……江總,前面塞車。”靳雪悉無奈的看了一眼前方,因著出事,這一整條路都堵著呢,她這車根本沒處可開。

江君越抬頭,再狠敲了自己額頭一記,一急,腦袋便秀逗了,這樣塞車就是他也開不了車,索Xing又把藍景伊往自己懷裡緊了一緊,再推開車門,直接下車了。

“姐夫,你這是……”

“我送她去醫院,通知分公司那邊,開業儀式晚點舉行。”頭也不回的說著,他人已經走出了幾米外。

“好……好的。”靳雪悉低低應著,不敢多說半個字,江君越的表情像是要殺人似的,可她真的有依著他的意思好好的照顧藍景伊的,她沒有讓藍景伊受任何危險的。

“景伊,沒事的,我來了,我這就帶你去醫院,別怕,很快就到了。”江君越撒腿飛奔,雖然懷裡多了一個人,卻絲毫不减速度。

藍景伊微眯著眼睛,臻首靠在他的懷裡,輕嗅著他身上的男Xing氣息,還有他因為飛奔而低低的喘息,他這是嚇壞了。

壞人,他活該。

初時,她真的就認定了他活該的,可是跑了半天他的速度也不减半分,只是喘息聲越來越大聲了。

完了,她又沒節Cao的開始心疼他了。

再跑下去,他非累壞不可,她雖然不是很重,可也有九十斤呢,等了又等,見他速度絲毫不减,而用步量不管他有多快要去附近的醫院也要一會子時間,藍景伊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她小手輕輕扯了扯江君越的衣襟,“傾傾,你這是要去哪兒?”她裝了,裝成才醒的樣子,不然,就覺得自己對不住嚇成這樣的江君越,他何曾這樣狼狽過呢,記憶裏除了打拳時從來不曾有過。

“醒了?”額上的汗輕輕滴落,滴落在藍景伊皙白的臉頰上,帶著燙熱,他停下,俯首看她。

藍景伊抿了抿唇,有點歉然了,“嗯,這是去哪兒?”

江君越迅速掃描了一通四周,這才身子後移了移,然後靠在了一株樹上,將她又挪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道:“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呢。”

“嚇著你了是不是?”他試著問她,想是要弄清楚她昏過去的原因,看看還要不要送她去醫院吧。

“你知道就好。”她雖然心疼他了,可是氣還沒消呢,抬手就在他的手背上狠狠的擰了一下,他太壞了,什麼事都背著她不讓她知道。

可不知道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她抗議了。

“以後不會了,事情太緊急,我猜到那人今天會出現,卻沒想到出現的這樣快。”還沒歇過來,他顧不上手背上她才擰的疼粗喘著低低說道。

“沖著我來的?”

“已經交給成哥的人去審訊了,還不知道原因,不過,他的確是沖你來的。”

藍景伊想想也是,上次在商場那枚子彈就是沖著她而非江君越,“真不知道是誰要殺我,我好象也沒得罪什麼人吧?除非……”腦子一轉,她想到了一個可能。

“除非什麼?快說。”

“除非是你惹的那些個爛桃花,不然我沒什麼仇家的。”藍景伊嘟起小嘴,心疼的抬手為他擦了擦額頭的汗,他這個樣子雖然狼狽了點,可是看著格外的男人,帥啦。

“不會是晴柔的,她在忙著大婚,她也不是那樣的人。”微微思量了一下,江君越低聲作答。

就知道他會這樣說,“可你還有其它的桃花呢,桃花朵朵開,你覺得這朵不是,那別朵可能就是了,這地兒還有一朵大大的桃花呢。”

“唯雪?不可能的。”一問一答,他自己先否定了。

“好啦,不想了,還是等審問結果吧。”雖然剛剛她是被他抱著的,可是此刻還是覺得有點累。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就在大馬路邊你看我我看你的說起了話來,忽而,一聲車喇叭聲打斷了兩個人的低低私語,兩人一起抬頭,就見靳雪悉已經開著那輛紅色保時捷停在了他倆面前,“藍姐姐,姐夫,你們是要繼續當街秀恩愛呢,還是先上了車躲在車裏秀?嗯嗯,挺惹人羡慕的,不過,很有一種拉單身男人女人仇恨的感覺。”

藍景伊第一次發覺自己交了一個損友,給了靳雪悉一個你好自為知的眼神,這才對江君越道:“上車吧,不然開業儀式真的要延後了。”他的手機一直響,一定是在催他的,可是他全都沒接。

江君越這才抱起她上了靳雪悉的車,再摸出手機看看時間,“開快點,到晚了唯你是問。”

“你……”靳雪悉想殺人的表情,不過還是把車速開到了最快,路不堵了,真好。

藍景伊挪了挪身子,“我自己坐吧。”從他上車,做了一系列的事情,卻一直都沒鬆開她,彷彿一鬆開她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乖,別動,讓爺抱著就好。”似乎還沒有從她昏過去的情景中醒過來一樣,他怎麼也不肯鬆開她。

藍景伊無言,卻偏又掙不開他,只好由著他抱著了。

車子往新加坡市最繁華的地段駛去,藍景伊的心也慢慢的由剛剛馬路上的那場槍殺中醒了過來,“什麼公司?”轉移了話題,也讓車內小小的空間裏氛圍更輕鬆了些。

“你猜?”

“貨貸公司?”

“嗯,景越貸貸連鎖分公司,不過,是兩個公司喲。”

“又是做什麼的?”

“這個可就大了,季家做的生意全都有涉獵。”

“你不是說你現在也有季氏的股嗎?你這樣算不算也挖自己牆角?”

“傻瓜,季氏只有我一半的股,可是咱們這新公司全都是咱們自己的股,挖就對了,不挖就錯了。”江君越一付她很白癡的樣子。

她想想也是,他這選擇沒錯,看來,他是真要與季唯衍杠上了,“別小看了狼,他最懂得反撲的。”

“上次他在暗處,爺在明處,著了他的道,這次爺不會再笨到再著一次他的道了。”江君越輕鬆自在的說道。

在商言商,他的確有這個本事和能力,這是她根本做不到的,也不得不佩服的,“二叔為什麼會被關?弄清楚了嗎?”

“這還用去問?傻,一定是你二叔唐突了佳人,不然,哪來的季唯衍和季唯雪?”

是呀,所以昨晚二叔才會自稱老子才會罵季唯衍臭小子,而季唯衍雖然關了二叔,卻是好吃好喝好住的招待著,並沒有讓他很不堪。

到底是骨子裡流著相同的血液,昨晚她還沒想到,現在經江君越一提醒,也便明白了。

“他有做生意的天份。”季漫珍在新加坡並沒有顯赫的家世和地位,而二叔也是一無所有之人,那麼季氏有今天的成就,應該全都是季唯衍一個人的努力了。

“跟爺比呢?”江君越臉一黑,藍景伊可是從來都沒誇獎過他。

“那當然差遠了。”藍景伊强忍著笑,看他患得患失的樣子就象個小孩子,可他都孩子爸了,“爺是最厲害的。”

“當然,各方面都厲害,你服不?”那各方面自然是另有所指。

藍景伊小臉一紅,“服。”她敢不服嗎,靳雪悉還在車上呢,他就臉不紅心不跳的要調系她了,估計這世上只除了他外,無男人再有這樣的厚臉皮了。

“這樣才乖。”江君越滿意的點了點頭,手一攏,緊了她的身子貼在他的胸口上,他俊臉輕落,薄唇便旁若無人的落在了她的紅唇上,“老婆,不許再嚇我了,再嚇,會出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