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活色生香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2:29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做夢也不會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夜晚,江君越會帶著她走過道地,進了季家的宅子裏。

季漫珍,她到底與爸爸是什麼關係?

回想那一天與她見面時的種種,似乎,她與爸爸並沒有什麼關係似的。

可是似乎總是似乎,只有事實才最有說服力。

道地越來越窄,兩個人也走得越來越慢,大手牽著她的小手,帶給她的力道讓她一點也不害怕,“傾傾,沒有人可以打進季家嗎?”她想他一定是試過了種種的辦法,最後才選擇了這最笨最土但也最是有效的挖道地的管道。

“季家後院的一個小院除了季家的人和一個老傭人,誰也進不去,小院的週邊養著十幾只藏獒,穿過藏獒就象是革命军當初穿過火線一樣,派去的人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你查了很久了?”聽他這樣的說法,他是派了幾撥人過來,最後都沒有任何線索。

“從季唯衍出現那天就開始了,不是只有你覺得他象穆叔,我覺得也象,可他那天居然還說要追求你,景伊,也許我們今天得到的消息並不是想像的那樣,或者,這裡藏著的那個人不是穆叔。”江君越認真的分析著,“不過,他們告訴我,那個人很像是穆叔。”

兩個人低低說著,慢慢走著,道地裏的空氣越來越潮濕越來越悶,幸好她穿了平底的運動鞋,否則一定堅持不到現在。

“傾傾,你到底有沒有在新加坡市籌建公司?”她對他的話現在存質疑了,一直以為他是在忙著新公司的事兒,結果,他是在忙著幫她找爸爸。

“有。”篤定的答案,他轉頭微笑看她,“爺是不會騙自己老婆的。”

“去。”受不了的白了他一眼,他這真真假假,連她都防不勝防了,或者就是因著他在籌建公司轉移了季唯衍的注意力,所以,季唯衍才沒發現他居然在季家的眼皮子底下挖了這個道地。

手機一直亮著,就象是手電筒一樣引著他們前行,忽而,前面大亮了起來,“要到了。”他低低三個字,她的心頓時就好象被提到了嗓子眼一般,一股濃烈的緊張感充斥到了心頭。

“四爺,那個男傭才送了晚飯離開,他在用晚餐。”道地的盡頭一個男子吐掉了才叼著的牙籤,打了一個立正,恭恭敬敬的對江君越道,同時,也拿眼神掃了一眼緊隨在他身後的藍景伊,“嫂子好。”

“嗯,這個問候我愛聽,行了,你把風,我和景伊上去一下。”

“OK。”男子一笑,便讓到了一旁去。

江君越慢慢推開頭頂的一塊鐵板,再是一塊木板,當看到被拿下的木板上的成色時,她才知道那是木地板,就是頭頂上房間的地板。

江君越探頭看了看,然後敏捷的躍起跳了上去,再把手遞給藍景伊,“來,我拉你上來,小心別摔著。”

“嗯。”小手遞給他,只要他握住了,她就不怕摔著,她知道他一定會抓牢她的。

一個使力,她便被他拉了上去。

藍景伊上了頭頂上的房間,白色的牆壁已經有些剝落,木地板也老舊了,傢俱也是很古董的款式,不過,房間裏很乾淨,顯然,每天都有人打掃,所以看起來整潔舒心。

“噓。”江君越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便牽著她走到了這房間的門前,兩個人緊貼在門上,江君越慢慢打開了那扇門,只一條縫隙,便將外面的情况一覽無遺。

外面是餐廳和客廳,沙發茶几全都齊全,還有一個吧台,吧台上擺著各種各樣的酒,看到那酒,藍景伊想到了自己與江君越初初相遇在騷動時的場面,那天,她被他騙了好些錢去,還是陸文濤幫她付的。

客廳裏空無一人,可是餐廳的餐桌前,卻靜靜坐著一個男子,男子背對著他們,此時正在用餐,一碗飯一大盤子菜,他不聲不響的吃著,彷彿不存在似的,讓藍景伊定定的看著他的背影,只要他轉過來,她就知道他是不是爸爸了。

這樣的房子,這樣的場景,她又有一種穿越了的感覺。

身後的老式掛鐘滴答作響,敲在她的心口上每一下都像是在上發條,越來越緊,越來越緊。

那人吃得極慢,削瘦的身形灑落在牆壁上,藍景伊開始想像他的一張臉,他到底是誰?為什麼會被季家人關在這樣的地方?

終於,他吃完了,放下了勺子筷子,身體舒服的往後一仰,再端起一旁早就泡好的茶啜飲了一口,突的,又吐了出來,“臭小子,就給老子喝這個破茶,真難喝。”

略略蒼老的聲音,可是他的髮絲卻都是黑的,沒有半點灰白的顏色。

藍景伊身子緊貼著江君越,而他則緊握著她的手,以此來消去她的緊張感。

可無論男人喊得多大聲,都沒人理會他。

這房子裏就連外面藏獒的叫聲都聽不見,可見,隔音有多好了。

“啪”,伸手一拂桌上吃剩的餐具,頓時,那些碗碟就掉到地上碎了,一片狼藉。

“老金,你給我出來,老子要喝普洱,不要這破茶。”

呃,還是一個會享受的人。

見無人理他,男子終於站了起來,就在他慢慢轉身的瞬間,藍景伊終於看清了他。

第一眼,她以為是爸爸,可是很快的,她就知道這人不是。

至少爸爸留給她的很少的記憶裏從來沒有這樣流裡流氣的神態。

“原來是他。”就在她思索著這人是誰的時候,身旁,江君越低低的給了一個像是答案又根本不是答案的四個字。

“是誰?”她壓低了聲音問他,心底裏全都是失望,若這人不是爸爸,那爸爸呢?爸爸到底在哪裡?

“你二叔。”

藍景伊心裡“咯噔”一跳,江君越知道她二叔這不奇怪,他應該是調查了所有與爸爸有關的人,見過二叔的照片也是正常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失落感越來越强了,她還是想找到爸爸。

大手輕拍了拍她的小手,“總會找到的,來,我們離開。”

就這樣走了?

她回了他一個不甘心的眼神,也許這裡還能發現些關於爸爸的線索也說不定。

“走。”一個字,江君越帶著她就沿著原路跳進了道地,就在他將將合上頭頂的木板時,頭頂上正好傳來陰沉的腳步聲,好險。

“四爺,好了?”

“嗯,撤了吧。”平靜的下著指令,江君越便一言不發的拉她離開。

還是那窄窄的道地,藍景伊又困惑了,“爸爸真的不在?”

“不在。”

“你怎麼那麼確定?”

“季家的人那麼恨我媽媽連帶的把我也恨上了就只說明一件事,他們也以為你爸爸落海後沒了,所以,才要報復江氏。”

“所以,那天季漫珍才那樣的反應是不是?”

“嗯,我可以肯定一點了,她愛你爸爸,而季唯衍顯然是她與你二叔的結合品,可惜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季唯衍那小子真是不幸,爺我突然間可憐起他來了,你說怎麼辦?”

“那你為他找個女人好了。”免得那人惦念著自己,一想起季家院牆外一簇簇的勿忘我,她突的心裡發毛,難道真是她曾經忘記了什麼?

不想了,越想越頭痛。

“行,這事交給爺就好了,明天,咱們回家,想沁沁壯壯了。”江君越感慨的說著,脚步越走越快,連帶的拉著她也越走越快了。

她現在終於明白了,她和季唯衍根本不是兄妹的關係,不過,細論起來也算是堂兄妹了,所以,還是有血緣關係的,所以,她不能嫁給他,他也不應該追求她。

真相大白的這一刻,她失落沒有找到爸爸的同時也輕鬆了許多,至少,不用再猜測與季唯衍的關係了。

從道地出來,還是上了那輛小中型客車,要報廢的車了,江君越卻開著很愉悅,“老婆,若有一天老公窮的只能開得起這樣的車了,你還願意跟著我嗎?”

“不可能,季唯衍那麼強勢都沒鬥過你,真想不出什麼人能把你打敗了。”她笑,瞧著他的樣子越來越可樂,他與她一樣,終於結束了一件事情時都會徹底的放鬆自己,她卻沒有想到,有一天他真的窮的半分錢也沒有了。

真相有些出人意料,卻也在情理之中,因為季唯衍對江家的恨就可見一般了。

從季家回到別墅,已經是淩晨兩點多鐘了,藍景伊懶懶的半步都不想走,結果就是被江君越給抱下車的,直接抱上樓,她倒在床上就閉上了眼睛,“江傾傾,不許吵我,我要睡覺。”困極了,困了的時候睡覺就是天大的事,小寶寶催著她睡呢。

“洗個澡再睡舒服,乖,明天買晚點的機票。”

“不要,我要睡覺。”才不管乾淨不乾淨呢,反正,就想睡覺。

“我給你洗。”他說著,抱著她就進了洗手間,上下其手的忙活開了。

於是他洗著她睡著,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個活色生香的Chun夢,夢裏,男人給力的暖著她的床,讓她連睡著了都笑得燦爛。

傾傾,別這樣寵著我了好不好?

我會再也離不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