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小東西踢了我一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2:16
A+ A- 關燈 聽書

“嗯嗯,不錯喲,就這麼辦了。”想想也有道理,扔了確實可惜,捐了還是做了好事一件,想想,她就笑了。

“老婆,誰的電話?”正說的起勁,江君越推門走了進來,一邊走一這解開了領口的領帶,露出他興感的肌理,愉悅的坐在了她的身側,輕輕一摟,她便靠在了他的懷裡。

藍景伊正接著靳雪悉的電話,實在是不能出口讓他走開,只好以小手去推他。

可,男人的手越摟越緊,緊的讓她漸漸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不由自主的就低哼了一聲。

“姐,你怎麼了?不舒服嗎?”靳雪悉聽到,關切的問過來。

藍景伊一張小臉已經臊的通紅,她能說是江君越這厮在折騰她嗎?

她可沒膽子說,只得這樣道:“嗯,小東西才踢了我一下。”

“真的呀,那麼小就知道踢你了,一定是個小子,等生出來說不定有多調皮呢,哈哈,我要當乾媽,姐,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成,然後再讓成哥當乾爹。”那人的手正落在了她的身上,她討厭的睨了他一眼,急忙又與靳雪悉閒扯了幾句就掛斷了。

“色狼。”再去推他,推不開也要推。

“聽說你行情看漲,有人送花了,所以,爺得努力些了,不然一個不留神丟了媳婦豈不是虧了。”他手上的動作霸道野蠻起來。

“別,傷了寶寶。”

“爺的種,禁折騰,你放心。”

有這樣自大的嗎?

“別,我幫你總成了吧?”再番想,可是一想到寶寶,她的心便軟軟的了。

“可是老婆不能總是不滿吧,這樣你才沒空去想別的男人,例如,姓季的。”

這是吃醋了呢,她就笑,“明兒你也送我花呀,他送九十九束,你送一百束好了。”

“那多沒新意,爺要送,就送自己。”擁著她倒在枕頭上,他灼灼看著她,“放心,真的只是幫你,爺不信你不想。”

江君越是罌粟,讓她上癮,讓她著迷。

許久之後,她枕在他的臂彎上,傾聽著他的呼吸,嗅著他身上那濃濃的男Xing氣息,她眯了眯眼睛,“老公,公司準備開到這裡了?”不然他每天起早貪黑的出去忙是為了什麼?為她的事也不必他事事親歷親為吧,他若是親自出手,只怕會打草驚蛇的,所以她認定他出去絕對不是全為了爸爸的事兒。

“終於不豬頭了。”欣賞的點了點她的小鼻尖,江君越居然就承認了。

“你這是挖季唯衍的牆角。”

“必須挖,還天天挖,老婆,明天帶你一起去挖。”他煞有介事的說著,好象真的在天天挖人家的牆角似的。

“就為了他說要追我?”

“其中之一。”

“你真無聊,他妹妹還追你呢,我可沒你那麼不講道理去破壞人家生意,壞的不要學,要學好的,季唯衍搶江氏那就是做壞事,你不能學這個。”

“果然不如爺在乎你那般的在乎爺,藍景伊,你需要點教訓了。”他說著,又壓倒了也。

“喂……哼……”房間裏的燈滅,兩個人一起滾倒在床上,也讓藍景伊那一晚睡得極沉極香。

又一次醒來,迷迷糊糊下意識的伸手一摸,觸手卻是溫熱的感覺,“你沒出去?”藍景伊有點不相信了,這兩天她醒來的時候江君越從來都不在,所以這摸到了他,她就有種是不是在做夢的感覺。

可當看過去,眼前的確是男人的那張妖孽臉,此時正笑涔涔的看著她,“老公一枚,如假包換。”

也是這個時候,藍景伊才發現外面天又黑了,昨晚他折騰了很久,所以她睡得晚,天快亮了才睡,她這居然是睡了一整天,原來不是他沒出去,這是他已經出去又回來了的節奏,“老公,新公司什麼時候開業?”

“嗯,今晚。”

“今晚?”她騰的坐了起來,“那你怎麼還這麼閑?要不要本小姐錦上添花送點什麼賀禮過去?”

“嗯,的確需要,來,快去洗個澡吃個飯再換了衣服,準備出門。”他看著她,說話的時候喉結湧動著,極力壓抑著的低啞讓她心神一跳,動作俐落的就下了床,不然,再被他折騰一回,她再出門頂著的就不是哈欠連連了,而是草莓連連。

雖然那些證明他愛她,可是愛得過了頭就是她天天連走路都有些困難了。

一個小時後,用過了晚餐的藍景伊‘一身盛裝’的出了別墅上了一輛不起眼的小中型客車。

系好了安全帶,藍景伊又低頭看了自己一眼,一身休閒裝,與公司開業這樣的大場合一點也不配,同樣的,江君越也是一身休閒裝,襯著他就如一隻慵懶的狐狸似的,她真的摸不清他這是要帶她去玩哪樣遊戲了?

“傾傾,真的是公司開業?”絕對的質疑語氣,他若是公司開業穿成這樣子去主持儀式,估計明兒一大早絕對會成了新聞中的新聞。

“嗯,好不容易挖的牆角,爺帶你一起去兜兜風。”平穩的開著小麵包,這應該是從哪裡借來的,她歪頭一看錶盤,已經開了有十幾萬公里,這是要報廢的車子,他江大總裁從來不開這樣的車的,掉身價。

“到底去哪裡?”這個時候她若還是信他的胡言亂語就真的是腦袋缺根筋,傻缺了。

“去見那個人。”江君越收起玩笑的表情,一本正經的說道。

她小手一下子握住了他的袖子,“找到我爸爸了?”

“不能確定。”

“那就是有線索了?”

“嗯,有了。”他繼續開車,專注而認真,不再說話了。

這夜已經深了,很快就要淩晨,最近他帶她出來每次都是在夜裡,看多了新加坡市的夜,也便習慣了這座城市的優美。

雨後的空氣清新的彷彿能滴出水來,這是在國內絕對享受不到的。

車子越開越快,道路兩邊有些熟悉的建築物讓她漸漸的想了起來,“要去季家?季唯雪又邀請你過去了?”

“沒,爺不需要她的幫忙,一個女人罷了,管好她自己就行了。”

這語氣是在警告她以後再不許為他而說分手了嗎?

她頓時坐正了身子,不敢說話了,這次的分手書還有獨自一人偷渡來新加坡,她的確是做錯了。

車子最終停下的位置讓藍景伊覺得他這是要去季家又好象不是要去季家。

因為,車子沒有停在季家的大門前,而是後院的院牆外。

院牆的周遭,是一簇簇的勿忘我,讓她想起季唯衍送她的那些花,他喜歡勿忘我。

“下車,爺帶你進去。”江君越理了理扣在頭上的鴨舌帽,然後彎身下了車。

藍景伊現在終於理解了,他自己還有給她戴上的帽子完全是用來偽裝的帽子。

下了車,他牽起了她的手,她卻困惑了,這是要進去季家?

“四爺,可以了。”就在她困惑不解的時候,一株樹後閃出了一個男子,沖著江君越點了點頭。

江君越眼看四下無人,這才對她微微笑道:“要委屈老婆了。”

“嗯?”她還是迷糊。

“跟我來。”朝前走了兩步便站進了一片草叢中,草叢間還有一株株的勿忘我,真美。

她嗅著花香時,他大手飛動起來,轉眼前那些草叢間就多出了一個半人多高的洞口,“要進去季家?”藍景伊只覺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她一直以為他說挖牆角是開玩笑的,不想,原來是真的。

“嗯,不然,你以為你可以隨便進季家嗎?那些傳言都是真實的,季家不是你想進就能隨便進的。”

“真有秘密?”

“有。”篤定說完,他已經牽著她的手進了洞口,一股潮濕的氣息撲面而來,海邊的氣味就是這樣的,“再挖高些要很大的工程,老婆,委屈你了。”

不委屈,她一點也不委屈,只是不能直起身走路罷了,可是那些挖這個洞的人比她要辛苦多了。

一步步隨他前行,想著即將就要進去季家,即將就要揭開一個秘密了,她的心便開始狂烈的跳動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傾傾,你進去過嗎?”她緊張了,低低輕問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沒,知道通了,我只想帶你一起進來。”

他這話應該不是騙她的,他也沒理由騙她,這樣看來,那即將的秘密只能待她進了季家的宅子後才能發掘出來了。

爸爸,到底在這裡嗎?

揣測著,她心底裏的疑問越來越多,若季唯衍真是爸爸的孩子,那他就不會追求她的,可是他偏偏說了要追求她。

所有的事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讓她一時難以判斷了。

潮濕的氣息越來越濃,道地越走越是難走,這樣現代的社會,有誰會想到挖道地呢?

藍景伊有種穿越了的感覺,她的傾傾,又給了她一次意外的大驚喜。

季唯衍做夢也不會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夜晚,江君越會帶著她走過道地,進了季家的宅子裏。

季漫珍,她到底與爸爸是什麼關係?

回想那一天與她見面時的種種,似乎,她與爸爸並沒有什麼關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