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勿忘我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2:01
A+ A- 關燈 聽書

飛機,坦克,變形金剛……

先是小男生的款兒,再是小女生的巴比娃娃,只要能買的,他全買了個遍。

越到後面,藍景伊直接不勸了,由著他挑由著他買。

有錢任Xing大抵說的就是他這樣的人。

正挑著五顏六色的卡通布偶,忽而,身側的男人猛的一個轉身,擁著她便往一旁栽倒而去,“小心……”他低低警告她時,一顆子彈正好貼著她的耳邊掠過,“啊……”藍景伊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她傷了沒關係,可不能傷了肚子裏的小寶寶。

江君越帶著她就地一滾,正好滾到了一根柱子後面,“報警,快報警。”消音**,但是他兩個人的反應還是驚呆了一旁的導購員,店裡的警衛也沖了過來,其它的人全都驚慌亂叫找地方藏身,一時間整個店內亂成了一團。

“景伊,呆在這裡別動。”江君越摁著她靠著柱了坐好,人便敏捷的站了起來,見他要走,她立刻抓住他的手臂,“小心些。”

“知道,我還要陪著你一起等寶寶出生呢。”他微笑著在她的臉上印了一下,身形便一轉,很快消失在藍景伊的視線裏。

深呼吸再深呼吸,慢慢消除身體裏的緊張感,再扭頭朝柱子後側看過去,已經沒了江君越的影子,他是去追那人了嗎?

就憑他在危險中拉她歪倒的動作她可以十分的確定,他看到那個持槍朝她射擊的人了,不然,不會提前做出動作護住了她。

若不是他,她的腦袋早就被槍子給洞穿了,想想都是後怕。

“家後,能動嗎?”警衛繞了過來,稽核著她的身體。

藍景伊搖搖頭,“我沒事。”

“可以扶你起來嗎?”

“嗯。”天氣雖然熱,可是地上還是有些凉,她體質弱,最怕凉了。

才起了坐到椅子上,玻璃窗外警車已經到了,手撫了撫小腹,心就有些煩躁,“我不想見警詧。”

“好,不見就不見。”

“傾傾?”還以為他要半天才回來,不想這接她話語的居然是他。

“追丟了。”江君越無奈的攤了攤手,“那人熟悉地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眼睛一潮,這個時候才回神一樣,不顧周遭人多,猛的一把抱住江君越,小臉貼在他的胸口,他真高,沒穿高跟鞋的她才到他的下頜,“我們都沒事就好。”至於那人追不追得到,都是次要的。

“嗯,沒事就好。”他拍了拍她的背,“有我在,不用怕。”

他這一句,最是美好,讓她頓時不怕了,“傾傾,買機票吧,我想回去了,想沁沁想壯壯了。”這裡太危險,他們人生地不熟,被人偷襲真的划不來,爸爸固然重要,可是她與孩子也重要,首先要保證自己安全,那找到爸爸才有意義是不是?

“不找穆叔了?”他輕笑,低頭看著她。

“可是……”

“不會再有下次了,這次是意外,嗯?”

“好,都聽你的。”他果然最懂她的心,不必她有任何表達,就知道她來新加坡的目的了,夫妻間,就要這樣的心有靈犀,這最難得。

“這才乖,走,爺帶你去喝杯咖啡壓壓驚,然後,咱們就帶著戰利品回去,如何?”

“嗯。”她可以說不嗎?說不的理由都沒有,就由著他安排,他去哪,她也去哪,有他在,她就安全,她完全的無條件的相信他。

“先生,家後……”警詧趕來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見了槍子,警詧一定會來的。

江君越一擺手就制止了警詧,“我家後有了身孕,她嚇壞了,我現在要陪她,至於事情經過,你們可以詢問這裡的店員。”他低聲說著,可是那聲音再加上他骨子裡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場,讓警詧不由自主的就點了點頭,“好的。”竟是不想反對他。

江君越擁著藍景伊出了這家店,便進了對面的一家咖啡屋,優美的輕音樂流瀉而出,舒緩著藍景伊緊繃的心弦,慢慢的放鬆再放鬆,此刻再去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時,就恍然象一場夢般一點也不真實了。

“藍山。”

“我也要藍山,兩杯藍山,一杯加牛Nai一杯原味。”江君越先是紳士的替她拉開椅子,再點了飲品。

“加牛Nai味道就變了。”藍景伊小小聲的抗議。

“咖啡給你,牛Nai是給寶寶的,所以,給你的味道沒變。”他笑眯眯,完全的從剛剛的事件中脫離了心緒,很平靜。

“你這是什麼怪邏輯?”

“江氏邏輯。”

“滾。”他又開玩笑了,其實根本就是他自己的霸道理論。

咖啡來了,香氣逼人,藍景伊淺淺抿了一口,這才道:“你查到什麼了嗎?”

“有進展了,不過距離老婆大人想要的境界還差了那麼一個層次,嗯,等層次到了,爺自會向老婆大人彙報,行嗎?”

她能說不行嗎?

原來他一直在為著她的事而奔走,怪不得早上醒來不見他呢,他是出去忙了。

她這老公真不是繡花枕頭,管用。

也好用。

而他這樣說,她也真的不便再多問什麼了。

相信他,就是一切。

兩杯咖啡入腹,緊張感已經頓消,藍景伊打了個哈欠,她自懷孕以來,特別的嗜睡,這不,又困了。

“困了?”

“嗯。”

“來,咱們回家。”江君越隨手從錢包裏抽了幾張鈔票放在了桌子上,便牽著她的手離開了。

大手握著小手,十指緊緊相扣。

逛了這麼久的街,天又黑了,霓虹燈次第亮了起來,夜色美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他們就象是情侶一樣慢慢的踱到了停車的地方,上了車,他啟動了車子,再為她系好安全帶,她歪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就讓時間這樣悄悄走過,她只需記得走過的時間中最美好的的,至於那些醜陋的她要轉身就忘記,讓想殺她的人抓狂去吧。

隔天醒來,江君越還是不在,他似乎很忙的樣子。

他忙,她卻閑得發慌。

“家後,外面有人送花,要簽收嗎?”藍景伊正靠在躺椅上看一本育嬰的書,傭人走了過來。

“什麼花?”

“勿忘我。”

“拿進來插我這邊的花瓶裏好了。”她喜歡勿忘我,花期很美,寓意更好。

“家後,很多束,單子上寫著是九十九束。”

“這麼多?”她以為只一束,不想那麼多束,江君越是不會送勿忘我給她的,因為他們現在天天都在一起,她也沒辦法忘了他是不是?那這新加坡市能送她花的就只有一個人選了。

季唯衍,除了他沒有別人了。

還真的是要追求她嗎?

藍景伊有點受寵若驚了。

何時開始,她的行情這樣看漲了,讓季家的大少爺也對她動了心思。

對季唯衍,她沒有任何感覺。

“簽了,然後收下。”淡淡笑開,她低聲吩咐。

“好的。”女傭轉身就要離開。

不想藍景伊又道:“然後直接丟到別墅外的不可回收垃圾點處。”浪費季唯衍的錢是必須的,不要他的花也是必須的,他想追她,門都沒有,她這裡從頭到腳都不同意。

女傭一愣,足足頓了有三秒鐘才反應過來,她這前言後語的反差太大了。

被季唯衍一打岔,藍景伊看不下書了,拿起電話就打給了靳雪悉,“回去了?”

“沒呢。”靳雪悉笑道,“藍姐姐有事教導?嗯,江總一定是沒喂飽姐姐,不然姐姐怎麼有時間想我呢?”

“你懷個孩子試試,看你男人還敢不敢喂飽你?”

“嘿,我倒是忘記這個了,姐,說吧,打電話啥事?”

“怎麼那麼認定我有事?”

“你的語氣唄,有點急喲。”

“呵,怎麼覺得你是我肚子裏的蛔蟲呢,我告訴你,我才收了花,九十九束勿忘我。”

“啥花?”彷彿沒聽明白似的,靳雪悉疑惑的問道。

“勿忘我。”藍景伊只好重複了一遍。

“趕緊坦白,是誰怕你忘記他?你們以前一定有Jian情,藍姐姐,小心我告訴江大總裁喲。”許是受到了愛情的滋潤,靳雪悉說起話來都輕鬆了許多。

“呃,我能說我也才認識他沒多久嗎,是季唯衍。”

“不對喲,他以前一定認識你,不然不會送你勿忘我的,若是要追你,直接送你紅玫瑰就好了。”

藍景伊眉頭輕皺,靳雪悉的話不是沒道理,而是很有道理,難道她和季唯衍從前真的見過?

可她真的想不起來了。

“姐,那麼多花你怎麼處理了?”

“簽收,然後丟到了不能回收垃圾站。”

“呀,太浪費了,姐,你趕緊讓人去垃圾站看著,我幫你回收好了,拿去花店打七折賣了,然後把錢捐去福利院,姐,這可是你的功德一件。”靳雪悉立刻在電話那頭嚷嚷,直呼可惜了

“嗯嗯,不錯喲,就這麼辦了。”想想也有道理,扔了確實可惜,捐了還是做了好事一件,想想,她就笑了。

“老婆,誰的電話?”正說的起勁,江君越推門走了進來,一邊走一這解開了領口的領帶,露出他興感的肌理,愉悅的坐在了她的身側,輕輕一摟,她便靠在了他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