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順手牽花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9:18
A+ A- 關燈 聽書

好幾天了,心情一直都是壓抑著的,這一刻的藍景伊終於擺脫了那種陰霾,心是從沒有過的快活,甚至忘記了脚上的疼,開心的在廚房裏忙碌著,洗洗切切,小乖也嗅到了她的味道跟進了廚房。

一人一狗,就在那小小的空間裏轉悠著。

手中的報紙不知道被江君越翻過多少次了,嗅著廚房裏的香,他悄然的抬起頭望過去,一種家的感覺彌漫在心間,那是多久都不曾有過的感覺了,一直不喜歡回家,因為,那個所謂的家裡是絕少看到爸爸的。

眼看著小乖在藍景伊的腿邊不停的蹭吃的,江君越這才想起自己出差帶回來的東西,“唔呼……”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再從行李包裏翻出了一根肉腸,撕開包裝,小乖應該是嗅到了味道,立刻掉轉頭來,朝著江君越飛撲過來,“汪汪汪”的討要著。

掰了一塊一拋,小乖立刻跳起來接住,動作超俐落的,果然是吃於它是最重要的。

“小乖,肉骨頭,我這有肉骨頭。”眼看著江君越搶走了她的小乖,藍景伊急忙挑了一塊排骨,可,那小東西已經在江君越的逗弄下樂不思蜀了。

瞧瞧,動物也是有感覺的,不過是他回來的時候給小東西洗了個澡喂了一點吃的,小東西就依賴上了,甚至忘了她這個主人。

炒好了菜端上桌,“江君越,把酒啟開。”藍景伊吩咐著江傾傾,不用白不用,那口氣,儼然他就得聽她的一樣。

“喂,藍景伊,你又不是我老婆,憑什麼支使我。”

藍景伊也不生氣,咧嘴一笑,“就憑我做了一桌的好菜呀。”

這,倒不失為一個理由,江君越慢騰騰的不情不願的啟開了酒瓶,其實,是因為他也想要喝一杯,酒的清香漫在房間裏的時候,藍景伊卻吼開了,“小傾傾,你等我一會,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撒腿就走,因著找到了工作,步履都輕盈了。

“喂,你要幹嗎去?菜凉了不好吃。”

“一分鐘就回。”藍景伊頭也不回的沖出了小公寓。

江君越慵懶的倒了兩杯酒,看著高腳杯裏泛著漣漪的暗紅色的酒液,藍景伊的面容就飄浮在了上面,明早,看他怎麼收拾她。

“喂,你別喝呀,我回來了,這就開飯。”就在他端著酒杯在唇間輕嗅著的時候,那女人已經轉了回來,手中,赫然多了一朵水仙花。

江君越只覺這水仙有點眼熟,“你哪裡來的?”這速度,未免太快了點。

“嘿嘿。”藍景伊乾笑著把花插在了一個細高的花瓶瓶頸裏,“嗯,這樣就有點氣氛了。”當然是在走廊裏順手牽羊牽來的,他的領居是好鄰居,不會在意的啦,端了酒杯就碰上了江君越的,“來,第一杯,咱倆幹了,我要謝謝你的回來帶給我的好運,你一回來,我的工作就有著落了,嘿嘿嘿。”

也許是高興,藍景伊左一杯右一杯的喝上了,那酒,其實更像是飲料,甜甜的,讓她不知不覺就喝了一瓶,吃飽喝足再收拾好了廚房,江君越正在洗手間裏洗澡,聽著那水聲,藍景伊扭頭望過去,突然間就覺得她和江傾傾這樣呆在一起很不對。

很快的,頂著一身的水珠江君越出來了,抱著一堆的衣服,從內衣到外衣,最顯眼的是那條深藍色的子彈內`褲,“喂,趕緊洗了,後天我要換。”

“喂,你櫃子裏有好多衣服呢。”

“那是很多年前的老款了,我就喜歡穿這套,趕緊給我洗去。”直接的就往她懷裡一塞,江君越轉身就朝著房間走去。

“喂,我想睡床。”他不在的時候,她天天睡床,床真的比沙發舒服。

“要麼一起睡床,要麼你睡沙發,二選一,你自己選。”他頭也不回的說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是男人,應該你睡沙發。”

“我是主人,你是客人。”

“既然我是客人,就更應該睡床了,哪有主人讓客人睡沙發自己睡床的。”

“嘭”,臥室的門關上了,江君越理都不理她的直接進了臥室。

“喂,給你洗衣服可以,但是,這東西你要自己洗。”藍景伊拎過了曬衣杆勾起了那條子彈內`褲,脚一踢門,直接的朝著江君越甩了過去。

“啪”,不偏不倚,那條子彈內`褲正好落在了江君真的頭上,“啊……”他驚叫著伸手就去摘。

“哈哈……哈哈哈……”手裡的衣服全都扔在了地上,但是,當藍景伊拿出手機想要給剛剛頭頂著內`褲的江君越來個特寫的時候,他已經手快的拿下了那條子彈內`褲,猛的一轉身,“藍景伊,你找死。”

撲著她一起倒在床上,狠狠的撓著她的胳膊窩,“讓你笑,再讓你笑……”

“哈哈哈……哈哈哈……”藍景伊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小傾傾,饒命呀。”求饒的哀求著,好女不跟男鬥,她笑得快要窒息了。

“說吧,你洗不洗?”

“嗯嗯,我洗,我洗還不成嗎?”反正,他也沒說清楚是要洗他的子彈內`褲,她這只是答應會洗他的衣服。

江君越這才移開了手,“這還差不多,嗯,去洗吧,洗白白了上床睡覺。”

“我睡床你睡沙發。”手叉著腰,她就是要跟他搶床,“明天我要上班呢,這是第一天呀,若是睡不好,會影響工作質量的,小傾傾,姐還要養你呢。”

“行啦,快去洗。”

“唄……”她低頭一吻落在男人的臉頰上,他的皮膚真好,吻一下的觸感讓她心尖一顫,急忙的閃身就跑出了臥室,先去洗個澡,再去給他洗衣服,答應他的,她一定要做好,欠債還錢,欠人情還人情,還清了,從此兩清,再也不欠他。

藍景伊前脚才走,江君越隨手就拿起了藍景伊的手機,看著她在吃飯的時候就顯擺的調好的手機鬧鈴,江氏早八點半上班,她定得是七點,嗯,他隨手一按,直接改成了八點,藍景伊,明天你完蛋了。

洗澡的時候,藍景伊就覺得頭有些暈,紅酒的後勁上來了,很快洗完澡,出去的時候,洗衣機裏的衣服也好了,晾好了去到臥室,藍景伊倒頭就睡,因為,在頭腦還清醒的時候她想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無論她是睡沙發還是睡床都改變不了跟江傾傾睡在一個房子裏的事實,既便是她睡沙發,若是小傾傾想要用强,她也逃不掉。

所以,她選擇了睡床。

“喂,誰讓你用洗衣機洗我的衣服的?下次,給我用手洗。”

“呵呵……”她笑,直接無視正俯首看著她的男人,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江君越的唇角抽搐了,她這算是對他的信任?

睡得還真快,一點防範都沒有。

目光,從藍景伊染著粉紅的臉頰一直徐徐掃到她穿著襪子的脚。

大夏天的,哪有人還穿襪子呢,尤其是睡覺的時候,更沒人穿那個的。

視線定格在了她傷了的那只脚上,最終,他輕輕的捧起了那只脚,然後悄悄的輕輕的褪去了她的襪子。

血紅的一片,顯然,她的腳傷沒好,卻逞能的走來走去的沒事人一樣。

“蠢女人。”低喃了一聲,江君越下床去翻開了自己帶回來的行李,臨回T市前,不知怎麼的就想到了她的腳傷,所以,就在國外給她買了治外傷的藥,打開,慢慢的塗抹在她傷了的脚底上,再找了紗布輕輕的纏了一圈,他的動作很輕,但是還是惹得她皺了幾次眉,不安份的動了好幾次,幸好那紅酒的後勁沒讓她醒過來。

吐了口氣,江君越熄了燈,守著靜夜,守著身旁的女人,悄然的睡去。

鬧鈴響起的時候,藍景伊條件反射般的坐了起來,也甩開了腰上的那只狼手,江傾傾,居然是摟著她睡的,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身上,嗯,睡衣好好的,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鬧鈴還在響,她急忙去按,別吵醒了這個壞男人,可,當手指才要按下去的時候,她驚叫了起來,“啊……”天呀,怎麼已經八點了?她昨晚定的鬧鈴明明是七點的。

“叫什麼?叫魂呢?”江君越慵懶的一個翻身,深邃的黑眸落在藍景伊緊張萬分的小臉上,嗯,很受用,不過,比他預期的還差一點,她還沒流眼淚呢。

藍景伊‘蹭’的就跳下了床,伸手就去拉江君越,“傾傾,你快起來,給你三分鐘時間洗漱好送我去上班。”腦子一轉,死馬當活馬醫,用上江傾傾的私家車,也許,半個小時還够用,她只要洗把臉換上衣服就好了,至於化妝,可以車上化,一瞬間,藍景伊把這半個小時的時間怎麼利用已經十分充分的想好了。

“三分鐘?呃,我要大號。”江君越翻了一個身,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

但是下一秒鐘,他的耳朵被揪了起來,“江傾傾,你若是不送我去,我今天就死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