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試試開房的感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9:47
A+ A- 關燈 聽書

“越越哥哥……”就在藍景伊被擁著就要踏出季家的玻璃大門時,季唯雪第一個反應過來,飛跑著奔來,像是要追回江君越似的。

“唯雪……”季漫珍冷喝一聲,“你喜歡的那個男人就是江家的小子?”

季唯雪來不及回答,依然快速的追向江君越和藍景伊。

“唯衍,是不是?”季漫珍扭頭看向兒子,一臉的惱怒。

“是的,媽。”

“唯雪,你給我回來,我不管他們兩個有沒有結婚,可是孩子都有了,你為什麼非要去喜歡那樣一個男人?你給我回來……”許是氣極,這一字字季漫珍喊得超大聲,似乎,她最為痛恨的就是一個女人去喜歡不愛自己的男人。

就象,她喜歡爸爸嗎?

註定了一輩子的不快活。

藍景伊已經到了園子裏,除了季唯雪,身後的人都看不到他們兩個了,想起之前在別墅裏江君越冒充四爺玩的那一出出,藍景伊一肚子的火騰的燃起了,猛的一掙,這猝不及防的一下真的讓她掙開了,“姓江的,離我遠點。”

江君越優雅的回頭瞄了一眼正追上來的季唯雪,“老婆,你難不成要把你老公我推給別的女人?你若不要,大把的女人排著隊的等著爺寵倖呢?你真確定?”

“恭喜你行情看漲。”白了他一眼,藍景伊大步朝著季家的大門走去,雖然想要查的事情根本沒查到,可是她也清楚這個時候就是回去也沒用了,季家不會允許她四處查看的,還不如先離開後面再想辦法。

再有,江君越今天這樣的表現也間接的告訴了她,他知道很多關於季家的內幕,這男人,到底有多少事在瞞著她呢?

恨死他了。

就不會早些告訴她嗎?

“唯雪,留步,改日有空了我再來登門拜訪。”江君越紳士的扶住了奔過來的季唯雪,一張妖孽臉上已不見半點溫情,冷厲的樣子像是很討厭她似的,讓季唯雪小嘴一癟,“越越哥哥,真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一次就好。”

給多少次機會的結果都一樣,他不會喜歡她的,所以,給了不如不給,“乖,回去吧,季姨等著你呢,別讓她擔心。”他沒有碰她,只給了她一個你要乖乖的眼神,季唯雪只好委屈的站在那裡點了點頭,然後,就傻呆呆的看著江君越離開,直到他就要追上藍景伊一起出大門了,她才大聲喊道:“越越哥哥,改天再來喲,我給你泡茶,我家的茶最好了。”

最鮮最美的茶,是她親自盯著採茶工采下的最上等的茶葉再晾曬而成的,所有的工序全都是最為精緻的,用心制的茶,自然是最好的了。

“好。”江君越給了季唯雪一個肯定的答案,再邁開兩條長腿,只幾步就追上了藍景伊,“老婆,跟我回家。”

“我家不在這兒。”她冷哼,氣還沒有撒出去,想砍他。

“想不想知道我是怎麼變聲的?”忽而,他邪氣的一扳她的肩膀,便貼著她的耳朵低低說了這一句。

藍景伊的心頓時被挑撥的癢癢的,她想知道,太想知道了,若他的聲音不變,她早就猜到四爺就是他了,可就是因為百分百的確定聲音變了,她才沒認出四爺就是他,說到底,她是被他耍了,卻又耍的極其精明,所以,這被耍的緣由她是一定要知道的,從初初到了季家的院子裏季唯雪叫了那一聲‘越越哥哥’開始她就想知道了,這會被他提起來,她更想了。

可,再想也不想在他面前低頭,强忍著心底裏的好奇心,她冷聲道:“不想。”

可其實事實真相是她很想知道答案。

他丫的到底是怎麼變的聲音?

想想便是神奇。

“好吧,既然不想,那爺就不告訴你了,準備去哪?爺送你。”

藍景伊扭頭瞪了他一眼,“這麼好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自然,老婆想去哪,老公就送你去哪。”大概是知道她還氣著呢,他這時說話時很順著她,一點也沒有了做四爺時的威風和霸道,相反的,聲聲都是溫柔。

“悅馨飯店。”寄來的包裹在那裡,她現在若不去江君越的地盤就只能去那裡,不然,沒錢在手的她寸步難行。

“行,上車,爺送你。”豪爽的做了一個請她上車的姿勢,他居然就同意了。

藍景伊看看他那輛拉風的賓利,想著自己連悅馨飯店在哪也不知道,再者即便知道她能走著過去嗎?

這麼大的都市肯定走不過去的,可這人生地不熟的,她連打車都無處借錢,想了想還是沒骨氣的上了他的車,“快開。”

“遵命,老婆大人。”江君越先是啟動了車子,然後不緊不慢的道:“老婆不想要身份證件了?”

她掃了他一眼,“要。”當然要了,不然她去悅馨飯店做什麼。

“那還要去悅馨飯店?”他笑眯眯的反問了一句。

藍景伊的心頓時就狠跳了兩下,“什麼意思?”她的東西不在悅馨飯店了?不可能吧。

“你的證件都在別墅呢,去悅馨只能開房,不過,你確定你身上的錢够開一個房間?”

她身上半毛錢也沒有,全給了偷渡的船票了,想到這裡,她頓時喪氣了,“江君越,你怎麼找到我的?”太多疑問了,可他一直都不說,撩得她一顆心全在那些問題上,困惑。

“車上不方便說。”

“那哪方便說?”她掃著車外,與初初出來時心裡只想著逃跑時相比這一刻已經淡定多了,可,就是想要懲罰他一下,卻怎麼也想不出懲罰他的辦法來。

對了,小寶寶的事情她不告訴他,那就是對他最大的懲罰了,對,就這麼辦。

“床上。”他笑,邪氣的讓她恨不得捏歪了他的唇角,看他還怎麼笑。

“那不說也罷。”

車還在開著,她也不知他這是開去悅馨飯店還是開去別墅,夜裡的新加坡市看著哪裡都有著濃濃的相似度,到處都是霓虹閃爍,夜景很美,可那些路在她眼裡全都一個樣,根本看不出他這是要開去哪裡。

車裏一時安靜了下來,只有不住倒過的夜景染美了她的視野。

他不說話了。

藍景伊有些心神不安起來,可是他不說,總不能她先開口與他說話吧。

女人對男人,總要矯情些,這沒錯的,不能先與他說話的。

車子繼續開,兩個人就象是兩條平行線,就連視線也是平行的,全都看著車窗外,誰也不看誰。

那條路,一下子就漫長了起來,她想著他看到她寫的分手書時的反應和難過,那時他是怨恨自己的,進而又想到他已經知道她跟他分手的原因了,可是好象並沒有很失落?並不因為她一個女人為他付出了得回江氏而覺得失了顏面,這樣的江君越好象不是真的江君越似的,她都覺得不認識他了。

不遠處的路邊,一幢塔樓上的霓虹閃爍著‘悅馨飯店’四個大字,要到了。

他還真送她來飯店了。

可是證件都在他手上,那就說明她寄來的包裹都被他取走了,現在除非他給她錢,她根本拿不到什麼了。

“下車。”車停了,他大步下了車轉到了她的車門前,可她卻坐著不動,“我包裹呢?”

“在別墅裏。”

果然,她猜對了,他倒是直言,沒避諱她,直接承認了。

“把我的錢給我。”

“哪些錢?你卡裡的錢?”

“對。”

“那是爺的,那次在拳館是爺用鮮血和汗水贏的,不是你的。”

呃,從前他一直對她說那些錢以後就歸她了,現在,居然來一個死不信帳,不承認了。

“江君越,我記住了,從今天開始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要錄下來,以當作呈堂證供。”

“行,你錄吧。”

他這一句,她又是想鑽地縫了,她現在拿什麼來錄?

她連手機都沒有,現在的她離了他,根本玩不轉,大抵很有可能又被人給賣一次。

借。

她找人借總成了吧。

就找李雪鳳或者靳雪悉借,她就不信離了他她玩不轉在新加坡。

藍景伊下了車,直接越過了江君越,快步的走進了飯店的大堂。

“曉姐,訂房間?”

“嗯。”

“幾間?”吧台的小姐問道。

藍景伊這才發現吧台小姐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邊,原來江君越已經跟來了。

“一間。”

“嗯,就一間,我們一起的。”

“錯,我不認識他,先幫我訂一間,回頭我讓我朋友把錢打過來,行嗎?”

“報歉,我們這入住必須要先押金的,請先付押金,謝謝。”

果然,這世界從來都是沒錢寸步難行。

“來,爺付就好,至於跟爺較真嗎,爺不過是開個玩笑說AA制,可是訂一間房總不能你付一半我付一半吧?老婆,來,咱們上樓。”甩了一打錢在吧臺上,拿了房卡,江君越攏上了她的腰,“以後再不跟你吵了,我讓著你總行了吧?”他討好的一句接一句,讓她連回應的機會都沒有,直到就進了電梯,他貼著她的耳朵道:“試試開房的感覺也不錯,老婆,今晚爺一定要你不虛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