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春宵一刻值千金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9:17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囧。

大廳裏除了她以外還有其它三個人呢,而且其中兩個一個是他母親一個是他親妹妹,他不跟江君越打招呼情有可原,兩個人是競爭對手,可居然也不跟他母親妹子打招呼而只跟她說了一句,這可怪了,强擠出一抹笑來,“季先生好。”

“叫我唯衍就好。”季唯衍說過,高大的身形便坐在了藍景伊的對面沙發上,季唯雪瞟了他一眼,再為他倒了一杯茶,“哥,你怎麼回來了?”

“那你覺得我應該在哪裡?”

“不是應該在哪裡的問題,而是你什麼時候給我帶回一個女朋友的問題,唯衍,你看你賀姨的兒子都結婚了,孩子都有兩個了,長得真好看,你也要給媽努力些了,不然媽只怕這輩子也甭想抱上孫子了。”季漫珍看過了江君越手機裏的照片後就只剩下了感慨,她想抱孫子。

“媽,他們沒結婚。”不想,季唯衍抿了一口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藍景伊又囧了,季唯衍這話還真不算是瞎掰,她與江君越的確沒有結婚。

“沒結婚?那兩孩子……”季漫珍反應慢了半拍,嘟囔到這裡才覺察出不對,急忙的打住,“小伊,女人要學會保護自己。”

藍景伊眨眨眼,看看季唯衍再看看季唯雪,“阿姨很幸福,有這麼一雙優秀的兒女。”那要保護做甚?

“那有什麼用,一個個的都不結婚,連男女朋友都不肯找,我這真是要愁死了。”

“媽……”季唯雪放下茶具,撒嬌的搖了搖季漫珍的胳膊,“哥已經有了心儀的對象了。”

“只有可不行,有沒有開追?”

季唯衍又輕輕啜飲了一口茶,低聲道:“今天開始。”

“今天開始追女朋友?”季唯雪超快的問過去,這可是天大的八卦,要知道他這個哥哥從來都沒有正八經的追過女朋友。

“嗯,就從今天從現在開始。”

“誰呀?”季唯衍說得太認真了,那表情引發了在場每個人的好奇心,自然也包括了藍景伊,季唯雪嘰喳的問著,心情似乎很好,一點也沒有大限將至的感覺。

這幢宅子裏太多的秘密了,藍景伊不動聲色的坐在江君越的身側,就在這時,江君越的手輕握住了她的,一點也不在意其它三人異樣的目光,彷彿在宣示他是她的主權似的,霸道的看著季唯衍,“季兄說吧,別賣關子了。”

他這是提前知道答案了?

藍景伊困惑,可是當著別人的面她也不好追問江君越,掙了一下掙不開他的手,索Xing就不掙了,反正,季唯雪都跟她叫嫂子了,季唯雪是不是被江君越開導的已經不纏著他了?她是真沒想到她不過才離開T市幾天而已,可是季唯雪就象是變了個人似的。

這一場聚會是這樣的自然,可又是別樣的詭異。

輕咳了一聲,季唯衍的黑眸彷彿燃起了火焰一般,灼灼的看向藍景伊,“就是小伊。”

“轟”,藍景伊大腦頓時當機了,這兄妹兩個,一個人纏著江君越,一個如今說要追她了,他們還真是……真是……

一下子她想不出詞彙可以形容了。

“喂,你開玩笑的吧?”憋了半天,藍景伊瞟向季唯衍,今天不是愚人節,這玩笑真的開不得。

“不是,小伊,別急著否定我,我們先試著交往,我男未婚,你女未嫁,也許你會慢慢發現那個真正適合你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人。”就看著她的眼睛,季唯衍一字一字說得認真。

“季兄,景伊是我的女人,就趁著你這念頭才起,你打住吧,不然,你死輸沒贏。”江君越穩穩的坐著,並沒有在聽到季唯衍宣佈他要追的人選是藍景伊時而暴跳如雷,相反的,很淡定,也很鎮定。

“她曾經也是陸文濤的人,到後來還不是分了,江少,話不能說得太滿了。”

“呵,季少可能要失望了,我江君越還真就是要把話說滿了,藍景伊她這輩子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被爺承包了,季少就算打了她的主意也沒用,你們什麼關係,你不知道?你娶不起她。”

這話,意味深長,讓人聯想頗豐,尤其是藍景伊,她想的更多了,難道江君越知道她和季唯衍是什麼關係?

兄妹?

這是她離開T市時自己的認定。

可,是嗎?

藍景伊並不十分確定,此時,她更需要季家人給她一個合情合理的答案,這也是她今天來季家的目的,若真的與他是兄妹關係,那爸爸就一定是在這宅子裏了。

“可我娶她娶定了,江少,咱們拭目以待。”

這話簡直就象是在宣誓,讓藍景伊更是懵了,可,也不想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場,江君越這幾天太可惡了,她最好給他一點教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玩她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玩得絕對是心跳,她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天他說話的聲音會變了,而現在又恢復如初了?

“季少難道不知道你們是兄妹?近親是不能結婚的,季少懂吧?”不甚在意的一笑,江君越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又或者,他敢來季家,就是已經查到了什麼。

“誰說我跟她是兄妹是近親了?”季唯衍反將回了一軍,也把大廳裏的氣氛降到了冰點。

一直沒說話的季漫珍這時開口了,“江家小子,小伊和唯衍不是兄妹,你不能亂說。”

季家,已經有兩個人這樣宣佈了,難不成,季唯衍真的不是爸爸的孩子?

那種一見就覺神似的感覺在她初初見到季唯衍的時候就震撼了。

“季兄,說說你報復江氏的原因吧,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有說服力的。”江君越也不急,一點一點的抽絲剝繭,也在一點一點的靠近藍景伊想要的答案。

“你報復江氏?”又是季漫珍,滿臉的不可置信,“兒子,你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季漫珍的表情不像是裝的,似乎,她對一切都不知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季唯衍的身上,都在等著他給大家一個說法。

“媽,那個人是江君越的母親推落入海的。”

他說那個人,而不是說穆錦山,更不說是她爸爸,讓藍景伊更是暈暈的,摸不清楚狀況。

“賀……賀之玲推的?”

“是,所以,兒子才要毀了江家,若不是江涵予,賀之玲也不會動手,他也不會落海的,媽,這事兒子已經查清楚了,兒子一定要討回一個公道。”季唯衍眸中帶冰的說道。

“所以,你早就關注江家的一切了,是不是?君亮是不是你挑撥的?季唯衍,就算我父親母親對穆叔叔做過錯事,可錯的是他們兩個,而非整個江氏,你囙此而對付江氏,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些?”淩厲的目光射過去,若是目光可以殺人,季唯衍已經被江君越殺了一千一萬遍了,兩個人,可以用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來形容。

“反正都姓江,我有什麼錯?你們江氏的人,都該死,尤其是姓賀那個女人生的,根本就不配領導江氏。”

“我不配?那你更不配吧,算了,小爺不跟你一般見識,如今,你再想要插手江氏已經不可能了,倒是季氏呢,一半都在小爺我的掌控之中,你想要景伊?你做夢,除非你把季氏給我。”江君越不急不惱,這一番話說完,就連藍景伊都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口氣真大,不可能吧?

她之所以離開T市,就是為了讓季唯衍放弃江氏還回給他,聽他現在的話語,江氏難道不是季唯衍讓給他的?

怎麼可能呢?

還有,他現在連季氏也掌控了一半?

“行,季氏我給你,我只要小伊。”季唯衍平靜的說過,彷彿在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那雲淡風清的表情卻彰顯著他的决心。

“你為什麼?”這所有的一切都來的太快,快的讓藍景伊根本無法消化,他不會喜歡自己的,不可能的,那為什麼還要追自己?甚至連季氏也不要了?

都說在商言商,商人是最講究利益最大化的,他要娶她難道有很豐厚的利益?

“喜歡就是喜歡,不為什麼。”一切,就是這樣的簡單。

江君越還是不急,扭頭看向一直呆呆聽著的季漫珍,“季姨,我想用下手機,您能還給我嗎?”

“哦,好……好的。”不想他此刻跟自己要手機,季漫珍還在消化這一刻聽到的所有,抬手就將手機遞向了江君越。

江君越伸手接過,那張妖孽臉上已重新揚起了笑意,那是藍景伊最為熟悉的笑容,每當他這樣笑的時候,便是好事已成了,又或者,是算計成真了。

指尖飛快的在手機荧幕上點了點,很快,江君越對季唯衍笑道:“季兄還是先看了郵件再决定終身大事也不晚,老婆,我們是不是該走了?都說Chun宵一刻值千金,這都夜深了,可不能再浪費了。”

啥?

她暈暈的看著他時,他已經站起,攬過她的小蠻腰就往大門口走去,根本就無視了身後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