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你真混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8:57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倏的轉身,園子裏此刻只有她身邊的‘四爺’一個男人,季唯雪口中的越越指的是她的傾傾,那就只可能是四爺?因為,季唯雪看著的人就只有他。

困惑的看了四爺足有一秒鐘,眼看著季唯雪到了,她猛的一拳揮過去,“姓江的,你誑我?”怪不得她一直覺得他熟悉,可他的聲音卻不對,藍景伊一時有些懵懵的看著他。

“我不誑你你會告訴我分手的原因?傻丫頭,還好你才說了,不然,爺準備把這遊戲一直玩到你說了為止。”江君越一付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隨手解下了臉上的面具,頓時,一張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面孔出現了。

“你混蛋。”早知道是他,她也不必煎熬那麼久了,還想方設法的要逃呢,結果,全都在這臭男人的掌控之中,藍景伊什麼也不管了,粉拳刷刷刷的揮打在江君越的胸口,恨不得把他胸膛打出一個洞來,“你混蛋,混蛋呀。”

“越越哥哥,嫂子也來了?”她這一鬧,季唯雪才發現她也來了,不然,在季唯雪的眼裡永遠都只有江君越一個人吧。

“嗯,一起來了。”江君越大手一捉藍景伊的小手,緊攥在掌心,一隻,兩隻,鉗制住她再不許她打他了,這才低聲的道:“伊伊,在別人家裡,別胡鬧。”江君越給了藍景伊一個你注意形象的眼神。

她願意胡鬧嗎?

還不是他逼的。

低頭看著他才丟掉的面具,她冷聲道:“就為了知道我跟你分手的原因,你就戴著這麼個東西騙了我兩天?”

“是,猪腦子。”他再點她的額頭。

“你才豬腦。”兩手不得自由,她也只能以言還言。

“我不這樣,你肯說?”

藍景伊頓時有些洩氣,若他不這樣誑她,也許她真的不會對他說出實情,不想他一個大男人太難堪呀,若他知道她是為了他奪回江氏才說分手的,他一定會覺得自己沒用,垂著頭,她小聲嘟囔著,“那你也不帶這樣玩我的吧?”再玩下去,她會瘋了的。

“爺不嚇嚇你治治你,你不漲記Xing,以後,還敢不敢瞞爺什麼事了?”又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尖,他狠瞪了她一眼。

她不吭聲,就不理他。

“行,這會兒有外人在,爺不跟你計較,等晚上回去等著爺再收拾你。”江君越彎起唇角妖孽的一笑,小小聲的說著的話只有她一個人能聽到,旁的人還以為他跟她說什麼小情話呢,說什麼也不會想到他這是在教訓她威脅她呢。

那句‘有外人在’讓藍景伊心底裏升起的薄怒居然悄悄的就散了去,“放手”,狠狠睨了他一眼,他這樣攥著她兩手成何體統。

“你答應不在外人面前打爺了,爺才鬆手。”兩個人相對而站,他雖然說起外人,可是視線裏卻全都是她,彷彿這世界裏此時便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藍景伊所有的怒氣就這樣被他不知不覺間消融了,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好,你鬆手,我不打你,不過,等回去了你休想我放過你。”不是只有他可以威脅她,她也可以威脅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行,不放過我沒關係,多用用小越越就行。”他悄聲低語,帶著小色的話語讓她又臉紅了。

“滾。”

他的小越越若是Xing福了,她肚子裏的小寶貝呢?

還不足三月,若是傷了他賠不起,她可不同意。

“回去再說。”江君越笑眯眯的鬆開了她的手,長臂一攬她的小腰,擁著她雙雙站在季唯雪的面前,彷彿這時候才看到人家到了似的,“喲呵,出來迎接你嫂子來了?”

“越越哥哥,嫂子,快進屋吧。”季唯雪微微的有些不情願,卻還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藍景伊和江君越進了季家的大廳。

古色古香的裝潢,讓藍景伊瞬間覺得自己穿越了一般,可當細看,她的臉色慢慢的變白,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覺湧上心頭,猶記得小時候自己的小家裡也是類似於這樣的裝潢,媽媽說是爸爸裝的,爸爸就喜歡這樣的古典味道。

難道爸爸真的住在這裡,也真的娶了季漫珍?

“越越哥哥,嫂子,快坐。”季唯雪纖纖玉指動了起來,很快的,一股清幽淡雅的茶香氣飄滿了室內,第一遍洗茶,第二遍才將泛著嫋嫋煙氣的玉質茶杯放在了江君越的面前,再是她的面前,在季唯雪的心裡她的越越哥哥才是最重要的吧。

藍景伊發現除了她叫江君越傾傾以外,其它的女人都喜歡叫他越越。

難聽。

肉麻。

反正她不喜歡這稱呼。

抬手端了茶杯,輕嗅了嗅,果然好茶,她才要淺嘗一口,卻聽得樓梯上傳來了“啪啪啪”的腳步聲,那明顯是女子高跟鞋的聲音。

順著聲音下意識的看過去,樓梯上一個女子正款步而下,模樣與季唯雪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只是年紀與媽媽差不多,但是她保養的顯然比媽媽好多了,看起來至少年輕了十歲,“季阿姨。”想了想,她還站了起來,不管爸爸的事兒與這個女人有多少關係,這女人都是媽***閨密,若爸爸真是因為她失踪了這麼些年,她就先禮後兵吧。

“小伊?”季漫珍眼睛一亮,“真的是你這孩子?”

“嗯,是我。”

“真沒想到藍晴的女兒這般大了,嗯,比你媽當年還水靈漂亮,小伊,你媽這些年還好嗎?”季漫珍朝她走過來,眼神裏全都是驚喜和關切,像是從來也不知道她和媽媽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一樣。

可,季唯衍和季唯雪不可能不知道的,也不可能不告訴她這個***。

人變的真快。

藍景伊淡淡一笑,不著痕迹的脫離開季漫珍的手指向了江君越,“我和我媽都挺好的,這位是我先生江君越,想來季阿姨也是認識的。”他們是夫妻,雖然季家的事兒江君越並未怎樣對她提起過,可是當初在渡假村他可是說過季唯雪象一比特故人,那就是認識季漫珍的。

“賀之玲的兒子,是不是?”

江君越起身,點了點頭,“是。”

“果然很象,我記得你小時候才這麼一點大,不過人雖小卻跑得很快,調皮的家裡幾個傭人都抓不住你。”

“小時候嗎,哪有不淘氣的,我和伊伊的孩子也一樣,壯壯也很調皮,倒是沁沁很乖。”

“你們有孩子了?”

“嗯,有了,季姨要不要看看我們一家四口的照片?還有晴姨的,都在。”江君越低頭劃開了手機荧幕,三兩下就翻到了家庭照,他都翻出了,季漫珍自然是殷切的看了過來,先是兩個小東西的,她看著看著眼淚就流了出來,“小伊的孩子都這麼大了,我家唯衍還沒成婚呢。”

“嗯,唯衍兄是該娶妻生子讓季姨享天倫之樂了。”江君越隨和的說著,彷彿從前與季唯衍之間沒有任何齟齬似的,兩個人兄弟一般,卻只有她才最知道季唯衍是怎麼挑撥江家老三家的挖走了江氏的股份。

季漫珍慢慢往下翻著照片,“真好看,藍晴倒是個有福氣的,外孫和外孫子都漂亮,取爸爸媽***優點了,真可愛。”

忽而,她的手指停了下來,目光定定的落在荧幕上,“這是小伊她媽?老了,我們都老了,如今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世界了。”感慨的看著照片,季漫珍的淚就沒斷過,一身棗紅色的旗袍讓藍景伊的思維彷彿回到了小時候,她想起來了,那時媽媽和季漫珍很要好,她也時常來自己家裡。

“媽,瞧你,快請越越哥哥和嫂子坐下吧,看照片也不妨礙坐著吧,坐下看一樣的。”一旁,沏了茶卻沒人捧場,季唯雪嗔怪的看了一眼季漫珍,她精心學的茶道,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在江君越的面前表演一下,怎麼也不能這還沒表演完就被媽媽給轉移了視線。

“瞧瞧,我真是老糊塗了,江家小子快坐,小伊也坐,我們坐著看。”季漫珍說著繼續翻看著江君越的手機,“我看照片,你們喝茶,別拘束,難得家裡來人,這種感覺真好。”季漫珍感慨的說著,言語間的語氣倒不像是硬裝出來的,可,為什麼她這家裡很少來人呢?

幾個人邊吃著茶邊聊天,從藍景伊和江君越還有季唯衍與季唯雪的小時候說起,越說季漫珍越是激動,闔不上的話匣子,於是,她說,幾個年輕人就聽著,大廳裏的人的思緒全都被帶到了近二十年前,那時,穆錦山還在,藍景伊有爸爸也有媽媽,可是如今,爸爸呢?

季漫珍說得興起,幾個人聽得認真,誰也沒有注意到大廳的門又一次開了,玻璃門處,一道幽冷的身形筆挺朝著客廳的沙發走來,水晶吊燈將他長長的影子灑在了茶几上,直到這個時候季漫珍才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唯衍回來了?”

藍景伊輕輕看過去,視線卻剛好與季唯衍的遇上,四目相對,他眼裡居然沒有旁的人只有她一個,“藍小姐,又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