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怎麼看都醜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8:26
A+ A- 關燈 聽書

看他威脅的眼神,藍景伊只好把手落在了他的手心裏。

那只手溫暖乾燥,輕輕一握她的手,便牽她下了車。

她以為下了車他總會放開她了,卻不想,他依然牽著她的,“爺可是付了押金的,若你跑了,爺沒了Xing福不怕,到時候得不償失的倒貼可就虧了,你說是不是?”似乎是感覺到了她要掙脫開的力道,他唇角彎起笑意低聲在她耳邊道。

這是藍景伊第一次遇見戴面具逛街的男人。

可他絲毫也不在意四周投射過來的好奇的目光,旁若無人的牽著她就進了藥店。

藥店裏的人不多,可也不少,幾個店員都在忙著向顧客解說著藥品,有說英文的也有說中文的,藍景伊眼看著店員在忙,就自己看向了櫃檯,原本來買藥不過是個藉口要出來逛逛罷了,所以買什麼藥買對買錯她都無所謂的。

不想,她才走了一步就被四爺給拎了回去,“小姐,這邊要買藥。”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也不囂張淩厲,很普通自然的聲音,可是一出口,便吸引了藥店裏的人看了過來,藍景伊低頭看一眼與他緊握在一起的手,這要是被人拍到,她真是說不清楚了,偏,她根本掙不開。

他的面具很個Xing很神秘,一個店員匆匆解决了一個顧客趕了過來,“先生小姐,請問需要什麼藥?”江君越說的是英文,這店員也是。

“我手腕被咬傷了,消炎止痛的藥就好。”藍景伊生怕他真要買他所說的那種藥,急忙晾出手臂來,一小排牙印還留在上面。

“哎呀,小姐這被咬的可不輕,這不止要消炎藥,最好打狂犬疫苗吧,被咬多久了?久了失了時效還不能打呢。”店員很認真的打量她的手腕。

藍景伊無言了,她自己咬自己還用打狂犬疫苗?她沒狂犬病,“不需要,我只要上點藥快點好就行了,不然沖涼有些麻煩,水泡久了會疼。”一點點小傷,她也知道來買藥有些小題大作了,奈何出來的藉口就是這個提議。

“小姐,我覺得這真的不能粗心大意了,現在人被咬了都要打……”

“嗯,打吧,這事爺同意。”

“喂,我自己咬的自己,根本不需要。”她急了,惱了,脫口而出。

“你自己咬的?”這下換店員拿她當怪物看了。

“嗯,快點,我趕時間。”

“好吧。”店員利索的去為她拿了一瓶外敷的藥便遞給了她,藍景伊轉身就要走,不想江君越還是穩穩牽著她的手,“還有我的藥,不急,她趕時間我不趕。”

這不明擺著拿捏她嗎?

藍景伊耐著Xing子看著他,“我去外面等你。”

“你一個女孩子家,又這樣漂亮,不安全,很快就買好了,乖,等著爺。”

“什麼藥?”店員問過來。

藍景伊想鑽地縫了,可是四爺臉不紅心不跳,大大方方的報出了所要買的藥的用途,至於什麼藥,由店員去選了。

兩個人站在那裡,四爺是掃掃四周,最後把目光落在藍景伊的小臉上,藍景伊卻是一直垂著頭,誰也不敢看,若她看了就一定知道四爺在看她。

“先生,好了,這款藥的恢復功效很不錯,你可以先試一試,用著舒服了,以後再來喲。”店員很熱情的介紹著。

藍景伊更囧,這樣的場合,人家一定以為這男人買了這藥是要為她用的吧?

她要瘋了。

好不容易買好了藥,眼看著四爺不撒她的手,她根本沒有逃開的可能Xing,藍景伊急了,“爺,我想去洗手間。”她要去的是女洗手間,她就不信他也跟進去,進去了,若是有窗戶什麼的她再逃也是可以的。

“行,爺帶你去。”不想,四爺居然滿不在乎的拉她往洗手間的方向去了。

“喂,這是女洗手間。”

“只有兩個位置,又都是本店的員工使用的,爺交待一下,爺陪你,沒事的。”

“你……你……”她咬牙切齒,他卻真的轉過頭吩咐了一下店員,捎帶的還付了幾張小費,土豪的一甩頭,“進去吧。”

於是,她上廁所,他守在門前,絲毫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全程的‘貼身服務’。

離開藥店時,藍景伊如泄了汽的皮球似的,再也沒有出門時的滿血復活的模樣了。

“回去?”四爺啟動車子,低聲問道。

“啊?”她不想回去,“你不是說要請我喝咖啡嗎?不如我們現在去?”

“行。”

不想他答應的這樣快,可真到了咖啡館,她一杯藍山,他一杯摩卡,她不加糖他也不加糖,彷彿一對情侶似的,讓服務生時不時的羡慕的看著他們的方向,男的帥女的美,很配吧。

有他在,她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眼看著咖啡已經喝到第五杯了,再喝她自己都要受不了了,藍景伊殷勤的為四爺才端上來的咖啡加了一袋黃糖,“嘗嘗甜味的,換個口味試試,一定不錯的。”

“有事求我?”不想他挑眉,慢條斯理的問過來。

他會讀心術嗎?

藍景伊甚至覺得答案是肯定的,“爺,你在新加坡久了,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季唯衍的人?”

“他?有呀,那小子是我的死對頭,若他栽在爺的手上,爺整死他。”

“真的嗎?”眼睛一亮,她終於找到與他有共同語言的事情了,季唯衍也是她的死對頭。

“那當然,爺什麼時候騙過你。”

“那我幫你整死他怎麼樣?”

“切,就憑你?小樣,爺不需要女人幫也一定能整垮他。”

“我不是要幫你,而是我自己要整他,那人囚禁了我爸爸,已經有十幾年了,你幫幫我,我以後一定好好報答你。”

“這就是你偷渡來新加坡的原因?”大概是動心了,四爺問道。

“也不全是。”

“呵,還有其它目的?爺我好奇了,說來聽聽。”

藍景伊一咬牙,乾脆說了吧,說不定這四爺真能幫她,“姓季的搶了我男人的公司,我答應他離開我男人他就把公司還給我男人,所以……”

“所以你就離開你男人了?真是傻冒。”抬手敲了她一下額頭,“蠢女人。”聽到這裡四爺樂了,愉悅的又抿了一口咖啡,看她的樣子就象看一個怪物,“那後來呢,他還了沒有?”

“還了。”說到這裡,藍景伊偷偷看一眼對面男人的手機,還是用他的手機上網查的呢。

“所以你就離開了你男人來了新加坡?那你現在還想回你男人身邊嗎?”

“嗯。”這一聲,她壓的很低,“他對我很好,希望你……”她是在爭取對面男人能放過她,最好再對她生出些憐憫來,她就圓滿了。

“不行,爺不能白花了銀子,你想都甭想。”

“那你先幫我查了季家的事,我就……就答應你。”反正,今晚上不行,他休想今晚睡了她。

“很想去季家?”

“嗯。”

“真是巧了,你給你朋友打電話的時候,爺也接了一個電話,嗯,就是季家的千金小姐,約了爺過去吃晚飯呢,爺給推了,要不,爺再反悔帶你去凑個熱鬧?”

“現在?”不想四爺真的會答應,藍景伊扭頭看看外面的天色,太晚了。

“嗯,就是現在,爺一向都是想去哪就去哪。”

“會不會太晚?”藍景伊狐疑,人家會放他們進去嗎?

“你不是不待見季家的人嗎,還怕騷擾了他們不成?”

看他一付胸有成竹的樣子,藍景伊自是想去了,這樣子也省去了許多麻煩,不過不知季唯雪見到自己時會是什麼反應,不管了,機會難得,不然據說季家很難進去的,“行,你去我就去。”

第一次的,兩個人一拍即合。

從咖啡館出來,藍景伊的心情頓時好了,幾天以來最好的一次,想到爸爸,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碎花長裙,修身,好看,很適合她。

“別看了,怎麼看都醜。”

“你才醜呢,見不得人的。”他揶揄她,她就回敬他。

兩個人說說鬧鬧很快就到了季家大門前。

這是藍景伊怎麼也沒有想到的,她以為她偷渡來新加坡再被人給關了,想到季家只怕要費些心思和時間了,卻不想只是隨四爺這一出門,聊著聊著他便帶著她來了。

地頭蛇果然是地頭蛇,因為,他只一個電話說“我到了”,季家的大門便開了。

她查到的那些資料裏都說季家除了下人以外,外人很少能進得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三層樓的別墅,全白的顏色讓她想起了白宮,大氣而唯美,與季唯衍的外形倒是很稱。

想到季家的兄妹兩個,藍景伊心頭一沉,她這樣直接來了,真怕會有什麼變故?

可來都來了,只能硬著頭皮進了。

園子裏,是一個個的整齊的小花圃,每個小花圃裏都種著不同顏色的玫瑰。

紅的。

紫的。

粉的。

白的。

橙色的……

一眼看過去,真美。

“越越哥哥,真的是你來了嗎?”藍景伊正好奇的打量著季家,別墅的玻璃門開了,季唯雪如小鳥一樣的飛奔出來,乖巧可愛,而這些全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她口中的那一聲“越越哥哥,真的是你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