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尺寸剛剛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7:55
A+ A- 關燈 聽書

“你……你……”想讓四爺移開手,可是,那後面的話她卻怎麼也不敢說出口,怕了,怕今晚上即將的每一分每一秒。

“怎麼了?”輕輕的聲音,少了之前的那份邪氣,讓藍景伊恍惚一愣,手抹了抹眼角,“沒怎麼,剛剛有小蟲子飛進眼睛裏了。”她人還在大廳裏,怎麼也不能象電視小說裏那般說是沙子進眼睛裏了吧,所以,只能如此說。

“蟲子還在裡面?”不想,四爺居然信了,黝黑的眸子望進她的眼睛裏,好象很關心她似的。

可她討厭他的面具臉,“已經揉出去了,四爺,你能不能把你的面具摘下來?”

“怎麼?”

“看著彆扭,你若不是太醜或者毀了容,為什麼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習慣了,習慣這東西一旦適應了很難改變,我覺得這樣挺好的,你不覺得有種很特別的神秘感嗎?”他笑,一點也不覺得他這樣突兀。

“是不是可以出發了?”藍景伊轉移了話題,再留在這裡她心裡就一直彆扭著,傾傾不接她的電話呢,她傷心了。

“嗯,不過,你確定你要這樣出去?”四爺將她從頭到腳掃描了一通,藍景伊這才發覺自己穿著的是一身家居服,雖然聽說很多亞熱帶地方的人都是穿著睡衣滿大街跑的,可她還是覺得這樣出去不雅觀,“我上樓去換,你等我。”

“快著些,衣櫃裏有,你隨便選,正好爺趁著這點時間再接一個電話。”四爺又拿出了手機,看著手機荧幕不理她了。

藍景伊飛快的上了樓。

打開衣櫃,果然一整排衣服,還全都是帶著標籤的,明顯都是全新的。

藍景伊想起昨晚她開衣櫃的時候裡面可沒有這些衣服的,難不成是她白天睡著的時候四爺差人送來的?

拿出一件隨意比了比,合身,穿在身上,尺寸剛剛好,彷彿為她量身訂做的一樣,讓她不由得多想了,四爺什麼時候知道她尺寸的,難不成就看看她就知道尺寸了?

“江小姐,車已經到了,四爺請你下樓。”正迷糊的想著,傭人敲了敲門進來了催促她道。

“馬上就好。”藍景伊梳了梳頭,便飛跑著下了樓,那邊,四爺像是等得不耐煩了,正仰頭看著樓上的方向,“快些。”

“走吧。”她吐吐舌,第一次見男人這樣熱衷於逛街,這四爺很少有。

“OK,很漂亮,這才配得上爺。”他驚豔的打了一個響指,帶頭引著她朝外面走去。

藍景伊是從一下了船就被帶到了這裡,從T市出發的時候,藍景伊怎麼也沒想到她第一次到新加坡會是這樣的際遇,真可以用倒楣來形容了。

夜了。

別墅外霓虹閃爍,真美。

被押到這裡來的時候她就知道這裡地處新加坡市的市中心,只是那晚她無心欣賞車外的美景,今晚雖然還是不得自由,可是相比被那些非常陌生的人看押著,四爺於她來說倒是算得上賞心悅目的。

上了車,自然是他開車,她坐在副駕上,“就我們兩人?”總以為會有保鏢什麼的跟著,現在發現沒有,藍景伊驚喜了,這是不是說明她逃跑的幾率又大了些?

“自然,不過,你不用擔心你會走丟什麼的,爺是練家子,柔道七段都不是爺的對手,遇到十個八個痞子也不是爺的對手,安全問題江小姐請放心。”

呃,這是不是在變相的警告她最好少想些別的什麼的?

可她就是想逃呢,從進了那幢別墅就想了,不想是不可能的。

“嗯嗯,我放心,走吧。”

“想去哪家藥店?”四爺啟動了車子,淡聲問道。

“我第一次來,也不知道這裡有什麼藥店,四爺你隨意就好。”

“行,那我就隨便開了,遇到哪一家算哪一家,嗯,要不要先去喝杯咖啡什麼的?”

“不了。”她沒心情,喝咖啡那種優雅的事情是有閑情侶才會有的行為,她跟四爺,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她不喜歡他呢,跟他一起喝咖啡,怎麼想那畫面都有點不舒服,若被傾傾拍去了,更不會接她的電話了。

“真是第一次來新加坡?”車子駛出了別墅,上了大馬路,很快就遊進了車水馬龍裏,四爺的車技很好,車子如魚得水般遊在車龍裡,讓她看得眼花繚亂。

“是。”

“聽他們說你還是偷渡來的?”

“嗯。”

“那你還真要注意了,千萬別一不小心跟爺走散了,不然你這樣的偷渡客被抓起來你可就慘了。”

藍景伊抿抿唇,只要有錢就不怕,她寄到飯店的包裹裏什麼都有,可是這話自然不能與四爺說了,“我曉得了。”

“來新加坡找工作?應該不至於吧,偷渡的人在這裡找不到什麼好工作的。”

“不是。”他問,她下意識的就說出了實話,說完,自己都嚇了一跳,他這個人是不是在說話的時候很能給人一種安全感?相處著,居然就讓她慢慢卸下了心防。

“那來做什麼?”

“你查戶口?”四爺問這一句,藍景伊才終於有了警惕心。

“這不是關心你嗎,一個女人,被人賣來賣去你覺得很好玩嗎?”

“你要怎樣?”她轉首問他,看著他戴著面具的側顏,還是有一種熟悉感。

“不如,爺包了你如何?爺喜歡你做的家常菜。”

“不如何。”她立碼反對,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聽說過了後天爺還人的時候你真的要被送去Chun心茶莊了。”不想,他轉著方向盤慢條斯理的就來了這一句。

藍景伊頓時蔫了,“好吧,先說你給我多少錢?還有多久放人?”

“放人?那頭沒打算放你吧,除非你家人拿出大把的贖金。”

藍景伊咬了咬唇,她家人就是江君越那混蛋吧,都不接她電話的,還說什麼贖金,“大概要多少?”想著她寄到飯店裏那張卡裡還有幾百萬,不過肯定不够,那些人精著呢,好不容易能要到贖金,至少也得過千萬吧。

想到這,她又黯然了。

“這爺可就不知道了,爺只管拿錢包你睡你,其它的,是那頭的事兒,怎麼,想爺贖了你?”

她之前沒想,只想得自由,不過,若他真能贖了她也挺不錯的,想了想,她猶豫的開口道:“要不,算我跟你借的,以後我一定還你,加倍還。”傾傾現在又拿回江氏了,早晚他還是會很有錢的,到時候幫她還了唄,不管他有多氣她的分手書,可等將來說清楚了,他就一定不會惱她了。

“誰知道你能不能還呢,你一窮鬼,甭騙爺你有能力還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才窮鬼呢。”

“你有見過開賓利的窮鬼嗎?”

他揶揄的反問,藍景伊頓時無言了。

“不過,若你今晚乖乖的,侍候的爺爽了舒坦了,爺或者可以考慮一下。”

“滾。”她從後排車座上拿過抱枕就摔在他的頭上,他也沒躲,“打是親罵是愛,爺記著呢,這可是你說的。”

藍景伊小臉染上緋紅,很後悔自己當時的口不擇言,只好轉頭看向車外,忽而,一家藥店出現了,她手一指,“那家是藥店。”

“太小,爺怕買到假藥。”

是的,門面看起來的確是小,可是裝潢看起來不錯,總不至於賣假藥吧,她這麼一想的功夫,賓利已經駛離了藥店,直直往前駛去。

“四爺做哪一行的?不會是做假藥的吧,怪不得滿身土豪味呢。”

“你才做假藥的呢,爺是大哥。”他說著,扭頭白了她一眼。

“**?”

“算是吧。”不想,他還就承認了。

藍景伊頓時來了精神,“你真是黑老大?”若真是的話,她是不是就能借著他去查一下季家的事情了,想到爸爸,她又滿血復活了,都說強龍鬥不過地頭蛇,若是四爺能幫忙,那可是最好的,這也是她來新加坡的目的。

“呃,不用說那麼難聽吧,大家都叫我大哥就是了。”

拽吧,不拽能死嗎?

不過這話她也就是腹誹罷了,“那你門路一定很廣了,我請你幫我查件事,事成了我付錢,行嗎?”直接挑明了吧,若是能找到爸爸,她這一趟新加坡之旅也算不虛此行,委屈也不白受了。

“江小姐,你覺得就憑咱兩人現在的交情適合談這個嗎?爺我買了你,半點實惠都沒得到,再說了,你身無分文的,你這話,爺直接打折扣了,當沒聽見。”

他這話可真够損人的了,可說得卻也是事實,罷了,還是逃吧,真逃離了他,她拿了包裹就有錢了,到時候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定會有辦法的。

“哢……”這回換她不說話了,正想得出神,車停了,她扭頭看向車窗外,一家超大的藥店就在眼前。

“下車。”四爺先下了車,很快就繞到了她的車門前,紳士的為她開了車門,一隻手遞到了她面前,眼見她沒有要把手落在他手上的意思,他頓時一笑,“江小姐難不成是想爺抱你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