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沒事別騷擾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7:38
A+ A- 關燈 聽書

可她真的不是故意惹他傷心的,她是為他好,為了他苦心經營的江氏呀。

傾傾,不要傷心了,其實他傷心的同時她更傷心。

想著,心底裏便一片黯然,腦海裏走馬燈一樣的飛過與他一起時的點點滴滴,他不在的日子她更難過呢。

可是那首《東風破》卻像是魔咒一樣不停的響在她的耳中,它一直響一直響,傾傾居然沒接她的電話。

是了,這不是她的號碼,而是四爺的號碼,若他看到一定以為是陌生人的吧。

他不接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她想他接。

接吧。

“嗡嗡……嗡嗡嗡……”就在藍景伊急切的等待江君越接她的電話的時候,身邊傳來了手機震動聲,藍景伊皺眉,轉過頭看向四爺,提醒他道:“你手機響了。”原來他褲子口袋裏還有一個手機,手機真多呀,她羡慕了,她現在是一支手機也沒有。

她急著傾傾接起,他卻一點也不急,慢香香的拿出褲子口袋裏的手機,隨手一按,便放在了耳朵邊,“喂,啥事?”

“……”

“沒事別騷擾爺,爺忙著呢。”

“……”

“什麼?又賺了?賺了多少?”

四爺那邊熱火朝天的接起了電話,還說得有滋有味,可她這裡,一直沒人接。

藍景伊臉上的表情從焦急到困惑再到此刻的憂傷,她越是想傾傾接他越是不接,而她身後的四爺卻是接得熱火朝天,越說越是熱鬧,大抵是不想她聽到他談話的內容,人也是越走離她越遠,這會兒已經走到別墅大廳的門前了,推門出去,他拿著手機邊打邊倚在玻璃門上跟對方聊了起來。

可她這邊,那個手機號碼怎麼都是沒人接。

一遍又一遍,趁著四爺不在,她豁出去了,這通電話一定要讓傾傾接起不行。

耳聽著《東風破》,一遍又一遍,悄悄扭頭看四爺的時候,他還在講電話呢,八成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一直沒講完,這可真是天賜良機,這時候她若是接通了傾傾的電話,四爺一定不會發現的。

四爺他也不知道她和傾傾的關係吧。

可,傾傾就是不接。

藍景伊失望了,不知道撥了多久,終於,那首《東風破》突的沒了,換上的是一道有些沙啞的男聲,“誰?”

一個字,還是道不盡的滄桑感,他現在的日子一定不好過吧。

張了張唇,她想說話,可當真的聽到他的聲音時,一下子,千言萬語都卡在了喉嚨口,竟是,半個字也吐不出來了。

“誰?再不說話我掛了。”還是沙啞的男聲,讓她聽著心疼不已。

“別,是我。”他若掛了,她一定撞牆去,這好不容易接通的,好不容易四爺接電話把她這邊給忘記了,這樣的好時機她若是不珍惜她就是傻瓜了,大腦終於不當機了,她急忙吼著不讓江君越掛機。

“不是分手了嗎?還打電話給我做什麼?後悔了?又想跟本少爺複合了?姓藍的,你當你這是在玩過家家嗎?你幾歲了?過家家也沒有你這麼不負責任的吧。”那頭低吼了過來,讓藍景伊甚至在想,若她就在他面前,那男人一定把她撕碎了。

抿了抿唇,她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季唯衍已經把江氏還回給江君越了,所以她要與他分手的原因絕對不能說,說了他會有自卑感的,畢竟,他奪回江氏是因了自己離開他季唯衍才放手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說話,再不說話老子當你不存在,掛了。”

“傾傾,你別惱,我現在不方便,你……你能……”

“不方便?怎麼不方便了?跟別的男人厮混呢?所以不方便與我打電話?好吧,你可以與我分手,可以從此兩不相干,可是沁沁壯壯呢?兩個孩子想你想得天天哭,你也不管了?你到底是不是孩子媽?有你這樣狠心的媽嗎?藍景伊,我第一次知道你這樣不負責任……”

“別……別說了,求你別說了。”他越說她越傷心,天知道與他分開後她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呀,她想他想得要瘋了,偏,又無法得了自由,不行,趕緊讓他救她才是要緊的,眸光瞟了一眼周遭,大概是別墅裏的保鏢知道她這手機是四爺給的,所以,全都遠遠的看著她,並無人靠近。

藍景伊很感謝那個打電話給四爺的人,支開了四爺才解放了她。

可是眼下,她不知要怎麼面對江君越了,他對她這樣的反應,她還要求他來救她嗎?一時間,她無從决定了。

“讓我別說?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別不是真的跟哪個男人床上混著呢?”

“你才跟女人胡混呢,江君越,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行,那我就說點其它的,你什麼時候回來帶孩子?”

“不……不知道。”她真不知道,也不知一會兒與四爺出去買藥能不能偷逃出去,若逃了,她就回去T市快些,若逃不了,真不知要到猴年馬月。

“不知道?我看你不是不知道,你是樂不思蜀了是不是?”

“我沒有。”她想他大抵是氣她先說了分手又不告而別,不然,傾傾從來不對她這樣凶的,她一點也不習慣這樣凶的江君越,那種感覺怪怪的,她有些委屈了,她是為他,可他居然對她這樣,想著,眼睛就潮了,聲音也不對了。

“沒有?那你現在就給我滾回來。”江君越還是吼,恨不得她再不出現就殺了她一樣。

“我……我……”支吾了兩個字,她說不下去了。

“既然不想回來,又何必打我電話,掛了。”

“別呀。”她急了,眼角的餘光瞟到四爺還在打電話呢,這時江君越若掛了她的,她想死,“傾傾,你來救我好不好?”到底,她還是說出來了,她委屈呢,還都是因為他,他不來救她誰來救她,他應該的,就象他說的,她可是他孩子的媽。

“救你?你出什麼事了?人又在哪裡?”

“我在新加坡,你快來救我……”

“嘟嘟……”那邊掛斷了,藍景伊眼睛都紅了,“傾傾,你別掛,別掛呀。”轉過頭,四爺還在接電話中,一定是個紅顏知已吧,所以話越說越多,她現在只希望他的紅顏知已一直跟他說下去,最好永遠也不要掛他電話。

被掛電話的滋味真不好受,她現在就嘗到了,再打給江君越,這次,他那頭占線了,怎麼打怎麼占線。

天都不幫她和江君越嗎?

她急得眼淚劈哩叭啦的掉,好難過。

大廳的玻璃門開了,四爺回來了,可是那頭江君越的手機還在占線中。

恨呀。

若是讓她再見到江君越,她殺了他。

她都請他救她了,可他居然接起了別人的電話不理她了。

要有多狠的心呢。

她的傾傾移情別戀了?

抑或是真的惱她要答應她的分手了?

“還沒打通?”四爺揶揄的問過來,那張面具臉越看越討厭。

“要你管?”她吼,心情極度不爽,姓江的居然掛她電話了。

“我的手機我當然要管了,什麼時候還我?快些點,還有,我出去接電話的時候,你就只是在撥電話?”

“嗯嗯,是的。”她不撥了,直接低頭掛斷,然後小手快速的將之前撥通江君越手機再接通的資訊一古腦的全删了。

不能讓四爺知道。

也許江君越會來新加坡救她呢?

他雖然沒答應,可是她是告訴他了的。

以他的能力,他若想救她應該是查得出來的吧。

在她的心裡,江君越就象是一尊神,大抵沒有什麼他辦不成的事了。

只除了季唯衍給他惹的麻煩,不過,這次她幫他解决了。

那時藍景伊一點也沒想到人家江大總裁根本不需要她的幫忙就辦成了事,更不知道她被季唯衍給騙了,季唯衍答應的根本不需做江氏就已經是江君越的了。

“還給我。”大手一伸,四爺朝她要手機了。

藍景伊眼見該删的都删了,這才把他的手機還回給他,最新款的,她也想要有一部,可現在,手機於她就是奢侈品,“給你。”她吼過去,一把把他的手機丟在他的手心裏,“爛手機,一點也不好用,根本撥不通,扔了算了。”

“江小姐,不是我手機不好用吧,一定是你朋友不接你電話,這可怪不到我的手機,是你自己人品不好。”

“你才人品不好呢,你全家都人品不好。”心情不好時,她看著誰都不順眼。

“爺我人品不好嗎?好吧,既然我人不好,那一會兒就甭出去買藥了,你去洗洗準備睡了,爺我也不用憐香惜玉了,直接睡你就成了,真是給臉不要臉。”

他越說越囉嗦,藍景伊初時還怒氣衝衝的覺得自己有理,這會卻是頭垂得越來越低了,跟四爺鬥,她是瘋了不成,她鬥不過人家這條地頭蛇的,“不……不是的,四爺我不是說你人品不好,我是說我朋友李雪鳳,她不接我手機,她人品不好,居然連好朋友的手機都不接,她過份了。”手抹了一下眼睛,傾傾掛她的電話,她真的是傷心了。

“哭了?”她低頭的時候,一隻手倏的落在她的眼角,擦了一下那裡的濕潤,那指腹,竟劃的她心口一陣滾燙……

三更,澀澀棒棒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