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男人的滄桑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6:59
A+ A- 關燈 聽書

“呵,爺保證你一點也不好意思替爺買了。”四爺的面具臉依然凑近她的,一點要離開的意思也沒有。

藍景伊嫌弃的一推他的臉,笑眯眯的也是滿面嘲諷的道:“不會是偉那啥哥吧,難道你經常不行?然後怕人知道不便讓人幫你買?”

“刷”,她手裡的雞蛋餅被搶了下去,隨即只覺眼前一花,四爺那麼高的身材居然就上了餐桌,轉眼間就俐落的跳到了她的身邊,抱著她坐到他的大腿上,“要知爺行不行,不如,現在就試試?”

他這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一看就是練過的,本事不小,讓藍景伊的身子頓時僵了僵,一下子也不敢惹他了,腦子裏全都是他才說過的話,小臉上一瞬間變幻了無數種顏色,最後,她眼尾一挑,嘲諷的笑他道:“原來是個說話從來不算話的主兒。”

“誰說爺說話不算話了?”大手狠捏了一下她的小腰,雖然隔著布料,卻還是讓她激欞一跳,“你少胡來,昨晚你輸了的,願賭服輸也是你說的話。”

“是嗎?”彷彿被她這一提醒她才想起來一般,這才略略鬆開了手,卻還是不肯放過她,抱著她猛的一移身,再把她置在沒有餐具的案頭上,背抵著餐桌,臉對著他的面具臉,“還敢不敢說爺不行了?”

藍景伊聽著自己的心跳,他的眼睛太幽太亮,彷彿帶著盅惑般的讓她莫名的慌莫名的亂,紅唇微啟,她不敢惹他了,“不敢了,四爺,你很行。”

“這還差不多。”慢香香的鬆開了狼狽不堪的藍景伊,四爺這才優雅的起身,不屑的瞄了她一眼,“怎麼還躺在那?很想讓爺在這裡睡了你?”

“滾。”她不過是被他嚇著了罷了,耳熱眼跳心發慌,一時忘記起了。

手忙腳亂的跳下餐桌,再坐到椅子上吃餅喝湯,穩了穩心神,再看向重新坐回到他自己椅子上的四爺,她低聲道:“既然你要買的那個藥不是偉那啥哥,那我完全可以替你買了,不勞四爺你的大架一起出去了。”

“好吧,那爺就不会了。”大方的一笑,他指尖踐踐的蘸了蘸湯汁,隨即在桌子上龍飛鳳舞的寫道:“修復女人私那啥密之處的藥,懂不?具體藥名問賣藥的就好。”

藍景伊小臉頓時紅了,一時無言的看著那行字,隨即,伸手抹了一遍,全抹掉了,才道:“你流氓。”

“怎麼就流氓了?爺是先準備著,也是要憐香惜玉來著,不然你想爺動了你之後就不管了嗎?爺可不是那樣的無情男人,一日夫妻百日恩,爺很懂這個道理。”

“還沒一日夫妻呢,你想多了。”

“爺沒想多,晚上就是夫妻了,是不?”

“不是。”

“怎麼了?難不成又想造一個來例假的故事跟爺玩花樣?今晚爺可不許了。”

藍景伊吃不下了,放下了吃了一半的餅,“不吃了,我去補眠。”

“你不吃,爺吃。”說完,他拿起她才咬了一半的餅就要送進嘴裡,藍景伊回手一下子搶了下去,“別吃我的。”那就是間接的吃她的口水呀,她才不要。

“呃,爺不嫌你髒是你的福氣,乖乖去睡,爺還有事要忙,等你醒了一起去買藥。”推了推她,彷彿這會嫌她礙眼了似的,可其實卻是因為他的手機響了。

藍景伊自是巴不得他離自己遠遠的,去買藥的時候再借機行事吧。

“蹬蹬蹬”的一口氣跑上了樓,背抵在門板上,聽著心口的跳,彷彿還是四爺把她抵在餐桌上的那一刻,她心慌。

怎麼就那麼熟悉呢?

但不可能是傾傾吧,這個時候他也才回到T市,江氏也才到他的手中,他也才知道自己消失不見了吧,不知這時他看到她的分手書是什麼反應?

他一定很生氣。

想到這裡,她黯然了,躺到了床上,胡亂的想著,沒頭沒尾的,心煩。

真想給他打個電話,可是這房間裏沒電話,下次再能遇到拿四爺的電話不知還有沒有機會了。

天朦朦亮的時候藍景伊睡著了。

這一睡,她睡了個天昏地暗,把這幾天沒好眠的時間全補了回來,醒來的時候,天黑了。

她迷糊的睜開眼睛,四下裡瞧了瞧,這是天還沒亮?

她才睡了一會兒?

“猪,睡那麼久,你怎麼不睡過去呢?這又天黑了,還要不要出去買藥?”揶揄的男聲就在耳邊,她才驚醒的轉過身,只見一旁的枕頭上,四爺正悠然自得的兩手枕在上面,頭微側,目光如審視龐物般的看著她呢。

“我睡了一天?”她皺眉,她這也太沒警惕Xing了,這睡著的時候,他若把她辦了,那她豈不是……

手落在小腹上,藍景伊後怕了。

“嗯,一整個白天都過去了,爺餓了,起來,給爺煮飯去,說話要算話,懂不懂?”長指點了點她的額頭,大手拉著她就推下了床,“快點,果然才睡醒的女人最邋遢,洗個臉去把自己收拾利索了,爺不想看這麼邋遢的女人。”

她更不想看他呢,真希望一覺醒來她的傾傾就來救她了,可是沒有,傾傾還是沒來,來的是這個詭異的四爺,算了,一想到Chun心茶莊她就收心了,快些煮了飯然後出去買藥再想辦法逃吧。

她如今誰也指望不上。

不理他的進了洗手間,洗臉涮牙,一身清爽的回到房間時,四爺正對著電腦在忙著什麼,電腦荧幕上一直閃一直閃的,顯然,他是在工作,“很忙?”

“那當然,不然爺拿什麼來睡你?快去煮飯,然後出去。”看都不看她,他繼續刷刷點著鍵盤。

藍景伊只要一回想昨天他從餐桌的對面一下子躍到了她身邊的身手,就再也敢小覷這個男人了,“有食材了嗎?”

“有,有很多,記得多煮些好吃的,不過動作要快,爺餓死了。”

“知道啦。”沖著他的背影扮了個鬼臉,他還真是說到做到呀,真要她煮呢,她不煮他還真就不吃了,怪癖。

乖乖下了樓,廚房裏忙活了一個小時終於煮好了四菜一湯,看著還不錯,舒心的朝樓上喊了一嗓,“開飯了。”

一忽,那男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樓梯上,耳朵挺靈的,這是藍景伊給他的最新評估。

晚上,她要怎麼辦呢?

以他的身手,估計她逃跑的可能Xing會很低。

用餐了。

藍景伊相信了他說的一天沒用餐的事情,因為,這一餐,他再沒有欺負她,吃得很快,而她也餓了,一整天沒吃,不餓才怪,兩個人風捲殘雲般很快就將四菜一湯一掃而光,“明天多煮兩個菜。”他道。

明天她是不是就逃出去了呢?

不對,是一會就要逃出去了。

怎麼也要想些辦法的。

“好。”乖乖的應他,心裡想的和嘴上說的完全不沾邊。

“去換衣服,快著些。”燃了一根烟,他去客廳抽著,她上了樓。

他抽烟的樣子也好看,不過他抽的烟跟傾傾抽的烟不一樣,不是同一個牌子,長長的雪茄烟夾在指間,襯著他特別的紳士。

完了,下意識的,她總是拿他與傾傾相比。

可他們兩個,不應該有可比Xing的。

沒有男人能與傾傾比的,她這輩子只愛他一個人。

真想打個電話給他呀,可她沒手機。

想,太想了。

不知今晚能不能逃出去,逃出去她立碼就能給他打電話,可若是逃不出去呢?

會不會她以後都再沒機會打出去了?

想到這裡,她上樓梯的脚步一頓,轉過身,“四爺,手機借我用下,行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借你去報信滅了爺?”他一付你當我是傻子的表情。

“我就打給我朋友,嗯嗯,女Xing朋友,你在一邊聽著就好,我若是亂說話,你立碼搶過去掛斷。”只要聽聽傾傾的聲音就好,她只是打過去不說話,這樣,總不會錯的。

“什麼女Xing朋友?”

“就是閨蜜,你懂不懂?”

“姓什麼叫什麼?家住何方?不問清楚了你把爺給賣了怎麼辦?”

“李雪鳳。”她咬牙,也不知道對方知道她多少底細,她就真說出一個真實的名字好了。

“真難聽的名字,想必也不是美女,好吧,爺准你跟她通電話,諒你也不敢在爺面前玩什麼花樣。”四爺說著,還真是開恩的把手機遞給了她,完全不怕她會耍花樣的樣子。

這從樓梯上一路跑下來,她還呼呼直喘,深吸了幾口氣,喘勻了氣息,這才指尖點過那串熟悉的電話號碼。

每一個數位都深印在了她的心底裏,想要點錯都不可能。

“水向東流時間怎麼偷,花開就一次成熟我卻錯過,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歲月在牆上剝落看見小時候……”

太過熟悉的歌曲,她從前很喜歡聽很喜歡聽,可是此刻,藍景伊一下子怔住了。

從何時開始,傾傾的手機鈴聲竟然換成了這首滄桑感極濃的《東風破》,他可是傷心她的分手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