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願賭服輸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5:01
A+ A- 關燈 聽書

四爺黝黑的眸子看過來,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一次襲上心頭,藍景伊不住的在腦海裏回味,她想抓住什麼,可是瞬間又什麼都沒有了,“你到底是誰?”她低聲問,心底,微微慌亂起來。

這問題已經充斥在心裡許久了,她真恨不得摘下他臉上的面具,可她又不敢冒然動手,若失手,與他撕破了臉後她再沒辦法哄騙他了。

“四爺。”大大方方兩個字,四爺便洗起了牌,他洗牌洗得那叫一個漂亮,十指就象是機器一般,動作起來如行雲流水,好看極了。

一忽的功夫,牌已洗了三遍,修長的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你來倒牌。”

藍景伊也不会,拿起半打牌就倒了起來,四爺的手這才落了下去,“這次,不許黃牛了。”

“你才黃牛呢,我沒有。”小小聲的說著,越說越心虛,她剛剛真是黃牛了。

他開摸了,還是那麼隨意的摸出一張,然後眼睛看著她微微一笑,道:“你輸了。”

“喂,你才摸到牌,我還沒摸呢,你怎麼知道我輸了?”藍景伊不服氣了,她也會摸牌的,一會兒一定要摸個大點的才撒手拿過來,再不能大意失荊州了。

“若我十分確定呢?”四爺嘴角一咧,那笑容真有些欠扁。

“我不信。”

“那這樣你信不信?認不認輸?”“刷”,他把手掌下的牌猛的一翻,面朝上時,一張大王就這樣躍然眼前。

“大王?”藍景伊傻了,他說的沒錯,這其餘的五十三張牌哪怕她拿最大的小王也比不過他的大王大,所以他說她還沒摸就輸了,果不其然。

“江小姐不會不認識大王吧,還用來問我?”

藍景伊囧,“再來,這次我先摸才公平。”

“行,你先來。”四爺非常有紳士風度的又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她先摸。

他的手真好看,有一瞬間,藍景伊覺得這雙手若是彈鋼琴,那琴聲一定很美。

完了,她犯花癡了。

收回。

務必要收回。

她只能想傾傾一個的,其它的男人都是大木頭,上不了檯面的,四爺也是。

搶著洗了牌,就算他之前有猫膩,她這一洗也洗沒了。

藍景伊開始摸牌了,先摸一張,有點小,黑桃九,小,必須換。

不動聲色的又摸了一張,方片Q,不行,哪裡有大王穩妥,就算沒大王也要是個小王或者A吧。

又摸了一張,這次她小手一移,乾笑著道:“就這張了。”這一次,她真摸了一個大的,草花A,她就不信他繼續摸大王小王。

見她‘終於’摸到手了,四爺隨手一摸,便道:“你贏了。”

她搶著翻了他的牌,小3,他自然輸了,不認輸也得認輸,“一比一,再來最後一局,不過呢,還要我洗牌。”玩到這裡,她方知四爺也不是普通人,他一摸也能摸出牌面來,再也不能小看她了,不然,一會自己死定了。

“行,你洗。”

真怕他反悔,藍景伊搶過來牌趕緊洗,俐落的洗了三把,這才道:“既是我洗牌,那你先摸吧。”

四爺也不会,更不讓她,兩指一夾,便夾出一張牌來。

藍景伊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你就這張了?”

“嗯。”

這說話的當,她已經連摸了五張牌,最後這張讓她唇角綻開了笑意,“就這張了。”隨手一翻,一張小王,“嘿嘿,我贏了吧。”

“唉,爺今個真是流年不利。”手指擺弄著他手裡的那張牌,隨即,生氣了似的隨手一撇,那牌就被撇進了一旁的垃圾桶,“什麼破牌,不玩了。”

“你輸了,願賭服輸喲,今晚你不許碰我,什麼上什麼五姑娘統統不行。”藍景伊美滋滋的說道,可當後來她一不小心看到了垃圾桶裏的那張‘大王’時,她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他不讓著她,她已經輸透了。

“行,爺金口玉言保證不睡你,我睡床總行了吧?來,睡覺。”

聽他如此說,藍景伊這才松了一口氣,扯了一床被單卷成條擱在床中央,“楚河漢界,你要是過了你就是小狗。”

“若是你過了呢?”

“那我就是小猫。”

“不對,不是小猫。”

“啥?”一時沒反應過來,這男人說得啥意思?

“我是小公狗,你就是小母狗。”

“滾。”就知道他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果然說黃了,這樣小色的話也就這個霸道的男人能說出來,其實吧,若不是她早就愛上了傾傾,這個四爺也可以做個備胎的,可惜他出現的時間晚了。

弄好了床,藍景伊乖乖的躺下,這別墅裡裡外外不止有傭人,還有那樣的人守著,她想逃出去比登天都難,可再難,也得想辦法。

而最好的辦法,就是這另半邊床上的四爺。

楚河漢界,兩個人都很規矩,讓藍景伊對四爺另眼相看了,“四爺,你怎麼買的我?”她被押到了車上後就直接送來了這裡。

“電話,有人向我推薦你,聽說是國色天香的小模樣,爺就動心了,不想模樣雖動人,可是摸不到手吃不到嘴,爺現在後悔了怎麼辦?”

凉拌。

捂著嘴,藍景伊再不吭聲。

這一捂嘴,動作有些大了,“滴”,一滴血從手腕上滴落,落在她雪白的脖頸上,分外惹眼。

“你流血了?”四爺倏的抓了她的手腕過去,再一翻,果然,手腕上明顯一個咬破的口子,她的牙印還在上面呢,“誰咬的?”這一聲,冷,凉,寒,彷彿欲要殺人似的。

她自己個咬的,他要怎麼著?

可雖然這是事實,她卻不敢說話。

“不小心刮的,好象是刮到了鐵絲之類的。”

“鐵絲長牙了?”他冷冷一問,捉著她的手固定在枕頭上,身子一歪,面具臉就定定的停在了她的面前,眼前,黑眸,紅唇,緊緊的迫近,逼視著她回答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鐵絲不可能長牙的。

這問題她不能回答,怎麼回答都錯了。

“說話。”握著她手腕的手突的緊了,讓她禁不住的皺起了眉頭,“疼。”

“我讓你說話你聽見沒有?鐵絲長牙沒有?”

“沒……沒有。”彷彿受了他的盅惑似的,她顫巍巍的應道。

“那這口子誰咬的?爺買的女人誰咬了爺就砍死誰。”

呃,表情那麼真幹嗎,她又不是他的誰,而他再帥也不是她的,“喂,我不是你女人。”她糾正,若是被傾傾看到這場面,她死翹翹了。

“大後晚或者不是,但今晚明晚後晚你都是爺的,爺買了你兩天,今天要獨守空房,那從明天開始就要連著兩天補回來,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藍景伊咬唇,她有這樣的魅力嗎?第一次見就要睡她兩晚?

再美也不過是擺設吧,她跟他又沒交過心。

見她不語,只咬唇,他又道:“到底誰咬的?”

他那眼神彷彿真要殺人似的,若她隨便供出來一個人,絕對會害了那個人的,想了一想,她輕聲的道:“我自己咬的。”

“刷”,手腕被放下了,就在她以為他放過了她的時候,突的,他大手猛的一扯,頓時扯開了她中分的睡衣,“你耍我?”

分開睡衣裏,他指尖輕挑她的小內內,瞬間就摸到了她夾在那裡的海綿寶寶,“例假沒來是不是?上面只有一點點是不是?手腕上的血?”

他猜的要不要這樣准呢?

讓她甚至懷疑她在傭人房的衛生間裏忙活著的時候,他是不是就拿著手機看監控視頻欣賞她表演了?

藍景伊想到了不作就不會死這句話,她如今,算是陰溝裡翻船了。

這個晚上,他還會放過她嗎?

騙局不成就只能來軟的了。

因為來硬的她絕對不是這四爺的對手,就憑他握她手腕的力道,再加點力能捏死她,她絕對比不過。

“爺,我只是不想害你罷了。”這一聲,她說得軟軟濡濡,說完了她渾身的雞皮都起來了,為了肚子裏的小寶貝她可真是豁出去了。

“害我?什麼意思?”

“那些人給我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所以你若碰了我,會……會……”編到這裡,連自己都覺得小兒科了,除了傻子,哪有不明白她是在拒絕人呢。

果然,對面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鬆開了她的手腕一揮手,“行了,別編了,爺今晚既然輸了,就願賭服輸,今晚不碰你,不過明晚不行。”

明晚的事明天再說,也許到時會有轉機呢。

總不信自己那麼倒楣的逃不出這火坑吧,那也太衰了些。

乖巧的蜷成一團,她再不敢說話了,生怕這四爺反悔,她就慘了。

房間裏靜了下來,只有牆壁燈淡弱的光線投射在角角落落,楚河漢界的那個被單還在,隔著兩個人遠遠的睡在床的兩端,藍景伊聽著自己淺淺的呼吸聲,想著自己先前的不適,到了這時居然就全都沒有了。

到底是怎麼恢復的,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二十幾個小時不曾好睡,她的確是要好好的補眠了。

寶貝,就賭一晚吧,賭這一晚與你相安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