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還想爺抱?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4:46
A+ A- 關燈 聽書

“還想爺抱?”她遲疑的瞬間,四爺的手再度的落在她的腰上,語氣裏充滿了揶揄的味道,卻扶著她更穩。

“嗯,不過要等會兒。”身體裏還是有些異樣,有些不正常的熱,不過暫時的,她的大腦還是清醒的。

“呵,好,快去快回。”四爺輕推了她一下,催著她快點去快點回,那輕挑的動作讓藍景伊微微一閃神,怎麼那種熟悉感那麼强烈呢?

不。

一定是她太想傾傾了。

所以,總是感覺這個四爺象傾傾。

怎麼可能是呢,傾傾這個時候還在國外,而四爺這是在新加坡。

再有,傾傾說話的聲音跟四爺也不一樣的。

搖了搖頭,她蹬蹬的跑下樓梯,站到了那個女傭面前,小聲的道:“阿姨,你有沒有海綿寶寶借我幾個?”

“有。”女傭抬頭看了一眼四爺的方向,這女人例假來了,這爺要拿什麼來快活?她深度懷疑了。

“快點喲,四爺催呢,只給我三分鐘時間,我跟你去拿吧。”

“好。”女傭引著她又下了樓,再拐進了傭人房,拿出了一整包海棉寶寶給她,“小姐,我這只有這樣的,你別嫌弃。”

藍景伊也不挑,有比沒有要好多了,“不嫌弃不嫌弃,謝謝你喲。”感謝還來不及呢,急忙的鑽進了衛生間,四下掃描了一通,眼看著裡面沒有半樣利器,想著時間就要到三分鐘了,一咬牙,她狠狠在自己的手腕上咬了一口,據說那是大動脈的位置,血流的應該會多吧,救命的血呀,也是保她孩兒的血。

“呀……”血是有了,可是真疼,疼到了心坎裏。

“小姐,你沒事吧?”外面,女傭聽到她的低叫聲忍不住的開始擔憂起來,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呢。

“沒……沒事。”藍景伊急忙把血滴在海綿寶寶上,這才弄妥了一切轉出了衛生間,“阿姨,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喲。”藍景伊給了女傭一個‘你懂的’的眼神,到處開說的話,丟臉的可是四爺不是她喲。

女傭立刻點了點頭,“我曉得的。”

藍景伊這才出了傭人房上了樓,四爺居然還等在樓梯上呢。

低頭看了看腕表,四爺笑著道:“遲到了十三秒鐘怎麼辦?”

藍景伊嬌嬌弱弱的走到他身前,垂著頭,小鳥依人般乖巧的拉了拉他的手腕,也是這一拉,她才感覺到自己手腕的疼,早知這樣疼,她輕點咬了。

可是已經晚了。

“爺,咱到房間裏再說好不好?”

她受傷的部位是朝下的,絕對不能讓四爺見著,不然他起疑了就不好了,這樣想來,她剛剛還是太急了些,其實應該在不露的部位取血的。

“成。”四爺給了她一個你最好不要給我耍花招的眼神,這才重又抱起她往樓上走去。

藍景伊眯了眯眼睛,腦子裏想像著被江君越抱的感覺,若是他抱著自己多好,可惜不是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樓下的女傭又歸了比特,她朝著女傭眨眨眼睛,樣子很淡然,倒是女傭有些不自在的垂下了頭。

“說吧,去借了什麼?”四爺抱著她才一進了房間,就一脚踢上了房門,再把她的小身板抵在了門板上,兩臂圈在她的肩膀兩側,微俯下頭,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看,恨不得把她的身子剜個窟窿似的。

“那……那啥……”腦海裏先潤了潤臺詞,她這才慢香香的開口,“我那個啥來了,之前以為不是,跟阿姨去了洗手間才發現真的來了。”男人最不喜歡跟來月經的女人那個啥了,她就不信這四爺有特別的嗜好。

還是早說了為好,不然一會被扒光,她海綿寶寶上的血量可不是很足的,總不能再咬自己弄血吧,疼,她不幹了。

四爺沒吭聲,只一股灼氣吐到了她的臉上。

藍景伊垂著頭,心虛的看著兩個人的鞋尖,她的拖鞋他的皮鞋,他衣衫整齊,她睡衣微亂。

人比人,氣死人。

不比了,女人和男人不能比,也不在同一條線上是不是?

她的話語之後,房間裏就很安靜。

很詭異的安靜,讓她連呼吸都有些滯了滯。

他想幹嗎?

不會真的這個時候不顧她來了“例假”的要了她?

那也太饑不擇食了吧?

心慌。

她咬著唇,狠狠的咬著,以此來讓自己清醒些再清醒些,這個時候,除了賭他不會要這樣的她,她也沒有其它辦法了。

“呵呵……”時間彷彿過了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四爺終於低笑了一聲,就在她松了口氣以為他想通了這關口上不能動她的時候,忽而,他的唇貼近了她的耳朵,低低的道:“沒事,下麵不行還有上面呢,你說是不是?再不濟,你還有五姑娘呢,爺不嫌。”

靠,想他去死,立碼在她面前死翹翹最好。

“不……不方便吧,我怕弄髒了床單。”

“弄髒了也不怕,不需你洗,一晚上一萬塊呢,爺不能就這麼便宜你。”冷冷看著她,明顯的氣不順,原本藍景伊還想揭開他的面具看看他氣成什麼模樣了,可是這會兒,他周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冷意讓她打了一個激欞,愣是沒敢。

低著頭,繼續想辦法。

“那啥,四爺,你就……就不怕那個嗎?”

“怕什麼?”他咬牙切齒,對於她的推三阻四,明顯的不耐煩了。

“姑且先不說來那個再做那啥的話對男人不吉利,就專說我偷渡來的,據說那船艙裏很多人有……有那啥子病,要不還是給我檢查一下吧,這樣四爺也安全。”

下一秒鐘,她還沒有來得及看清什麼在面前閃過的時候,脖子已經被勒住了,一隻大手正在緩緩的使力,“信不信爺立刻送你去見……見閻王。”

“好呀,多謝了。”與其被人這樣折磨,她此刻只覺能解脫更好,除了傾傾,她這身子誰也不想給。

“偏不。”脖子上的手一移,四爺又撈起了她的身子,抱著她低頭嗅了嗅,“挺香的。”

那是自然,那玫瑰花浴不是白洗的,雖然她不願意,可是這的人強迫的把她扔進去她也沒辦法。

這會子,人又被丟到了大床上,四爺欺身而上,那張面具突然間看起來就有些猙獰了。

“來,先是上面還是五姑娘?”

這是真要逼瘋她的節奏嗎?

“四爺,不如玩牌吧,三局兩勝,你若贏了,啥都依你,你若輸了,今晚我們一床睡,不過你睡東我睡西,中間楚河漢界,各不相干,你若不敢,就是你怕輸。”

男人最怕激,她就不信老天爺不幫她這個弱女子非讓她輸了。

“行。”果然男人是怕激將的,她說了,他就同意了,一付他絕對不會輸給她的踐踐模樣,欠扁。

她要是沒懷着寶貝,早就扁他了。

可現在她不敢,她可不能拿著寶貝來做賭注,萬一賭輸了,她自己慘沒關係,還要連累她肚子裏的小東西,她可捨不得。

藍景伊一個翻身便滾下了床,早就瞄到了吧台桌上的**牌,要不然她也不會突然想到這個辦法。

全新的**牌,拆了包裝,懶懶的洗著牌,嫁給陸文濤的那半年,因著寂寞無聊,她除了學會了調酒,還學會了玩牌,不過都是一個人玩,手一摸,就能差不多知道自己手裡的牌是什麼。

“賭過?”四爺的眼神眯了起來,好奇的看著她洗牌的手法,大概是沒想到她這樣熟練吧。

“好久沒碰了,怎麼怕了?”怕他退縮反悔不賭了,她趕緊再度激將他,絕對不能前功盡棄,只有贏了他,她今晚才能免遭他的鹹豬手。

他再帥也不是屬於她的那盤菜,她的菜只有傾傾一個。

“來,開始吧,你先。”

男人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她先摸牌的手勢。

藍景伊最後又洗了一遍牌,白皙的小手便摸起了最上面的一張牌。

紅桃K,挺大的。

拿在手裡微微一笑,她看向對面的面具男,“該你了。”

“好。”四爺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手指點上了一張牌,“喏,就這張了,你幫我拿出來。”

藍景伊牽了牽唇角,他這樣輸定了,不動聲色的摸起了那張牌,可當指尖觸到角落的位置時,她臉色微變,她以為五十四張牌自己摸了紅桃K已經算是很大的了,卻不想,這男人隨手一指就指了一個黑桃A,這把她輸了。

心思一轉,兩張牌她還都沒翻過來,乾脆直接一推,兩張牌便齊刷刷的都塞到了那五十二張牌中,一下子就淹沒了,分不出她才摸了什麼,“這把不算,應該自己摸自己的,下次你自己摸,我不替你摸,不然你以為我耍花樣呢,到時你若輸了,本靚女豈不是贏之有愧?”

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過,再抬頭看對面的男人,說實話,她多少是有些心虛的,可是,為了自己的清白,為了為傾傾守住,原諒她,她只能出此下策了。

“是嗎?”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面具男漫不經心的拿過了**牌,“這次我來洗,我先摸,如何?”

强推澀澀完結美文《狼Xing總裁:我的校花老婆》,絕對好看,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喲,愛親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