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怎麼可以呢?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4:27
A+ A- 關燈 聽書

“那杯咖啡,真的有……”她是不是又失算了?

可現在問,已然晚了。

眼前的面具在晃,水晶吊燈也在晃,所有的所有,全都在晃……

藍景伊尾音還未落,那張面具臉再度貼上了她的,臉頰觸到的面具是冰冰凉凉的,可是那貼在她唇上的薄唇卻讓她的心跳得更加厲害。

她慌了。

生命裏除了江君越以外再無男人敢這樣了,“不要……不要……”她低喃著,可是那低喃聽在別人的耳中卻更像是一種變相的邀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沒了思維的藍景伊大腦早就當機了,她嗅到了一股子特別熟悉的氣息,而且越來越强烈,可大腦卻怎麼也分辯出來這是怎麼回事,一隻大手還緊扣著她的小蠻腰,忽的把她緊扣在他的身上……

怎麼可以呢?

不可以。

“啊……”忽而,藍景伊用力的狠狠的咬了下去,檀口中血腥味頓起,濃濃的充斥在她的鼻端,四爺終於停了下來,可被咬傷了的舌還是在她的口中,只頓了一下,就繼續如蛇信子般的掠過她的,“妖精。”

這一聲出口,藍景伊再度迷失了。

他居然不顧疼痛不顧流血的繼續著,他這一晚一萬塊的代價是不是有些大了些?

又或者,他有被虐傾向?就喜歡這樣的她?

這世上的有些人就是有讓人無法理解的古怪嗜好。

藍景伊被強迫的香咽下一口含著男人血腥味道的口水,她有些噁心了。

被不是傾傾的男人親了,再加上前面二十幾個小時船艙裏的憋悶還沒緩過來,再有肚子裏的小寶貝的無聲抗議,藍景伊再也忍不住了,“唔”,她難受的叫了這一聲,男人似乎也感覺到了,倏的鬆開了她的身體,才一鬆開,她“哇”的一聲就吐了出來。

這樣分開最好,她可沒有如他那樣的惡習想要當眾表演來著,她沒那‘愛好’。

男人嫌弃的往後退了退,藍景伊用力的吐著,最好把這別墅的地毯都吐髒了她才解恨,她也不看他,反正看了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她討厭他戴著的那個面具,可同時又覺得他戴著面具也好,這樣見不著面的管道至少讓她少些尷尬。

吐了半天,可其實也沒吐出來什麼,之前的二十幾個小時她就吃了一袋幹麵包,才又喝了一杯好象是被加了料的咖啡,除此,再沒有了。

嘔了半天,腸子都要嘔出來了,肚子裏實在是沒東西可往外送了,她這才鼻涕眼淚的喘著粗氣重新坐回到沙發上,一旁的傭人立碼有眼力的上前打掃起來。

默了半晌的四爺這才開了口,指著她淡清清的低吼道:“你,起來,隨本少爺去樓上。”

不去。

她繼續坐著,反正是自己吐的她也不在意,髒死這地兒才好。

吐過了,倒是舒服了不少,仰頭看他,“四爺,我覺得吧,我和你真沒緣份,你看,你一碰我我就吐,這次你是躲得快,下次可不好說了,若是我一不小心吐你一臉,不知你還會不會有心情繼續那啥……”咬著牙只能說到這裡,小臉已經紅了一大片,原諒她,她真的學不來他那樣的開放,沒有當眾表演的癖好。

她說了一大串,對面的面具男一點也沒有打斷她,由她說到這裡說不下去了,這才一彎眸眼,淡淡的道:“江小姐現在好象除了口水以外也沒啥可吐的吧,嗯嗯,上樓吧。”

“不上。”她咬牙,恨不得咬死他,明明第一次見面,就憑他那一萬塊,就吃死了她?

想著肚子裏的小寶貝,她覺得這大廳比樓上的房間多少安全些,他雖然很有可能有當眾表演的癖好,但是這裡人多他怎麼也會多少放不開些的,所以,留在這裡更妥當。

“行,你若不願意我退貨好了,桑嫂,撥阿彪的電話,告訴他他送來的貨一點也不乖,四爺我不樂意了,我要退貨,他不是說Chun心茶莊的那個婆娘給的價比本少爺還高嗎,那就送去Chun心茶莊好了,那男人多,也許更適……”

“喂喂,停,誰說我不願意了?”藍景伊一聽說要被送去茶莊那樣的地方,頓時又慌了,傳說中的茶館之類的地方幹什麼的她當然知道,去那樣的地方一個女人一晚上不知道要侍候多少男人,而且還有保鏢之類的盯著,那還不如這裡只這個四爺一個人,一個對很多個,應該還是這裡好對付些,就躲一晚是一晚,都說識時務者為俊傑,她現在真的不能再犯傻了。

“你願意了?”四爺停下了話頭,抬頭漫不經心的瞄了她一眼,只透過眼神,藍景伊還是看不出那男人在想什麼,只那雙眼睛,還是覺得在哪裡見過,太熟悉了。

可是這男人的聲音她卻很確定是第一次聽到。

“嗯,願意。”其實她不願意,可是相對於去茶莊,她還是更願意是這個四爺,至少身材好氣質好,跟個小鮮肉總比去跟著不知道比自己大幾輪的大叔大爺好。

她最近這運氣呀,真是倒了。

就先穩住這個四爺,再想辦法脫身,對的,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她必須要逃。

只要逃出了這些人的掌控,拿到自己的證件和錢財,有錢能使鬼推磨,她便什麼也不怕了。

真想打個電話到T市,不知季唯衍有沒有把江氏還回給江君越呢?

別她繞了這麼大的圈子沒達到目的,那她剛剛被強吻不是虧大發了?

心事重重的想著,一時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

忽而,面前有黑影擋住了水晶吊燈的光線,就在藍景伊還未回過神來的時候,身子猛的被人托起,再打橫抱在了懷裡。

“喂,你幹嗎?”藍景伊這才發現四爺不知何時過來了,已經抱起了她。

“你不是說你願意了嗎?”四爺低頭揶揄的睨了她一眼,“美女,不會這還沒過一分鐘,你就反悔想去Chun心茶莊了吧?若是你反悔了,就跟爺說,爺絕對不會硬攔著你的,强扭的瓜不甜,爺可不想花了錢得不到回報,爺要你幹嗎?外面大街上大把的女人排隊等著爺寵呢。”

呃,見過自大的,沒見過這麼自大的,他當他是皇帝老子後宮佳麗三千?

那要是把那些三千佳麗個個都叫上,他豈不是要完了?

再帥再鮮他那體格也頂不住一溜長排的女人的猛攻吧。

藍景伊心裡腹誹著,卻也只能任由他抱著她走過大廳,再踏上樓梯,不得不說,這四爺足够强健,兩條手臂如鐵鉗一樣的扣著她的身體,抱著她如同抱著洋娃娃,上樓梯一點也不喘。

藍景伊也不掙扎,只大腦在飛速的轉動著,得想辦法讓自己今晚安全無恙,這才是大事。

從大廳到二樓,再轉向三樓,樓梯一級一級的上,四爺氣定神閑,穩穩往上走。

“等等。”藍景伊微微眯起了眼睛,輕輕望著正低頭看向她的四爺。

“嗯?有事?”略有些不耐煩的聲音,讓她心裡一緊,不管怎麼樣她也只能試一試了。

“是,我有事。”小小聲的說過這一句,想著自己才想到的辦法,她的小臉又紅了。

“啥事?”低沉的男聲,越來越不耐煩了,恨不得就在這樓梯上就把她直接辦了似的。

藍景伊轉頭,正好看見二樓的拐角處筆挺的站了一個女傭,四十幾歲的年紀,“我,我想找那個阿姨借點東西,行不?”

“借什麼?需要的話直接告訴爺,爺給你買。”

呃,倒是挺慷慨的,就因為她的臉蛋符合他的心意嗎?

從沒有一刻藍景伊這樣希望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一點也不漂亮的女人,那般,就沒有人打她的主意了。

“不……不用買,只借一片就行,那阿姨一定有。”

四爺的臉黑了,“到底是什麼,說!爺說買就買。”

藍景伊抿抿唇,再咬牙,“三分鐘就好,然後我就乖乖跟你上樓。”這樣總行了吧,她可是真的放低姿態了,他若還是要强求,她就真惱了。

可她惱,有用嗎?

這世上的男人只認快活,根本不管女人是不是願意,拿了錢就要買到一切,殊不知,有些東西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到的。

“果真三分鐘?”四爺不相信的問道,那雙黑黝黝的眼睛彷彿把她看穿了一樣。

“嗯,絕對不超過三分鐘,我向你保證。”這辦法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行度,所以,她必須要試一試,不然,她會後悔的,而且,她也想不出其它的辦法來了。

“嘭”,他倏的松了手,藍景伊的兩條腿便向樓梯上落去,幸好她及時扶住了欄杆,否則絕對摔倒,兩腳落地的那一瞬間,心底裏不由得有些後怕,若是一個不小心傷了腹中的胎兒,她後悔都來不及,這一次的偷渡之旅她真的錯了。

可是後悔也沒用了,如今,她只能用自己的辦法來解决這個四爺……

“還想爺抱?”她遲疑的瞬間,四爺的手再度的落在她的腰上,語氣裏充滿了揶揄的味道,卻扶著她更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