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小鮮肉也是醉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4:10
A+ A- 關燈 聽書

玫瑰花。

香檳酒。

藍景伊斜倚在湯池中軟軟的泡著湯浴,船艙裏呆了二十幾個小時,這樣泡著,舒服的她都快要忘記自己被送到這裡來的原因了。

褪去了那個醜妝,此時的她皮膚白皙的如同蛋白一般,就連自己都想摸那麼幾下,這樣子出去,她知道,她完了。

泡吧,多泡一會兒是一會兒。

湯池是那種高檔湯池,水溫會自動調節,不管她泡多久都不冷。

舒服。

若沒有外面那幾個虎視耽耽的人,她此刻該是最愜意的時候。

外面似乎是下起了雨,她聽見了淅淅瀝瀝的雨聲,可馬賽克的玻璃讓她什麼也看不清。

氤氳的光線裏,藍景伊覺得自己有時清醒有時不清醒,看著這奢華的浴室,她一點也沒有被人囚禁的感覺。

手落在小腹上,才一個多月的胎兒,若不是她知道,真的很難發現她腹部的隆起,那裡面正有一個小胎兒在悄悄的長大。

手機早就被沒收了,她就算是想打電話也打不出去了。

皺眉再皺眉,視線落在天花板上,真想爬上去,然後就沿著牆線爬出這房子。

她不會是要被賣在這個地方吧。

像是很有錢的人的人家。

“咚咚……”有人在敲門,只敲了兩下便有人推門走了進來,“洗好沒?洗好了出來,四爺要見你。”女子趾高氣揚的說道。

“四爺?四爺是誰?”藍景伊手掩在胸口上,雖然進來的是女人,可是被這的女人看她也不願意。

“四爺就是爺。”

狗屁,於別人是爺,於她就是蟲,她不動,繼續的靠在浴缸裏,浴缸裏的水溫不冷不熱剛剛好,有錢人就是懂得享受,這浴缸太舒服了。

見她不動,那站在門邊的女子似乎也不覺得奇怪,瞄了她一眼,便漫不經心很隨意的道:“四爺正往房間裏去呢,爺的房間有這間浴室的監控……”

“刷”,女子的尾音還未落,藍景伊已經“倏”的站了起來,她沒有沐浴時被陌生男人觀賞的習慣,一點也沒有。

隨手扯過一條浴巾包裹住身體,該遮的地方全都遮的嚴嚴實實的,這才踏出了浴缸,光著腳丫走到浴室門前,女傭已經遞過來一雙棉質拖鞋,“小姐請。”

這還挺客氣的,哪裡象她是要被賣了的意思?

對方還沒驗貨吧,還不知道她是美是醜呢,可這些人居然對她這樣恭敬,這有些奇怪了。

趿著拖鞋,藍景伊懶懶的出了浴室,一頭的長髮滴著水珠,她還沒來得及擦乾,可為了不讓四爺在他的房間裏看到自己此刻模樣,她才快速的走了出來。

大廳裏,一溜長排的傭人,她被送進來時就是這樣的,此時那些人還乖乖的站著,一點也不累似的,一動也不動。

藍景伊轉頭看了看樓梯,那個四爺憑什麼擺那麼大的架子讓她去見他呢?

不去。

她就是不去。

走過水晶吊燈下,藍景伊舒服的坐在了大廳的沙發上,抱著抱枕往後面一靠,那舒服勁真是沒辦法形容。

“小姐,您的咖啡,這杯加的黃糖,這杯加了牛Nai,這杯是原味的,這杯是加了糖和牛Nai的,小姐請隨意。”

這是什麼待遇?

女王級別的也不過如此了吧。

並不問她的口味,直接全端上來,隨便她選,這服務,比一流還一流,她喜歡。

藍景伊直接端起了那杯原味的咖啡。

她就要苦的,這樣能讓自己清醒些。

她不是被强行帶到這裡的嗎?

可現在這樣算什麼?

想找個人問問,但面前的人都是陌生人。

她有些懵,難不成真被賣了?

沒驗貨直接賣了?

輕呷了一口咖啡,苦中卻溢著香,她喜歡。

“真沒經驗,就不怕咖啡裡面加了不該加的料?”她正回味著咖啡的香,樓梯上便傳來一記男聲,像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藍景伊抬首看過去,男子身形頎長瘦削,就那身材加上聲音就讓人瞬間能聯想到小鮮肉這個詞彙,感覺挺帥的吧。

不過也只能是感覺,她看不到男人的臉,男人的臉上戴著一張骷髏面具,可她看著卻一點也不覺得害怕,相反的還有點喜感,“你就是四爺?”輕聲問過去,除了四爺她猜不到他是誰了,她在這裡知道的也只有一個四爺,還有那個被她襲擊襠部襲擊成功的男人。

“正是在下,小姐貴姓?”

“江。”她笑,想也不想的就這樣說了,她是要姓江的,她嫁給了江君越,自然是姓江的了。

她笑,男子也笑了,抑或是聽到她的姓氏才笑的,“這姓氏不錯,那名字呢?”

“四爺在查戶口?”沒有想像中來的難堪,她沒有被送到技院之類的地方,所以在這裡她盡可能的讓自己放輕鬆,不然,越緊張越會犯錯,這個時候,她已經犯不得錯了。

男子微微一笑,再優雅的一個轉身,便沿著樓梯一級一級步下,每一步都如紳士一般,讓人不想移開視線,瞧瞧,就連走路都是這樣好看,這男人的長相一定不會差了,這的傭人也全都看著他錯不開視線。

他下了樓梯,走向了藍景伊,最終停在了她的身前,一彎身,修長而骨感的手指就輕挑起她的下頜,除了一雙眼睛,他面上的所有都是假的,這就是面具的好處,讓你看不到他真正的表情,而那表情上顯示的就是他此刻的情緒。

“錯,爺這不是在查戶口,爺是在驗貨。”輕挑的語氣,透著邪氣的男人味,讓她心口頓時狂跳起來。

“你……”四爺這一句,伴著心狂跳的是藍景伊的血液裏頃刻間流淌過的一種屈辱的感覺。

四爺壓根不理會她眼底裏的不甘和慌亂,依然緊捏著她的下頜,再從上到下的開始掃視,當視線從她的俏臉一路往下落在她浴巾的上圍時,不由的撇了撇唇角,“有點小了,B吧?”

不得不說,他眼睛很毒,她現在的確是B。

見她不說話,他卻一點尷尬的感覺都沒有,繼續朝下掃著她的身體,“下麵開始長肉了,女人,你需要保養了,腿還不錯,不肥不瘦,摸起來手感應該很好,果然是一白遮百醜,算得上是個中上之姿的小美人,一萬元一晚,爺要了。”

男人說著,扣著她下頜的手指開始收緊,緊的讓她感覺到了痛疼,卻逃不過他手指的鉗制,就狠捏著帶著她一點點的靠近他的臉,確切的說是他的面具,面具下透出來的是一雙眼睛,還有紅潤的雙唇,絕對的有種惑人的男Xing魅力。

“不要……”她伸手就去推男人,可她的力道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他還是狠扣著她的下頜,同時另一手也扣住了她的後腦,兩個人,四片唇,徐徐的貼近再貼近。

於是,不過是片刻間的功夫,他的唇便抵在了她的唇上,紅唇對紅唇,柔軟對柔軟,像是一種懲罰般的,微有些燙的薄唇狠狠碾壓過她的唇,所經,帶起滾燙一片。

“唔……”藍景伊在掙扎,卻是無畏的掙扎,他的唇真軟真柔,低低的吻著她的,那種感覺就象是有一股極低的電流倏的流淌過她的七經八脈,惹她麻酥酥的癢。

她驚的頭往後仰,他的手就加重了些力道,讓她根本再無其它選擇,一會兒的功夫,藍景伊的身子便軟了。

這吻,越來越給她熟悉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要瘋了,不可能的。

明明是一個陌生人,跟江君越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的。

可,很奇怪的,就這樣一個應該是陌生的吻,她居然就該死的有了感覺有了反應。

“你是誰?”那種熟悉的感覺讓她要瘋了,她想要集中精力好好來想一想他是誰,可無論怎麼都集中不了,紅唇被他的一遍遍的碾壓,該死的舒服。

“乖,別亂動,不然,你懂的。”他的唇微微撤開了一點,得以讓他的磁Xing的聲音發出來,藍景伊這才感覺到身上的浴巾此刻已經出現了松垮的迹象,似乎只要她再動一動,這浴巾就會掉落下去。

大廳裏一溜長排的傭人呢,男的女的都有。

她丟不起那個人。

人也瞬間不敢亂扭亂蹭了,小臉憋的通紅,“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爺花了錢的,放過你豈不是虧了?”揶揄的語氣,超欠扁。

“你放過我一晚,我給你十萬。”她是有卡的,現在已經寄到了飯店了,卡裡面有她的私房錢幾百萬呢,她就不信搞不惦這男人,搞惦他可比搞惦那些賣她的人容易些吧,想到這個,她立刻撅起了小嘴做楚楚可憐狀,“姐說的話絕對算數。”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十萬?”眼尾挑起笑意,扣在她後腦的大手徐徐下滑,滑過她的背脊一點點的落在她的腰上,再一使力,扣著她的小腹一下子緊貼在他的腰腹上,她離他是這樣的近,隔著薄薄的布料,肌膚開始滾燙起來。

“那杯咖啡,真的有……”她是不是又失算了?

可現在問,已然晚了。

眼前的面具在晃,水晶吊燈也在晃,所有的所有,全都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