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挺白的呀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3:40
A+ A- 關燈 聽書

安檢。

登機。

當江君越終於坐在了機艙裏時,看著機窗外的藍天白雲,他才感覺,他離他的白癡女人又近了一步。

傻瓜。

白癡。

可,不管她多傻多癡多笨,她就是屬於他的那盤菜,怎麼也不能改變。

他就是愛吃她,一遍一遍,滿口生香。

……

泰國。

藍景伊下了飛機便悄然離開了旅遊團。

大不了交給旅行社的押金不要了,才幾萬塊,到時她查清楚了一切自己回去就是了。

“小姐,要不要走?”

走私船,她花了高價錢準備從泰國偷渡到新加坡,然後再查清楚關於爸爸的一切,届時再回去。

藍景伊點了點頭,“幾時出船?”

“半個小時之後。”

“嗯,走。”就坐這艘船了,船老大看起來很老實的樣子,再說了,她現在的樣子可以用‘不堪入目’來形容,化了一個絕醜的妝容,寬粗的眉毛,厚厚的嘴唇,臉蛋黑不溜秋的,模樣一點也不美,就象是四五十歲的欧巴桑,沒男人會對她感興趣的,而且,她找的牽線的人也只付了一半的酬金,等她一路平安到了新加坡,她會付另一半,這是保自己一路平安的辦法,許多時候,她不得不多留個心眼。

隨身之物除了一袋幹麵包一瓶白水以外,再沒其它了,其它的東西甚至包括證件和銀行卡之類的她全都使用了快捷郵件寄去了新加坡那頭訂好的飯店,揣在身上是傻,會招來殺身之禍,乘這樣的偷渡船再帶現金那是自尋死路,這個道理她是知道的。

所以,最安全的辦法就是象乞丐一樣的踏上這艘船。

第一次出門身無分文她卻覺得格外的安心。

就趁著船還沒開這個時間打個電話給季唯衍,以免他變卦。

手機開機。

好多個未接電話,號碼熟悉的讓她心顫,是傾傾的。

可她不敢接,略過直接打給了季唯衍,“姓季的,我已經離開江君越了,你什麼時候把江氏還給傾傾?”

“呵,藍小姐仗義,我季唯衍自然說話算話。”

“別扯這些有的沒的,直接告訴我時間。”

那頭頓了一下,隨即淡淡道:“明天。”

“行,這可是你說的,我錄下來了,不然,我馬上就與江君越聯系,他可是一直在撥我的手機號。”她沒說謊,她這與季唯衍通電話的過程中,江君越就一直的撥給她,難道是蔣瀚發現她出國了?所以遠在國外的江君越就一遍一遍的打給她?

心,又疼了。

她卻不知道,江君越已經回國了,甚至還用自己的能力奪回了江氏,根本不需要她的幫助。

“好。”季唯衍淡清清一字,唇角勾起一抹淺笑,這一次是他太輕敵了,以為萬事都佔據了上風,江君越絕對沒有翻盤的機會了,卻不曾想,江君越居然力挽狂瀾重新佔據了主動權。

依現在的格局,他也只有放弃江氏了,雖未達成目標,但是至少現在藍景伊還不知道江君越得回了江氏,甚至不接江君越的電話。

這就是老天爺的安排吧,有得必有失。

“明天若沒有江氏重新回歸給江君越的消息,那我們這邊的約定便作罷。”在T市臨上飛機前她就是這樣對沈力說的,至於那個什麼鬼協定,她壓根沒簽。

“好。”還是淡清清一字,季唯衍唇角的笑意勾勒的越發清晰,即便她不要求,他也會讓出江氏的,他沒瘋,便不能不讓。

“小姐,要開船了。”船老大沖著她揮了揮手。

藍景伊再看了一眼手機荧幕上熟悉的電話號碼,真想撥給江君越,可她不敢。

明天就有江氏的消息了,再怎麼樣也不差這一晚,所以,她把手機設定成了關機。

走吧。

上了船,人藏在幽暗的船艙內,幾十個人一個小間,男女都有,藍景伊尋了個角落蜷縮成一團,不顯山不露水,也不惹眼。

船艙裏的人應該全都是要偷渡的,對未來雖然滿懷期待,可心裏卻也是滿滿的忐忐,誰也不知道這一路走下去會怎麼樣?

船艙裏沒有白天黑夜,再加上人多,空氣很混沌,藍景伊不怕吃苦,卻覺得有些對不住肚子裏的小寶貝了。

她是不是任Xing了?

可,若是再不知曉爸爸的事情,她覺得她更要瘋了。

許是懷了小寶寶的原因,她很困。

時間就是這樣,睡著了就過得快,恍惚中就睡著了,睡得正香,好象有誰正在拉扯她的手臂,藍景伊條件反射的眯開眼睛,只睜了一條縫,但足以讓她看到船艙裏的情形。

一個男人正在船艙中的人之間走來走去,所經過的人只要睡著了,他就摸一遍那個人的身上,拿走看起來值錢的東西。

“小偷。”低低的童聲就在藍景伊身邊,她這才看到剛剛拉她手臂的人,原來是一個小男生。

藍景伊做了一個“謝謝”的口型,小男孩靦腆的一笑,“姐姐,我知道你是個漂亮女生。”

藍景伊一怔,轉身看向這個小小年紀的小男孩,他這話讓她狐疑了,“你見過我?”

“嗯嗯,我們坐同一班飛機呢,嘿嘿,姐姐,你別怕,我不會害你的,我不跟別人說你漂亮。”

“為什麼?”

小男孩小嘴貼上了她的耳朵,“這船上的人會把你賣了的。”

藍景伊了然,又做了一個“謝謝”的口型,想來這才**歲大的孩子是經常走一趟偷渡路線的,“你經常乘坐這條船?”

“嘻嘻,是的。”摸了摸腦袋,小男孩嘻嘻笑著說道。

這麼小就人精一樣一個人偷渡,而且還不止一次,讓藍景伊不由得警惕了起來。

很快,那男人繞到了她這邊來,見她醒著,便依著道上的規矩沒動她的東西,可她身側的另一個人就被偷走了錢包裏的錢還有一個背包,好在那男人拿了人的錢包後會翻看一下,只拿錢,不拿其它證件。

這一折騰,藍景伊再也不敢睡了,雖然身上沒錢,也沒有值得人偷的東西,可若是睡著了被人捅上一刀,那也挺不值的。

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懷着孩子的時候,她必須要萬事小心。

二十幾個小時,就靠著那點幹麵包,藍景伊不眠不休安靜的在角落裏體會到了人世間最醜陋的一面。

卻,也是最真實的一面。

為了不去小解,她連帶著的水也不敢喝。

小小的船艙裏根本沒有洗手間,說白了就是一個小籠子裏硬塞了幾十號人,要小解,一個破布簾子擋著方寸大小的地方,裡面,就是一個水桶,不管男人女人全都解在一處。

最近的日子她是被江君越養得太好了,衣食無憂,到了這個時候才發覺一個人實在是不能過得太過安逸了,不然,再遇到這樣的景况便很難隨遇而安。

小寶貝一直在抗議,肚子餓的咕咕叫,她就一遍遍的回想與江君越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從他們初初相識到如今,算起來也走過了兩年多了,那樣久的時間,即便是她在國外生下沁沁和壯壯的時間,她每一天的心裡也無不是他。

這就是愛吧。

想他的時候,她就在慶倖自己幸好沒有與沈力簽下那份協定,不然,她將來一定會後悔。

可是季唯衍會放手江氏嗎?

這個時候已經到了電話中所說的‘明天’了,船艙外的天是藍的,可她在這裡卻是暗無天日的幽暗。

快到了,到了黃昏時就要到新加坡了,那時,她便解脫了。

“姐姐,渴。”小男孩一直坐在她身邊,不怎麼說話,只時不時的掃一遍船艙裏的人,警惕Xing一點也不比她差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便把放在身邊的水遞給了他,“來,喝吧。”小男生,也不怕被帶走賣了,喝水就喝水,去小解也不怕的,不象她,只要一看到那個簾子,便會噁心的想吐。

小傢伙拿過她遞過去的水,小臉上笑意一揚,大概是想喝水想得狠了,擰開蓋子一揚脖就要朝嘴裡灌水,“刷”,眼前有什麼一閃,等藍景伊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大手已經抓住了小傢伙細細的小手腕,“把水給我。”一個滿身橫肉的男子冷眼瞪著小男生,要搶水。

小男孩咂吧咂吧才倒到唇邊的水,潤了潤唇,然後仰首看了看男子一眼,最終乖乖的把水瓶放倒,再把水瓶遞向男子,“叔叔,我不渴,你要是想喝,就給你吧。”

真聰明的孩子,他懂得這樣的場合這個男人惹不得。

可,看著他幹幹的唇瓣,想著若不是他提醒自己,自己一定睡沉在這船艙裏,藍景伊不願意了,那一瞬間,她想的只是要小傢伙多喝一口水,再說這水的主人可是她,“先生,給他喝一口就好,這樣總行吧?”她說著,伸手就去搶男人拿過去的水瓶,一截雪白的手腕就這樣的從袖管裏暴露出來。

纖細。

柔美。

與她看起來醜陋邋遢的外表一點也不搭。

“喲呵,挺白的呀。”一隻肉手不会的就落向了藍景伊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