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愛是不能轉讓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3:25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看看時間,眉頭皺了皺,卻並沒有下車,而是揮手朝著十幾米外的社區保安室外的警衛喊道:“過來一下。”他若下車,這車立碼走了,哪裡還會載他。

“江……江先生……”警衛順從的走了過來,想著這江總落魄的速度也忒快了吧,看來網上和坊間流傳的江氏出了問題百分百是真的了,“有事?”

江君越隨手解下手腕上的錶遞向了警衛,“這錶我送給你,請借我兩百塊錢就好,等回頭我就還給你。”

他表情嚴肅、認真,樣子很是急切,警衛是個本份的老實的,想著他平時一向是豪車出入,便推開了他遞過來的手錶,道:“不用拿手錶給我,江先生,兩百塊我還是有的,就借給你,等你回來再還給我就好了。”

心一暖,江君越輕輕一笑,這世上從來都是雪中送炭的人少,這警衛他喜歡,接過警衛的錢,他抬手拍了拍警衛的肩膀,“這錢我想我不會還了,你還會給我嗎?”

警衛一抽氣,下了極大的决心一般,笑道:“沒事,不就兩百塊嗎,江先生拿去就是。”

“好,那我走了。”說完,他搖下車窗,將錢遞給司機,“現在可以開車了嗎?”

“哦……可……可以……”司機早就傻了,江君越這一說話他才反應過來,這才踩下油門,駛向機場。

“麻煩快些,我趕XX點的班機,謝謝。”

“好……好的。”

“若趕到了,兩百塊不用找。”目視前方,江君越心急如焚,那傻女人,非要他牽掛著呢,她的分手,一定有內幕。

“謝……謝,不過一碼是一碼,到時剩下多少錢我一定找回給你。”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司機一手轉著方向盤,一手搔了搔頭。

江君越也不理會司機,車開得極快,他便放心了,應該是趕得上,因為這會不上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車並不是特多,也不堵車。

終於騰出了時間,他摸出了手機,這才打給蔣瀚,那頭只響了一聲就接了起來,“江總。”

“把社區那個高高瘦瘦的警衛調到江氏做警衛隊長。”

“江總?”蔣瀚一下子有些迷糊,這不是要去泰國追家後嗎,怎麼突然間電話過來就扯上了小公寓的警衛?

“薪水跟你一樣,通知財務部,這個月發薪水時就發他的。”兩百塊他是真的沒打算還了,那話不是開玩笑的,剛剛那樣的警衛他喜歡,用在身邊也放心。

前面開車的司機瞄了瞄後視鏡裏的男人,其實江君越一上車他就覺得眼熟了,再經過剛剛那警衛和江君越才說過的話,他終於反應了過來,“你真是江氏的江總?”

T市女人的男神,就沒人不知道的,司機這會有些懊惱,他剛才真是眼拙了。

江君越微微一笑,並未答話,而是撥起了藍景伊的手機,這時他無事了,即便知道她不會開機,他也還是要試試。

關機。

一遍遍的撥打後是一次次的機械女聲回應他她關機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江君越卻樂此不疲般的繼續撥,引發的正開車的司機不住的好奇的瞄他,可鑒於之前他看人看走了眼,把江大總裁當成了偷兒,這一次他半點也不敢亂說亂問了。

忽而,回應江君越的居然不是機械的女聲了,而是,手機占線的聲音。

她開機了?

她與誰在通電話?

“師傅,把手機借我一下,可以嗎?”電光火石間,江君越已經做了决定。

“好……好的。”司機師傅受寵若驚的急忙把他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江君越,江君越馬上把兩隻手機都調成了免提,司機的開撥藍景伊的號,也許她看到是陌生人的號碼就會接了吧,另一個自己的號則是撥給了警詧局。

急。

他很急。

比三急還急。

“江總?”似乎是沒想到他這個點打電話過來,警詧局長微微有些詫異的詢問了一嗓,像是在確定是不是真的江君越打過來的。

“XXXXXXXXXXX,確定一下這個手機號碼在泰國的位置,快,也許很快就要關機了。”以他對藍景伊的瞭解,她若是不想別人找到她,說完了事情立碼就會關機的。

“好。”知道事情緊急,對方半個廢字都沒有,直接去查了,這頭,江君越兩部手機全都轉為撥藍景伊的號碼了。

壞女人,為什麼就不肯接他的電話?

“嘟……”先是接通的聲音,就在他興奮的接起“喂”了一聲後,那頭突的斷線,再打,又是再度關機了。

“好狠的心。”低低念叨了這一句,江君越默然盯著自己的手機,警察局那位果然很快回過來了,“在泰國XX,江總還有其它事情需要我們協助的嗎?”

“謝謝,不用了。”真恨不得長了翅膀飛去泰國XX,藍景伊,她不虐他就難受是不是?

真是欠揍。

一個小時,江君越卻覺得彷彿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終於到了,當看到正焦急等在機場大門口的蔣瀚時,江君越才松了一口氣,跳下車,直奔機場大廳而去。

“先生,找你錢……”

“謝謝,不用了。”頭也不回,耳聽得廣播裏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他去登機的優美女聲,江君越走得更快。

“哢”,眼看著他就要走進機場大廳,一輛黑色賓利“刷”的擋住了他的路,“江君越,不許走。”季唯衍手臂一個漂亮的推移,人便踏出了車子,站穩,正對著的就是江君越,兩個人近在咫尺,只一步遠的距離。

“讓開。”江君越如豹子般淩厲的視線掃過季唯衍,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如今就更加不順眼了,居然敢擋著他去追女人的路。

“若我不讓呢?”

“呵呵。”輕輕的一笑,就在漸漸圍攏來的人以為無事了的時候,突的,他手臂如箭一般的揮出去,只聽“嘭”的一聲悶響,一拳精准無誤的擊在了季唯衍的胸口上,“找死。”

“撲……”一口鮮血吐出來,季唯衍原本冷冽的臉色更冷了,“唯雪沒有幾天了,你就不能陪她幾天嗎?她到底有什麼不好?”

“她沒什麼不好,只是不是我的菜,便與我無關,讓開。”

“藍景伊已經與你分手了,你追過去也沒用,你信不信我弃了季氏?”輕柔而帶著微笑說出的話語,卻足以驚得一旁的蔣瀚一個激欞,若季唯衍真弃了季氏而要江氏,那他就是瘋子,瘋子中的**瘋子。

“呵,隨你,不過是個商標罷了,我收購了季氏後季氏便隨便我改成什麼名稱了,到時候我從頭來過,一樣可以還爺爺一個新的江氏,季先生既然不願意走,那便繼續站在這裡吧,江某告辭了。”廣播裏的女聲已經在做最後一次催促了,再不上飛機,就真的來不及了。

“江君越,你會後悔的。”抿了抿唇,季唯衍的臉色更加陰沉,似乎是想了又想,就在江君越越過他就要走離的時候,他忽而歪頭,咬著江君越的耳朵說了一句什麼。

只這一句,正朝前走的男人頓住了脚步,轉首,目光裏寫滿了不能置信,“你確定?”

“確定,你看。”季唯衍說著,從手中的資料夾裏拿出一張紙來遞給了江君越。

一張檢驗報告,上面包含著兩個女人的名字,一個是藍景伊的,一個是季唯雪的,報告上的結果顯示,兩人系姐妹。

“若有一天事實報出去,她若知道唯雪是她妹妹,而她則眼睜睜的看著唯雪帶著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你說她會不會後悔?”

江君越再度掃了一眼報告,突然間笑了,手一甩,便將手裡的報告甩到了季唯衍的臉上再飄然落地,“嗯,我替她說吧,她不會後悔的,姓季的,我告訴你,這世上有一樣東西是絕對不能替代也不能轉讓的,那就是愛情,我愛她,她愛我,除此外的所有人的愛情,都是別人的事情,與我和她沒有關係,令妹的病我很難過,請她堅強。”

“江君越……”

“哢”,就在季唯衍氣急的要追上江君越繼續理論講道理的時候,又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豪車驟然停下,一抹紅色的身影閃了下來,“哥,讓他走。”

“唯雪,你……”

“哥,我來是有一件喜事要告訴你,我的病沒事了,之前是醫生誤診了,所以,我又可以長命百歲了,哥,我再活個五六十年絕對沒問題,所以,暫時的我也不會有遺憾了,哥,讓他走吧。”

“你……你沒事了?”

“嗯,沒事了。”季唯雪挽起了季唯衍的手臂,“走吧,你讓人把我的車開回去,我坐你的車,好不好?哥,我好久沒坐你的車了。”

“好。”

江君越聽得身後那個女孩嬌嗔的聲音,心底到底寬了寬,她沒病最好,誤診最好,這樣,至少不必折騰他了。

不愛就是不愛,不管她有多美,於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罷了,不具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