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還是我來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9:00
A+ A- 關燈 聽書

“我怕你摔倒,到時報110敲詐說我推倒了你可就麻煩了,藍景伊,這不是不可能的。”

“喂,我哪有那麼壞,是你壞好不好?”居然,又一次的把她看光光了,她羞死了,一邊低吼一邊手忙腳亂的遮著自己的身體,“你出去。”

“行了,別遮了,下次再遮,直接遮臉好了,省得丟人,露下麵哪個點,你都可以說是別人的點,跟你無關。”漫不經心的說過,直接無視著她的光`赤果果,抱著她就進了他的臥室,小心的放她躺下,“今晚,你睡床。”

“謝謝。”藍景伊是感動的,這小公寓裏就一張床,他居然給了她,她能不感動嗎。

可,藍景伊只舒服的躺了幾分鐘,很快的,她就驚坐了起來,因為,身側的床墊已經凹陷了下去,轉頭,江傾傾那厮正愜意的躺在她身側,藍景伊急了,“我去睡沙發。”

身體被猛的一拉,隨即,藍景伊倒回到了床上,她聽見他道:“睡覺,楚河漢界,我不會碰你,你也別來騷擾我。”男人轉過身留給了她一個後背,一副一定要睡床的樣子,也是一副你別碰我的樣子。

輕嗅著空氣裏他身上好聞的沐浴Ru的味道,藍景伊松了一口氣,看著他的後背,突然間就想開了,就象他所說的,他全都看過了,還矯情什麼呢?

輕輕的閉上眼睛,均勻的呼吸很快傳來,藍景伊在睡著前的最後一個意識就是:江傾傾居然是第一個與她同床共枕的男人。

這不是藍景伊第一次感受到江君越的存在,但是,當她醒來,當她感覺到身邊的男人時,她驚跳了起來,“小傾傾,你流氓。”

一個翻身,江君越一下子騎坐在藍景伊的身上,深邃的眸子微微一場,“我就流氓了怎麼了?上次,是你先流氓的,我這是把你欠我的債討回來。”說起誰更先醒來,其實應該算是他江君越吧,當感受到身側的她時,江君越身體裏的男Xing荷爾蒙急劇高漲,都說清晨的男人是渴望最强烈的,此時的他連他自己都不明白了,他突然間的著了魔的很想要這個女人,甚至,開始在腦子裏回味起那一晚兩個人在飯店裏的顛鸞倒鳳來,那一晚,很刺激很瘋狂。

藍景伊試著動了一動,沒用,她的力氣比不過身上這個男人,腦子一轉,聲音立刻柔和了起來,“傾傾,我傷著呢,你快下來,哪有男人跟女人這樣開玩笑的,快起開,不然被你那些相好的知道了,非劈了我不可,昨晚就是一個例子。”

不提賀之玲還好,這一提,江君越就氣了,他哪裡有什麼相好的,這女人的腦殼真的要好好的洗一洗。

“你起開呀,不然,我會恨你的。”眼看著他的妖孽臉俯了下來,藍景伊的神經頓時緊繃了起來,她緊張了,不,有過陸文濤的一次教訓,她這後半輩子,從找男朋友到嫁人,一定要找一個可靠的,絕對不能找一個靠吃軟飯的男人。

“喲呵,是我該恨你吧,上一次,可是你算計了我服了什麼迷Chun。”江君越不会的道出實情。

藍景伊立刻無言,深深了吸了一口氣,才小小聲的道:“所以,我不是答應給你煮飯洗衣一個月算是補償嗎?”她錯在先,所以,還是先乖乖的認錯,這樣,或許能讓這男人放過自己吧。

“沒勁。”騎在身上的重量突的一移,江君越整個人跳下了床,“這裡你隨便住吧,我要出差一個星期。”

藍景伊呆看著,雖然才拒絕了他,可是,腦子裏卻是極不純潔的也回想起了那一晚她和他一起時的時刻。

就在藍景伊大腦當機的盯著男人的蜂腰窄臀發呆的時候,鼻子上一痛,江君越已經轉過身來狠狠的掐上了她的鼻子,“藍景伊,不要告訴我你正對著我發花癡呢吧?”就這樣的表情,還拒絕他,哼哼,他才對她沒興趣,根本不等她回應,江君越一個漂亮的轉身,大步的就走出了臥室,徒留藍景伊躺在床上,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完了,剛剛她真的對他發花癡了。

江傾傾真的不見了,每每想起他離開前說過的去出差的話,藍景伊都會皺眉,他出差做什麼?

陪他的恩客旅遊去?

似乎,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幸好,那天他贏的錢都在她的身上,不然,真的要和小乖餓肚子了。

接到第一個電話讓她去面試的時候,藍景伊欣喜的跳了起來,果斷的去買了些狗食安頓好了小乖,然後根本顧不了自己的腳傷了,藍景伊開始了面試,從週四到週五,連著兩天面試了六家公司,可是,回應她的不是這個職位已經招完了,就是請她回去等消息。

她想,或許是因為自己穿著平底鞋穿著不得體的原因吧,可,她傷了的脚只能穿那樣的鞋子。

跑了兩天,那只脚不但沒有好,反而有加重的迹象了。

不管了,星期六再去人才市場,這一次她一定不會遲到了。

然而,連著找了一個星期的工作之後,藍景伊終於知道找個工作有多難了,即便她不挑的只是要找一個糊口的工作也沒有公司願意錄用她。

於是,藍景伊就白天找工作,晚上就去夜市上賣小飾品,只有賺了一點錢,她的心才能踏實了。

好在,陸文濤沒有再來打擾她,這個,她是真的要謝謝江傾傾了。

天空,下起了毛毛雨,擺攤的人迅速的支起了臨時的遮雨棚,她是沒有那個的,反正雨也不大,就再堅持再賣一會兒,賺一分是一分,沒有人嫌錢多咬手的。

半明半暗的霓虹閃爍中,一輛黑色的寶馬悠然的停靠在路邊,緊接著,一個身材頎長的男人步下了車子,隨即打了一個響指,那輛緊隨在他車後的車裏便跑下來一個人,“陸先生,哪個人?”

陸文濤站在細雨中挑眉望了一眼不知道在雨中站了多久的藍景伊,他就不信他整不垮她,看她沒有生活來源的時候會不會來找他,“嗯,就那個。”

“OK。”男人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然後,跟在他後面的幾個人便大步的朝著夜市中走去。

“城管來了,快跑。”夜市上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句。

於是,原本因為雨而有些冷清的夜市一下子歡騰了起來,所有的聽到的小販全都在迅速的收拾東西準備逃跑。

藍景伊自然是不傻的,她的東西少,說實在的,以她的動作想要第一時間在別人之前逃離其實是絕對應該絕對可能的。

但是,就在她提起袋子要跑的那一瞬間,肩膀上一沉,隨即,肩膀上就輕了,她的袋子被搶了下去,她是第一個被城管搶下東西的小販,“還給我……”她急了,那些都是用江傾傾的錢買的,她賣了錢要還給他的,若是被搶了,那一直沒找到工作的她要怎麼辦?

“沒罰你錢就不錯了,充公。”冷冷的一個回應,隨即,幾個城管拿著她的袋子就大搖大擺的朝著他們的公用車走去。

馬路邊上,那輛黑色的寶馬在藍景伊的肩頭空了的時候就啟動離開了。

陸文濤靜靜坐在車裏,只有微微轉動的方向盤才能證明他不是雕像,而是活生生的人。

藍景伊,她休想逃過他。

從夜市上追到馬路邊,城管的車越開越快,全然無視緊追在其後的藍景伊。

雨,也越下越大,很快的,藍景依就已經渾身濕透,一個趔趄,藍景伊倒在了水窪裏,傷了的脚刺痛的讓她渾身顫抖,她是再也跑不動了。

長長的發濕粘在背上,此時的藍景伊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靚女,別追了,沒用的,那些人搶了東西很難要回來的,唉,只能自認倒楣了。”一個跟她一樣擺地攤的阿姨歎息著勸著她。

藍景伊手拄著地,慢慢的站起來,卻只能一隻腳往前跳著走路,另一隻脚腫得跟饅頭似的,疼死了。

從夜市到小公寓,原本並不是很長的距離,她蹦蹦跳跳著回去卻足足花了她大半個小時的時間。

洗了個熱水澡,懶懶的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告訴自己什麼也不要去想,但是,腦海裏卻總是不停的閃過自己的東西被城管搶走的畫面,眼淚,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濕了面頰,濕了枕巾,良久,藍景伊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是被手機的鈴聲吵醒的,下意識的坐起來,“你好,我是藍景伊。”

“藍小姐,我這裡是江氏集團,請問你上午十點至十一點之間有空嗎?”

“有……有空。”雖然,每天都會接到這樣的應聘邀請,雖然,每一次的結果都是沒有結果的結果,但是,藍景伊依然滿懷希望的期待著,期待著自己面試成功的那一天,她總沒那麼糟糕吧,居然找了一個多星期的工作也沒找到,還有江傾傾那個臭小子,說是出什麼鬼差去了,結果,過了一個星期也沒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