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離不開他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2:49
A+ A- 關燈 聽書

“景伊,你陪雪悉說說話,我去抽根烟。”成青揚禮貌的起身,彷彿身上沒有那些污穢物一樣,筆挺軒昂的越過她便走進了洗手間。

“雪悉,你還好嗎?”藍景伊擔憂的看著靳雪悉,若非成青揚堅持,她都不知道靳雪悉居然有這麼重的病。

“我很好。”不想,靳雪悉雖然應了她,可是兩腿卻是俐落的一挪便下了床,再低聲道:“你別出聲,我要離開。”

“雪悉……”藍景伊低低的欲要封锁她。

“與他這樣在一起,生不如死。”淒然一笑,靳雪悉隨手拔下了手背上的輸液針頭,再快速拿了櫃子裏的證件,顧不得換下病服,拉著藍景伊便往外面走去,絲毫不給藍景伊反應的機會,再加上她哀求的眼神,藍景伊也不好吭聲了,畢竟病人為大。

卻,不能不勸她,“雪悉,生病了就治病,這是天經地義,你不想看見他也行,我去勸勸他不要再留在你的病房,這總可以了吧?”

靳雪悉脚步不停的沖進樓梯,飛一樣的隨著樓梯旋轉著,條紋型的病服把她旋成了陀螺一樣,“不行。”

兩個字,斬釘截鐵。

“為什麼?”藍景伊迷惑了,哪有有病不治病到處亂跑的。

“只有幾年了,最多五年,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個地方,不想,你懂嗎?”喘著氣說著,大約是走不動了,她才停留一小會兒,可也只一會兒,就再度往樓下奔去。

隨著她一口氣奔到出口,可,靳雪悉只往外邁了一步,身形就頓住了,讓藍景伊差一點就撞到她身上,“喂,怎麼了?”急忙刹住脚,再透過靳雪悉的肩頭下意識的望出去,然後,她傻了。

成青揚正立在出口處,軒昂的身形如標杆一般,讓人根本無法逾越。

“成哥?”也是這個時候,藍景伊才反應過來,靳雪悉這逃走真是選錯了路徑,該走電梯更快吧,這樓梯,實在是下下之選。

成青揚彷彿沒聽見她的聲音也沒看見她的人似的,目光清幽的落在靳雪悉的小臉上,同時,一步一步走向靳雪悉,讓藍景伊赫然想起他昨天帶走靳雪悉時的樣子,酷酷的,太男人了。

“醫生說你的病能治,你想活十年二十年都不成問題,重要的是你要配合治療。”

“你騙我。”靳雪悉如小獸般的低吼。

“你可以去看你所有的檢查報告,全部都是真實的,我並沒有替換,我也不必替換,你是死是活於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之所以留在醫院照顧你,完全是因為你沒什麼親人,正好我也沒有親人,這樣或者以後我生病了,也會有個人照顧我,如此而已,你不用多想,你欠我的,我早晚讓你還了的,我欠你的,也必須要還,天理迴圈,這是必須的。”

“你又不會生病,不需要我照顧。”

“不會嗎?那這是怎麼回事?”成青揚冷眸一閃,兩手一撕,頓時撕開了他的西裝扣子,再隨手扯開襯衫,頓時,他胸口一道道縱橫交錯的疤便現在了藍景伊和靳雪悉眼前,很醜,卻也,格外的惹人心疼。

“怎麼這麼多疤?”情不自禁的,靳雪悉一步邁到了成青揚的身前,皙白的手指落在他的胸口上,“怎麼這麼不小心?”那份自然而生的關切之意不是想要類比就有的,絕對的發自內心的反應。

疤痕很多,應該是受了傷之後沒有好好的處理好好的調理,以於於那些疤痕長得很醜很難看。

眼看著兩個人相看已經兩不厭了,藍景伊悄悄的後退,悄悄的進了樓梯,轉身上樓,到了二樓再去找電梯離開,若再留下,她就是一個超級亮超級亮的大燈泡了。

成哥果然是成哥,他知道什麼能軟化靳雪悉的心。

那就是小姑娘的心裡依然有他,所以,只要他露出他軟弱的一面,小姑娘的心也便柔軟了。

回想著成青揚看著靳雪悉時的表情,還有靳雪悉看成青揚時的欲愛還恨的反應,藍景伊的心底裏的五味雜陳,也許成青揚的話是真的,現在醫學越來越發達了,媽***病不是也好了嗎,這樣想來,季唯雪的病也許也不算什麼,說不定她也不會有事兒,那,就是沈力騙她了。

不,與季家的那份協定她不應該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但是,又不能讓季家的人懷疑她,不簽又不懷疑,似乎很衝突,藍景伊坐在車上,卻無心開車,呆呆的看著車窗外川流不息的各形各色的人,突然間,一個大膽的設想躍然進腦海。

季家的大本營在新加坡,她就去新加坡查個究竟。

但要不被人發現她去了新加坡,那有可能嗎?

……

“小姐,請問你選擇的路線是……”旅行社內,吧台前的服務小姐殷勤的問道。

“泰國。”與新加坡中間還隔著馬來西亞,况且她只選擇了一個泰國,季唯衍應該不會懷疑什麼的。

“那定在什麼時間呢?”

“今天。”想也不想的給了答案,走得越快,季唯衍才越不會起疑惑吧,大抵會以為她是受不了與江君越分手才離開T市的。

“這……”服務生的表情有些遲疑,“你看今天的團半月前就已經預訂好了的,您能不能……”

“我給三倍的錢,不過,不是給團裡。”藍景伊給了女服務生一個你懂的眼神,這一句話她壓得極低,她就不信人家不動心不給她想辦法。

果然,女孩的眼睛一亮,笑了,“那我想想辦法,您先去那邊貴賓席休息一下,等我五分鐘就好。”

藍景伊點了點頭,便去了貴賓比特的沙發上坐等消息了,當初在黑拳館裡她贏的幾百萬一直在她手上,所以,如今她手裡的錢足够她生下寶貝和生活無憂的。

可是錢多了又有什麼用呢?生活再是優渥,可沒了江君越在身邊,就什麼都了無意義了。

服務生上了一杯咖啡,她淺淺喝著,到底是頂級的旅行社,服務很周到。

“小姐,幫您申請成功了,嗯,不過今天只有下午兩點鐘有一班班機,旅遊落地簽,所以無須辦簽證,您看您來得及嗎?”

時間正合她意,剛好不必趕去與沈力簽協議,那個協定簽了豈不是把自己賣了嗎?

“好,就這個時間了,謝謝你。”她伸出小手,對面的服務生立刻會意的握過來,一個看起來小小的紅包,可裡面卻塞了兩張合計一萬五千元的沃爾瑪購物券,她是有備而來的,絕對的沒有食言。

當肌膚觸到那紅包的時候,服務生的小臉笑得更加燦爛了,“小姐,祝您旅行愉快。”

藍景伊點頭起身,準備去買一些隨身用的日用品,至於媽媽那裡,便什麼也不說,等一切確定了再說,那張寫了分手的字條即便江君越看到也不怕,她就不信他會告訴媽媽。

不會的。

而且,他知道了更好,這樣他的反應才會逼真,那麼,季家的兄妹兩個就會放過江氏了。

這才是她與他分手的最主要的目的。

捨不得他在國外受盡別人的白眼,更捨不得他為了錢再去打黑拳,她的傾傾,註定是要做大事的人,豈能因為她而受那樣的委屈。

兩個小時後,藍景伊登上了去往泰國的飛機,就在飛機飛向泰國的同時,另一輛飛機也抵達了T市。

機場出口處,江君越拉著行李快步步出,迎面就是早就等在那裡的蔣瀚,“江總,怎麼樣?”

“一切順利。”

兩個人的巴掌興奮的拍在一起,季氏怎麼對他,他就怎麼回敬了季氏,如今,除非季唯衍弃了季氏,否則,季唯衍只能抽回江氏的資金回去注入到季氏中自救,不然,那季氏就是他江君越的了,其實現在算來,得季氏比得江氏以後的利潤和前景更為可觀,若不是他對江氏有感情,在商言商的角度他更希望把季氏納入自己的手中,畢竟,江氏早就被江君亮給敗了,而且,敗得很慘澹。

上了車,屁股還沒坐穩,江君越便道:“她呢?怎麼樣了?”手揉著額頭,總覺得昨晚她給自己打電話時情緒有些不對,可他當時太忙,無暇去想其它,此刻回想,忍不住的就擔心起來。

“應該在小公寓吧,家後這兩天都窩在那裡,並沒有回別墅,小朋友都由阿罵帶著呢。”

江君越聽到這裡,唇角彎起了笑意,小女人越來越離不開他了,不然不可能連別墅都不回就留在小公寓的。

那裡,有著他們最初的回憶,一如騷動於他們二人的意義一樣。

這一次回來,他是徹徹底底的解决了一切,明天,季唯衍一定會滾出江氏的。

小公寓到了,蔣瀚停車泊車,他下車闊步進了大堂,很快就到了小公寓前,摁下密碼,門開,“伊伊……”低低喊了一聲,嗓音甚至有些沙啞,太想她了。

然,房間裏沒有任何回應。

“伊伊……”快步的走遍了小公寓的角角落落,卻哪裡有藍景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