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爺只許你喜歡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2:02
A+ A- 關燈 聽書

說著,藍景伊拿過包,掏出小鏡子,平靜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這才儀態萬千的起身要離開這家T市很聞名的小吃店,洛美薇想要讓她難過,還嫩著呢。

“你……”洛美薇吃了癟,恨恨的吼了一聲。

“呵,我怎麼了?我很好,勞洛小姐惦念了,你可以天天惦念,我這裡都沒關係,拜。”揮手離開,果然是蒼蠅,與尹晴柔有的一拼,個個都見不得她和江君越好吧,想到這裡,她心裡有些犯堵,不過很快就想開了。

相愛的兩個人誰規定一定要在一起呢?

愛不是擁有,而是對方能過得幸福,這便足矣了。

路邊的花店買了兩束玫瑰花,開車駛回小公寓,她覺得自己魔症了,偏怎麼也消解不去心底裏的難過。

嗅著玫瑰花香躺在小公寓的沙發上,她似乎是睡著了,又似乎是清醒著的。

决定了,什麼都决定了。

可現在難題又出來了,她要怎麼告訴他呢?

讓她親自打個電話對他說‘我們分手吧’,這樣殘忍的話她真的說不出口。

其實殘忍的對象不止是江君越,也包括她本人,好不好?

她想喝酒了,以前與陸文濤還沒離婚的時候,她一難過就調酒,調了酒後就喝個酩酊大醉,醉了最爽了。

可小公寓裏哪裡有調酒的工具呢,再加上她肚子裏還懷着的寶貝,她也不敢喝酒。

心好難受。

不喝酒更難受。

真的要分手了,好多事情都要决定下來。

她要以什麼理由分手?要怎麼告訴江君越?還有,沁沁和壯壯是要跟自己還是跟江君越?

那兩個小東西她真的捨不得,可是她帶走了,江君越也會痛苦的,將心比心,曾經失去過壯壯的她更懂得那種骨肉分離的滋味,那會是錐心蝕骨的難過。

手落向小腹,她又有一個寶貝了,若是把沁沁壯壯留給江君越,至少,她比江君還多一個伴。

至於分手,這一次說什麼也不能借陸文濤和簡非離來一用了,那樣子對他們也不公平。

想來想去,似乎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怎麼都是一個彆扭。

索Xing,一個人悄悄離開好了。

可是媽媽呢?

孩子們需要她,江君越一個大男人也不可能天天哄著兩個寶貝蛋的,交給保姆是可以,可是也要有一個至親的人天天跟著孩子們,不然哪裡能放心呢。

可若她走了,媽媽還會留下來替她和江君越照顧孩子嗎?

與江君越分手不比與陸文濤,那時她是真心要離婚的,但現在,她其實不願與江君越分開,更不願意傷害他,可是分開本身就是傷害了。

分開。

傷害。

腦海裏不住的閃過這兩個詞彙,忽而,一個人名躍然眼前,紀敏茹。

紀敏茹一直吵著要見她的,想著上一次簡非離留給她的紀敏茹的號碼,藍景伊撥了過去。

“你好,我是敏茹,哪位?”清悅的女聲,透過聲音就能感受到一份幸福的味道,離開了簡非離,她現在很幸福嗎?

抿了抿唇,藍景伊嗓音乾澀的道:“敏茹,是我,景伊。”

“藍景伊?真的是你嗎?”似乎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是她,紀敏茹的聲音特別的亢奮,語氣更是不可置信。

“嗯,是我,非離說你回T市了,我們好久不見了。”

“對呀,我回來很久了,我跟非離說過大家聚一聚的,可他一直拖著,一拖就到了今天,景伊,再聽到你的聲音真好,你有沒有時間?我們出去喝杯茶?”

“好的呀。”聽著紀敏茹的聲音,那種久違了的熟悉感讓她心弦微顫,曾經,她是贈恨紀敏茹的,可是如今,當經歷了人生的種種,她已經看得淡了,凡事,都順其自然就好。

“那就明天上午九點鐘吧,就在那家咖啡屋,你知道的。”

還以為紀敏茹是要今天約她呢,卻原來是要在明天,她這才想到紀敏茹現在是孩子媽了,這都天黑了,她根本就走不開。

明天就明天,反正已經拖得這樣久了,也不差再拖個一天半天。

倒是她,把什麼都丟給了媽媽,現在閒人一個了,“好的,明天見。”

“明天見。”紀敏茹說完便掛斷了,那頭依稀還可聽見小孩子的哭鬧聲,算來紀敏茹的孩子現在也有七八個月了,正是大人喜歡逗弄的時候,不過那麼大的小東西卻相當淘氣,又什麼都不懂,必須要一個人二十四小時的守著。

有的還怕生呢。

人家哄著孩子睡覺去了,她卻一點睡意也沒有,明天就會决定以什麼管道與江君越分開了,所以這一晚上,她覺得渾身上下彷彿長刺了似的,特別的彆扭,總是覺得還有什麼事沒做,可無論怎麼想也想不出來。

翻來覆去,覆去翻來。

藍景伊怎麼也睡不著了。

索Xing就拿起電話打給了靳雪悉,不知她在醫院裏如何了,真的要離開,她突然間有些放不下靳雪悉了。

電話了響了很多聲才被接起,卻居然是成青揚而不是靳雪悉,“找雪悉?”淡淡的聲音,帶著一絲微冷,自從那次江君越出院再帶著尹晴柔出國後,成青揚就象是變了一個似的,整個人從內到外,所有都透著一份冷,一份閒人勿近他的冷。

“嗯,我找雪悉。”

“她睡著了,改天我讓她回給你好嗎?”微帶著些客氣的語調,可那絲冷意依舊濃濃的。

藍景伊心思一轉,想著他替靳雪悉接起這通電話一定是背著雪悉的,便低聲道:“她得了什麼病?”

“現時還沒有確診,調出她以前的病案是白血病。”

“以前就有這病了?”

“嗯。”

“那她還要孩子?”藍景伊低喃了一句。

像是聽到她的喃喃自語了,成青揚低聲道:“她已經很久沒吃藥了,斷藥許久了。”一個意思重複了兩遍,說著時,他冰冷的聲音帶著一點微顫,更多的是一份心疼。

藍景伊的心揪了起來,靳雪悉到底是有多愛成青揚,才會為了要一個他的孩子而放弃吃藥呢?

就因為喜歡,才不顧一切的要他的孩子。

傻。

傻女孩。

“明天,我想見見她,可以嗎?”離開前,就把該見的人都通通的見了,這樣即便是離開也不留遺憾了。

“好,等我電話。”

掛斷了與成青揚的電話,她還是睡不著。

心底裏感慨萬千,她認識的女孩,一個靳雪悉,一個季唯雪,全都得了重病,想著那樣年輕的女孩就得了那樣的病,她心裡一陣難過。

她還是睡不著。

這個晚上,就想打電話,這一個打完又是另一個。

她想傾傾了。

索Xing就打給他。

以此來消磨一下時間。

這個時候,他那裡還是白天呢,她這邊已經是深夜了。

這個時候的他一定很忙吧,可是不管了,她就想聽聽他的聲音。

聽聽就好,聽聽她就可以睡著了吧。

告訴自己一定不要說想他,不然,他又要飛回來看她了。

“又想我了?”電話才一接起,他就自戀的問了一句,“看來,爺的魅力不減當年。”

“孩子爸了,還裝。”

“孩子爸了怎麼樣,爺還是爺,嗯,你也還是你,嫩著呢。”

他說話,總是那樣的輕鬆,不見半點不快的意味,他還是不想她擔心他吧。

可她能不擔心嗎?

除非她的心是鐵石做的不是肉做的。

她忍不住不擔心他。

“傾傾,我這幾天很喜歡聽一首歌。”

“什麼歌?”

“李娜的青藏高原。”想與他說說話是真,悄悄的透露給他一些將來可以回味的資訊也是真,等離開的時候,她就給他留一封信,告訴他她突然間感悟到了佛緣,就如李娜那般出家好了。

他一定不信吧。

可她真的想不出第二個理由了。

用爛了的,比如她又嫁給了陸文濤他一定不相信。

“嗯,那首歌經久不衰,的確經典好聽。”

“我也喜歡李娜。”

“呵,她是女人呢,你不許喜歡她,爺只許你喜歡爺。”霸道的吼她,帶著無盡的寵溺的味道,讓她心神一蕩,眼角頓時潮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傾傾,女人的歸宿有很多種,也許她那般於她便是最好的選擇了。”青燈伴古佛,清靜若斯,其實人的一生無所謂好與不好,只要心裡安祥便可以了。

“那是她,藍景伊我告訴你,你的歸宿便是爺的懷抱,嗯,等爺回去,再狠狠的收拾你,來時你可沒讓爺盡興了,爺記著呢。”

那時她想著她肚子裏的寶寶,哪裡肯讓他盡著興的折騰她呢,她不敢。

就讓他記著吧,她也會記他一輩子,或者,他們很快就可以見面了,只是傾傾,那個別人眼裡的很快,在她眼裡卻只會恍若隔世,太久太久了。

“傾傾,若是再有來世,你會不會再與我在騷動相遇了?”

“不會。”他低低一笑,“最好你一出生,爺就在你的腦門上貼個獨屬於的標籤,看你還敢不敢又是一婚又是二婚了之後才輪到爺,哼哼。”

有沒有比他更霸道的呢?

“呃,你才出生懂什麼?只懂吃喝拉撒好不好?”

“懂,爺一出生就認識你。”

萬千之中,她能一眼就認出他,他也可以吧。

眼睛,越來越潮了,這樣的他,讓她如何放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