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落井下石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1:44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很傲嬌的拒絕了,在男人的眼裡,是男人都要自己解决自己女人的事情,讓別人插手,那還是男人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答案很肯定。

不是。

“我不管,是他影響了我逛街的情緒,所以,你必須給我找回場子來。”藍景伊惡狠狠的吼著,只要一想起靳雪悉哀求她的眼神,她便無法不為那個嬌弱弱的女孩說話。

“好吧,為了讓老婆知道我不是大男子主義,為夫我就勉為其難的去打探一下,不過,別指望我替靳雪悉出頭,我們男人有男人間的規矩。”

這還不叫大男子主義嗎?

簡直太大男子主義了,“行了,傾傾你快去問,最好讓他放了雪悉,否則,你知道後果的。”

“不知道。”“刷”,他掛斷了。

藍景伊甚至能想像出來他邪笑著時的表情,他就拽吧,等他回來,她一定不讓他上她的床。

放下手機,藍景伊才發現四周原本聚擾的路人已經散的七七八八了,是的,沒了男女主角的畫面根本不值得人去好奇。

隨脚踢起一個石子,走幾步踢一下,她無聊透了。

好在,江君越的速度不慢,很快就回了過來,聽見手機鈴聲,藍景伊幾乎是下意識的一下子就接了起來,“喂,傾傾,怎麼樣?”

“嘀嘀……”那頭已經變成了盲音,她這才想到是自己接太快了,所以這一接起就掉線了。

怎麼也要等手機響個兩三聲再接最好,這才一聲,她就接了,幸好江君越很快又打了過來,“傾傾,怎麼樣?”這次,乖乖的等手機響了三四聲,藍景伊才敢接起。

“伊伊,成哥的事兒你最好不要插手了,他說他自有分寸,他也不會亂來的。”

“什麼叫自有分寸?他半分自我分寸都沒有,根本就是强行的把雪悉帶走的,傾傾,你可不能偏著他。”藍景伊沒好氣了,明明是要他幫自己,結果,他反倒幫起成青揚來不讓她插手了,她現在就兩個好朋友,一個是被江君越收買的李雪鳳,一個就是雪悉了,她可不想失去這個朋友。

“伊伊……”,先喚了一聲她的名字,江君越的語氣似乎極為無奈,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在電話的彼端此時正揉著額頭想著要怎麼對她說明情况,刹那間心底裏激欞一跳,“傾傾,雪悉得了很嚴重的病?”成青揚出現的時候,她腦子裏也閃過這個念頭,可很快就打消了,大抵是不想雪悉真的有什麼病吧。

“老婆大人,這可是你自己猜出來的,與我無關,行了,我去忙了,更多細節你自己去關注吧。”

江君越這話,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明擺著告訴她她說得都是對的。

感受到他要掛了,她立刻道:“喂,你等……”

這等字後面的一字還沒出口,江君越真的掛斷了。

藍景伊歎息了一聲,第一次不為自己的聰明而開心了,這樣的結果,她寧願猜不出來。

雪悉真的得了很重的病?

她以為雪悉臉色不好只是因為小產的原因呢,原來,還有其它的病。

若是這樣,那成青揚强行把她帶去醫院檢查也是應該的了。

對,不止是應該,還是必須的。

想著車上的兩個人也許還在鬧著杠著,藍景伊急忙撥給了阮明,“阮明,去的哪家醫院?”

阮明立刻低低報給了藍景伊,藍景伊隨手招了一輛的士,報上醫院的地址,心裡亂得很,她還不知道雪悉得了什麼病,但一定是很嚴重的病,不然成青揚和江君越不會那樣的反應。

好在,她到了醫院打了阮明的電話很快就找到了成青揚和靳雪悉兩個人,許是動用了關係,靳雪悉明明才到醫院沒多一會兒,可是已經看完診了,此刻正被成青揚拉著做彩超檢查。

藍景伊才要走過去,卻見阮明打了過來,她接起,聽見阮明道:“藍小姐,靳小姐的病她一直瞞著,就是不想別人知道,所以成哥的意思是想尊重她的决定,你看你……”

藍景伊了然了,“好,我不出現,只遠遠看一眼就好,你知道了結果就打電話告訴我,好嗎?”

“成。”

從醫院離開,藍景伊的心情很低落,想到靳雪悉,就想起了季唯雪,季家兄妹這幾日很安靜,季唯衍似乎打消了讓她離開江君越的念頭,可這卻讓她越來越狐疑了。

江君越一日不回來,她就一日放不下心。

這是藍景伊第一次非常主動的打給沈力。

“藍小姐,有事?”不想沈力開口就是這樣一句,彷彿並不熱衷接她的電話似的,也根本不在意她是不是離開江君越了。

“季小姐的病現在怎麼樣了?”想了一想,藍景伊低低問道,語氣有些沉,不管怎麼樣,一個得病的女孩子都是讓人可憐的,就象靳雪悉也亦是,所以,即便是再對季唯雪不待見,她也還是可憐那個女孩。

“不好。”

“什麼意思?”

“癌細胞已經轉移了,醫生說最多只能活兩個月左右,讓家屬做好心理准備,估計再過些日子就必須強制Xing住院了,可是小姐最不願意做的事就是住院,唉。”沈力歎息,說起季唯雪,他語氣裏都是擔憂和沉痛。

藍景伊默然聽著,她也不知道要說點什麼,乾脆就什麼也不說。

“對了,藍小姐,有件事我要提前通知你一下,下周一江氏就要召開記者招待會了,届時會宣佈季唯衍先生為江氏企業的新任董事長兼任執行總裁……”

“你說什麼?下周一?”不等沈力說完,藍景伊就打斷了他的話,才掰了一下手指頭,那不是只剩幾天了?

“對。”十分肯定的答案,沈力又道:“藍小姐若是沒事了就掛了吧,我還有事。”

“等……等等……”藍景伊的心已經被那三字‘下周一’給徹底的攪亂了。

“藍小姐你……”

“沈先生,季先生和季小姐是不是都隨母姓?”

“嗯,是的。”

“那季先生和季小姐的父親姓什麼?”小心翼翼的問過去,若季唯雪真的與她有血緣關係,想著那個女孩不久將別人世,再加上江君越這邊已經是四面楚歌,這一刻,她真的就想答應了。

她不止是心疼江君越,也心疼那個年輕輕的女孩。

人心都是肉做的,只要一想到一個年輕鮮活的生命就要消逝了,即便是普通人也會心塞,更何况……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據說老爺子是得了一種怪病,所以從不見人,更沒有人知道他現在的狀況。”

掛斷電話,藍景伊遊魂一樣的走在人行橫道上,原想著出來散散心,可是越散越亂,手輕落在小腹上,她肚子裏的小寶貝江君越還不知道,若他知道,一定會很開心。

漫無目的的走了很久,直到兩條腿如灌了鉛般的再也走不動了,她才打了車回去了女人一條街,開了自己的車,卻除了小公寓以外,哪也不想去。

距離周一隻剩下幾天了,她真不能再猶豫了,或者她早些决定,江君越那頭也就會早些峰迴路轉,就會早些回來了。

沒胃口,什麼也不想吃,很困,可卻不想睡。

但想著寶貝,她還是找了一家很出名的小吃店叫了自己最愛吃的小籠包,拼命的香咽著,視線則是落在單一的一點上,兩籠,她吃了一籠半,肚子很撐,卻還是吃完一個又條件反射的拿起又一個小包子往嘴裡塞。

“哎喲,這不是藍小姐嗎,君越呢?”

“呃……”冷不防的聽到這話,藍景伊一噎,抬頭看向許久不見的洛美薇,她很不喜歡洛美薇,那時若不是洛美薇,她也不至於失去壯壯那麼久,一想到小傢伙在她的生命裏缺失了最寶貴的日子,她便心疼,“洛小姐有事?”

洛美薇眸眼一笑,也不等藍景伊同意,便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她對面的椅子上,挑了挑塗了玫瑰花的指甲,漫條斯理的道:“聽說君越最近在四處籌錢,我哥那邊都拿出了幾千萬了,不過君越還沒找上我,若是他需要,你就知個聲,我立碼想辦法,別人的事我可以不管,不過你和君越的事,我洛美薇義不容辭。”

藍景伊沒吭聲,狠狠咬了一口包子,連皮帶餡生生的嚼著,就象是在嚼著洛美薇的肉似的,洛美薇這明顯是在別人的傷口上撒鹽,很可惡。

“呵,藍小姐真够堅強的,不過,等江氏易了主,你還要更堅強,說不定要來這裡替人家端盤子洗碗呢,到時候,我洛美薇一定每天都來給你捧場,哈哈。”

人都是這樣,雪中送炭最難得,落井下石一個比一個强,藍景伊挑了挑眉,小臉上一片平靜,看著洛美薇,她微微笑開,“洛小姐恐怕要失望了,我藍景伊不止不會來這裡替人端盤子,江氏也必然還是傾傾的,它易不了主兒,真報歉趁不了你的心意了,洛小姐慢用,我吃了一籠多,本想著再多吃點,可是看到蒼蠅哪裡還有胃口了,嗯,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