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小倆口鬧彆扭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1:28
A+ A- 關燈 聽書

“不要你管。”靳雪悉說著就要越過成青揚走離他的世界,那動作決絕而冷情,像是再也不想與他有任何瓜葛。

“不行,你一定要去醫院檢查。”可,靳雪悉只邁了一步,整個人就被成青揚老鷹捉小雞般的捉到了懷裡,也不管她踢著蹬著,成青揚強勢的抱著她大步走向街尾的一輛露營車,動作狂野霸道極了。

“放開我,姓成的,你放開我。”連撕帶打,靳雪悉就象是一頭小獸狂亂的嘶喊著。

成青揚恍若不聞,彷彿靳雪悉怒喊的對象,還有她揮打的人不是他而是別人似的。

場面一下子混亂起來,正經過的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不得不說,正纏在一起的一男一女很惹眼,男的看起來冷冽帥酷,女的嬌嬌弱弱的是那種很惹男人憐惜的款兒,兩個人一起,頓時惹來好多人的側目。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小倆口鬧彆扭了?”有人好奇的嘀咕著。

“那女的真象個潑婦,半點修養都沒有。”看著成青揚動心的女孩忍不住的就偏向了成青揚,所以瞧著他懷裡的女人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自動把靳雪悉陞級為情敵一類。

“那男的也太冷了吧,就不會憐香惜玉些嗎?”善良的老欧巴桑雖然看成青揚很順眼,不過自知自己絕對不可能,自然是女人幫女人說話了。

“喂,你到底放不放?”靳雪悉衣衫亂了,才在流行美梳好的頭髮也亂了,發上的發飾顫巍巍的懸在發上,隨著成青揚的脚步一步一顛,彷彿隨時都要掉下來一樣。

“去醫院。”成青揚面不改色,就象這周遭的人的竊竊私語根本與他無關似的,一張臉冷冰冰的不帶一絲溫度。

“姓成的,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我是死是活你都管不著,麻煩你放手,否則,我要報警。”扯開嗓子大吼,靳雪悉一張小臉原本就是不正常的蒼白,此時只更加蒼白了。

成青揚沒吭聲,彷彿沒聽見一樣,繼續朝著不遠處的車子走去。

再幾步就到了,一個女人也搞不定,那他也不用在T市混了。

“撲”,靳雪悉實在忍無可忍,一口就咬在了成青揚的手腕上,這一口,她連吃Nai的力氣都用上了,實在是氣得不行。

於是不過瞬間,空氣裏就浮起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很濃很濃。

周遭那竊竊私語聲越來越大了,一滴血輕輕滴落,滴在成青揚的脚下,格外的刺人的眼目。

一直站立不動的藍景伊再也忍不住,她拔腿沖過去,不管成青揚的初衷如何,可他都不該如此的強迫一個女孩子,還是為了他而受了傷害的女孩子,“你放下雪悉,成哥,你快放下,你不能這樣對她。”追上成青揚,藍景伊用力的搖撼著他的手臂,試著勸他放手。

可,成青揚就象沒知覺似的,根本不為所動,緊走幾步,便到了他的車前,車門早就大開,阮明就等著他帶著靳雪悉上車好一踩油門離開呢,不然,被人盯著如看寵物般的樣子讓他真的很不好受。

血,還在滴落,成青揚依然沒有放手的意思。

許是咬得累了,靳雪悉緩緩鬆口,唇角全都是血,她定定的看著成青揚,“你到底放不放手?”

“……”回應她的還是一片清冷。

成青揚已經彎身開始進車廂了。

然,就在這時,一隻白皙的小手緊緊的抓住了車門的把手,成青揚才要關車門,這才發現根本關不上了,眉頭輕蹙了蹙,他儘量放柔了聲音對靳雪悉道:“聽話,去醫院只是檢查,然後,你要去哪兒我都送你去,不會耽誤你很久的。”

“我不需要。”

“不行,一定要去。”成青揚不留餘地的命令,“把手拿開。”

“我不。”靳雪悉死死的握著車門把手,眼中已經有了淚意,看著藍景伊一陣心酸,卻不知要怎麼勸阻這兩個冤家了。

眼看著靳雪悉怎麼也不放手,成青揚轉過了視線看了看車前,突然,他低聲道:“開車。”

“老大,車門……”阮明透過後視鏡瞄了一眼車門把手上的那只小手,有些擔心了。

“沒人規定不關車門不能開車吧?”成青揚淡清清的來了這一句,頓時讓靳雪悉原本就蒼白的小臉血色盡失。

“藍姐姐,你幫我報警,以你救救我,救救我。”眼看著成青揚不肯放過自己,靳雪悉真沒轍了,哭喊著求救藍景伊。

藍景伊一瞬間有些懵,似乎,成青揚也沒把藍景伊怎麼著,她這報警要以什麼理由?

“藍姐姐,就告他綁架,他要綁架我。”似乎是看出藍景伊猶豫不決了,靳雪悉急忙提醒她。

“開車。”成青揚仿若沒聽見,低聲命令。

車子頓時啟動了起來,眼看著車要開了,靳雪悉握著車門把手的手微微一抖,整個身子一顫,只聽“啪嗒”一聲,她頭上的假髮套連帶著發飾一併的掉落在地。

幾百塊錢的東西,說多不多,可說少也不少,再加上是藍景伊買的,她抿了抿唇,突然笑了,鳳眼微眯的盯著成青揚,就只是笑

,除了笑還是笑。

可那笑容卻讓藍景伊只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悲愴感。

“停車。”忽而,就在藍景伊以為成青揚如冷硬的石頭般不為靳雪悉所動時,他居然突然間讓阮明停車了。

“老大……”阮明低低抗議了一聲,但還是乖乖的把車徐徐停了下來,可是車身距離那假髮套和發飾已經有了一米遠的距離,距離車門就是兩米左右。

四周圍著的人好奇的全都看向成青揚,不知他這又是要幹嗎?

卻見他還抱著靳雪悉,再彎身小心翼翼的退出車廂,每一個動作都很謹慎,生怕一個不小心撞到了靳雪悉。

下了車,他回身大步走到假髮套和發飾的位置,也不顧眾人的視線,一手緊環著靳雪悉,然後彎下腰另一手倏的撿起了地上的東西,這才又默不作聲的往車裏走去。

靳雪悉又笑了,“你不是喜歡我留短髮嗎?嗯,就象江先生那樣的短髮正好,如今又幫我撿回來是什麼意思?”

“你是你,他是他。”

“呵呵,哈哈,成先生真會說話,你說著不嫌牙疼,我聽著卻覺著彆扭,藍姐姐,瞧瞧,這人真是膠皮糖,黏人的功夫一流,真真是討厭至極,人渣一個。”

靳雪悉氣極的胡亂罵著,可很少罵人的她既便再氣再怒可罵出來的話語依然是文諂諂的,與旁的人罵人根本不是一個級別,沒啥表現力,也沒辦法對比。

“成哥,你放了雪悉吧,你要帶她去做什麼檢查?我陪她去就好了。”

“不需要。”看都不看藍景伊,成青揚酷酷的抱著靳雪悉又上了車。

“喂,你怎麼這麼不講理?”

成青揚不理她,靳雪悉的兩隻手也剛被他單手同時握住,此時再想抓住車門把手都不可能了,車門闔上,他任由藍景伊敲著,阮明已經啟動了車子,很快就將一眾看熱鬧的人甩在了身後,藍景伊氣得直跺脚,拿起電話就打給了江君越。

“伊伊,有事?”大概是忙,那頭一接起就問了過來。

“你們男人是不是都不講理?都是大男子主義?還根本不把女人的弱勢看在眼裡,而且大加利用?你們簡直太過份了。”氣極,藍景伊竹筒倒豆子般刷啦啦的就倒了一大堆的問題。

這一堆問題聽得江君越一頭霧水,“老婆,誰惹你了?”

“你唄。”

“我?我有不講理嗎?更沒有利用過你吧,老婆,到底是誰惹了你?你從實招來。”帶著點邪邪的聲音,讓藍景伊頓時樂了,“我就不說。”

“呃,那若沒事,我掛電話了,這頭正忙著呢。”

聽著他痞痞的說忙著呢,藍景伊才放鬆下來的心又懸了起來,之前說好一個星期回來的,結果這麼久都沒回來,說不擔心他是假的,“忙什麼呢?”隨口一問,她其實很想知道他在幹什麼,可他不說,她一直不好開口問他。

“忙公司的事兒,應該很快就好了,老婆放心,我不會讓你想我想很久的。”

“滾。”

“嗯,正滾著呢,滿身的土,老婆,你還說我大男人主義嗎?”

他根本就是大男人主義,可想著他都是為她,她又不忍心說他了,只好又回到了正題上,“成青揚那厮很可惡,我與雪悉逛街逛得正開心呢,姓成的突然間出現,然後,直接強迫Xing的把人給我搶走了。”

“哦?去哪了?難不成他Xing子真正常了?”江君越煞有介事的問道。

“才不是呢,是要帶雪悉去醫院,雪悉不去,他強制Xing的帶她去了,真沒見過那樣霸道的男人。”藍景伊說著,直皺眉頭。

“那老婆的意思是讓為夫的我插進去問問情况?這不好吧?這可是人家的家務事,人家小兩口愛咋地咋地,都說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說不定人家兩人這會正熱乎呢,你吵過去壞了人家的好事就不好了,這事我可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