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你真野蠻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0:38
A+ A- 關燈 聽書

真决定了要去騷懂,她卻不想離開了,小小的公寓,哪裡都透著那份獨屬於江君越的味道,深嗅了嗅,她想他了,明明才分開沒多久,甚至於還不到二十四個小時,可她就是沒出息的想他了。

怎麼辦?

她要怎麼辦呢?

總不能再打電話告訴他她想他了,到時候,換回他只回來那麼一丁點的時間就離開,浪費的卻是三十幾個小時的往返時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能够了。

吸了吸鼻子,一股子酸澀湧上心頭,目光一寸一寸的掃過小公寓的每一寸地方,這裡很小,卻最讓她難忘。

走吧。

再不走,她覺得自己再難邁出一步了。

真的不想離開,她就想在這裡單獨一個人安靜的想著他。

可是爸爸……

若是季唯衍真的與爸爸有關係,不管怎麼樣,她都要查到真相。

終於,藍景伊轉身離開,推開門的時候,不想尹晴柔居然就倚在她自己的小公寓的門前,聽見門開的聲音,她一雙桃花眼冷冷的睨向藍景伊,“要走了?”

藍景伊眼皮都沒動,不需理會的人她連看都懶著看,現在想想,若不是答應了尹晴柔她結婚的時候要去捧場,而自己又向來注重承諾,她真不想去了。

“喂,我跟你說話呢,你怎麼就這麼走了?”眼看著她昂著頭走過自己,尹晴柔急了,伸手就要扯藍景伊。

一股風倏的飄過來,藍景伊感受到了,想也不想的一掄手臂,這一掄她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對付尹晴柔這種女人是不必給她留任何臉面的,這女人也不配,“刷”,她先是揮掉了尹晴柔欲扯她的手臂,隨後,力道不但不减,相反的依然如前,“啪”,清脆的一聲響,這一甩手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尹晴柔的臉上,“啊……”似乎是沒想到她會還擊,更沒想到會挨了她這一掄,尹晴柔驚叫出聲,“藍景伊,你……你真野蠻。”

“野蠻嗎?你若不來扯我,我也不會揮開你,嗯,這是你自找的。”嗤笑著轉身,一雙眼睛眯成了彎月形,不過還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尹晴柔臉上的一片紅腫,“嘖嘖,你說你現在這個樣子會不會讓李總改變婚期?或者乾脆取消與你的婚禮呢?”

“你……你這個惡婆娘,我跟你拼了。”尹晴柔嘶喊著,整個人便朝著藍景伊撲過來,那猙獰的面容上根本沒了往日溫柔的風情,藍景伊身形一退,她懷着寶寶呢,所以,怎麼也不能讓尹晴柔傷了自己,傷了自己就是傷了寶寶。

“你真俗仔,就會躲嗎?”一撲不成,尹晴柔惱羞成怒了,甚至還爆了出口。

藍景伊呵呵一笑,這才是她的本來面目吧,“我是女人,自然俗仔,難道尹小姐有種?這個,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你……你……”手指著藍景伊的臉,尹晴柔氣的聲音都顫了。

藍景伊卻還是笑眯眯,半點也不生氣,跟尹晴柔這樣的人生氣她就是傻子了,“我怎麼了?尹小姐怎麼說話結巴了?”

“你……”尹晴柔氣得說不出話來,抬手就要回她一巴掌。

這一掌,尹晴柔也用了十足十的力道,冷風拂過面頰,眼看著那一隻小巧白皙如玉潤般的小手就要落在了自己的臉上,藍景伊卻笑得更歡暢了,“傾傾,我真替你可卑,你的初戀情人竟然比潑婦還潑婦。”

“越越在哪兒?”藍景伊一聲‘傾傾’,尹晴柔的手倏的頓住,轉身就看向自己的身後,也就是江君越小公寓的門前,因為,藍景伊剛剛的目光就是對著那裡說的。

可這回頭,又哪裡有江君越的影子,半點也沒有,他根本就沒有回來小公寓,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上當了,“姓藍的,你誑我?”

藍景伊笑得越發的甜蜜了,“我哪裡誑你了?我有說君越在嗎?再說了,你剛剛撲向我的一舉一動潑婦也比不上你,我半句也沒說錯。”笑著說完,慢慢後退的她正好停在電梯門前,眼角的餘光早就瞟到了電梯要到了,手指一按,電梯門剛剛好開了,身子一閃,她便閃了進去,一邊動作快速的摁下關門鍵,一邊道:“我也沒說傾傾在你身後呀,是你自己心虛怕他看到你如此潑的樣子才以為他是在的……”

說到這裡,她停住了,因為,再說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電梯門已經合上,最後的縫隙裏是尹晴柔歇斯底里的沖著她嘶吼著,可她沖過來時,電梯門已經關嚴了,任憑她怎麼按也按不開。

很快的,藍景伊便下了樓,上車往騷懂

駛去,車開時她仰頭看過去,尹晴柔正站在她小公寓的陽臺上,沖著她這裡吼著什麼,可離著遠,她什麼也聽不見,只覺得尹晴柔的面容更加猙獰,醜極了。

微微笑開,手撫了一下肚皮,‘寶貝,媽媽護住了你,媽媽不會讓人欺負你的。’這孩子,她無論如何都要保住,不管江君越與江氏後面會怎麼樣,她都要這個孩子。

車駛過樓前,一把掃把丟了下來,正好落在她的車前,她也不理會,繼續朝前開,車速不疾不徐,很快的,一個蘋果甩了下來,不過,已經落在了她的車後,半點也傷不到她了。

看吧,就連老天爺都在幫她,根本不許尹晴柔傷害她半分。

車子出了小公寓就直奔騷動,那是她曾經最為熟悉也最喜歡去的公共場所,那裡有著她與江君越最美好的回憶。

那時初見時,她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那個妖孽男人的女人,更沒想過她會為他生兒育女,把愛情寫成最美。

就要正午了,陽光暖洋洋的灑在車身周遭,想著剛剛尹晴柔氣急敗壞的表情神態,藍景伊心情一陣愉悅,若尹晴柔沒惹上自己,她也絕對不會理會那個瘋女人的,是她自己不識好歹的要傷人,她自然不能任尹晴柔欺負自己了。

從小公寓的社區到騷懂,那一路沒有誰比她更清楚路况了,飛也似的駛向騷懂,江君越和江氏的事情是大,爸爸的事情也是大,不管季唯衍的父親是不是爸爸,她都要查個清楚,最好,是自己聯想豐富,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她無法想像爸爸跟另一個女人生下孩子對媽***打擊會有多大,別說是媽媽,她也會受到打擊的。

騷動到了。

大白天的,果然大門開著,只是沒有了往常夜裡時的那份紙醉金迷的味道,陽光下的騷懂平靜的再也沒有了暗夜時的喧囂,藍景伊才一走到大門口,站在門口的一個服務生便迎了上來,“請問是藍小姐嗎?”

“嗯,是我。”藍景伊點了點頭,應了。

“陸先生正等著你呢,請隨我來。”服務生禮貌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帶著她進了騷懂的大廳。

熟悉的地方,只是這一次她所見的人再不是江君越而是陸文濤了,騷動裡面一片朦朧暗黑,所有的窗簾全都拉上了,只亮了幾盞壁燈,幽幽暗暗間,陸文濤坐在角落裏,此刻正一邊舉杯喝酒一邊望向她這邊脚步響起的方向,突然間發現了她,他重重的放下酒杯,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伊伊,你終於來了。”

眼看著他歪歪斜斜的就要走過來,藍景伊急忙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隨手一扶就快要歪倒的陸文濤,“小心。”

“我沒醉,不用你扶。”陸文濤卻一甩手,就甩開了她扶上他手臂的手,“來來來,我們喝酒,不醉不歸。”

藍景伊皺了皺鼻子,陸文濤的身上恍惚間飄散來的那股子濃濃的酒味薰得她有些難受,這是喝了多少的酒呢,不然哪裡來的這麼重的味道。

“坐下。”有些吃力的摁著他的肩膀,他太高了,再加上強壯,讓她壓下去的手勁彷彿沒有半點一般,他還是站著,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伊伊,你坐了我才坐。”

他的聲音有些喑啞,口齒較之先前講電話時更不清楚了,不過好在還明白這是在哪裡明白她是誰,還知道要禮貌的請她坐下,看來,還殘存些理智了。

藍景伊只好先坐在了他的對面,陸文濤這才晃晃悠悠的坐下去,眯縫著眼睛看著她,“伊伊,想喝什麼?X`O還是……”

藍景伊低頭看了一眼他面前的酒杯和酒瓶,頓時皺起了眉頭,他這是自做孽呀,居然都是高濃度的伏特加,這酒,她可不能喝,X`O也不能喝,她懷着寶寶呢,揚手打了個響指,不遠處的服務生立刻過來了,“藍小姐有什麼需要?”

“一杯白水。”寶寶只許她喝白水的,她把聲音壓得極低,“告訴陸先生是白蘭地好了。”

服務生默許的點了點頭,顧客就是上帝,况且這位陸先生已經把騷動包下來了,從昨晚到今天天黑,騷動就只為他一個人服務,雖然只一個人,可是付的費用絕對比平時很多客人賺的還要多,他哪裡敢有半分抗告,點頭道:“好的。”說著,轉身便去倒了一杯白水放在藍景伊的面前,還煞有介事的說道:“小姐,您的白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