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看似冷情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49
A+ A- 關燈 聽書

挑乾淨了脚心的碎玻璃片,再上藥包紮,藍景伊疼得緊咬著唇,以至於咬破了都不知道。

終於好了的時候,江君越的身形還晃在門外,依稀還能聽到他的聲音,只是低低的讓她聽不清楚,應該是還在打電話,是他喜歡的女人吧,所以,一說起來就沒完沒了了。

“行了,已經處理好了,這幾天這只脚最好不要走路,還有,不能沾水……”醫生向藍景伊吩咐著注意事項,正聽著的時候,那男人終於閃了進來。

“林醫生,好了?”江君越一邊問一邊把手機揣進了褲子口袋。

“嗯,好了。”

“需要注意什麼嗎?”

“每天要換藥,然後那只脚不能走路,不能沾水……”醫生又重複了一遍。

江君越點點頭,“知道了,謝謝林醫生。”

又問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常識,江君越這才檢視了一遍醫生開的外用和內服的藥,然後問也不問的直接抱起藍景伊就走。

“喂,送個輪椅給我吧。”他這樣抱她,那姿勢太璦昧了,真的很讓人浮想聯翩的,有了輪椅,她就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

“太貴,要買你自己買。”抱著她大步的走向電梯,冷凝的面容彷彿潤著幾許的冰霜似的,讓藍景伊吐了吐舌,將到嘴的話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哪裡買得起,她現在一日三餐都是仰賴著他的,一不小心脚又傷了,不知道週六還能不能去人才市場找工作了,輕輕的歎息了一聲,人也不由自主的就往抱著她的男人的懷裡鑽了又鑽。

她的身體軟軟濡濡的,讓江君越不由得將懷裡的女人摟緊了一些。

從進電梯到把她放到車上,他的臉一直都是冷沉著的,半個字都不說,那表情讓藍景伊大氣也不敢出,他是不是生她的氣嫌她太麻煩了?

眼看著車子平穩的開出停車場,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輕聲的道:“這幾天可能沒辦法幫你煮飯了,但是洗衣服應該可以。”一天洗一次,她慢慢洗,但是煮飯要動來動去,除非是她不想要自己的這只脚了,否則,她還真是要聽醫生的話。

“隨便你。”

三個字,還是淡淡的,於是,才起的話題一下子就斷了,兩個人誰也不說話,空氣也瞬間就沉悶了起來,讓藍景伊一直不停的絞著衣角,她到底要怎麼辦呢?

還想去賣那些小飾品,賺一分是一分,賣那個她只要坐著就好,不用動來動去的,明晚,她得去賣了,至少,得讓自己三餐得繼,不用再占江傾傾的便宜。

回到了社區,沒輪椅的後果就是江君越繼續的抱起了她,穿過大堂上了電梯,趴在江君越的懷裡數著他心跳的藍景伊懶懶的,什麼也沒想,只想著進到房間裏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覺,折騰了一個晚上了,連疼帶累,她現在迫切的渴望親吻上一張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叮”,電梯門開了,江君越懷抱著藍景伊出了電梯,卻,還沒走上一步,就有一個小東西熱烈的竄了上來,圍著兩個人撒歡的轉著圈圈,同時,還不停的狂吠著,“小乖……”藍景伊驚喜的喊道,這小東西可真能耐,居然找她找到了這裡來。

就在藍景伊以為是小乖自己找到她的時候,突的,一道邪魅的男聲傳來,“姓江的,你***真能折騰人,大半夜的非要我送這個小東西過來,說吧,你要怎麼謝小爺我親自幫你送來呢?”

江君越看都沒看洛啟江,大步的越過他,“我又沒讓你來,小乖,跟上來,要關門了。”

“喂,我還來錯了是不是?姓江的,你別不識好人心?”兩個大男人就在門口掐起口水架來了。

藍景伊怔住了,原以為是小乖自己找來的,卻原來,是江傾傾讓洛哥送來的,他不是說他沒空不管的嗎?

心,陡的一暖,只為,這世上最讓人恨的就是只說不做的那種人,最讓人感動的卻是只做不說的人,而,江傾傾顯然是屬於後者。

人,被拋在了沙發上,藍景伊撿過了自己的手包摸到了手機,她想看看會不會有人約自己去面試,自己現在這付樣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去了。

其實,這個時間點除了加班的根本沒有人在上班了,更不可能有人打電話給她要她面試,可是,她就是期待著呀。

然,打開手機她看到的卻不是她一直在等待著的電話,而是一個個熟悉的未接電話,天,陸文濤的未接電話足有幾十個之多,還附加了數十條相同的簡訊,“看到回電話,否則,這輩子你也別想跟我離婚。”

藍景伊有些懵了,不是早就離了嗎?

那個協定她都簽了,想也不想的就打了過去,那邊,陸文濤低沉的聲音很快響起,“馬上回家,否則,後果自負。”

回家?

回什麼家?

聽著手機裏的盲音,藍景伊自嘲的笑了,曾經,那是她最期待的家,但是現在,那裡於她不過是一個金絲籠罷了,再番完美帶給她的也不是幸福。

“哐啷”,震耳欲聾的關門聲驚醒了藍景伊,她轉過頭去,洛啟江不知怎麼的已經離開了,藍景伊立刻單腳跳了起來,直奔門前,陸文濤的口氣不像是假的,他在電話裏不說,她想回去問問清楚,離婚的事兒是大事,她開始擔心了。

“幹嗎去?”才跳了兩步,手腕就被一隻溫熱的大掌捉住了。

“我要回去一趟。”

“回去哪裡?”江君越一挑眉,很不滿意她這樣沒頭沒尾的一句話。

“江傾傾,你快幫我叫住洛哥,讓他順便帶我一程,我想回……回以前的家裡一趟。”藍景伊急了,她是真不明白陸文濤的話,不懂他是什麼意思。

“回以前的家?回去幹嗎?”江君越卻是一點也不急,手還握著她的手腕。

“有事,你到底幫不幫我叫洛哥?”藍景伊急了,單脚站著,就要甩開江傾傾握著她手腕的那只手。

“不幫。”以為不過是讓他幫忙叫洛啟江在車裏等她一下他一定會同意的,卻不想,江傾傾很痛快的來了一句‘不幫’。

“好,那我自己去,你放開我。”她急了。

“不放。”

“我要回家,江傾傾,你別耽誤我的人生大事,若是耽誤了,我跟你急。”真想砍了他的手,他知道不知道他這樣涉嫌綁架。

她急死了,他卻一點也不急,慢條斯理的道:“說吧,我要耽誤你什麼人生大事了?”

“陸文濤又說不離婚了,可是我跟他連離婚協議都簽了,唉,說了你也不懂,我得回去問問清楚。”自言自語著,她是真的著急。

“哦,就這事?”江傾傾譏諷的一笑,彎彎的眉角讓她看著是那麼的欠扁。

“那是我的私事,你快放手呀。”

“就這點事用得著你傷了脚還親自跑一趟嗎?明天直接叫律師過去跟他談就是了,比你自己去還事半功倍,現在,去給我洗乾淨了準備睡覺。”

“我……我請不起律師。”之前的那位還欠著錢一直沒還呢,天天打電話催著她要,她都要窮死了。

“哦,我有一個律師朋友,專門幫助你這樣的弱勢群體,他不要錢的,行了,這事明天我來處理,快去洗澡。”說完,乾脆一傾身就抱著她走進了洗手間,“要不要我幫你洗?”他邪氣的聲音飄在她的耳邊,讓她的耳根子都紅了,“不用。”

“你確定你自己能行?別弄濕了脚。”

“我會注意的。”她小小聲的,人有些頹喪,她是真的揹運呀,只不過光一次腳丫而已,結果,就這樣了,那些流浪漢天天都光腳丫,也沒見受傷呀。

男人出去了,藍景伊一手扶著光滑的牆壁,一手要去弄濕手巾,傷成這樣,不能沐浴只能擦身了。

可,才一動作,整個人就歪倒向了一旁,“啊……”她驚叫的扶住了一旁的洗手池才不至於讓自己狼狽的倒下。

身後的門一下子被推開,“怎麼了?”

“沒……沒事。”她喘息著說道。

可是下一秒鐘,手裡的手巾已經被搶了過去,“還是我來吧。”

“喂,你是男人。”

“呵,說說看,你身上哪裡我沒見過呢?這裡,嗯,還有這裡都見過了。”手指隔著衣服點過她的胸,再指向她的身下,“別說是看過了,用都用過了,藍景伊,你矯情什麼?”

藍景伊真要無言了,“你給我弄濕手巾,我自己來。”

“有必要嗎?”冷嗤一聲,江君越低笑了起來。

有必要,當然有必要,“那次是意外,我也不知道他們寄錯了貨。”她低喃著,可憐她的第一次就那麼的連準備都沒有的直接的就沒了。

“行,給你。”濕熱的手巾遞給她,江君越轉身出去了。

藍景伊急忙開始擦身,胡亂的擦完了,這才松了一口氣,可是,回轉身的時候,她怔住了,門前,那男人正斜倚在牆壁上看著累得呼哧呼哧的她的身體呢,“喂,流氓,你個色狼,誰讓你進來的?”她氣得臉色都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