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果然是認識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40:05
A+ A- 關燈 聽書

“嗯。”盡可能的消去鼻音,她低低應了一聲。

“象穆叔叔的人多了,放心,我一有消息就告訴你,今晚的班機因為飛機故障延誤了,嗯,就要起飛了,我先安檢,回見,相信我,很快就會回來了。”

“好……好的。”這個壞男人,他又騙她了,班機根本沒延誤,他就是不想她知道他都做了什麼。

壞呀。

可是知曉他的壞,她的心卻是甜蜜混合著疼痛的,“傾傾,拜。”

“拜。”一字悄去,他已經掛斷,隨即安檢,轉眼便消失在了她的視野中。

好在,她終於是送到他了。

從機場回到別墅,天色早就已經大亮了,沁沁壯壯已經醒了,她卻無心哄著他們,一個人進了臥室,默然的躺在床上,腦海裏全都是季唯衍的那張臉,他本人與視頻裏的他有著明顯的差別,她現在還覺得他象爸爸,除了象還是象。

忽而,藍景伊猛然想起在渡假村時江君越說過季唯雪象一比特故人,可是季唯雪與季唯衍雖然也有三分的相象,卻與爸爸沒有半分相似點。

江君越所說的那位故人到底是誰?

一個與媽媽藍晴年紀相仿的人,也許媽媽認識也不太確定。

她可以問問藍晴試試,可翻了翻手機裏的照片,那天在渡假村雖然拍了好些照片,卻沒有一張是季唯雪的正面照,那時她有些討厭季唯雪,自然不喜歡自己和江君越拍照的時候那個女人再插進一脚。

所以這會想用,卻一張也翻不出來。

心裡突的急了起來,再也躺不住,藍景伊乾脆就起了床換了衣服出去,T市這樣大,她總有辦法找到季唯雪的照片的,再不濟,找些她的視頻截了圖給媽媽認認也是個辦法。

事不宜遲,她真的等不及了。

心底裏的疑問壓著她喘不過氣來,季唯雪的母親就象是一道特別吸引人的謎題,若是不解開,只怕她吃飯睡覺都不香了。

驅車駛離別墅,打開藍牙撥通了蔣瀚的號碼,這一次他沒有拒接,而是很快接起,“家後,找我?”

“呵,你掛了我一次電話,我自然要找你了,說吧,為什麼掛我電話?”語氣輕鬆的問過去,那邊,蔣瀚先是頓了頓,隨即道:“我沒掛過家後的電話,可能是我女朋友吧,嗯,我睡得正香的時候好象是聽到我手機響了,被我女朋友摁了後我們繼續睡,報歉,今個上班一直忙,再加上我一直以為那是個騷擾電話,便沒有去查通訊記錄,所以,真不知道你打過電話找我,也不知道我居然還掛過家後的電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這一番話,貌似有理有據,好象也沒什麼漏洞,若不是藍景伊親自去了機場,親眼看到他曾站在江君越的身邊,她也一準就信了,“蔣先生真會開玩笑,嗯,說說吧,昨晚上你是與哪個女人一起過的夜?我倒要知道是誰掛了我電話?”

“家後,大人不記小人過,我那女朋友臉皮子薄,你就別難為她了,行不?算我求你了。”

蔣瀚這樣略帶些嘻皮意味的話語明顯的就是心虛,藍景伊也不拆穿他,直接笑道:“讓我不為難她也成,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家後你說,我蔣瀚上天入地都要為家後辦了。”

聽他賭咒發誓的話語,藍景伊在電話的彼端笑意更濃,“咳,也不是什麼大事,小事而已,你只要三兩分鐘就搞定了。”

“家後請說。”見她不追究他掛她電話了,蔣瀚松了一口氣,江君越遲去了機場的原因他不敢說,但只要不是江君越不許他說的事兒,他就可以隨便告訴藍景伊。

“我想要一個人的照片,嗯,就是這樣簡單的事情。”此時的她對季家兄妹越來越好奇了,恨不得馬上知道他們兩個人的來歷,與父母雙親都是誰,難不成,他們的父親真的跟她的爸爸穆錦山有關?

可父親已經失踪多年,很多事都無法解釋。

“好。”聽她只是要一個人的照片,蔣瀚立碼應了,只要不違背江君越的訓示,藍景伊讓他做什麼他都會應的。

“我要季唯雪的照片,你得到馬上發給我就好,謝了。”

“家後這是……”蔣瀚不明白她要季唯雪的照片做什麼,頓時有些狐疑了。

“我最近在研究面相,已經收集了十幾個有特點的人的照片,嗯,季唯雪也是在我的收集之列。”

聽她如此說,蔣瀚微微松了一口氣,“好的,十分鐘內發到你的郵箱裏,我去忙了。”

“嗯。”藍景伊掛斷手機,一手輕轉方向盤,隨意的駛向一個與別墅背道而馳的方向。

車開得不快,車窗洞開,可那汩汩的風依然吹不醒她,腦子裏時而清醒時而混亂,她就任由自己握著方向盤的手牽引著自己一直向前,向前。

突然,一個急刹車,藍景伊把車停在了路邊,然後,吃驚的看著面前熟悉的公寓社區。

不知不覺中,她竟是來到了那個與尹晴柔的小公寓相連的小天地。

她想這裡了。

抑或是她每天都想。

是吧,她跟江君越的第一次是在飯店裏的意外,那時的兩個人都被迷Chun支配著,那一晚她迷迷糊糊的已經記不得許多,可是在小公寓裏的每一天卻不相同,就是從那裡開始,她慢慢的感受到了他的好他對她的寵他對她的愛。

可到底最初的時光是她辜負了他。

小車悄悄的開到了小公寓的樓下,車停,她先是看了一眼窗外,隨即便啟開了車門下了車,既然來了,那便上去那裡轉一轉,然後就回別墅。

一級一級的上去,她心裡還是混亂的很,其實連她自己都明白她這樣去小公寓不過是想要延遲些知道答案罷了,是的,此時的她很想知道答案,可,又衝突的很怕知道。

到了,她隨手摁下密碼,站居然沒開。

江君越改了密碼?

可至少應該通知她吧,就這樣不給任何人消息的人不知鬼不覺的改了大門的密碼?

眉輕皺了皺,食指再度按向了數字鍵,她把密碼改成了江君越的生日準備試一試,卻不想,那鎖頓時“哢嗒”一聲開了。

“藍景伊,來找越越?”隔壁的門同時也開了,露出尹晴柔一張精緻的小臉來,她的聲音微帶著一絲揶揄的味道。

藍景伊頓時笑了,卻是隨手合上了小公寓的門,轉而看向尹晴柔,“不是,我是來找你的。”剛剛尹晴柔的表情不止是帶著揶揄,還帶著幸災樂禍的味道,她一定知道江君越一個人出國了,那沒帶她一起出國就證明二人之間已經出現了嫌隙,所以,她就借著這個嫌隙來讓自己心生噁心,那既是這樣,她就真的不能上當了。

“找我?藍曉姐說笑了吧,我跟你之間,沒什麼可談的。”

“行,那你結婚的時候,我和君越就不過去了,反正,我們之間也沒啥可說的,你說是不是?”

看藍景伊笑眯眯的睨看著自己,那是一種天生的女人範,格外的惹眼,一瞬間,尹晴柔嫉妒了。

只為藍景伊身上那份說起江君越是也散發著的嫵妹,那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學到的,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反應。

是的,能娶到藍景伊的人才是最幸福的。

想到這裡,尹晴柔頓時心臟狂烈跳動,藍景伊可以不去,可是江君越一定要去,一咬牙,她便要扳回場子,“你覺得君越真會不參加我的婚禮嗎?不可能,他一定會來參加的,届時你愛不愛來都無所謂,藍景伊,坦白告訴你,我討厭你,非常非常的討厭你。”再也不掩飾對她的討厭,尹晴柔低吼的道出這一句來。

“呵,你覺得若我不參加,他會參加嗎?尹小姐真的是太高看自己了,既然尹小姐不當我是客,那麼你這裡我也就不必進了。”

說著,藍景伊轉身推開江君越小公寓的門,回手便狠關了一下門,藍景伊再也不想理會尹晴柔了,因為,她已經聽見了手機收到簡訊的提示音,是蔣瀚發過來的吧。

心,驟然狂跳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真的應該回別墅的,可當嗅到有江君越濃濃氣息味道的地方時,她的脚步便再也移不動分毫。

手機開。

季唯雪的照片躍然眼中,蔣瀚很有速度,孺子可教也。

手指敲了兩個字:“謝謝。”除此,她再沒有多說什麼,只要他對他老婆好就好了,江君越也亦是。

“不会,家後有事情直接撥我手機就好。”

“好。”蔣瀚應了,就不再多說一個字,那她也只有這一個字。

掛斷了電話,藍景伊疲憊的靠在沙發上,先是定定的再看了一眼照片中人物的面容,隨即,指尖點下轉發,幾秒鐘的時間,照片便發給了藍晴,然後,她雙手抱膝靜靜的看著手中的手機荧幕。

果然,不到三分鐘,藍晴就撥通了藍景伊的手機。

手機的鈴聲,一遍遍的迴響著,看了又看,藍景伊徐徐起接,“媽,找我?”

“景伊,這是誰的照片?你說,你馬上告訴我。”急急的語氣,藍晴竟然比她還急,果然,那個象季唯雪的人媽媽一定是認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