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溫柔的男聲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9:49
A+ A- 關燈 聽書

她出言無忌,他更是無忌,在這句之前,他的話語一向極少,可見她才說的話是真的惹怒了他了,藍景伊突的笑了起來,“呵呵,原來季先生是一個只會威脅人的人,也不算是真男人吧。”

“是不是真男人,要不,藍小姐試試?”品了一口茶,季唯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那神態,那言語,那表情,突的,就與她記憶裏的一個人影重疊在一起,讓藍景伊一下子怔住了,只望著他,幽然道:“你怎麼那麼象他?”

真象。

記憶裏那個人的面容早就模糊了,卻因著季唯衍讓她漸漸的想了起來。

“象誰?”微一挑眉,季唯衍慢條斯理的問過來,不過口氣一點也不好奇,相反的,只是想要確定一件事情罷了。

藍景伊抿了抿唇,或者是她潛意識的反應吧,此時再看,也不是完全象,容貌上只有三四分相象吧,搖了搖頭,“也不是很象,乍一眼看象,再看,又不象了。”

“到底象誰?”這會子,好象好奇答案的不是藍景伊而是季唯衍了。

“真想知道?”

“想。”

藍景伊猶豫了,長長的睫毛如扇子一樣的眨動著,是說出來還是不說呢?

她有些烦乱,索Xing從錢包裏摸出了一枚**,對季唯衍笑道,“不如,我們玩一個遊戲,我拋起再落下,若是正面朝上,我就告訴你,若是正面朝下,那我可以選擇不說。”她想他絕對不會玩這樣看起來有點小兒科的遊戲的,這樣正好,她就可以不說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若是這樣的遊戲,那麼,這**應該由我來拋,你說對不對?”不想,季唯衍連遲疑都沒有,淡淡瞄了她一眼就這樣說道。

藍景伊想著是的,這樣才公平,便抬手把**交到他的掌心中,“好吧,你來拋。”

季唯衍也不会,拿在手中比了比,隨即一個上拋的動作,再伸手準備接住**。

**受了力的支配便到了半空中,直到那力道消解才開始下墜,然後,精准無誤的落在了他的掌心,被他另一手快速的合上,他這才淡淡的抬首看向藍景伊,“你還想要正面朝下吧?”

“自然。”

“若是反悔,還來得及。”

藍景伊頓時心思轉了轉,他這樣問她,難道剛剛落下的**是正面朝下?所以他擔心她不說,便引佑她改變主意?

那自然不能改,他象的那位故人,她此刻真不想說了,與他之間也沒有什麼朋友之誼,她和他,是敵人是對手。

於是,藍景伊眯了眯眼,輕笑作答,“願賭服輸,我不改。”

“好,那藍小姐請看。”他一手倏的移開,頓時,另一手手心裡安靜的躺著一枚**,讓藍景伊頓時吃驚了,竟然是正面朝上,那她現在說也得說,不說也得說了,要知道這遊戲規則可是她自己定的,怎麼著自己也該遵守的。

香咽了一口口水,藍景伊身子後仰,舒的靠在沙發上,在她先前的感覺裏,季唯衍是一個冷漠無情類的人物,卻不曾想,他今時今刻竟真的跟他玩起了這個連她都覺得有些幼稚的遊戲,說吧,其實也沒什麼,手移到胸前,隨手摘下了別在胸口上的胸針,再舉向季唯衍,“嗯,你象這枚胸針的主人,不過,也不是十分象,三四分罷了。”

季唯衍伸手接過,放在掌心裏細細的打量著,須臾,他沉聲道:“這枚胸針的主人是誰?”

就在他接過胸針的時候,藍景伊便一眼不眨的緊盯著他,生怕錯過他半點反應,他的表情內斂沉穩,似乎真的不認識這枚胸針一樣。

難道,是她的感覺錯了?

微微一笑,她的手倏的一移就要搶回胸針,她快,可是季唯衍更快,手一閃,他冷冷道:“既然藍小姐送我了,就斷沒有收回的可能了。”

“你……”她只是拿給他看看,只是要看看他的反應,卻不想這人會無賴的不還回給她了。

大方的別在自己的衣服上,“藍小姐,謝了,接下來,我們談談正事吧,請告訴我,你是不是决定離開江君越了?”

“沒有,我後悔了。”越來越堪不透面前的這個男人,他就象是一道難解的謎題一樣,讓她猶疑了,她不想上了他的當著了他的道,那般,就更加沒有回頭的路了,要知道,她賭上的是自己的幸福,不是什麼普通的阿猫阿狗。

季唯衍的面色頓時更冷更沉,那目光彷彿要將藍景伊凍住一樣,讓她禁不住打了一個寒噤。

“藍小姐可真閑,大半夜的來我這裡,原來就只為玩這樣一個幼稚的遊戲,若不是看在你送了我這一枚胸針的份上,你今天,休想走出這個房間,請便,不送。”

他趕人了。

這倒是象他的風格。

這讓藍景伊半點留下的餘地也沒有了。

就由他這樣的反應,她就知道季唯衍是一個相當自傲相當自負的主兒。

大概,她是他最近的世界裏拒絕他最徹底的一個人吧。

起身向門前離去,身後飄著淡淡的咖啡香,她反悔了,卻沒有後悔來了這一套。

出了公寓進了電梯,默然的站在光可鑒人的電梯壁前,最終,她拿出了手機打給了蔣瀚,那頭只響了一聲就被掛斷。

她微微一笑,自然是明白蔣瀚一定是與江君越在一起,否則,不會如此緊張她打過來的電話。

“藍小姐,上車吧,我送你。”出了電梯,沈力正等在那裡,應該是知道她上去後的結果了,所以臉上臭臭的,不過口氣還算違和。

“不必了,我不回家,想去一個地方,沈先生去不方便。”她打車就好了,或者可以趕得及到機場,她都可以發現季唯衍象爸爸穆錦山,是不是江君越也發現了?她想見他,不管有多氣他瞞了她去打拳現在才要離開T市,她還是無法怨他恨他,還是想要在他離開的時候,親自去送他。

送君多少次,都不嫌多。

只想,他很快回來。

“藍小姐……”沈力緊跟著她走了兩步,試圖要叫住她。

藍景伊頭都沒回,“我要去機場送君越,你確定你現在送我去很方便?”

“這……不……不方便。”江君越一定不想見到他這個人,沈力識時務者的搖了搖頭,這才頓住了脚步,由她離去。

藍景伊打了計程車直奔機場,上車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機上網查了一下江君越可能準備乘坐的班機,很快便鎖定了時間,留給她的只有半個小時了,“司機師傅,麻煩你快點,我趕飛機,要來不及了。”

“我儘量,不過,也不能被開罰單吧。”司機透過後視鏡睨了她一眼,想著既然是要遲到了,為什麼不早點出發?

“你開多塊都可以,這些給你,應該足够付罰單了吧。”從前的她,守財奴一樣,從來不亂花錢,可現在,就為了再見江君越一眼,她從錢包裏摸出了一打錢就放在了扶手箱上。

這世上,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其實這樣的夜裡車速想要多快都可以,馬路上的車少之又少,只是到處都有限速的牌牌罷了,有了錢,他自然也想開快,這樣早到目的地,他也可以再去做下一個人的生意,而且,她這個女乘客丟給他的錢絕對够付罰金,還會剩一些,他何樂而不為呢。

車速開到最快,匆匆趕到機場,藍景伊沒等車停穩就跳了下去。

沖進航站大樓,上一次送他就是在這裡,她很熟悉安檢口的位置,快步的跑過去,很遠便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還有蔣瀚,正陪著江君越往安檢口走去,顯然,他們也才到沒多久,也是正好趕得及這趟班機。

那是不是就證明那場拳賽早就在江君越的計畫之中?

他果然是缺錢了。

她想喊他,可是站在那裡卻怎麼也喊不出口,這個點的班機很少,此時機場大廳的人更少,江君越卓而不群的身姿格外的顯眼,她癡癡的看著他,卻不為自己傻傻的用幾千塊錢趕來只看他的背影而後悔。

“傾傾,我在網上看到一個人的照片,很象我爸爸。”飛快的發出這條簡訊,再抬頭,江君越正好在安檢口。

江君越停在了原地,就象她上次送他時一樣,他停下了安檢,而是拿出手機很認真的檢視了一遍,藍景伊以為他一定會當做沒看到,等出了國後再回給她的,畢竟,他早先離開時說是要趕飛機的。

卻不曾想,他直接就按下了手機快速鍵,頓時,她的手機荧幕閃爍了起來,藍景伊手疾眼快的把手機調成了靜音,這才長舒服了一口氣,若是她慢了,他一定會在這機場大廳聽到她的手機鈴聲,就會發現她來了。

她和他,咫尺的距離,她卻不敢見他。

身子靠在機場大廳的柱子上,指尖輕輕按下接聽鍵,一瞬間,她的眼眸潮了。

“醒了?睡不著?”

溫柔的男聲,溫柔的彷彿能滴出水來,若不是她親眼所見,她真不信他是才打完了黑拳來到機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