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說客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8:45
A+ A- 關燈 聽書

七點多了,這個時候沈力一定起了,藍景伊進了洗手間就撥通了沈力的手機。

可,響了半天也沒人接起。

沈力不接,她就一遍一遍的撥出去,腦海裏全是通過安檢的那個紅衣女子的背影,若不是知道她患了不治之症,對於季唯雪,她真的很不屑。

終於,沈力接了,“大清早的,誰呀?能不能不要吵人睡覺。”含含糊糊的聲音,彷彿是閉著眼睛說的,還帶著濃濃的起床氣。

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沈先生,是我。”冷而疏離的聲音,若不是因為季唯雪,他以為她會打給他嗎?

“藍小姐,你願意了?”聽到她的聲音,那頭沈力激欞一下醒了個透徹,微帶著興奮的問道。

“君越出國了,季唯雪跟他同一班班機走的,沈先生不會不知道吧?”藍景伊眸光靜靜的落在鏡子裏自己的容顏上,許是不久前才經歷了江君越帶給她的狂熱,此時,她的小臉上還潤染著一片潮紅。

“我真不知道,哪一個班機?什麼時候走的?”不想,沈力連猶豫都沒有,直接說不知道了。

“呵,總不會是巧合吧。”

“你等等,我問下,馬上複你。”沈力說著,也不等她應了,直接就掛斷了。

藍景伊靜靜的站在原地,還是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她知道自己這樣吃醋不好,可是只要一想到有個覬覦江君越的女人跟他在同一班飛機上,她心底裏的醋便飛卷了起來,特酸。

大約兩三分鐘後,沈力回過來了,“藍小姐,小姐去看季先生季家後了,這兩天是季太太的生日。”

“沈力,若不是巧合而是刻意,我永遠也不會答應你。”說完,她“嘭”的掛斷,再也不想與沈力多說一個字,只是這麼一個早上的功夫,她已經身心俱疲。

這之後的十六個小時裏,只怕每一分鐘都是度日如年了。

原來一個活生生的人也是,不怕賊偷,就怕被人惦念記上了。

“家後,你臉色不好,要不要……”才一出了洗手間,蔣瀚就迎了上來,顯然是等了許久,讓他此刻有些煩躁,其實藍景伊是讓他去停車場等她的,可,受江君越所托,他哪裡能放心藍景伊一個人在這裡。

“我無事,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因著是早高峰時段,車開得極慢,藍景伊也不急,她今天有一整天的時間需要浪費,也需要煎熬。

只希望時間快著點過,可時間,不管你如何想法,永遠都是同一個速度,不因你的急而急,也不因你的慢而慢。

時間於任何人都是公平的。

貧也罷,富也罷,全都是一樣的給予,一樣的收回。

從到了別墅,藍景伊就蔫蔫的,藍晴看她不舒服的樣子,也就自個哄著沁沁壯壯,由著她上樓歇息去了。

臥室裏,電視一直播放著熱播韓劇,藍景伊靜靜的看著,可腦海裡不停閃過的就是江君越與季唯雪在一起的畫面,十六個小時在一起的時間,足够他們相處了。

夜裡二十三點,當藍景伊緊盯著時間的指針走到那一點時,她的心狂跳了起來。

下意識的,手指就摁下了江君越的手機快速鍵。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家後是嗎?”可,接電話的不是江君越,而是一個女子的聲音,刻間壓粗的嗓音,可藍景伊還是聽出她是季唯雪了。

“是我,君越呢?”既然季唯雪用中文,那她也用中文,這樣更好,好溝通,最好把什麼都擺在檯面上來說,她才省事,也省得去猜度。

“江先生去叫計程車了,哦,他過來了,江先生,江家後電話,你過來接一下。”平靜而淡定的女聲,若不是藍景伊早先聽過季唯雪說話,她真的不能確定這個替江君越接電話的女子就是季唯雪。

“景伊,才下飛機。”微帶著一絲疲憊,江君越輕聲說道。

“是你說的要我每天給你打一個電話,喂,我乖吧。”既然他不提起季唯雪,那她也就不提,就看季唯雪恭恭敬敬叫她江家後的份上,算了,也許她真的只是想要呆在江君越身邊一段時間,比起季唯衍,季唯雪善良多了。

可是善良就能有回報嗎?

若是有回報,是不是她就不用死了?那麼也就不用在她生命的最後的日子裏想要與江君越在一起。

人總是這般,總是要不帶任何遺憾的離開這個人世,可是,這卻也是最難的。

“嗯,乖,一會兒到了飯店我再打給你,叫了車了,飛機上遇到了一個小妹,人還不錯,剛我去叫計程車,就是她幫我看著行李的。”江君越溫溫的說道。

他的口氣裏聽不出什麼特別的語氣,平靜如水的說起季唯雪,彷彿季唯雪真的就只是飛機上的一個小妹而已,又或者,他也只是把她當成小妹罷了,若不然,只要季唯雪能攻克他,沈力也就不會找上她了。

想到這裡,藍景伊頓時就有了自信,“那我要謝謝她了,嗯,你上車吧,到了飯店記得打給我。”

“好的。”他說過,再送來一個低低的飛吻聲,這才掛斷。

藍景伊靠在床上,呆呆的看著手裡的手機,這東西就是這樣的神奇,明明遠隔萬水千山,可依然能讓她聽到他的聲音。

這便足矣。

她又何必在乎一個他根本不會在意的女人呢。

季唯雪,真的不算什麼,她也不會再與一個已經沒有多少生命的女人介意了。

可是夜裡,還是睡不著,直到江君越給她打了電話道了晚安,兩個人絮絮叨叨的說了一會兒子話,她這才累極的沉沉睡去。

一天。

兩天。

……

一切如昨,還是那樣的平靜。

江君越不管每天有多忙,都會給她打電話,抑或是她打給他。

這樣的日子平靜的讓藍景伊常常覺得自己好象是在做夢,不真實似的。

那是一種暴風雨即將來臨前的平靜,扯著人的心嘶嘶啦啦的癢,嘶嘶啦啦的疼。

卻,絕對不足以致命。

“景伊,外面有人找,我帶著孩子,你出去看看。”藍景伊正坐在陽臺上曬太陽就聽見樓下藍晴在叫她,她落在小腹上的手不時的撫著小東西,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呢?

這一次應該是一胎吧,較之上一次,她的小腹並不明顯。

“好的,我這就下去。”應了藍晴一聲,藍景伊趿了拖鞋就下了樓,漫步到了大門前,可當看到大門外的那個女人時,她微愣了愣。

賀之玲看著大門內裡的藍景伊,略顯憔悴的面容硬是擠出了一抹笑意,“呵,沒想到是我吧?”

是的,藍景伊的確沒想到。

“涵予為我辦了保釋,我如今只要不離開T市就可以隨意走動,藍景伊,我有話要對你說。”賀之玲手扶著大門的欄杆,目光冷冽的睨著她,顯見的,賀之玲如今也還是不待見她。

那是一種天生的敵意。

藍景伊很想說她沒時間,可,賀之玲畢竟是江君越的母親,不看僧面看佛面,看江君越的面子,她也不能不理會賀之玲,“我媽媽在,就不請伯母進來了,我去換套衣服,馬上就出來。”不卑不亢的態度,說到底,藍晴對賀之玲還是恨著的,當初若不是江君越替賀之玲擋了那一刀,她根本不會輕易放過賀之玲,所以,她們兩個人最好還是不要見面。

畢竟,是賀之玲毀了媽媽一輩子的幸福。

她很小的時候爸爸就沒了,媽媽一生最美的年華都放在尋找爸爸的下落上了。

匆匆換了衣服出來,藍晴只以為是她朋友找她,若是知道是賀之玲,指不定又惹出什麼事情來。

上了車,賀之玲一言不發,司機把車徑直的駛向了附近的一個咖啡屋,這讓藍景伊想到了不久前才找上她的沈力,兩個人也是在咖啡屋見的面,似乎,談什麼不好的事情都要去咖啡屋說才對似的。

而好巧不巧的,賀之玲帶她去的咖啡屋居然與她和沈力去的那一間是同一間。

上午的時間,人並不多,兩個人依窗而坐,兩杯藍山,她的加糖,賀之玲的加了糖和牛Nai,兩個人靜靜的啜飲著,藍景伊並不說話。

既然來這裡大抵都是要說不好的事情,那就由賀之玲先開口吧,她要先沉得住氣。

果然,一杯咖啡入腹,賀之玲沉不住了,“景伊,我這樣叫你可以嗎?”

“伯母隨意。”這還是賀之玲第一次這麼客套的叫她的名字,不過,別人叫著聽起來很親切的兩個字,賀之玲叫她她卻怎麼也覺不出來那份親切。

“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不會來找你,景伊,江氏要倒了,如今,除非你出面,否則,誰也救不了江氏。”賀之玲似是再也忍不住,脫口而出這些話語。

“我出面?我出什麼面?”八成,這又是季唯衍的說客,想不到季唯衍連賀之玲都搬出來了,果然是一個能人,怪不得江君亮江君劍先後成了他的人呢。

“只要你離開君越,江氏就有救了,景伊,我知道你和君越的感情很好,你們還有沁沁和壯壯,可是,江氏真的不能垮,老爺子拼下的江山不能敗在君越的手上呀。”

二更,晚點還會再碼一更!親們明天早上看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