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肩膀借我一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8:27
A+ A- 關燈 聽書

天邊,啟明星漸漸淡去。

寬大的床上,江君越帶著藍景伊從這頭滾到那頭,他的表情是急切的,可是動作卻是溫柔的。

想著肚子裏的寶貝,藍景伊起初是想要拒絕的,可是,被他吻著,她漸漸的便迷失在他的世界裏,只聽著他的喘息,嗅著他的男Xing氣息,她便什麼都忘了,只隨著他起起伏伏,不知今兮是何兮。

“伊伊,乖乖在家裡等我。”他幾度在她耳邊低語,語氣裏是幾多的不放心。

藍景伊根本沒有思考了,“嗯。”除了應他,她什麼也不想做。

“公司那邊蔣瀚會留下代我處理工作事宜,景越那邊我也安排好了。”當一切悄然結束,他一邊整理著身上的衣物一邊低聲說道。

眼看著他就要一身整潔,而自己還窩在被窩裏,藍景伊一下子驚醒,猛的從床上爬起來,“傾傾,我送你。”

“不用了,來不及了。”江君越瞄了一下腕表,再拖延下去真的要遲到了,蔣瀚那頭催他出發的電話一個接一個,他沒接,接了更浪費時間,轉身就走,頎長的身形直奔房門,再也耽誤不得了。

“我就這樣送你,沒關係的,反正再讓蔣瀚送我回來就好。”才還喘息不止的藍景伊此刻已經跳下了床,撈取了晨褸邊追江君越邊說道。

“外面凉,乖,不用送了,我又不是不回來,幾天就回來了。”他溫聲勸她,脚下的步子卻半點沒停,他是男人,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向前的脚步的。

藍景伊看著他高大的背影,腦海裏閃過只在視頻裏見過的季唯衍,還有那個季唯雪,心底裏泛起酸意,“不冷的,出了門就上車了。”才不管什麼睡衣不睡衣呢,她就是要送他。

追著他就到了大門口,江君越這才轉過身來,無奈的揉了揉額頭,伸手摟過她,“好吧,怕了你了。”

藍景伊頓時就笑了,“傾傾,你真好。”

他是對她太好了,好的讓她無以為報,只恨不得把一顆心掏給他,可他根本不許。

擁著她上了車,蔣瀚立即啟動了車子,油門一踩,便如箭一般的駛出了別墅大門。

從這裡去機場要穿過T市,所以繞了些路,也就慢了些,不過好在現在還是早上,路上的車不多,蔣瀚想要怎麼飆車便怎麼飆車。

車速很快,可是車內的氣氛卻很溫馨,雖然只著晨褸,可藍景伊絲毫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當,為了這個男人,她真的啥都不介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臻首輕靠在他的肩膀上,兩個人靜靜的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這樣靠著,空氣裏飄浮著兩個人一起的呼吸,若不是窗外的景致不住倒過,你會以為這就是一幅畫,一幅有她有他的畫,絕對的唯美,惑人。

“江總,只能開快了。”蔣瀚略有歉意,再不快真的來不及了,可是江君越的這一趟旅行卻是必須的,半點也耽誤不得,這關係到江氏以後是姓江還是姓季的。

“無事。”

江君越淡淡應了一聲,一隻大手輕握住藍景伊的小手,“冷嗎?”

“不冷。”江君越一上車就開了暖氣,再加上她偎在他的懷裡,真的一點也不冷,“傾傾,到了國外要照顧好自己,你胃不好,每天都要按時吃飯,不許喝酒喲,要是有客人非要你喝,你就說是我不讓你喝喲。”怎麼都是不放心,她真想跟他一起出國,可是現在來不及了,即便是能訂到機票,她出國的簽證什麼的也辦不來了。

“嗯,我會的,你放心。”五指與她的相扣,十指緊緊的纏繞在一起,“景伊,你在不安嗎?”

他這一句,讓藍景伊頓時從他的肩膀上抬起頭來,“哪有?我不過是……”說到這裡,她一張小臉紅了,再垂下,說不下去了。

“捨不得我?”江君越了然的一笑,手指輕輕勾起她的下頜,讓她只能被迫的再度抬起頭,四目相對間,他的視線灼灼的落在她的臉上,彷彿要將她看化了似的,讓她整個人不由得身子一顫,腦海裏閃過不久之前在臥室裏他瘋狂的對她所做的一切,一張小臉更紅了,酡紅如胭脂一般。

“才沒有呢。”抵死,她也不能承認。

“可我感覺到了,記得每天給我打電話。”輕輕笑著,他撫著她的手背低聲說道。

“知道啦,管家爺。”

“爺管著你那是你的福氣,很多女人想讓爺管著爺還不屑管著呢。”江君越揚了揚唇角,語調輕快的笑看著她。

“自大狂。”有沒有這麼自戀的?藍景伊無言的又靠回他的肩膀,“你這個人吧,太能惹桃花了。”

“所以你就不放心了?”

“才不是。”承認了不就證明自己又吃醋了嗎,她才不要。

“呵呵,有沒有人跟你說過,其實女人喝醋的時候動作姿態都挺好看的。”

“好看什麼?還不是愉悅了你的心情,讓你爽了罷了。”

“那是自然,有女心儀於我,我自然心情愉悅自然是很爽了。”他笑眯眯,目光落在車窗外的路邊,一排排的鳳凰樹開著火紅的鳳凰花倒映在眸中,真美。

這一刻,她的心情也好起來了。

不管以後與他一起會發生什麼,她都要跟他並肩一起。

季唯衍,見鬼去吧。

季唯雪,更見鬼去吧。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她誰也不怕。

車停了,許是天色太早,機場的航運樓裏人並不多,兩個人出了電梯便直奔安檢口,江君越走得飛快,可是手卻是緊緊的拉著她的,藍景伊無視別人掃過來的目光,她就穿晨褸了怎麼樣,她從上到下,不該露的一點也沒露,江君越不嫌她就好,她才不管別人看她的眼神。

“先生,請檢查。”

到了,藍景伊知道再也不能送他了,可是小手還是緊拉著不肯鬆開他的。

“伊伊,就幾天而已。”

小手,緩緩的鬆開,手心裏泛著點點薄汗,他說是幾天,可她知道他是為了江氏才出國的,這幾天,於他就是搏命一樣,“傾傾……”忘情的一把擁住他,就在安檢入口處,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她什麼也不管了,只管擁著他抱著他。

這個男人,她愛慘他了。

江君越輕拍了拍她的背,“乖。”

“先生,請檢查,若是不檢查,請讓開,請下一個人檢查。”

聽到催促聲,藍景伊這才不得已的鬆開了江君越,小臉一揚,紅唇便印在了他的唇上,“傾傾,早點回來。”

若是可能,她才不要這蜻蜓點水的一吻,她要一個深深的吻,可是廣播裏催促登機的聲音讓她根本沒辦法無視,只好放了行,“快走。”

很快的,他拿著簡單的行李過了安檢,當他頎長的身形終於消失在視野裏的時候,那一瞬間,藍景伊才發覺自己的眼角早就潮了。

何時,她竟是淚落。

竟是這般的擔心他嗎?

驀的,就在模糊的視野中,一道紅色的窈窕身形正在走過安檢,也朝著江君越離開的方向走去。

藍景伊手一抹眼睛,這一次,她清楚的看到了那個女子的背影。

是季唯雪。

真的是她。

她也隨著江君越一起去了?

藍景伊真想沖過安檢追上江君越,真想陪在他身邊,可奈何,那一條通道她根本無法逾越。

心,越發的不安了。

季唯雪跟上了江君越。

她無法想像季唯雪和江君越坐在一起的畫面,以季唯雪的本事,她和江君越的座位緊挨著都有可能。

有錢能使鬼推磨,江君亮和江君劍全都為了錢而弃了江氏,可江君越不會,他只是捨下一切保住江氏。

那麼,他會捨下她嗎?

眼淚越流越多,視線再度模糊,她靜靜的站在那裡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一個身影灑在她前面的大理石地面上陪著她一起站在那裡,她才緩緩回首,“蔣瀚……”人撲到蔣瀚的懷裡,“肩膀借我一下。”

她想哭,就是想哭。

那種强烈的不安若是不找點什麼發洩一下,她根本無法安靜下來。

蔣瀚沒動,任由她低低的哭泣著,良久,當發覺她的哭聲終於弱了些,他才低聲道:“剛剛你手機響了,一定是江總發給你的簡訊。”

有嗎?

藍景伊倏的拿出手機,果然有一條簡訊。

“寶貝,我上飛機了,馬上就要起飛,大約十六個小時就抵達目的地了,乖,安心呆在家裡,我很快就回來,吻……”

沒了,再也沒了。

在他等待開機的過程中他打下這段話其實已經是很久了,可是她就是覺得很短,怎麼也不够看,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後,在明知道他手機已經關機的情况下,還是惡狠狠的發了一句,“姓江的,不許給我惹桃花。”

蔣瀚沒動,當她終於放下手機的時候,他才道:“要回去了嗎?”

藍景伊抬頭看了蔣瀚一眼,他是江君越的心腹,江君越不許他說什麼,他就絕對不會對她說什麼的,可她真的沒有辦法無視那個追著江君越一起去的紅色身影,“你去車上等我,我去下洗手間。”

關於季唯雪,她要問問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