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恨得牙癢癢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42
A+ A- 關燈 聽書

又蠢又笨,就知道給他惹事。

還是趁早把她趕出去算了,他憑什麼收留她?憑什麼管她的死活呢?

可是想歸想,兩條腿卻是不由自主的往前走,眼睛也是不由自主的在四處尋覓著那女人的身影,他這是著了她的魔了。

藍景伊的脚被碎玻璃給紮到了,這就是光腳丫走路的後果,她發誓,以後,就是遇到天大的事兒,她也不會光著腳丫跑出來了。

真疼呀。

那男人,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姘頭都走了,也不出來找找她。

哀怨的歎息了一聲,他不來,她還是上去好了,她現在所有的家當都在他那裡,而且,穿著睡衣的她除了回去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單脚跳著,宛如一個兔子一樣的狼狽的跳進樓下的大堂,她只從脚上拿出了一塊大一點的玻璃碎片,應該是還有小的,所以,這會那疼還在繼續,不知道的時候還不覺得怎麼樣,可當看到傷口之後,不知怎麼的,那痛意就特別的明顯,好痛。

按了電梯進去,一跳一跳的很快就到了門前,看著那扇緊關著的門,一想起那男人對自己的不管不顧,她恨得牙癢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彎下身去摸鑰匙,她可不想一開門就看到他,恨不得這輩子永遠也不要再見到他。

可,手在門下摸了又摸,那底下沒鑰匙。

是了,他只是在出門時才會把鑰匙放在門底下,現在,他在房間裏。

手,抬了起來,敲門吧,就算她沒骨氣好了,脚底太疼了,再不想辦法把那碎玻璃摳出來上藥,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抽了一口氣,手舉了又舉才終於落了下去。

“咚咚咚……”連敲了三下,快而急速。

她想,只要不是聾子一定都能聽到的,可,她等了足有半分鐘,等來的卻除了靜就是靜,那男人沒出來。

洗澡呢?

藍景伊繼續等。

也許他是要把與那貴婦人一起做那個的味道洗乾淨吧。

等吧。

藍景伊再等了一會兒,然後再敲門。

可,足足敲了五分鐘,那男人也沒開門。

她沒手機,電話也打不了。

脚受傷了,這會兒疼得要死要活的,一步也走不了。

試著敲了敲隔壁住戶的門想借借手機用下,居然也是沒反應,八成是人家加夜班這個時候還沒回來。

死男人,臭男人,最好出門被車撞……

不行,這樣有點太缺德了,好歹,她最難過的時候是他收留了她。

好吧,那就來點輕的,祝福他一出門就被人搶,嗯,這樣行了。

可,無論她罵什麼,那男人也不開門,藍景伊疲憊的坐在了門前,那只傷了的脚翹著,疼得厲害著呢。

瑟縮的坐在那裡,很困,卻睡不著,只為,這不是睡覺的地兒,只為,她的脚太疼。

頭垂著,想死的心都有了,樓梯口忽的傳來了一陣窸窣的腳步聲,那步伐沉穩而有力,甚至於還帶著點急切。

藍景伊如猫一樣的眯起了眼睛,當視線一眼看到那男人的時候,她的眼睛頓時一亮,“小傾傾,你死哪去了?你什麼時候出去的?嘶……”她倒抽了一口氣,這一興奮,脚動了動,疼死了。

江君越一臉黑線,低頭看看腕表,他用量步的在社區附近的左左右右,右右左左找了她足有一個小時了,後來又跑去問了社區的警衛,說是根本沒看到她出去,這才又蜇了回來,想不到她居然早就回來了。

“藏哪去了?”他低吼,一把拎起了她,所有的一直找她不著的怨氣在這一刻徹底的暴發了。

“啊……”他的力道大而猝不及防,拎著她的脚著了地,脚心的痛鑽心蝕骨一樣,藍景伊身子一軟,便歪倒在江君越的懷裡,臉色煞白的沒有半點生氣,她疼得根本沒辦法站立,只能依著他支撐著整個身體。

頎長的身形一彎,大手一個甩舉,江君越隨即就將藍景伊扛到了肩頭上,手摸向了褲子口袋,他在摸鑰匙,一邊摸一邊氣不打一處的道,“喂,你怎麼了?藍景伊,你不會是紙糊的吧,我不過是拎了你一下,用得著裝死嗎?”她害他出去找她找了一個多小時他還沒處發火呢。

他的嗓音真好聽,磁Xing而悅耳,可是,這一刻即便是再好聽藍景伊也聽不進去了,微微的睜開眼睛,氣若遊絲的道:“腳傷了……疼……”

“哪只脚?”下意識的問過,江君越立刻停下了手上的摸鑰匙的動作,然後大步的走向幾步開外的樓梯間,直接坐到臺階上。

藍景伊被放在了他的大腿上,此刻的他終於輕手輕腳起來,抓過她的脚看了又看,這才冷聲道:“得去醫院。”說完,也不等她反應,再次的扛著她就往電梯去了。

“喂,我不想去醫院。”不過是碎玻璃片罷了,進去房間挑出來再包紮下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去醫院又要花錢,她沒錢。

她才這樣想過,扛著她大步流星走進電梯裏的江君越便冷聲道:“不用你出錢,不過,回頭你要寫張欠條給我。”

她還能說什麼,頭倚著他的肩膀,呼吸著有他氣息的空氣,突然間,藍景伊又活了過來,趴在他肩頭輕聲的道,“江君越,你是不是對女人都這樣好呀?”若是,那她也不用感謝他這個賈寶玉,若不是,她可就要受寵若驚了。

電梯,飛快的下降,正是夜裡,幾乎沒有什麼人要進進出出,空氣裏飄著女人如蘭般的氣息,那一瞬,江君越的腦海裏一閃而過一張清麗的面容,曾經,就在他才離開的那一層樓裏,他們一起進進出出了許多次。

“叮……”電梯停了,江君越收回了思緒,淡冷的走出大堂,幾步就到了他的車前。

眼看著他打開了車門,藍景伊看著那輛拉風的豪車有些不淡定了,“喂,是不是那個女人給你的車?”

“是。”江君越連遲疑都沒遲疑,他這條命是賀之玲給的,說賀之玲給他車也不過份。

“哦,原來你喜歡成熟一點的女人,等我以後上了班,我幫你介紹個正經的肯跟你結婚的女人,免得你這樣男人不男人,女人不女人。”藍景伊的同情心又氾濫了,被人包氧著的滋味表面看著風光,實則,一定不好受吧。

“嘭”,屁`股實實在在的落到了座椅上,江君越狠狠的將她扔了下去,“閉嘴,我的事以後你少過問。”眸光瞟了她一眼,轉身便跳上了駕駛座。

車子,如飛一樣的朝著醫院駛去,有車真好,這車躺著真舒服,跟陸文濤的有的一拼,男人都是愛車的生物,眼見著駕駛座上的男人一直不吭聲,藍景伊抿了抿唇,不理就不理吧,這世界上,少了誰地球都一樣的轉。

從小公寓到醫院,江君越只花了幾分鐘的時間,車子便嘎然而停在醫院的停車場上,“能不能走?”

“不能,但是能跳,我自己來吧。”藍景伊掙扎著坐起來,伸手推開車門,單脚就要跳下去。

江君越沒動,目光冷然的站在距離她一步開外的地方,手環抱著胸,定定的看著她。

藍景伊突然有種很狼狽的感覺,她這樣如兔子一樣的動作是不是很醜?

單脚落了地,她輕聲的道:“走吧。”

“呵,挺要强的,鑒定完畢。”他說完,人已經轉身,大步流星的朝著電梯入口走去。

“喂,你慢……”“嘭”,一聲悶響,藍景伊只覺眼冒金花,她想跟上他的步伐,於是,她華麗麗的摔倒了。

手,拄著冰冷的地板,正要掙扎著站起來,身體忽的一輕,隨即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很暖很暖,讓她禁不住的靠向了男人的胸口,她聽到了他的心跳聲,有一瞬間,藍景伊甚至有了一種錯覺,這一刻抱著她的彷彿就是簡非離,讓她的心跳也開始加速,如小鹿一般的亂撞著。

誰人的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響在電梯裏,訊號居然特別的好,本想不接,可是那電話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江君越只好支起了一條腿支撐藍景伊的身體,然後騰出一隻手來摸出了手機,“姓洛的,又什麼事?”

“姓江的,你女人的那只爛狗還在我這裡,限你半個小時內來帶走,否則,我直接扒皮燉了吃了。”

“沒空。”說完,江君越直接的掛斷了。

藍景伊可憐兮兮的仰起了小臉,離他這樣近,想要不聽見都不行,“江傾傾,別這樣好不好,小乖是我唯一的夥伴了。”又或者說,更是她唯一的相依為命的夥伴了。

“叮”,電梯響了,來的時候路上他就打過了電話,所以,來了直接就去了醫生辦公室,很快的,駱離被放在了檢查床上,醫生小心的檢視著她的脚,那個男人,卻是身形一閃,很快就閃到了外面去,透過半透明的馬賽克玻璃窗,藍景伊依稀可見他正拿著手機打著電話。

真是無所不用其妹功,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也不忘了給他的老相好打電話。

收回視線,她看著自己的脚,靜靜的,心,卻不知飄到了何方,這一生,還會有一個她愛的人,也是愛她的人在她最難過的時候與她相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