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又騙她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6:51
A+ A- 關燈 聽書

“嗯,今晚就回。”

兄弟兩個如敘家常般的在電梯裏談著家事,四周的人全都屏著呼吸,沒有一個人敢插言。

江氏亂了。

而季唯衍就是江君劍引來的人,這是江家的家務事,誰也摻合不了。

他們這些小職員,只做好自己的本份就是了。

電梯開開合合,最終,只剩下了要去頂樓的兩個人。

“哥,我……”

江君越伸手一拍江君劍的肩膀,意味深長的一笑,“君劍,記得你姓江就好。”說完,他邁步出了電梯,再不看江君劍一眼。

辦公室的門前,蔣瀚長身而立,“江……江經理,今天有什麼吩咐?”叫江總叫習慣了,他差點一出口又錯了。

江君越推門進了辦公室,停住,等蔣瀚進來了便隨手關上了門,這才道:“去給我弄些去淤青淤紫的藥酒來。”想到昨晚上藍景伊看到他胸口的淤傷時的擔心,他果斷的决定這個問題必須要先處理了。

“好的,還有其它的事情嗎?”

“沒了,你先出去辦吧。”

“好咧。”蔣瀚轉身便出去了,江君越放下了公事包打開了電腦,昨天被裁的員工鬧的厲害,不過今天早上倒是很安靜,居然沒有來鬧騰他了,這是蔣瀚的功勞,那些個老人雖然大多是江君亮的人,可他能安排的都安排去了景越貨貸,他這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江君越很快投入了工作中,專注的完善自己收回江氏的方案。

藍景伊吃過早飯便開了電視,可是地方臺的新聞裏並沒有播報江氏的任何新聞,江君越是真的不打算他被降職為經理的事情傳出來了。

再上網,翻看著一條條的消息,正規的網站是半條江氏的資訊也沒有的,有的只是那些不正規的小網站在傳著八卦消息,這些內容有些真有些假,她也不敢確定,不過,通過昨天的即時會議直播她此刻便格外的敏感,就覺得哪一條都像是真的一樣。

電視、網絡,她什麼也查不出來,可是,人已經坐不住了,拿了包開了車便出了別墅,就想去江氏的附近轉轉,她想遠遠的看看他。

她覺得自己魔症了,他一日不挽救回江氏,她就一日不得正常吧。

想到肚子裏的小寶寶,她車開得很慢很慢,這孩子,她一定要保住的。

正開著車,車上的藍牙響了,看到是江君越的號碼,她直接點開,“傾傾,找我?”

“怎麼沒在家?去哪了?”

藍景伊心思一轉,隨口道:“我出來隨便逛逛,你的晴妹妹要大婚了,我不知你要送什麼禮物,不過,咱們怎麼也要表示一下的是不是?所以我就出來到處走走,看看能不能選一個可心的禮物。”

“哦,原來是為了這事兒,你放心,我都會安排的,不用你擔心,才打電話回家裡,晴姨說沁沁壯壯找你呢,你轉一圈就早點回去吧。”江君越手撫著額頭,他有些頭痛藍景伊的到處亂走,若是一個不小心被她知道江氏的現狀,那他之前的努力不是都白做了嗎?

為了搞定電臺的莫先生他喝出了胃出血,他可不想付出的心血付諸東流。

江氏的事絕對不能讓她知道。

“哎呀,我看到了一個玉鐲,很喜歡,等我買下來再回去,好不好?”

“還要多久?”江君越不放心的問。

“一個多小時吧,行了,傾傾,你就別Cao心我了,沁沁壯壯有的玩就不會鬧的,你忙你的,我保證轉一圈就回去。”

江君越這才放過了她,藍景伊眼看著就要到江氏了,悄然把車子停在江氏塔樓對面的地上停車場,她悶悶的坐在那裡,若是可以,真的很想進去看看他。

忽而,一道熟悉的身形送入眼簾。

是蔣瀚。

蔣瀚是步行的,此刻正要穿過馬路,與她不過是十幾米的距離,透過車窗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中正拎著一個袋子,她以前在江氏工作過,對這周遭的情况比較熟悉,那個袋子她一眼就認出來了,是這附近的好又惠藥房的方便袋子,蔣瀚去藥店買什麼藥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步行的方向分明是江氏塔樓的方向,難道是買給江君越的?

心,突的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藍景伊慌了。

手,條件反射的推開了車門,藍景伊沖向了蔣瀚,“蔣瀚,傾傾怎麼了?”

聽到喊聲,蔣瀚下意識的轉頭,這才看到藍景伊,“家後,你怎麼在這裡?”

藍景伊抬頭看了一眼江氏塔樓,這才發覺自己不該下車,若是被江君越發現就不好了,抿了抿唇,她淡然一笑,“哦,想要去買送給尹小姐結婚的禮物,剛好經過這裡,遠遠看見你走過來,我就停車在這裡。”藍景伊說著時,目光便落在了蔣瀚手中的袋子上,“買給傾傾的嗎?他怎麼了?”

“哦,江總昨天與同事開玩笑,他打了人家一拳,對方也打了他一拳,打得胸口有些淤青,便讓我來買些藥酒來擦。”蔣瀚微微遲疑了一下說道。

“打拳?”藍景伊頓時想起了昨晚上她看到的江君越胸口的淤青,當時他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可到蔣瀚這裡告知她的卻是因為被人打了一拳,明顯的,昨晚江君越騙她了,蔣瀚是江君越的助理,只為他一個服務的,所以,他一定是一下子也無法編出謊言來,便實話實說了。

“小問題,沒什麼的。”蔣瀚也是有思量的,想著昨晚上人家夫妻兩個做什麼他也不知道,很有可能藍景伊看到了,所以,他才實話實說,其實他早就應該買好了回來的,不過早上出了江氏塔樓就接了女朋友的電話,便去處理了些私事,回來才買了江君越要的藥酒,以至於正好碰到藍景伊過來。

“嗯,應該沒事,昨晚我看到了。”藍景伊脫口而出後才反應過來不該說的,一張小臉染上紅暈,他是不會有事的,昨晚上他可是生龍活虎的緊。

“家後要不要上去坐一下?”蔣瀚見藍景伊沒有起疑,便禮貌的問了一下,可是問了後,他緊張了,若是藍景伊真要上去,那江君越的辦公室已經移到管理部的事情就要穿幫被她知道了。

“不了,我要去選禮物,這就回去了,對了,你不要告訴傾傾在這裡見到我喲,不想他擔心我。”

“行,家後放心吧。”

藍景伊這才轉身上了車,開車往別墅駛去,只不想被江君越知道她來了江氏。

半路上,她順便挑了一隻玉鐲,這樣晚上見到江君越的時候才好交差,不至於讓他起懷疑,若是平時,她真的不怕他說什麼的,但是現在,他應該是最敏感的時候吧,就是怕她知道江氏最近發生的事情的真相。

想到姓季的兄妹,她轉著方向盤的手不由得一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真的是想要江氏嗎?可是季氏的產業絲毫不比江氏的規模小,又何必把手伸到別人的口袋裏呢?

有那麼多錢,他們可以繼續把季氏做大,不必繞個彎路來打江氏的主意。

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

胡思亂想著,車上的藍牙又響了,這一次,只一聲。

是手機短信。

心,突突的狂跳起來,難道是那個為她提供即時會議視頻的人又找過來了嗎?

藍景伊迅速的把車停到了路邊,打開手機,當看到是靳雪悉的簡訊時,這才松了一口氣。

“藍姐,這邊的水管斷了,你看看要不要通知一下簡先生?”

“好。”回了一條簡訊給靳雪悉,她覺得自己這記Xing太糟糕了,把靳雪悉一個人扔在簡非離那裡,這兩天她連個電話都沒打一個,一遇到江君越的事情,她整個大腦就象是當機了般的,不會運轉了。

不行,她要去看看靳雪悉,人家還在小月子當中,這斷了水多不方便,有保姆也不方便,不過,要去也可以,自然要先與江君越打個招呼,他那個人,現在就象是管家婆一樣,她去哪裡都管著。

江君越的電話接得很快,只響了一聲他就接了起來,“還沒回去?”

“雪悉住的地方水管斷了,我去看看,晚點回去,老公大人你不會介意的吧?”

“呵,那去吧,不過,天黑之前要趕去老宅,我答應爸爸今晚回去看他了,我先去接沁沁壯壯,到時你直接開車回去就好了。”一早在電梯裏答應江君劍的,老三家的雖不仁,他卻不能不義,他始終都記得自己姓江,他是爺爺的孫子,為了爺爺,什麼都要忍。

“行。”沒想到江君越立碼同意了,藍景伊也應的痛快,好久沒見到江涵予了,賀之玲被帶走,他一個人在老宅住著更孤單了吧,早就該帶著沁沁壯壯去看看老人家了。

這一天,註定了就是忙碌。

車開得很快,藍景伊已經看到了那幢小樓,午後的陽光篩落在小樓間,靜謐而安好。

一輛黑色的車子正停在小樓外的一株大樹下,當看到車牌號,藍景伊猛的一個急刹車,那車,化成灰她也認得,是成青揚的車。

他來,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