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你是我老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6:37
A+ A- 關燈 聽書

這算是他的嗜好吧,大男人了,可是最喜歡的就是跟她一起洗澡,她才想說不,他已經抱著她大步的走進了淋浴房,淡弱的光影下,他有力的臂膀鐵鉗一樣的緊摟著她,她所有的不安就在這一刻徹底的頓去。

相信他,相信人定勝天,她的傾傾從來都會給她驚喜的。

人在他的懷裡,她如猫咪般的窩著,長長的睫毛眨了又眨,對於江君越這個不良嗜好她是真的很無言,卻,偏又奈何他不得,她總是拒絕不了他。

“傾傾,我身子不舒服,洗澡是可以,可是,你不許胡來喲。”雖然心口跳得厲害,她也很渴望他,可是,她還有理智,理智告訴她今晚絕對不能讓他在淋浴房裏對她得逞。

肚子裏還有一個寶貝呢,她得時刻保護著。

這孩子來得讓她很是喜歡,至少,可以讓江君越早些的體驗一下從她初初懷了身孕到生下孩子的過程,以彌補他之前一直引以為憾的失落。

“你是我老婆,我要你是天經地義,不算胡來。”江君越理所當然的,反正,在他心裡,他已經認定了藍景伊就是他的妻子,誰也不能改變他的心意了。

她小臉一紅,“傾傾,我有話要對你說……”想了又想,藍景伊决定說了,孩子的事早晚瞞不住的,與他住在一起,她小腹上的任何變化他都會第一時間知道的,最慢,也瞞不過三個月。

“噓……”她才要開口,他修長的指便點在了她的唇上,“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他清亮的眸眼灼灼的看著她,那飄出來的眼神帶著酒意一般,讓她頓時就醉了,想著孩子的事兒也不急,越是晚說他越是驚喜吧,這第二度懷有身孕,她是一定要他陪著她一起到生產的,這一次是什麼都要體驗的,想到這裡,藍景伊淺淺一笑,柔聲語,“我身子真的不舒服,你必須要答應我不許胡來,等改天舒服了,就……”說到這,她突的頓住,說不下去了。

“就任我怎麼樣你都行?”江君越卻是邪邪一笑,滿眼都是渴切。

“色狼。”她嗔他一眼,“我今個身子真的不舒服。”

“你不舒服你的,別怕,我不會累著你的,成嗎?”他低低在她耳邊說道。

“不成。”若是一不小心傷了腹中的才有的小寶貝,她得多後悔呀。

“我輕輕的。”他柔聲哄著她,抱著她進了浴缸,溫熱的水拂過身體,那感覺特舒服。

“真的不要,我乏了。”醉了的同時只殘存著最後一絲絲的理智。

“要不,咱們換個管道?”他撩著水輕笑著,嗅著她發上的香,心旌神搖。

“什麼?”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才問了他一句。

江君越捉起了她的小手放在了他的大掌中,小對大,一個白皙,一個修長骨感,男人的手與女人的手果然是有很大區別的,手指摩梭著她的手,“就用這個,如何?”

“滾。”藍景伊真恨不得掐死他,她才不要。

江君越頓時‘委屈’的抿了抿唇,“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豈不是要當和尚了,我看你白天明明沒什麼不舒服的,我不管了,反正你要從中選一個管道,二選一,你選吧。”

藍景伊翻了一個白眼,“你這是威脅。”

“我這是要行使我做夫君的權力。”

“那你還有義務呢。”藍景伊不幹了,小手要掙開他大手的鉗制。

江君越頓時眼睛一亮,“對呀,我還有讓你這個小猫咪舒服的義務呢,嗯,現在開始,你只管享受,我盡我的義務好了,乖。”薄唇說著時已經印了下來……

溫熱的水汽縈繞在周遭,藍景伊覺得自己彷彿是在做夢一般的不真實。

可是唇上的觸感卻是真真切切的。

那時在騷動初識時,她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如此的愛著這個如妖孽般的男人,可她就是愛上了。

而且愛得不可自拔,為他,她可以做任何。

時間,在悄悄的走過。

心跳,越來越快。

藍景伊軟軟的倚在江君越的懷裡,心狂跳不已,藍景伊覺得自己彷彿飛到了天上一般,渾身都輕飄飄的再也不是自己的了。

她如此這般,早晚不等會被他拿下,可雖然知道,她卻無力拒絕他。

他就象是她的盅,只需要他稍稍動點小手段,她頓時就化在了他的世界裏,不能自拔。

不行,真的不行,她肚子裏還有他的寶貝呢。

不知道告訴自己多少次了,可她還是無可抵禦他的溫存。

“傾傾,別……”

來不及了,真的來不及了,此時的江君越真的停不下來了。

小手便落在了他的脖頸上,再徐徐向下,忽而,她頓住了,清幽的眸光落在他的胸口上,“傾傾,這裡怎麼了?怎麼有淤青?”

江君越頓時清醒了過來,才想起中午下班時出辦公室時被李伯傷了的那一拳,那時他真沒當回事,不想竟是胸口一片淤青,“沒事,一不小心碰了下而已。”漫不經心的說過,雖然有些後悔自己沒處理好讓她發現了,但是看著她此刻關切的小模樣,他到底還是愉悅的,甚至覺得這淤青了都是好事了呢。

“以後小心些,這麼大的人了,居然還把自己碰成這樣。”藍景伊特無言,一個大男人,還傷了,笨。

“好了,老婆,還是關心一下為夫的正事吧,嗯,小傾傾真的受不住了。”

幾番深喘,一聲低吼後,他緊摟她在懷中。

彷彿是被熱汽薰染的關係,再或許是真的乏了,再加上她懷了身孕後一直嗜睡,他晴動之後她居然就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藍景伊睡得很香很沉,睡著的她唇角微彎的帶著點點笑意,看起來就象是小猫咪一樣,很是無害。

江君越拂了拂額頭汗水混合水汽的細小汗珠,這才徐徐抱起了她,擦乾淨了她的身子,抱她進臥室的時候,她依然還在沉睡著。

那酣睡的模樣酣酣的,他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尖,再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掖好被子,站在床前傾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聲,確定她再不會醒過來了,這才披上晨褸打開了電腦。

藍景伊睡了,他卻很精神,認真的審查他擬好的方案,他要確保萬無一失,這樣不必半月江氏就會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上了,這樣他才有臉去見爺爺,他老人家也才會安息。

淩晨一點了,江君越這才收起了筆記型電腦睡下。

大床上,藍景伊還是先前那個姿勢沉沉的睡著,他伸手摟過她,她本能的把嬌小的身子貼上他的,整個人都蜷縮在他的懷裡,就這樣的環著她,江君越滿足的很快睡去。

這樣的日子,他想要一輩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不是奢侈,這就是普通夫妻都會有的人生。

藍景伊醒來的時候,江君越早就起了,他從前做江氏總裁的時候就絕少遲到,如今已卸任總裁,更是不能怠慢了這新的職位。

姓季的以為給他降了職,他一定沒臉面留在江氏了,卻沒有想到他還會如往常般每天上班下班吧。

雖然從總裁到經理有些難堪,可是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他不理會就是了。

“江經理早。”

“江經理早。”

“早。”

從進了江氏塔樓,便不斷有人問候他,江君越眼皮都不眨,平靜的回應那一聲聲‘江經理早’,他就是經理了又如何,一樣可以活的風生水起。

那不過是一個職位罷了,或高或低都不足以影響他的心情。

忽而,身後再度傳來問候聲,依然的是那一句:“江經理早。”

這一次,員工們問候的卻是他身後的人。

江君越倏的回頭,犀利的目光篩落在江君劍的臉上,四目相對,江君劍略略尷尬的輕咳了一聲,這才强擠出一抹笑來,“大哥,早。”

“不早了,快進來吧,不然遲到了。”江君越邁步進了才到的電梯,手指按下開門鍵,熱絡的等著江君劍進電梯,那畫面,任誰看在眼裡兩個人都是江家的好兄弟。

江君劍的臉頓時就熱了熱,“哥,你先吧,人多,我等下一班。”

江君越身子往裏移了移,“再加兩個人都沒問題,上來吧,遲到了不好。”

人多,全都在看著他們兄弟兩個,江君劍又猶豫了兩秒鐘,眼看著江君越還摁著開門鍵,電梯裏那麼多人等他,他只好一步邁了進去。

電梯門關,這一刻空氣彷彿停止了流動一般,讓他心口一窒,半天才狠吸了一口空氣,“哥,爸爸說讓你晚上回老宅呢,你和嫂子有些日子沒回了,大伯他很想你。”說完,江君劍微微有些局促的站在原地,不知是心虛還是其它的什麼,反正,看起來很不自然。

“嗯,今晚就回。”兄弟兩個如敘家常般的在電梯裏談著家事,四周的人全都屏著呼吸,沒有一個人敢插言。

江氏亂了。

而季唯衍就是江君劍引來的人,這是江家的家務事,誰也摻合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