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微酸微甜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6:08
A+ A- 關燈 聽書

“今天江氏要舉行例行公司會議,嗯,我這裡可以全程直播,藍小姐,想不想知道今天你先生身上會發生什麼?”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你是誰?”

“你只要告訴我你想不想看即時會議。”

所有的胃口都被吊了起來,藍景伊回了一個字“嗯”,心突突的狂跳,江君越那邊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否則,這人不會如此的提議。

靜坐在房間的靠椅上,手機上很快便傳來了即時的會議視頻,長橢圓形的會議桌是她熟悉的,而她最熟悉的就是每一次坐在主比特上的那個男人。

昨天,他還在醫院,可今天,他所坐的位置居然不是主比特,而是會議桌左側通常是經理級別的職員所坐的位置。

藍景伊的眼皮跳了跳,他到的真早,其它的位置上還有空位,還有人未到,而主比特還空著。

也許,他只是暫時的坐在現在的位置上而已,是她多想了吧。

可是心,卻提到了嗓子眼,怎麼也放不下。

低頭看看時間,江氏的例會通常是在早九點,現在距離九點還差三分鐘左右。

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靜靜的等待著,若是可以,她真想打個電話過去問他為什麼那麼早到?為什麼這會要坐在那個位置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才三分鐘的時間,也許他接起也就到了開會的時間了。

一左一右的人都在低聲的與他談論著什麼,聲音小,透過即時視頻她什麼也聽不見,只能癡癡的看著視頻中的那個男人,昨晚上她到底沒能守著他輸液,他自己輸了液,可是這會兒看上去還是那樣的精神。

忽而,會議室裏的人抬起了頭全都轉向了門前,藍景伊這裡的鏡頭看不到會議室的門,只能屏著息等待是什麼人來了吸引了眾人的視線都看了過去。

一定是個重量級的人物,不然其它的人進來這些人也沒有這樣的反應。

視線裏,一道頎長的身形軒昂走來,第一眼看到,藍景伊頓時驚了。

只為,這男子象一個人。

他象季唯雪。

昨天江君越電話裏的季總?

他來江氏做什麼?

而且,明顯的是來參加江氏的例會,而不是來江氏做客的。

電光火石間,藍景伊的心裡閃過無數個念頭,可也不過是瞬間,她再度驚呆了。

這位季總被眾星捧月般的請坐在了江氏總裁的位置上,也就是從前江君越所坐的位置。

從這一刻開始,九點至十一點,藍景伊哪也沒去,就靜靜的靠在椅子上看著手機裏的即時視頻。

從最初的吃驚到漸漸的歸於平靜,視線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江君越,到底又騙了她多少。

江氏出事了。

可為什麼這幾天的新聞只有關於他和季唯雪的一些花邊新聞,關於江氏的卻是一件也沒有。

一場會議,完全不是平時的樣子。

江氏裁員了,而且宣佈裁員名單的人還是江君越,他如今再也不是江氏的總裁,而只是江氏管理部的一名經理,那個位置原本是李經理的,現在卻成了他。

是從渡假村回來,江氏便這樣了嗎?

可他即便是淪落至此也從未在她面前表現出半分來。

忽而就想起那晚他與電臺的莫先生喝酒喝到胃出血,從前的他根本不必如此的。

眼淚,悄悄的滴落,一顆又一顆,晶瑩剔透。

會議結束了,被裁的員工圍攻上了她的傾傾,罵的嚷的吵的鬧的,很是熱鬧,可她一點也不相信這是江君越的主意,雖然那些人都是老二和老三家的親信,但是以她對江君越和江氏的瞭解,他真的不必如此做。

一定是姓季的做了。

視頻終於沒了。

一條簡訊再度發了過來,“藍小姐,約個時間地點我們談談吧。”

這一行字,簡單,清楚,明了,藍景伊卻看了一遍又一遍,這個人有本事把江氏即時的會議轉播給她,就證明是江氏的人,而且絕對是非池中物。

或者,是季唯衍的人吧。

他找上她幹什麼?

江氏已經就要變成季氏了,她藍景伊在姓季的眼裡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嗎?

或者,是有吧,不然,這人不會找上她。

看了又看,藍景伊最終沒說去也沒說不去,直接關了簡訊,就當沒看見,轉身下了樓去準備午飯。

若她答應的快了,對方一定先將她一軍。

凡事,先穩住心神。

她如今已經要是第三個孩子的媽了,為了腹中的寶寶,她也不能亂。

既然傾傾不亂,不把江氏的事情告訴她,那就證明他還有能力控制住一切。

畢竟,如今江氏的現狀並沒有新聞傳播出來,那就一定是江君越在掌控著一切。

是了,也許他去見電臺的莫先生就是為了封锁新聞的播出。

想到這個,她心底一忽是甜一忽是酸,甜的是他肩上壓下了這樣多的事卻依然不想她知道不想她擔心,她的傾傾果然是最在意她的,酸的就是這些事一定是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可他卻不肯對她吐露半點。

其實夫妻間該是共患難的。

可是江君越就是喜歡一個人扛。

他這是大男人主義呢。

卻偏偏,讓她感動莫名。

“景伊,水滿了,想什麼呢?跟媽說說。”藍景伊正在洗菜,藍晴進了廚房看了一眼水池中的水盆問道。

“哦,沒事,上午看了一個電影,看得我有些傷感,一想起那個女主角最終沒有嫁成男主角就總覺得遺憾,媽,你說我是不是太感Xing了,明明知道電影都是假的都是導演編的,可是還是被影響了心情。”藍景伊自嘲般的說道,只是不想媽媽擔心自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媽媽嫁給了你爸爸是真,卻也只有幾年的好日子,所以,即便是嫁了也覺得這一生有遺憾,若是可以,真想他走的時候我也……”

藍晴說到這裡哽咽了,藍景伊也是心一慟,她何曾不懂,媽媽走到今天全是因為她,“媽。”走過去,她一把擁住藍晴,如今,她和江君越也遇到坎了,只不知,能不能順利的淌過去,可不管怎麼樣,她一定會陪在他身邊。

手機,再沒響過。

那個號碼卻像是輪子一樣的碾過她的心,很痛。

若是不知,她每一時每一刻都是開心的。

如今已知,她便只剩下了擔心。

突然間,就懂了江君越,即便是喝到胃出血,他也不願她有此刻這般的反應吧。

想到這裡,她只告訴自己不憂傷不難過,總會過去的,姓季的,她不怕他們。

煮好了飯,裝了兩個便当,藍晴和沁沁壯壯開吃的時候,她拎著便当出門了。

煲了養胃的湯,她要親自給他送去。

開車到了江氏的塔樓前,這個時候他也下班了,她想了想,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撥通了他的手機。

“伊伊?”像是不相信這個點她會打過來似的,江君越語氣裏帶著微微的訝異。

“中午吃什麼?”

“叫了外賣,養胃的,你放心吧。”他笑,對於她的親自過問很受用。

“拿去給蔣瀚,他吃兩份應該沒問題的,嗯,天和公園,東門進去的長椅,我等著你,溫暖牌的午餐喲,你要是敢不來……”

“老婆真好,來,香一個。”

“滾。”雖然坐在車裏,可是車外人來人往,她小臉頓時紅了。

他卻不管,“那我先來了。”很響的一聲,讓她小臉更紅了。

“來,就一聲,然後我就下樓,靚女,乖乖的,這樣本帥哥才肯與你約會。”

還靚女呢,她都孩子媽了,可這樣聽著心情真的很愉悅,手放在唇上,她終於還給了他低低的一聲,這才道:“一會見。”

“回見。”

兩個人的電話,已經道了呆會見,可是這一刻,居然誰也沒有先掛斷電話。

一瞬間,彼此的呼吸就通過那一條無形的線傳遞到彼此的耳中。

想著他現在如此艱難,卻依然不忘帶給她溫馨,心頓時就醉了。

她的傾傾,真好。

只為他這般,她怎麼都知足了。

“老婆,等我,馬上到。”終於,江君越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太矯情了,這才掛斷了電話,起身拿了外套便出了門。

才一推開辦公室的門,兩個被裁掉的員工頓時就沖了過來,“姓江的,你也太狠了吧,我們哥兩個都五十幾歲的人了,在江氏做了大半輩子,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眼看著要退休了,你居然裁掉了我們,你讓我們這個年歲的人哪裡再去找新的工作?”

“李哥,別跟他費話。”另一個人拉住才說話的人,朝著江君越吼道:“反正,我不同意裁員的事兒,若是要裁也要補償我們二十幾年的辛苦,嗯,我要補償費,而不是三個月的辭退費。”

江君越靜靜的立於門前,靜靜的聽著兩個人大嗓門的喊聲,直到兩人說完了,瞪著他等他給答覆的時候,他才溫溫一笑,“很報歉,江氏只能給二比特三個月的辭退費,我很忙,先走一步。”

“喂,你這個狠心的小兔崽子,若是老爺子在,他一定不准許你這麼做的。”“刷”,姓李的一拳就揮向了江君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