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陌生人的簡訊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5:50
A+ A- 關燈 聽書

“來電話了,來電話了。”就在藍景伊終於下定决心要告訴江君越她懷了身孕之時,江君越的手機響了起來。

皺眉拿出,當看到上面的號碼時,他的眉頭更皺了,眼睫微眨了眨,這才接起了手機,“季總,大週末的,有事兒?”

“唯雪被條子帶去局子了,江經理,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冷冽的聲音,彷彿要把他撕成兩半似的。

江君越也不生氣,淡淡笑道:“季總說笑了,令妹被帶走你該去找條子要人找我是不是找錯人了?還有,這事與我無關,季總想要我怎麼解釋?”

“薛振東帶走的人,你別告訴我說你不認識他,姓江的,你別逼我。”

“報歉,既然季總說得不是公事而是你自己家裡的私事,那在下不便參與,嗯,先掛了,週末愉快。”江君越語調輕鬆的說道。

“你……”

可,季唯衍才一字出口,江君越已經俐落的掛斷了電話,隨即,直接關機。

“傾傾,誰被條子帶走了?季總是哪個季總?我記得江氏的客戶雖然很多,可好象沒有姓季的吧?”好歹她在客服部呆過,自然知曉客戶的資料,這姓季的,直覺告訴她應該不是江氏的客戶,可若不是江氏的客戶,有什麼人敢對江君越如此的語氣生冷呢?

“哦,不相干的人,不用理會。”江君越面不改色,彷彿剛剛掛斷的真的只是一個不認識的人的電話似的。

藍景伊的腦子裏卻一直在轉,驀的,她倏的轉頭看他,“是季唯雪的哥哥是不是?你把人家怎麼了?”他才對話的時候說‘令妹’,她就應該想到的,她這反應還真是慢了半拍。

江君越後悔了,剛剛真應該去外面接電話不讓藍景伊聽到的,可是當他看到是季唯衍的號碼時頓時愉悅的接了起來,想著自己終於回擊了一次季唯衍,就聽聽季唯衍氣急敗壞的反應,他卻忘記了藍景伊會追問了,“呵,也沒怎麼,她總把車停在咱們這別墅外面,知道的是她要倒貼的黏著我,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跟她真的有什麼牽扯不清的關係呢,嗯,我不過是教訓了她一次,讓她進局子裏轉一圈,也長點心,免得以後總來咱們這裡鬧騰。”

“你呀……”藍景伊狠點了一下江君越的額頭,“剛在外面抽了烟就辦了這事?”怪不得他一直不進來,原來,是等熱鬧瞧呢,人家妹妹出事了,自然是要找他來算帳了。

“沒。”江君越十分肯定的一個字,雖然做了一件很爽的事情心情很舒坦,也去了些這幾天來的怨氣,不過,他還是不想把藍景伊拉下水,“我清白著呢,來,這裡改成這樣……”拿過鍵盤,他替她修改起來她之前不懂的地方,十指飛快的指指點點,那神情彷彿他剛剛的確沒對季唯雪做過什麼似的。

算了,她也不喜歡季唯雪。

看他修改,她隨意的道:“季家在T市有一家醫院,不過沒聽說有在T市開公司,江氏與季家有生意往來?”

“嗯。”江君越含糊的應了,便不再多說,“你按照我這個思路改下去,我胃有些不舒服,去休息一下。”

他這一句不舒服,藍景伊立刻噤了聲,由著他去躺下,萬事都等他身體好些了再說,也是這時候突然間想到自己懷孕的事,“傾傾……”她轉頭就要告訴他,可江君越已經速度的閉上了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樣,靜靜的躺在床上,不動了。

藍景伊唇微抿,到底還是沒有說出來。

罷了,也不差這一天,時間拖得愈久,對他來說越是驚喜吧,以前總是他給她驚喜,這一次她也給他一個驚喜。

也許是早先的藥液裏殘存的安眠藥物還在身體裏留存著,江君越真的睡著了。

兩個人,一個睡一個錄入著檔案,時間悄悄走過,轉眼一個下午就過去了,醒來的時候正是吃晚飯的時候。

藍景伊笑望著才醒過來坐起來的江君越,“你還真會趕飯點醒呀,一點都不差,媽剛讓我叫你呢,起吧,下去吃飯。”

下樓去吃飯,知他胃出了毛病,煮了些清淡的養胃的吃著,似乎是睡飽了,江君越吃得格外的香,吃好了又陪著沁沁壯壯玩了會兒才上樓。

“傾傾,答應我以後不許喝酒了。”瞧他這罪遭的,真不值。

“嗯,必須滴。”

“這還差不多。”藍景伊微松了一口氣,又想起明天上午他要參加的會議,“真要提早輸液?”

“嗯,我白天睡足了,晚上自己守著就好,再說了,不是還有護士嗎,你上樓就睡吧,不用管我。”

藍景伊打了一個哈欠,她真困了,懷這個小三,她很嗜睡。

洗了澡出來,他又忙起了工作,藍景伊到了嘴邊的話終究又忍了回去,很快就窩在床上睡熟了。

當房間裏全是她均勻的呼吸聲時,江君越這才輕輕轉頭,看著床上沉靜安睡的女子,她睡得真香,睡吧,睡著了最好,睡著了可以什麼也不用想,只管安心睡覺。

她睡,他卻要忙一個晚上了,奪回江氏的事情他已經有了辦法,只是,過程還有些麻煩,每一個環節他都必須要設計好,到時候讓季唯衍沒有回頭的餘地。

終於弄好了時已經是淩晨了,他伸了個懶腰,這才想起自己關了一個下午一個晚上的手機,季唯衍後來怎麼著他妹子了?

為了不吵醒藍景伊,江君越悄悄進了陽臺,打開手機,十幾個未接電話,有季唯衍的,還有薛振東的,唯獨沒有季唯雪的。

江君越不由有些奇怪了,想了又想,還是撥給了薛振東,對方只響了一聲,或者說才一響那邊就接了起來,彷彿就在那裡拿著手機等他這個電話一般。

“姓江的,你也太不够哥們了,那麼漂亮的女孩,你不要也就算了,還誣陷人家貶毒,你就缺德去吧,真不知道老天爺怎麼那麼照顧你,居然讓你人先有了那麼可愛的兩個寶貝蛋,我恨死你了。”薛振東一接起劈頭就數落起江君越。

“呃,我只是一句玩笑,誰知道你當真了,是你智商不够,怪不著我。”江君越慵懶一笑,一下子推了個乾乾淨淨。

“玩笑?你小子這玩笑開大發了,你這次是把那個季唯衍惹急了,這都過去半天了,可我只要一回想起他陰沉著臉來局子裏接她妹妹時的表情就心發顫,那人現在應該是恨不得抽了你的筋,剝了你的皮,你等著瞧吧。”

“我隨便他,不過也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江君越微微一笑,反正已經很亂了,他不怕再亂上加亂。

“姓江的,不是我要哄你,我覺得那個女孩好象有些不對勁。”似乎是斟酌了一下,薛振東低低說了一句。

“什麼不對?”

“好象身體不怎麼好。”

“不可能的,她爬山比兔子還快,是不是你看上她了?若是,你儘管追,我在精神上支持你。”江君越嘻哈一笑,恨不得季唯雪馬上被人認領了,從此再不來煩他。

“我看上又能怎麼樣,也要人家看上我才行,季家的千金小姐,跟我絕對沒緣份的,行了,被你算計了一回,說吧,什麼時候請我?”

“過幾天,半個月內,放心,不會欠著你的。”

“好咧,我可是記下了。”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這才收了電話。

江君越去房間先審閱了一些檔案,直到過了淩晨才讓護士過來輸了液,夜深人靜,藍景伊依然睡得香沉,他看著她的小臉,就覺得她最近特別能睡,不過能睡也是好事,比失眠强,有護士盯著輸液,他也補了個眠。

天亮,藍景伊還在睡,江君越已經出門去了公司,手裡,就是那份裁員報告。

“江總,你想好了?”蔣瀚很不安,這案子一宣佈,那些被裁的員工一定是恨不得劈了江君越,所以今天的場面一定很熱鬧。

“今天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傳出去,安排好了嗎?”江君越盯著手頭的檔案,低聲問道。

“那天姓季的給我這個方案的時候就準備了,江總你放心吧。”

“好。”江君越收起檔案,闔上眼眸靠在椅背上,蔣瀚再不說話,他知道江君越這是在思考,通常這樣的時候,他要的就是清靜。

藍景伊醒來時,江君越早就已經走了。

下樓吃飯,藍晴看了她一眼,“景伊,你最近很能睡,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有的事兒,媽,我挺好的。”藍景伊微微笑開,她是懷了孩子了,這是喜事,沒有什麼不舒服。

“那就好,不然媽一直擔心。”

娘兩個說說笑笑,藍景伊也吃完了早飯,正要上樓,手機忽然響了一聲,是一條簡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今天江氏要舉行例行公司會議,嗯,我這裡可以全程直播,藍小姐,想不想知道今天你先生身上會發生什麼?”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