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我來處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5:18
A+ A- 關燈 聽書

她懂個鬼,她什麼也不懂。

“我開什麼心?我懂個什麼呀?”呲牙瞪著他,那神情彷彿恨不得在他的身上剜個窟窿似的。

江君越笑得越發燦爛,彷彿他這不是在醫院裏,而是在小戲院裏聽人家講段子說笑話一般,“你呀,榆木腦袋。”與她一起,他就輕鬆些,也可以暫時的放開心底裏壓著的一塊塊的大石頭。

“好吧,我榆木腦袋,那你快告訴我,我為什麼要開心呀?”

“第一,你男人被人惦記,那說明他行情好,你嫁了一個好老公,這是你的福氣。第二,她不想我醒來,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只我一醒過來,就會把她趕走,她想陪著我,自然就不想我醒過來了。”

江君越文諂諂有板有眼的說完,再看藍景伊小嘴一撅,“怎麼,不相信?”

“自大狂。”隔著衣服,她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不疼,反倒帶著幾分親近,讓他伸手就摟住了她,恨不得把她揉進身體裏,就想兩個人這樣一起到天荒地老多好。

“咳……”忽而,門開了,一聲低咳後,蔣瀚垂頭站在那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江君越聽見聲音,這才不情不願的鬆開了藍景伊,轉頭看蔣瀚,“何事?”

“已經辦好轉院手續了,你看……”

“不必,不轉院了。”

“傾傾你……”藍景伊惱怒,若不是蔣瀚在,恨不得咬他一口。

“呵,轉院太麻煩。”江君越看著藍景伊,笑得越發的燦爛,“老婆你不覺得嗎?”

她不覺得,一點也不覺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男人有時候太欠扁了,她現在不擔心季唯雪佑惑他,她是擔心他在這家醫院的安全,那些安眠的藥用多了不是好事。

“那你不覺得咱們回家更方便嗎?”他笑,繼續看著她由惱怒變得瞠目的眼神,“老婆我說錯了嗎?”

“喂,你病還沒好。”

“回家打幾天吊針就好了,有什麼大不了,嗯,就這麼决定了,蔣瀚,辦理出院手續。”

於是,不過是秒秒鐘的功夫,江大總裁就决定了一切,也否决了藍景伊的决定,她拿他真是沒辦法,可,他如此决定,她的心卻是甜蜜蜜的。

回家也好,請醫生護士貼近照顧他,比在這醫院裏方便多了,而且,還舒心。

說走就走,十幾分鐘後,兩個人已經坐上了車,蔣瀚開車,再沒有見到那個討人厭的季唯雪,藍景伊的心情也因為這晴朗的一天而由陰轉晴。

“傾傾,等你好了,咱們去一次觀音寺吧。”她並不是迷信的人,可是最近江君越的身體總是出問題,雖然大多都是因為外力的原因,可她不安心了。

“我覺得這事不著急,有一件事更為著急。”

“啥事?”見他不急著去,她急了。

“你猜?”

她滿腦子都是他最近受傷又胃出血的事,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來,“猜不出,你快說,不然……”說到這裡,小臉一紅,說不下去了。

江君越看著她泛起潮紅的臉蛋,笑意越發的幽深,“不然不許我碰你?不過那是不可能的。”他這話是貼著她的耳朵說的。

可雖然蔣瀚聽不見,她的臉還是變成了猪肝色,“滾。”

“扯證吧。”

“媽不是把我的戶口名簿丟了嗎,怎麼領?”

“補辦一個就好了,明天週一就去補吧,然後,咱們就去領證。”他笑眯眯,心情很愉悅,從醒來,就想開了,凡事順其自然就好,車到山前必有路,而且,他已經想到了解决之道,會過去的,只要淌過了這道坎,以後,他再也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凡事他都喜歡掌握主控權,什麼都握在自己的手裡才安心。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回了別墅,一路上,蔣瀚偶爾透過後視鏡看看後面坐著的兩個人,被江君越如此的淡定而折服。

明天週一就是江氏每月固定的例會了,届時他要宣佈那份裁員名單,到時候,被裁的人一定會大鬧一場的。

車子很快就抵達了別墅,才一進了園子,沁沁和壯壯就來了一個熱烈的歡迎儀式,兩小人一個站一邊的大門口,小手揮舞著,“爸爸,媽媽,抱。”

於是,江君越抱起了沁沁,藍景伊抱起了壯壯,一家四口進了大廳,藍晴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見他們一起回來,就有些擔心的道:“君越,剛剛電視新聞說你生病住院了,這是真的嗎?”

“小病,沒事了。”江君越淡淡一笑,“你看,這不是已經出院了嗎?”

“沒事就好,這樣我也放心了。”

“媽,又想爸了是不是?”藍景伊看藍晴面色不好,擔憂的問道。

“昨晚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你爸爸回來了,他看到你,使勁的抱著,怎麼也不肯鬆手,你說你都那麼大個人了,他愣是抱了你好半天,呵呵,你爸爸若是還活著,他一定是想著你的,你才出生的時候,他天天抱在懷裡守著你,比我還疼你呢。”藍景伊看著沁沁幽幽的說著時,眸角泛起淚光。

藍景伊心底黯然,“媽,我有預感,爸一定會回來的,說不定就這幾天呢。”

“嗯嗯。”抹了一把臉,藍晴起身從江君越懷裡抱過了沁沁,“君越的病雖然沒什麼大礙,不過還是將養些才好,上樓去休息吧,景伊,我燉了雞湯,你撇了油花給君越盛一碗。”

“謝謝媽。”

“謝什麼,看你們兩個好我比什麼都知足開心。”

江君越上樓了,藍景伊去了小廚房盛了雞湯,果然是煲了許久的雞湯了。

開了門,他居然又忙起了工作,“傾傾,喝了湯再忙吧。”

“嗯,先放著,我看完這份檔案就喝。”

“那就冷了,聽話,先喝。”碗舉到他面前,也擋住了電腦荧幕,他這才接過去,貌似不滿意的瞪了她一眼,“管家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你想誰管?”她嗔了他一眼,笑駡他。

他端起碗,慢慢喝完了湯,再把碗遞給她,“還要。”

“這才對嗎,我再去給你盛。”

藍景伊下了樓,蔣瀚拎著一個袋子進了來,“家後,這明天要輸液的藥液還有針劑,你看我要放在哪裡?”

“給我吧,我先放著,一會兒拿樓上去,明天上午要輸液是不是?”

“下午吧,上午江總要去公司參加例會。”

藍景伊知道這個例會,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一江氏都會舉行公司內部會議,届時公司的高級別職員都會參加,不過,再重要也沒有江君越的身體重要,“傾傾明天上午輸液,一個例會而已,他之前昏迷不醒的時候去國外的時候也落下過沒參加,公司現在不是也好端端的嗎,他明天不參加。”

蔣瀚的臉色頓時難看了,“家後……”

“我說不參加就不參加。”藍景伊語氣冷厲了些,什麼都沒有健康重要吧,江君越雖然看起來很強壯,可是說病就病,又不懂得愛惜自己,一想起他昨晚喝了那麼多酒,她就心疼,眼看著蔣瀚頓在那裡一時不知道要怎麼否决她了,她又道:“昨晚傾傾跟誰一起喝的酒。”

“是……是……”

“到底是誰?別香香吐吐。”

蔣瀚撓了撓頭,“是電臺的莫先生,兩個人相談甚歡,一時沒有節制,就多了。”

“公司沒有公關部嗎?據我所知,江氏的公關部的人可不是吃閒飯的,什麼事不能公關部的人出面,非要他去參加呢?”藍景伊條理清楚的反問過去,蔣瀚頓時不知要如何回答了。

他能說江君越這是私事嗎?是為了江氏的事情不被報導出去不讓她知道嗎?

私事自然不能江氏的公關部出面,這些,他不能說,統統的都不能說,一說出去,藍景伊就全知道了,那江君越昨晚不是白喝多了嗎。

“江總和莫先生比較熟悉,就親自去了。”微微頓了頓,蔣瀚笑嘻嘻的道,“還有,明天上午的例會很重要,江總若是不去,恐怕……”

藍景伊頓時惱了,“會議重要還是他身體重要?”她今晚還要告訴他孩子的事呢。

她又有了。

“這個……這個……”蔣瀚支吾了。

“伊伊,我的雞湯呢?”還好,樓上傳來江君越的喊聲,催著藍景伊的雞湯呢,蔣瀚這才吐了一口氣,“家後快去吧。”

藍景伊去盛湯了,蔣瀚轉身便溜了,一出了別墅上了車,就拿出手機打給了江君越,把剛剛在大廳裏藍景伊說過的話告訴了江君越。

“嗯,我知道了。”聽完,江君越的眉毛微擰,略有所思。

“江總,那明天上午公司的例會……”蔣瀚不確定江君越的决定了。

“我照常參加。”

“可是家後那裡……”

“我來處理。”微微一笑,江君越給了蔣瀚一顆定心丸,掛斷,唇角微勾,起身走向門前。

門外,低低的腳步聲傳來,藍景伊回來了。

藍景伊推開門,端著湯走進了門,“傾傾,湯來了,你在哪?”掃了一眼房間沒看到江君越,藍景伊四處尋去。

“我在這兒。”小腰,突的被摟住,連人帶湯,藍景伊被江君越抱在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