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占了他的地兒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33
A+ A- 關燈 聽書

思來想去,藍景伊裹著浴巾就出去拿來了手機,很快的撥過去,江君越正在開車,一接通就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就知道給他添麻煩,老媽都跑去逮人了,她還不安份的給他撥電話幹嗎?她就不能讓他快著點開車快著點趕回去嗎?不然,老媽砸門了吃虧被虐的可是她。

白癡女人,他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江傾傾,你是不是在趕回來的路上呀?你順道去洛哥那裡把小乖接回來好不好?”

女人說話了,居然是這樣的小事,江君越冷嗤了一聲,“沒空。”隨即,直接掛斷再把手機調成靜音狀態,管她打不打,他直接不理了,一個小狗罷了,丟了就丟了。

“江傾傾……江傾傾……”藍景伊拼命喊拼命喊,但是,那邊已經掛斷了。

藍景伊再打,卻,無論她怎麼打那邊都不接了。

氣惱的一扔手機,飛快的洗完了澡,穿著小熊睡衣就沖進了臥室,四仰八叉的躺在這小公寓裏唯一的床上,她想給姓洛的打電話,可是,她沒那猛男的號碼,想出去,門外那女人讓她根本出不去。

躺著,想著,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沒睡好,還是洗過了澡的身體太容易放鬆太容易讓人犯困了,藍景伊躺著躺著居然就給她睡著了。

半個小時後,江君越出現在了小公寓的門口,賀之玲正氣惱的靠在牆上玩手機呢,最近,她玩手機連連看玩上癮了,聽到腳步聲才抬起了頭,迎面,兒子正軒昂的站在那裡,看著帥氣的兒子,她得意了起來,“兒子,等我半分鐘,我把這關過了,咱們兩個再好好談談。”說完,又低頭開始她的連連看了。

江君越一步沖上去,瞟了一眼那白癡遊戲,有什麼好玩的,一把從賀之玲手上搶下了手機,“媽,你回家吧,被爸知道你站在這裡玩遊戲,小心他斷了你的生活費。”

“不怕,他斷就斷了,反正我有兒子。”

“回去。”江君越抓著賀之玲的手臂就往電梯間扯,他不想讓賀之玲看到藍景伊,對於那女人,他還沒想好要怎麼處理,在沒處理好之前,絕對不能讓賀之玲見到她。

“兒子,聽說有女人進這小公寓了?是不是那個女人回來了?”賀之玲掙扎著,她這個兒子太難馴了,老媽也能動粗。

“是。”江君越想都沒想,直接的應了一聲,老媽來這裡,自然是知道了有女人進來,不然不會無緣無故的來這小公寓來看他的。

“臭小子,到底是不是那個女人?”賀之玲微微的有些緊張了,聲音都顫了起來,能讓江君越帶到這小公寓裏的女人一定不簡單,他都很久沒來這裡了,她也沒來,但是,這幾年她一直派著人守著了,這小公寓稍微有個什麼風吹草動那人立刻就會向她報告,一早聽到電話的時候她還不怎麼相信,但是現在,兒子都親口承認了,那便是真的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是,媽,你先回去。”一手捉著賀之玲的手臂,一手不停的按著電梯的下行鍵,怎麼這麼久電梯都不到呢,江君越真恨不得砸了這裡的電梯。

眼見著兒子發狠的要她走,賀之玲不願意了,索Xing一低頭狠狠的咬在了兒子的肩頭上,“啊……”江君越的臉色鐵青了,“媽,你什麼時候改屬狗的了?”

賀之玲這才鬆開了牙齒,“臭小子,你爸爸天天搞外遇折磨我,如今,我不過是要關心關心我未來的媳婦也不行嗎?”

“媽,八字都沒一撇呢,什麼媳婦不媳婦的,你回去。”

“不行,我要見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都什麼跟什麼呀,“媽,逢場作戲的女人罷了。”

“我不管是什麼女人,反正,今晚我就要見見她。”賀之玲耍橫了,一付見不到小公寓裏那女人就絕對不離開的樣子。

“只看一眼?”江君越皺了皺眉,老媽什麼脾氣別人不知道他是相當清楚的,那是不達目的絕不甘休,今天看不著,明天也一定會想方設法的來見著藍景伊。

“嗯,只一眼。”賀之玲一下子來精神了,眼睛閃亮著。

“行,那就只能一眼,你答應了我就帶你去。”

“好好好,兒子最好了。”聽著兒子答應了,賀之玲高興的跳了起來,然後,興奮的就在江君越的臉上親了一下,響響的,甚至還印上了口水。

江君越伸手就抹了一下,“媽,我不是三歲,是快三十歲了。”

“好了啦,媽知道了,走吧,帶我去看一眼。”

於是,江君越開了門,唇貼上了老***耳朵,“小聲點,她睡著了。”

帶著老媽躡手躡腳的往臥室的方向走去,臭丫頭還算聽話,房間裏果然很安靜,還真是洗白白了去睡了,就是不知道睡著了沒有,最好老實給他躺在床上少給他惹麻煩。

可,客廳的大門才一響,臥室裏的藍景伊就一個激欞跳了起來,雖然睡著了,可是,神經一直因著門外的那個女人緊繃著,聽到響聲淺睡的她立刻醒了,穿著睡衣跳下了床,心驚膽顫的蜇到了門前。

門上的門把手在動,是那個女人還是小傾傾?

藍景伊只覺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身子一移,光著腳丫就閃到了門的一側,不,絕對不能被那個女人發現她,若是被小傾傾的那個女金主知道是自己給她下的果島沫,沒錢沒勢的她是一定鬥不過那女人的。

門,開了。

賀之玲身子一閃,泥鰍一樣的就鑽了進去,“媽……”江君越一個箭步沖上來欲要拉住賀之玲,就在這時,藍景伊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飛一樣的在他們身後沖出了臥室,沖過客廳打開門便穿著睡衣出去了。

“兒子,跑了。”待兩個人反應過來,藍景伊連影子也沒有了,飛一樣的沖到電梯前,剛好電梯下來,藍景伊穿著睡衣驚惶失措的跳上去,很快就跑出了那幢公寓樓。

樓外,夜色正深,夜風吹著她抖擻了一下身子,站在路燈下,她才發現穿著睡衣光著腳丫的她身無分文無處可去。

追到門外已經看不見藍景伊的江君越頓住了脚步,兩個女人,一個是老媽一個是藍景伊,他得一個一個解决了,“媽,已經看了好幾眼了,人也被你嚇跑了,現在,你該走了吧?”身子一倚,慵懶的靠在門楣上,“其實呢,她不過是我找的一個生育工具罷了,大學生,長得又漂亮,很適合傳宗接代,你不是一直想要抱孫子嗎?我就讓她生一個給你玩玩,反正,你別想逼我結婚。”江君越沒好氣的說道,天天被逼婚,逼的他現在是能躲老媽有多遠就多遠。

“只是玩玩的?”

“嗯,不然,我早就光明正大的帶回去給老媽瞧瞧了,上不了檯面的女人,媽見了也不會喜歡的,充其量,暖床的工具罷了。”輕`佻的說過,這才直起頎長的身形,“媽,不想走了?要不,今晚你陪著你兒子睡好了。”

“去,誰要陪你睡,又沒大沒小了。”賀之玲捅了兒子一下,不管他說什麼做什麼,她都看著順眼,果然,兒子就是自己的好。

“你不走,這就只一張床,自然是老媽你想陪著我睡了。”

“滾。”狠狠的一推兒子,賀之玲這才轉身,“行了,我也不折騰你了,要是哪天真給我抱了個孫子,嗯,媽來給你做牛做馬都行……”絮絮叨叨的聲音終於漸行漸遠了,江君越長舒了一口氣,回身,餐廳的桌子上擺著四菜一湯,不是特別的豐富,但是,看著特溫馨,他走過去,站在那裡定定的看著,突然間心底裏就湧起了一份家的感覺,這才想到,那女人出去已經有一會兒了,抓著手機就往外走,她跑出去的時候可是穿著睡衣光著腳丫的。

真蠢。

只著睡衣還光著腳丫,藍景依無奈的閃到了社區綠化帶內的一片灌木林後,雖然此時天已經黑了,社區裏遊蕩的人並不多,可她也沒有穿著睡衣到處跑的習慣吧,眼睛緊盯著樓門口,腦袋裏卻是極不純潔的畫面,居然閃過了那個貴婦人吻上了小傾傾的場面,讓她不覺有些噁心了起來。

正兀自的想像著,突的,那女人出來了。

藍景伊張大了眼睛,這也太快了吧,小傾傾的那個……那個難持久?

不對呀,她怎麼可以這麼想他,那天晚上誤打誤撞服了迷Chun的他對自己可是很威猛的。

回想著,臉上頓時湧上熱燙,她這是怎麼了,居然象個思Chun的怨婦似的。

他也不是她的什麼人。

急忙的收回思緒,可是,熱燙的感覺悄去了,脚底下卻是傳來一抹刺痛的意味,藍景伊急忙的挪了挪身形,把那光著的腳丫對向了不遠處的路燈,就在她低頭審勢著自己的脚時,樓門口,江君越飛快閃出,沿著社區的路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眼睛四處的查看著,可,都不見那個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