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寶貝,我也愛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5:05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絕對沒有想到,有這麼一天,江君越會在醫院這樣的地方低低的對她訴說他曾經的過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而且,還是不堪回首的過往。

若不是真的把一顆心給了她,以男人的自尊和驕傲來說,他絕對不會親自告訴她一切。

可是,他真的說了。

“我父親與我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分居了,那時父親經常不回家,沒了父親給我撐腰,我在江家過得並不開心,長大以後在江氏做的也不如意,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我遇到了晴柔,她溫柔,體貼,就象是一泓溫泉滋潤著我一顆行將乾涸的心慢慢享受到了情愛的味道,新鮮,卻也溫暖,可是,我母親很不喜歡出身低微的晴柔,他要我娶一個有權勢或者有家勢的女人,這樣,我才有資本與我二叔三叔一較高低,也能助我在江氏取得一席之地。”

“可那時的我年少氣盛,只想著一個男人若連自己的女人都爭取不到,那還叫男人嗎?我更不屑靠女人立足於江氏,於是,我離開了江家,獨自一人混迹T市的三教九流,流連夜店酒吧,呵呵,那時候的我很混帳吧?可那時的我也是一個曾經很真實的我。”

藍景伊輕輕點頭,她可以想像得到那時候的他是一種什麼樣的心境,就象當初母親在國外找爸爸的時候,她就是一個人在國內孤單單的走過每一天,直到她遇到了簡非離,卻沒有想到嫁給的人竟是陸文濤。

世事難料,誰也無法知道明天會是怎麼樣的一天。

“離開了江家,為了生存,我就以打黑拳為生,養活我自己還有晴柔,你知道嗎,那間小公寓就是用我自己的拳頭打出來的,我沒有花過江家的一分錢。”

“那時雖然苦,可是我很開心,有一天,我在拳館裡打完了拳,正要回去小公寓的時候,正好遇見了一場械鬥,暗夜裡,十幾個人圍著一個男人打鬥,當時的我沒有多想,只想著這不公平,有本事一對一,十幾個對一個,欺負人,血氣方剛的我就這樣的也參與了進去。”

“那個人就是成哥,是不是?”聽得入神,藍景伊忍不住的插了一句嘴,想著上次在醫院裏他醒過來後刺傷了成哥,也許一切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對。”微頓了頓,他又續道:“那一晚,我與他合力整整打了一個多小時才打傷了那十幾個人,後來我才知道那十幾個人全都是道上混的一頂一的好手,卻不想被我和成青揚聯手給挑了,不過,卻是以成青揚的重傷為代價的,他胸口中了一刀,我也受了傷,不過不是很嚴重,頂著傷我把他送去了醫院,醫生檢查過後告訴我說,若是再晚來一步,他就完了,所以,算來是我救了他一命吧。”

藍景伊看著他幽幽的眼神,想像著那樣血腥的場面,她此刻終於理解了為什麼成青揚一直護著他的原因了。

成青揚欠著他的,就是一條命,而不是一件物品,那是,窮他一生也難以還了的吧。

“我救了人,卻救出了冤孽,後來我才知道他竟然喜歡我。有一天,媽媽終於找到了我,哭著喊著非我跟她回去,還要我放弃尹晴柔,那晚,我落寞的回去了小公寓,卻不想晴柔居然不在,一個人的我只覺得的壓仰,我便無聊的調起了酒,調好了就喝,不知不覺間喝了十數杯,我後來根本記不得一共喝了多少,反正就是一直喝一直喝,後來成青揚來了,他勸我不要多想,也勸我回去江氏,我們兩個一邊喝一邊聊著說著,我喝多了,有些醉,而他,似乎也醉了,就是那樣的一個夜晚,一切都發生了,恍恍惚惚中我只看到了他,他對我很溫柔,就象是晴柔一般,我迷失在那份溫柔中,早就忘了今兮是何兮。”

“就在迷迷糊糊中,我與晴柔的小公寓間相連的鐵門開了,我好象看到了晴柔,又好象沒有看到,然後,成青揚就出去了,我沉沉睡去,等他再回來碰我的時候,我一下子驚醒,終究,他沒有得逞,而我,也知道了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守住了我最後的底線,我趕走了他,從此不見他。”

“後來,也就是最近晴柔回來後我才知道,那一天她不止是受了我和青揚在一起的這件事的刺激,還有我母親的逼迫,我母親逼她離開我,否則,就要對她的家人不利,種種的事情交織在一起,她一時想不開便跳了樓,等我知道的時候,她已經被我母親悄悄送去醫院,因為她精神恍惚而出現了狀況,乾脆就把她送去了精神病院,後來是李福宇把她從那裡帶出來,現在想來,或者,她嫁給他也算是一個正確的抉擇吧,也許,我不該阻攔她。”

“那天我在醫院,突然間聽到晴柔的一聲尖叫,而後就是她和成青揚吵起來了,也是那一天我才知道晴柔當時為什麼會瘋會失踪,原來也有成青揚的一份責任,讓晴柔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我氣極,忍著傷痛猛的抽出了床頭桌上的水果刀,一刀刺在他的身上,我告訴他,我再不見他。”

“我知道我虧欠了晴柔,也知道她的精神的確出了問題,所以,我便帶她去了國外,想要好好為她診治,卻不曾想在國外的時候一不小心聽到了她和江君亮的電話,也才知道她要殺你,那時,我對她便只剩下了虧欠,我知道我心裡愛的只有一個你,可是責任感告訴我不能拋下她,後來,因為你出了車禍我便回來了,也才知道江君越是害死爺爺的兇手,是他讓爺爺心臟病發,又不給爺爺吃藥,而尹晴柔非常巧合的在電話裏聽到了爺爺去前的所有……”

聽他低低訴說,每一個字都帶著幾多的沉重,壓著藍景伊的一顆心也沉了又沉。

抬手輕輕抱住他,這一刻,即便他從前真的與成青揚有什麼,她也不會在意了,她突然間就懂了他,更懂了靳雪悉,“雪悉是你安排給他的?”

江君越搖了搖頭,“我沒有,但我跟他說過,若他不能回歸正常人的生活,不能娶妻生子,那便不要來見我,後來,聽說他身邊有了靳雪悉,我一度為他開心,卻不曾想,他對靳雪悉或者只是作戲吧。”

“雪悉真可憐,她似乎真的愛上他了。”

“那你呢?”曉是終於把一切和盤脫出,江君越松了口氣般的輕輕捧起了她的小臉,一雙黑眸灼灼的看著她。

藍景伊緩緩貼近他的臉,讓他的臉一寸寸在眼前放大,直到柔軟的唇覆在他的唇上,她才輕輕開口,“傾傾,我愛你。”

回應她的是男人瞬間的深吻,只想以此來抵消心底裏的一份不安。

季唯衍的事情一天不處理,那就是擺在他面前的一枚Zha彈,隨時都有可能引爆,隨時都有可能將他炸得體無完膚。

他每一下都在悄悄對她說‘寶貝,我也愛你’。

藍景伊沉醉了,什麼都忘了,只有這男人對她講起曾經過往時的那份淒然,惹她心疼他的過去。

對尹晴柔,這一刻她真的釋然了。

其實從前,尹晴柔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

可老天弄人,失去的便是失去了,有些事真的强求不得,或者,她嫁了人才是她最好的歸宿吧,而江君越心疼她嫁給了一個老男人,也是自然則然流露的一份真情。

畢竟,曾經深愛過,雖然年少輕狂,可是初戀卻是最最美好的,一如她和簡非離。

許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江君越才緩緩移開了薄唇,輕擁她入懷,低低在她耳邊道:“老婆,不轉院了,行嗎?”

“不行。”藍景伊立刻反對,“我小氣著呢,剛才才說了一半你的舊情人,這新情人的事還沒說呢,你知道這家醫院是姓什麼的嗎?”沒好氣的看著他,她這才想起來還有一個季唯雪的帳沒跟他清算呢。

江君越心思一轉,唇角微勾,淡淡笑道:“難道是姓季?”

“老公你真的不是早就知道的?”沒想到他一下子就說對了,藍景伊不依了,小拳頭揮舞在他的背上,看起來落下去的很重,實則,很輕很輕。

“呵,現在也不知道,猜的,不過,你既然這樣說那就是真的姓季了,怎麼,又醋了?”長指輕抬起她的下頜,他似笑非笑的俊顏帶著一抹促狹。

“你才醋了呢。”

“那我不想轉院你還不同意?”

“就不同意,我說轉院就轉院,不然,你這一個昏迷,只怕想醒過來都難。”藍景伊說著便將之前抄下來的輸液的藥單從身上的口袋裏掏出來遞給他,“你看,她不想你醒呢。”

江君越接過去掃了一遍,忽而,“撲哧”一聲笑了開來,再抬頭看她時,笑顏燦爛,卻也帶著些神秘意味的低低道:“老婆,你看到這個,其實該開心的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