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孩子氣的男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4:50
A+ A- 關燈 聽書

護士很快摘下已經快要輸光的藥瓶就換上了一瓶新的,藍景伊舒了一口氣,那才摘下的藥瓶就是有安眠作用的藥物,是該換掉了。

眼看著護士出去,想著這最後一瓶輸完,也就可以轉院了,不想,門還沒關上,就又有人走了進來。

這一次,是兩個人。

一男一女,女的是尹晴柔,男的是李福宇。

果然,在同一家醫院就不可能有不透風的牆。

尹晴柔面帶微笑的朝她走來,“景伊,聽說君越病了,我和福宇就過來看看君越,他還沒醒?”

“嗯。”

“哦,那就不打擾他休息了,景伊,這是我和福宇的結婚請柬,届時,你和君越一定要來喲。”白皙的小手說著話的同時就遞上來了一份燙金的請柬,請柬很奢華,可見李福宇對於這場婚禮的重視程度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的視線卻被尹晴柔的手腕吸引住了,那上面纏著厚厚的紗布,微微的血色透出來,讓人看著觸目而驚心。

幾天了,她的傷還沒好嗎?

看來她**這事是真的了。

“呵,讓景伊你笑話了,那天拿水果刀削蘋果,一不小心就傷了手腕,如今已經沒事了。”尹晴柔不甚在意的將請柬放在藍景伊手中,便放下了手,“這個月二十八,千萬不要忘了喲,君越來,你就也一定要來。”

藍景伊微微一笑,“君越的主兒我做不了,等他醒了我一定轉告他,届是去不去他會通知尹小姐,兩位大喜,景伊預先恭祝二比特百年好合,白頭偕老。”這難纏的主兒終於要結婚了,雖然是比她大二十幾歲的李福宇,可看李福宇緊張她的樣子,若是能得一個愛她的人,也便足以了。

女人要的,便是男人的寵男人的愛,除此,什麼都是浮雲。

“謝謝。”尹晴柔眼一眯,沒有說話,倒是李福宇客氣的應了一聲。

想起之前他喝醉了酒跑到小公寓去鬧,後來被局子裏的人帶走,藍景伊便笑了,“李總客氣了,要不要坐下喝杯茶?我這就去沏。”

“不用麻煩了,晴柔今天出院,之後要去購買一些東西,就不打擾了,再見。”

“再見。”

走了,人來的快,也走得快。

藍景伊只覺手裡的請柬有些燙人,不知道江君越知曉尹晴柔要嫁了的時候會是什麼反應,畢竟曾經深愛過,她想尹晴柔嫁給一個那麼老的男人他的心裡也一定不是滋味吧。

可是這是尹晴柔自己的選擇。

收起了請柬,靜等著最後一瓶輸液輸完,到時江君越醒了就可以出院了。

人,最怕的就是閑下來,一閑起來就會胡思亂想,她想起昨晚上自己一個人的哀怨,便有些不好意思,可就這樣想著想著,一夜沒怎麼睡的她不知不覺竟靠著椅背睡著了。

病房裏靜靜的,兩個人一起睡著,那畫面溫馨而和諧。

江君越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對面女人正輕握著他的手,酣酣而眠的樣子,呆呆的,卻也格外的可愛,抬首看到輸液要完了,便吃力的伸出手要去摁鈴拔針頭。

他還不知道她是怎麼來醫院的,不過,她來了也好,看她坐在自己身邊,他安心。

按鈴有些遠,一時之間他怎麼也够不著,不得已只好移了移身子,摁了鈴便道:“輸液完了。”

“馬上到。”護士回應一聲便急急掛斷了。

他的聲音低低的,可是護士卻是個大嗓門的,藍景伊動了動,便醒了,睜開眼睛正好看到江君越正看著自己,頓時小臉一紅,“什麼時候醒的?”

“剛醒。”

“哎呀,該拔針了。”一抬頭,她也發現輸液要完了。

“我已經叫過了,護士這就來,是蔣瀚通知你的?他這個人就會小題大作,我沒事的。”

都胃出血了,還說沒事,她嗔了他一眼,“沒事也要告訴我,以後,大事小情都不許瞞著我,否則,我跟你急。”

“好。”江君越輕笑,眉宇間都是愉悅,藍景伊正要追問他昨晚是怎麼喝多的,護士就走了進來,拔了針,輸液終於結束了,“江先生,這是你的藥,藥盒上有標注了每天的量,江先生可以轉院了。”

“轉院?”江君越茫然的看了一眼護士,這才道:“我在哪家醫院?”

藍景伊笑道:“你自己不知道?”

“不知道。”他無辜的點點頭,昨晚胃痛得他連說話都沒力氣了,只囑咐蔣瀚不要告訴她,就昏倒了。

“嗯,這家醫院可是大有來頭,第一,與你的舊情人有關係,第二,與你的新情人也有關係。”笑眯眯的說著,果然,江君越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哪來的新情人舊情人,胡說。”

“呃,今兒我一併都見到了,你還敢抵賴,不過呀,舊情人要大婚了,還和准新郎送了請柬過來,這個月二十八號,届時江總一定要出席喲,不知道我這個沒跟你扯證的孩子媽能不能有幸陪你一道參加?”既然李福宇都陪著尹晴柔一起過來了,那她也就該隨江君越一道去,這樣才禮貌,以免李福宇想多了吧。

畢竟,尹晴柔和江君越從前的關係擺在那兒,大家都清楚。

“她和誰結婚?”果然,江君越關心的不是尹晴柔結婚的事,而是她結婚的對象。

“李總。”

“不行。”江君越說著就去摸手機,這才發現床上沒有,“蔣瀚呢,把我手機還給我。”

“去為你辦轉院手續了,嗯,你先用我的也一樣。”

“好。”他真的接了過去,有些激動的摁下一個個的數位,她的手機裏沒有存儲尹晴柔的號碼,可他記得很清楚,一個按鍵一個按鍵,飛快的就摁完了。

“晴柔,為什麼是他?”他劈頭問過去,帶著一絲惱意。

藍景伊站起身往陽臺走去,他關心尹晴柔也是正常的吧,畢竟,曾經的那份關係在。

“他可以做你父親了,你怎麼這麼傻?”

又是一聲吼,卻也是事實,藍景伊無言的靠在陽臺的欄杆上,外面的天空很藍,醫院的院子裏花花草草一片葱鬱,一條條的路上,來來往往全都是人。

大醫院就是這樣的,生了病的全都習慣往大醫院來。

“不行,我不同意。”這一句過後,病房裏就安靜了下來,藍景伊等了好一會兒,見再也沒聲音了,這才轉回了病房,江君越正鐵青著臉坐在病床上,手裡是那個燙金的請柬,聽到她走回來的聲音,便抬起了頭,“她嫁給誰我都沒意見,獨獨不可以是李福宇,能當她爹了她不知道嗎?”

“傾傾,你如今還是她的什麼人嗎?她的人生她自己選擇,你要給的不過是你的建議罷了,給了,也就盡了心了,你說是不是?”他的話她何曾不懂,想到沁沁,若是將來孩子長大了也嫁給一個比她自己大很多的男人,她這個做母親的也一定不開心,人總是護短的,在江君越的心裡,雖然與尹晴柔再無可能,可是,他還是把她當成親人一般對待吧。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撇開就撇開的。

江君越不再說話,藍景伊坐過去,伸手輕握住了他的手,他剛剛對尹晴柔的關切她居然一點也不生氣,相反的,倒是很開心,只為,他關心尹晴柔並不背著她,也不怕她知道,那就只意味著一點,他是真的放手尹晴柔了。

如此,他給尹晴柔多少的關心又有什麼關係呢?

“傾傾,尹晴柔和成青揚之間到底有什麼過解,你告訴我好不好?”每一次問他,他都是顧左右而言他的岔開了去,今天,她就要知道答案,那麼,他與尹晴柔一起系在她心間的那個結,也就徹底解了,她也就可以坦然的去參加尹晴柔和李福宇的婚禮了。

就在藍景伊滿懷期待的看著他時,他卻伸手輕輕一帶,便帶著她靠在了他的懷裡,“真想知道?”

這一句,他的嗓音格外的沙啞,低沉,就象是大提琴的琴音,透著幾許的壓抑,卻偏又讓人無法忽略。

“嗯,真想知道。”

“那我說了,你要保證不生氣。”他如孩子般的捧起她的臉,專注的看著她的眼睛,似乎,只有她口頭的答應還不够,她還要從身到心給他一個保證。

“好,我保證不生氣。”以他的反應,看來,這個答案並不好,一瞬間,藍景伊很想乾脆還是不要知道了,可是看著他,再想起成青揚和靳雪悉,尹晴柔和李福宇,兩對男女,如今都不知道會走多遠,她想,她是應該知道的,知道了,至少再面對他們的時候,她可以從容淡定,可以不去胡思亂想。

江君越惹的桃花,男人女人,他要品嘗結果,她亦要陪著他一起。

“確定不生氣?”他卻再度的小心的問了一聲。

那樣子就象是一個孩子似的,這是藍景伊第一次見到這樣一面的江君越,忍不住把頭輕靠在他的肩膀上,嗅著他身上的男Xing氣息,她柔柔道:“傾傾,不管他們怎麼樣,你都是我的了,是我一個的專屬,所以,我不會生氣。”

“好,那我說了。”病房裏,他開口了,她聽見了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那個久而未知的故事,這一刻終於要在塵封中被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