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野花只是用來觀賞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4:32
A+ A- 關燈 聽書

週末的清晨,馬路上的車並不多,簡非離悄然將車子停在了醫院的大門前。

看著車門,藍景伊輕握著車把手,可一時之間卻有些怕,她這樣進去醫院去看他到底好不好?

他為什麼不告訴她呢?

而且,這家醫院好巧不巧正是尹晴柔所住的那家醫院。

“他還沒醒。”似乎是想到了她在想什麼,駕駛座上的簡非離溫溫說道。

藍景伊這才驚醒,他已經昏過去了,又何曾知道是被人送進了這家醫院呢,况且,這家醫院是T市最著名的大醫院,他被送來這裡理所當然,她真是又糊塗了。

感激的看了一眼簡非離,不再說話,她彎身下車,頭也不回的就往醫院大門快步走去。

“十樓,VIP病房。”身後,簡非離一邊摸著烟一邊沖著藍景伊喊道,見她因為江君越病了連最起碼必須要問的病房號都沒問,不由得眼神更黯,他送她來,是不是有些傻?

可,她一夜心傷的同時,傷的也有他的一顆心。

點燃了烟,他下了車,頎長的身形斜倚在車身上,狠狠的吸了兩口烟,煙氣嗆得他輕咳了一聲,突然間想起什麼似的,又把烟一個漂亮的抛物線甩進了幾步外的垃圾箱,這才又上了車,飛快離開。

明明她在的地方是他最想留的地方,但現在,他卻只想逃走。

藍景伊到了十樓,很快就找到了江君越的病房,因為,病房外蔣瀚人就坐在那裡,讓她想要找不到都不可能。

她走過去,輕聲的道:“他醒了嗎?”

“家後?”蔣瀚許是剛剛想什麼想的太專注,她說話他才發現她來了,一雙手頓時不知往哪擱一樣的揮來揮去,“你……你怎麼來了?”

藍景伊心一酸,他都這樣了,她不該來嗎?不由得瞟向病房的門,“裡面有人?”側耳傾聽著,裡面很安靜,她什麼也聽不到,可是這一刻看蔣瀚的反應,她就是有些心慌了。

蔣瀚倏的站起來,兩手絞著,“家後,昨晚江總與電臺的莫先生喝酒,不知怎麼就喝多了,結果胃出血,被送來醫院的時候他不讓我告訴你,說是不想你擔心,然後,然後就昏了過去,後來……後來……”

蔣瀚說了一半,頓住了,扭頭也看向病房,似是在斟酌用詞。

“季唯雪在裡面?”她輕笑著問道,彷彿並不在意那個女人一樣。

“你……都知道了?”蔣瀚吃驚的看著她。

“也不全知道,不過,有些事是知道了。”她說著,就要推門而入。

“家後,季小姐一直纏著先生,先生不想理會她的,可是她……”蔣瀚壓低了聲音,生怕裡面的人聽到似的勸著她不要生氣。

她有什麼氣可生,他人都昏過去了,相反的,若真是見到了季唯雪,她還要感謝人家半夜三更替她來照顧自己男人呢。

小手推開了門,VIP病房裏很幽靜,並沒有那讓人討厭的消毒水的味道,相反的,是一股淡淡的花香。

病房裏都是花。

卻不是什麼珍貴的花。

就是山路邊隨手都可以采到的野花,各種各樣的野花,這要多少人去采才能采得到呢?

這可不是在花店裏隨手甩下錢就可以買到的。

不對,用錢也是可以買到的,給別人錢,別人就可以摘了。

江君越並不喜歡花,那麼,喜歡這些野花的就是季唯雪了。

她此刻就坐在江君越的病床前,兩手垂立在身側,並沒有如藍景伊想像般的握住江君越的手,一雙大眼睛靜靜的看著江君越,並沒有因為她的開門聲而轉過頭來,只是忘著病床上的男人,一雙眼眨也不眨。

藍景伊默默走到床前,站定,先是認真的審視了一遍江君越,見他睡得很安祥,這才吸了吸鼻子,低聲的道:“季小姐,謝謝你昨晚替我照顧傾傾,我來了,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啊?”季唯雪吃驚的一聲驚叫,隨即抬頭看到了她,一雙美眸頓時展開了笑意,人也乖巧的站了起來,“江家後來了,嗯,是該把他交給你了,你放心,我只是單純的想要照顧他,我對他沒有……”

“季小姐不必解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男人與女人之間,你覺得真的會有友情這回事嗎?况且,我不認為傾傾與你之間有什麼珍貴的友誼,你們,也才認識沒幾天吧,嗯,謝到這裡,就不送了,慢走。”看都不看季唯雪,她彎身為江君越掖了掖被角,便開始收拾一旁床頭桌上的東西,不管是吃過還是沒吃過的,一律的全都扔向了一旁的垃圾袋。

季唯雪的東西,她不會吃,也不會讓江君越吃。

“那,我先走了,他沒事的,應該很快就會醒了。”季唯雪並沒有封锁藍景伊的動作,似乎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藍景伊扔這些東西就是不屑她的存在一般。

藍景伊沒理會她,整理完床頭桌就開始去撿滿病房的花,然後,一古腦的全都送進了陽臺,堆在一起,花香格外的濃,這才走向病房門口,也不管季唯雪是不是還站在那裡發呆,便吩咐蔣瀚道:“請人過來下,最好拿兩個大袋子,把那些花拿去扔了,傾傾說過,野花只是用來觀賞,而不是用來摘的。”

她這一句,季唯雪終於動了,默不出聲的轉身離開,似乎是已經知道自己的出現是錯誤一般,可是,她還是出現了是不是?

野花沒了,病房裏又恢復了安靜,可是那個男人還是不醒。

藍景伊在床前靜坐了一會兒,江君越睡得格外的香沉,且面目紅潤,看上去好象並無大礙,她輕輕握住了他的手,“傾傾……”低低的喚著,只想他醒來,只要他醒過來,她就安心,然後,他再想睡就繼續睡,她會由著他想睡多久就多久。

往常清晨醒來,從來都是他先醒的,可今日他卻一直睡一直睡,即便是胃出血也不至於這般吧。

這有些不象他了。

什麼時候這麼嬌貴了,她可是記得他打架的模樣,兇悍著呢。

“傾傾……傾傾……”他不醒,她就一直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然,足足喚了七八聲,江君越都沒有什麼反應。

藍景伊捏了捏他的手,自信是用了些力道的,可是他還沉沉的睡著,若不是可以清楚的聽到他平穩的呼吸聲,她絕對會亂想的。

不行了,她等不及他醒過來了,起身就到了門外,“蔣瀚,你守著他,我去問問醫生這要多久才能醒呢?”

“醫生說了,可能要今天過了午。”

“要那麼久?”她才不信。

快步的朝著醫生辦公室走去,到了,她才要推門,便聽裡面低低的一道女聲,“一會兒換了輸液,讓他醒了吧,不必到中午了。”

“好的,小姐。”

一聲小姐,而不是季小姐,藍景伊的脚步生生的頓在那裡,突然間想起這家醫院的創辦者好象是姓季的,難道江君越的醒不過來與季唯雪有關?

是她讓人給江君越注射了什麼藥物?

藍景伊不敢想了,匆匆的後退,只不想遇上季唯雪,遇見了,只怕她真的讓人給江君越的輸液了摻了什麼不好的藥,這個玩笑開不起,她還想他醒來呢。

回到病房,看到掛著輸液藥名的單子,她隨手拿下,記下了藥名,打開了手機,從前很少用手機上網的她,這兩天卻頻繁的上起了網。

査詢了幾味藥的藥名,果然其中有一味是有安眠的作用,可也僅於此,並無什麼不良的副作用,她有些不懂了,生病了好了就可以了,為什麼要安眠?還怕江君越睡得不够多?

叫了蔣瀚進來,手機遞給了他,再指指輸液卡上的藥名,蔣瀚看了後點了點頭,卻沒說話。

“季唯雪知道,她剛剛讓醫生想辦法讓傾傾醒過來了,你猜猜看,她是為什麼?”

“我……我不知道。”蔣瀚搖了搖頭,江君越似乎極討厭季唯雪,可是季唯雪卻巴巴的總是粘著他,而且,這個季唯雪出現在江君越面前的這個時候太過敏感,兩個人之間是有過長談的,至於談了什麼蔣瀚並不知情,所以,也不敢多說什麼。

眉輕蹙了蹙,藍景伊合上了手機,只要對江君越的身體沒有什麼危害就好,但是這家醫院,絕對不能再住了,“昨晚誰决定來這家醫院的?”

“哦,是季小姐,江總的車壞了,打不著火,剛好遇見她,就坐了她的車來了這家醫院。”

藍景伊了然的點了點頭,還說什麼只是要跟在他的身邊,絕對不會影響到她和江君越的,可是季唯雪她現在的所作所為,讓人不去聯想都難。

“去辦理轉院手續,等輸液輸完,就轉院。”

“好的,家後。”蔣瀚雖然不明白的藍景伊為什麼這樣决定,但是也感覺到這與季唯雪有關係,三個人之間的事,他真的不便多說什麼。

藍景伊整理著東西,時不時的看著床上的江君越一眼,他睡著的樣子雖然有些憔悴,卻還是一樣的好看,正癡癡的看著他,護士進來了,“該換藥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