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我可不要四婚的女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4:17
A+ A- 關燈 聽書

縱是千般不信,卻奈何他沒有半點消息傳來。

藍景伊呆怔的看著大廳裏的那點點微光,靳雪悉手執著手機置在耳邊,半明半暗間看不見她的神色,只聽她低低說道:“青揚,我很好,晚上吃了三碗米飯,喝了好些湯,很滋補的湯,嗯,我會養好我的身子的,以後,我也會好好的愛惜自己,你不必因為孩子沒了而覺得虧欠了我,你為他,我為錢,我們,兩訖了,只是從此,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平靜的生活,好嗎?”

那最後二字,帶著微微的祈求,彷彿他翻天覆地的找她真的打擾了她的生活一般,又彷彿他在她的世界裏已然不再是主角,她也不再需要他。

夜色越發的幽靜了。

那份靜卻帶給人窒息的感覺。

靳雪悉沒有掛斷電話,而是把手機移了移放在手心裏看著,她摁了免提,就是想這樣再聽聽他的聲音吧,然後,看著手機荧幕上的號碼就象是看到了他一樣,也許這次電話過後,他就再也不會打給她了。

他們,本就不該有交集,是她癡心妄想了,如今,她終於想通了,也决定放手了,這樣於他於她都是最好的選擇。

兩個人,似乎誰也沒有要再開口的意思,卻,又神奇一致的誰也沒有掛斷手機。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滯了般的,不走了。

藍景伊就覺得自己站在樓梯上很彆扭,她不是故意的,卻就是聽到了兩個人通話的全部。

果然是小產了。

果然是傷了心了。

靳雪悉的語調不管有多平靜,可是離她這樣近,她又怎能忽略掉靳雪悉微微聳動的肩膀呢,她在流淚,一個女人的淚,悲傷而心慟。

終於,就在藍景伊覺得時間走過了天荒地老時,那頭,成青揚終於開了口,聲音略帶些喑啞和疲憊,“好。”一個字,便徹底的結束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彷彿,他從來也沒有給過靳雪悉一個孩子,又頓了一頓,他又道:“不過,前提是你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休息。”

“嗯,我會的。”帶著笑意的聲音外,卻是手機光線下一顆晶瑩的淚珠悄然滑下白皙的臉頰,讓藍景伊心一悸,只覺得呼吸都緊了。

這一瞬的她的不知是心疼靳雪悉還是心疼自己。

這一聲之後,正通話的兩個人再度沉默了,藍景伊甚至覺得他們兩個其實是挺相配的,就連這通個電話也是心有靈犀似的,若是沒有江君越的存在,也許成青揚真的會接受靳雪悉吧。

又是良久,許是覺得再不掛斷影響了靳雪悉休息似的,那頭成青揚終於道:“睡吧,空調別開太大,別踢被子,聽話。”

“好。”這一字,靳雪悉似是實在忍不住,她的鼻音很重。

那頭似是傳來一聲若有似無的歎息,成青揚是聽出靳雪悉的不對了吧,卻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半天才道:“別弄壞了眼睛,以後看不見了就不好了。”

“嗯,掛了,你也睡吧,晚安。”

最終,最先掛了電話的人居然不是成青揚,而是靳雪悉,她甚至等不及成青揚也回一句‘晚安’,便掛了。

手機捂在胸口,她低低的慟哭著,人似是哀傷到了極點。

藍景伊想著成青揚隱晦的那一句‘別弄壞了眼睛’,那就是擔心她哭而哭壞了眼睛,這是小月子,不得不注意,然,此刻看著靳雪悉,她卻也不知要如何勸了,只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退到了房前,進了房間,躺下,再幽幽睡去。

什麼也不想了,只因,不能去想。

靳雪悉不想讓她知道她有多傷心,那她,就權當不知道吧。

這小樓裏,兩個女人一起傷心了。

天亮的時候,只睡了兩個多小時的藍景伊就醒了,伸手摸過的手機,條件反射的看過去,還是沒有任何的未接電話和簡訊。

那個男人,他忘了她嗎?

想起昨晚上成青揚與靳雪悉之間的對話,她不由得沖出房間到了樓梯處,再往下看時,樓下的大廳裏已空無人一人,悄悄踅到她的房門前,推開,一室的寂靜,靳雪悉睡得很沉,抱著抱枕的她就像是沒有安全感似的,兩手抱得很緊。

她退出,進了廚房,煮了早餐,靳雪悉還沒醒,姑且就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吃好了早餐,起身,拎了包離開。

早晨的郊外空氣真好,她留在餐桌上的字條雪悉一定會看到的,她相信雪悉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再說了,文嫂今天也該到了,她是該放心了。

滿院子的向日葵,全都向著陽光,她推開大門,正想著要想辦法打一輛計程車時,就見幾步外停著那輛再熟悉不過的車,那次在會所他突然出現帶她進去的時候開得就是這樣一輛車,一整夜,他竟然都守在這裡嗎?

“非離……”幾步奔過去,心尖漾滿了說不出的感覺,不上不下,壓著她的心像是欣喜又像是憂傷。

可,車裏的人並沒有回應她,沖到車前,她趴在了車窗上,透過車窗玻璃這才看到正醒過來的簡非離,似是還沒有回神,他頭轉向她這一側,目光悠悠憋過來的時候,眼神裏全是溫柔,當看見是她,這才摁下車窗,“怎麼這麼早?”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了,她是天一亮就醒了的,自然是早。

她也不拆穿他,“才到的?”

“嗯。”

“又想蹭飯。”

“呵,什麼也瞞不過你,我自然是省一頓是一頓。”

“好吧,本小姐就勉强同意了。”拉開車門,她跳上了他的車,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為了幫你再省一頓飯錢,本小姐就請你去吃早餐,不過,不許點太貴的喲,我窮。”

“好。”他守在車裏一夜,清晨未曾清洗過,下巴上泛起了青青的胡碴,為著他的面容增添了一抹蒼桑感,更有一抹成熟感,格外的男人。

對,很男人。

“非離,女人都傻,這是天生的,所以,你再聰明也無法把先天Xing的傻子變聰明的,那是醫生的責任,不是你的。”

“呵,我最近在研究醫學,你還不知道吧?”

“完了,你也傻了。”她笑,不知是笑自己還是笑他。

“我願意。”

這三字,就跟個孩子說出來的似的,有點任Xing,有點你管不著我的架勢,可愛而讓她歎息。

兩個人再沒說什麼,車駛進了市區後就選了一個小館子,清粥小菜,果然是省錢的早餐,兩人卻吃得格外的香。

吃好了,她起身付錢,他也不搶,由著她付了,便一起往外面走去,眼看著有計程車駛過來,藍景伊伸手就攔,“我打車自己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景伊,我有話要對你說。”卻不想,就在大馬路上,他溫溫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那觸感讓她渾身一個激欞,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感覺,低頭看下去,他指節分明的手依然沒有鬆開她的意思。

“景伊,上我的車,我真的有事情要告訴你。”他欲言又止的看著她,想是心底裏的事情也是猶豫了許久,才在這一刻决定要告訴她的。

她就奇了怪了,車子一路從郊區開來,他都沒什麼話,到了這會兒她要走了,他卻有話要說了,不過,她也不好拂他的面子,只嘻嘻的沒心沒肺般的一笑,“別告訴我說你要娶我喲,我可是嫁過人了,孩子也生了,配不上你了喲。”

“傻,我可不要四婚的女人,想我簡非離好歹婚了也是二婚呢,比不起你四婚的記錄,嗯,我是真的有事。”他笑著調侃她,不知不覺間就消除了兩個人間些微的尷尬。

於是,不由自主間,藍景伊就再度上了他的車,還被那駛近停下又開走的計程車司機罵了一句,不過她也不在意,是她先攔了車又拒上人家的車的。

“說吧,啥事。”好奇心被他挑了起來,她知道他這個人,若說是有事,那就一定有事。

“他在醫院。”簡非離啟動了車子,輕聲說道。

藍景伊低頭擺弄著手指甲,很隨Xing的道:“誰呀?”

“江君越。”一字一字,簡非離說得極為清晰,卻讓她倏的抬起了頭,手抓住了他握著方向盤的手臂,“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她是不是聽錯了,江君越昨晚不是應該與季唯雪在約會嗎,怎麼去醫院了?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胃出血,現在應該快醒了吧,要不要我送你過去?”

“簡非離,你個混蛋,那還不快點開車,快點呀。”她要瘋了,原來,他是胃出血了,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樣,她是不是又小心眼了,她真不好。

“小姐,紅燈。”

她無言,扭頭望出去,他的車前車後都是因著紅燈而被迫停下的車,即便他車技再好,也不可能飛躍過這些車吧。

還以為他是要向她表白,卻居然是等來了這樣的一個消息,她的傾傾沒有背叛她,可心殤放下的同時卻是憂心,只不知他的胃怎麼樣了,“非離,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