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不能不想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3:51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落寞的走在靳雪悉的身後,看著她的背影,藍景伊不由得羡慕了。

年輕真好,睡了一覺醒了,靳雪悉整個人看起來格外的有精神,倒是她,蔫蔫的。

“咦,這位是……”可,只走了幾步,靳雪悉就停住了,藍景伊這才想起忘記告訴她簡非離來了。

“呵,是房東。”

“呀,這麼帥氣的房東。”靳雪悉盈盈的下了樓,轉身等著藍景伊到了身邊,這才向簡非離道:“你是藍姐姐的朋友吧,嗯,我也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好。”輕握了一下靳雪悉遞過來的小手,簡非離微微一笑,“這裡一直沒人住,害我要請保姆每天打掃,你看,你來了我是不是就可以省一筆支出了?以後,這裡就交給你打掃了。”

“好的呀,那房租呢?藍姐姐一定不好意思問你,那我就直接問你好了。”

“一千五。”

“每月一千五?你確定不是半月一千五?”

“確定。”

“成交,我賺到了,這可是小別墅呢,寬敞溫馨,還安靜。”

“靳小姐喜歡就好。”

“咕咕……”靳雪悉才要說話,肚子不爭氣的叫了一聲,藍景伊這才想起她可能從昨晚到現在一口東西都沒吃過,連忙道:“我去端飯,吃飯吧。”

“好。”

簡非離溫溫一笑,便坐到了餐桌旁,靳雪悉轉身往廚房走去,“我幫你。”

“不用,你坐著陪非離說會話,我很快就盛好了。”原本這個時候她是應該在別墅裏的,結果,現在一切都變了。

可她沒回,那個男人也沒個電話問過來,他是與季唯雪約會去了嗎?

“啪”,一失神,手裡的勺子掉了,瓷的,碎成了片片,她急忙彎身去收拾,光滑的地板上,一道影子悄悄的映過來,“我來吧。”

“非離,我……”

“這是我家喲,我可不是客人。”搶過了她手裡的掃把,掃乾淨了收起來,藍景伊看著他做這些,與他身上修身的西裝很不搭,可他做起來的動作卻是那樣的優雅好看。

“藍姐姐,還要多久?我餓了。”餐廳裏,靳雪悉在大叫,是的,一天一夜沒吃什麼東西了,她不餓才怪。

藍景伊這才回神,盛飯盛菜,裝湯,她盛好,簡非離就一一的端到桌子上,很快就有了一桌子菜,大多都是燉菜,她是要給雪悉補補身子。

果然,餐桌上吃得最歡快的就是靳雪悉了,特別的給她面子,她吃了一碗飯,非離吃了兩碗,靳雪悉卻是不会的連吃了三碗,湯也喝了好多,“藍姐姐煮的東西真好吃,有媽***味道。”

“真的呀,我煮的東西象你媽媽煮的?”藍景伊瞬間覺得自己老了,也是,她已經孩子媽了。

“嘿,我媽媽煮飯什麼味道的我都忘記了,不過你煮的跟我想像的媽***味道差不多。”

“怎麼……”簡非離抬頭,關切的看了靳雪悉一眼,她的話,話中有話,惹人不由得要多想。

“我三歲時我媽就過世了,我爸爸呢,我壓根就沒見過,我媽跟我說我沒爸爸,後來我就被送進了孤兒院,我媽長什麼樣子其實我現在已經記不太清了,只知道媽媽很好看。”她低低的說著,頭也垂得很低,一口一口的喝著湯,整個人都沉浸在回憶中醒不過來似的。

藍景伊心一抽,猛的抬頭看向靳雪悉,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她中Xing的打扮讓人只覺得特別,看起來陽光帥氣,如男孩子一樣,那時的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靳雪悉會是一個從小失去雙親的孤兒。

她是有多渴望一個家的溫暖呢。

可,成青揚給她了嗎?

沒有。

“以後,你若想吃我天天煮給你吃。”

“真的呀?那我以後天天去你家裡蹭飯好了。”

“呃,你怎麼跟非離一樣,都想著蹭飯呢,先說好了,我可是有條件的,去蹭飯可以,不過,要幫我帶沁沁壯壯。”

“沒問題,藍姐姐的兩個寶貝最可愛了,我喜歡,讓我天天帶都行,要不,你請我做沁沁壯壯的保姆吧,怎麼樣?”

“不要。”藍景伊想也不想的直接就否决了。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靳雪悉終於抬起了頭,滿臉都是抗議,可是一雙大眼睛卻是水汪汪的,若不是强忍著,也許剛剛她已經是淚流滿面了吧。

藍景伊也壓抑著心底裏的殤,“不是,你還小,不適合做保姆,找家公司做公司職員比較有前途。”

“無所謂呀,做保姆不錯,可以跟小孩子一起玩,多好呢,我呀,現在閑得快要長蟲了,給我點事情做做就好。”

“靳小姐真的很閑?”

“嗯。”

“我們公司管理部缺一個小妹,你願意嗎?”

“非離,不行,你別瞎摻和。”藍景伊打斷了簡非離的提議,她知道簡非離也許是知道了什麼,他這樣也是為了靳雪悉好,可是雪悉才小產,怎麼也要七天后才上班,暫時的,她連門都不能出。

身體要緊,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人首先要活著,才能有機會去享受賺來的一切。

“從底層作起,我們公司給每個員工充分調職的機會,只要你用心,職位和薪水都會上調,一切,都有可能的。”

“哇哇,藍姐姐,你朋友真好,簡先生,先謝謝你,等雪悉哪一天真的無路可走了,一定去投奔你。”

藍景伊松了一口氣,她不答應就好,這班,說什麼也不能上。

“靳小姐隨意,我只是覺得靳小姐年輕,就象景伊說的,當保姆太可惜了。”

“可我現在就想帶帶小孩子,嗯,就是這麼簡單。”

藍景伊頓時鼻子一酸,靳雪悉這樣一句,她便懂了。

她是覺得看到沁沁壯壯就是看到了她小產的孩子一樣。

她終究還是捨不得。

只是,不想她擔心,才表現的渾不在意。

可是,天下哪個做母親的會不在意自己的孩子呢?

若真有不在意的,那也是蓄生級別的。

“好,不過,只許一個月喲,還有,過幾天再去,到時候,隨你天天和沁沁壯壯在一起。”

“藍姐姐,我愛你。”靳雪悉跳了起來,一把抱住她的肩,狠狠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親完了,調皮的眨眨眼,“對不起,我忘記了,這還吃飯呢。”

“壞蛋。”伸手狠點了她一下,被她這樣俏皮的一鬧,她的心情也好些了,凡事,順其自然就好,還有,就是要想開。

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事情發生了就只能面對,做鴕鳥只能一時,不能一世。

三個吃過了飯已經八點多鐘了,找了茶出來,泡茶聊天,藍景伊突然間發現這樣悠閒的日子真的好久不曾有過了。

時間,悄悄走過,十點鐘的時候,簡非離起身,“我要走了,景伊,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今晚真的不回去了。”看著他擔心的神情,她又笑開,“不過,我明天一定回去的,你放心吧,我沒事。”

“好。”一晚上聊天東扯西扯不知不覺中就說起了以前讀大學時候的故事,讓人尤其的懷念。

送走了簡非離,小樓裏頓時就顯得尤其的安靜,洗洗睡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鐘了。

藍景伊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拿起手機了。

她曾說過讓他早些回家她有事要對他說的,可現在,她沒回家,他一個電話也沒有。

强烈的失落感侵蝕著一顆心,亂糟糟的,讓她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披了件衣服起床,就想去園子裏的籐椅上坐坐。

夜涼如水,她想沁沁壯壯了。

突然間就有些後悔自己的决定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該撇下沁沁壯壯,這樣一想,她乾脆窸窸窣窣的穿好了衣服,就準備回去了。

出了門,對面就是靳雪悉的房間,側耳傾聽過去,一片安靜,她是睡了吧。

藍景伊回了房間,借著手機的微光,找了紙筆留了一張字條給靳雪悉,這才往樓下走去。

夜深了,園子裏的向日葵這個時候全都低下了頭吧。

她緩緩步下樓梯,可,才要朝門前走去,就聽見吧台的角落裏傳來了低低的聲音。

斷斷續續,悲悲切切。

那輕輕啜泣的聲音讓她站在那裡一時不知要怎麼辦了?

以為靳雪悉放下了,卻原來,是躲在這裡悄悄的哭泣。

這世上,是不是女人最傻呢,只要愛了,那麼即便是受了傷害也不願放手。

她傻,靳雪悉也亦是。

“叮”的一聲響,是簡訊提示音,藍景伊才要看自己的手機,就見黑暗中一道光線亮起,靳雪悉拿起了手機,淡弱的光線下她低頭看了一眼,隨即,慢香香的撥起了手機。

幾乎是在她把手機放在耳機上的同時,那邊便傳來了聲音,“雪悉,你在哪?”

低沉而磁Xing的男聲,帶著幾許的滄桑,是成青揚。

那“叮”的一聲響起的時候她就該知道不會是江君越。

此時的他正忙著吧。

呵呵的笑了,她現在是有醋的機會了,卻,已經不知醋的感覺是什麼,只知,麻木的滋味,心殤的滋味。

果然是愛了,就會傻的不能自己,不能不想他,不能不念他。

她,魔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