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捕風捉影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3:34
A+ A- 關燈 聽書

“非離,把文嫂的電話告訴我吧,我想請她幫忙照顧一下我朋友。”她記得,文嫂煮的東西很好吃,很有家的味道。

“她沒手機,我試試看能不能聯系到她吧,聯系到了,就請她過去。”

“好的,謝謝你,要快喲。”不会的催著簡非離,她是真的想回別墅了,她懷了孩子了,這個消息一直盈著她的一顆心甜甜蜜蜜的,只想著快點見到江君越快點告訴他,她想看看他聽到這個消息時的反應。

是吃驚還是欣喜若狂呢?

“嗯。”

簡非離掛斷了,藍景伊無聊的打開手機,上網,隨意的翻著新聞,國外的國內的,還有T市的。

驀的,藍景伊被一則標題吸引住了。

江氏易主成季氏,昔日總裁風光不再,為保祖宗家業與季家千金打得火熱。

下麵,是一張張的配圖。

看時間,就是昨晚。

雨夜,季唯雪倚在江君越的車身上,巧笑嫣然,與他低低的說著什麼,雖然一身的濕,可是那燦爛的笑容就讓那濕也變得很正常了。

惹人浮想聯翩。

一張張的往下翻看著,兩部車,一黑一紅在雨中追逐,就象是在遊戲一般。

藍景伊赫然想起之前出門的時候,就在別墅的不遠處停著的那一輛拉風的紅色法拉利跑車,那車太惹眼,即便是隱在樹下,她也一眼就注意到了。

原來,是季唯雪的車。

原來,季唯雪竟有如此顯赫的身世。

那麼,江氏被季氏香並了嗎?

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她一點也不知道?

這樣的標題,絕對不會是空Xue來風。

翻看完了這個八卦,藍景伊開始在網上蒐索關於江氏的傳聞了。

一條又一條,看得她格外的驚心。

她真蠢,原來江君越回來T市後江氏就出事了。

江君劍,他把他手上僅有的老爺子留給他的股份全都押在了季家公子的身上。

季唯衍,只看這名字就與季唯雪是兄妹了。

那個女孩,她當日出現在渡假村絕對不是偶然的了。

藍景伊越看越驚心,想起昨晚江君越一身濕的回來時的反應,他明明是去見季唯雪了,卻騙她說只是出去兜兜風。

有下大雨的時候出去兜風的嗎?

可他說了,她居然就信了。

一條條的看下去,藍景伊只覺得整顆心都空了。

江君越,這一次,他偷偷給她的不再是驚喜,而是,欺騙。

心,沉重極了。

不過是須臾,她就再也不想回家不想見他了。

累。

人累,心也累。

只是想到沁沁壯壯,她的心又是一片哀淒,她到底要怎麼辦呢?

天,黑透了。

小樓裏靳雪悉在睡,她也在睡。

只是,似睡非睡中一點也不舒服。

鍋裏的湯不知道煲了多久,靳雪悉要補身子,她也需要,可她卻再也沒有胃口了。

一樓的燈就在寂靜中突的亮起,雖然只是牆壁燈,還是讓她刺眼的眯了眯眸子,“非離,你怎麼來了?”吃驚的看著站在門口燈光暗影中的男子,她是要他請文嫂過來的,可他卻親自過來了。

“呵呵,收房租,怎麼,你想賴帳?”

他輕鬆玩笑的語氣讓她多少放鬆了些,“好呀,你說一個月多少?雪悉說了,她一定要付給你的。”

“雪悉?你朋友的名字?怎麼聽著有些耳熟?我今天一定是在哪裡有聽到過。”簡非離微蹙起眉頭,做沉思狀,忽而,他笑道:“我想起來了,T市的大報小報新聞雜誌都貼著找她的尋人啟示呢,不想,她居然在我這裡。”

“成青揚到處在找她了?”她知道成青揚在找靳雪悉,卻沒有想到成青揚居然是這樣大陣仗的找人,力度太大點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成先生,反正,有人在找她,嗯,還有聯繫方式呢,說提供線索的獎勵一萬元,呵,這錢真好賺,景伊,我要不要賺點?我就說我知道在哪,然後,怎麼也不告訴他你朋友在我這裡,怎麼樣?”

“你敢?”她咬牙切齒的瞪著他,極力的掩飾心底的不自在,不管江君越和季唯雪的事是真是假,也不管他是不是心儀季唯雪,昨晚上他們兩個見過面這絕對是不爭的事實,而江君越瞞著她不說,顯見的這裏有猫膩,她撇不開這彆扭,可是,卻不想自己的不痛快錶現在簡非離面前。

人,就是這般的衝突。

“呵,我是商人,有什麼不敢的。”

他這話,倒是實話,在商言商,沒有商人不是唯利是圖的。

這樣一想,眸子突的一潮,江君越也一定是了,就為了江氏,他真的攀上了季唯雪也是有可能的。

“想什麼呢?”她微微的走神簡非離看在眼裡,擔憂的走向她,站定在她面前,俯視著面前這個夢回百轉間怎麼也忘不掉的女孩,他是真的擔心她了,她過得,似乎並不好。

難道,江氏的事波及到了她?

不知道她知曉多少,所以,他也不敢冒然問她,凡事,只能順其自然。

“呵,沒什麼,我朋友身子不好,我原本是想請文嫂來照顧她的,可是她實在太虛弱了,算了,還是我留下來照顧她一晚吧,明天我再回去。”這一晚,她打算好好的思考一下自己接下來要怎麼面對江君越,還有肚子裏的這個小東西要不要告訴他了。

她和他沒扯證呢,只要一天沒扯,就沒有法律來保護她。

他們兩個人之間要分手只要他一句話,便分了。

他有多重視江氏,她知道。

他曾經對她有多好,她也知道。

可是為了江氏他能做多少,她卻不知道了。

“那也行,我問過了,文嫂也要明天下午才能過來,這樣剛剛好,只是,你不用回去照顧沁沁壯壯?”其實他想說的是她不回去江君越能願意嗎?可這樣的話,他一個大男人從前又與藍景伊是那樣的關係,所以,他問不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媽帶著呢,沒事。”淡然一笑,孩子們就是她的軟肋,如今她又有一個了,就又是她的新的軟肋。

頭,痛了起來。

可是想想,在沒有做出不要這個孩子之前,她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非離,你還沒吃晚飯吧?”

“還沒,我在我辦公室裏就嗅到了這邊的飯菜香了,自然是要來蹭飯了。”見她已經恢復如常,簡非離便坐到了沙發上,語氣溫和的與她玩笑著。

“我去叫雪悉,你等我,然後就開飯。”她多做了一些飯,是怕她離開後雪悉自己不煮沒得吃,想著煮好了雖然是剩下的,可是雪悉熱熱就可以吃了,不想,便宜了簡非離,真的有蹭了。

轉身就上了樓,她跑得飛快,有時候就想,就這樣的跑來跑去這孩子沒了那就沒了,這樣,她也不用烦乱了。

想到這些的時候,她又覺得自己是一個狠心的媽媽,可是,江君越與季唯雪那樣的關係,她如今又能做什麼呢?

那不似在渡假村,那時他說她就信了,可是,昨晚上他明明見了季唯雪卻說誰也沒見,這分明就是此地無垠三百兩。

“雪悉,快起來了,開飯了開飯了,你再不起來,我要餓死了。”推開門就去拉靳雪悉,“吃完了再睡也不遲,快起來吧。”

靳雪悉伸了個懶腰,當看到窗外已經天黑了的時候,這才慢香香的坐了起來,“我以為你走了,真好睡。”沒心沒肺的笑著,彷彿,成青揚真的跟她無關了似的,可是藍景伊知道,女人越是去掩飾的東西,就越是她最在乎的。

然,這些只有當事人自己能體會,旁的人,誰也沒有辦法為他們做决定。

况且,成青揚和靳雪悉之間還牽扯到江君越,瞧瞧,江傾傾真是個妖孽,惹了多少的桃花呢。

“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我不想回家了,嗯,我就在這裡陪你。”睹氣的說著,她也沒打算把自己的情緒瞞著靳雪悉,有一些心事若是一直憋著不吐出來,會傷心傷肝的,而簡非離絕對不是一個好聽眾,倒是靳雪悉最適合她吐露心事了。

說吧,說了就痛快了。

“江先生怎麼了?”可能是也知道成青揚的心,所以,靳雪悉每一次提起江君越都是這樣很官方的稱呼,顯見的,她並不待見江君越。

“桃花朵朵開。”

“呵,你一定是吃醋了,青揚說,他心裡只有你一個,藍姐姐,那些網上八卦雜誌上的東西你不要信,都是假的,捕風捉影的本事無人能及。”雖然不喜歡江君越,可是靳雪悉還是很理智的規勸藍景伊,而那聲‘青揚’,她叫得很自然,脫口而出時連她自己都愣了一下,臉紅的低下頭,“你不要笑我,我習慣了叫他青揚。”

“不會。”她也是習慣了叫江君越為傾傾。

習慣這東西,真真是要不得。

“真香,我要吃飯了,藍姐姐,來,我們下樓。”情勢就這樣在短短的時間裏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現在,反倒是靳雪悉來安慰藍景伊了。

世事,便是這般難以預料,也許前一刻還是滿目陽光,下一刻便是風雨飄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