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只想親口告訴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3:10
A+ A- 關燈 聽書

“藍姐姐,你真好,謝謝你。”靳雪悉微微一笑,手便挽上了藍景伊的手臂,兩個人不疾不徐的朝大廳門前走去。

成青揚怎麼也不會想到靳雪悉會這樣大搖大擺的離開吧。

而她藍景伊,在成青揚和靳雪悉之間,選擇了靳雪悉。

門診大樓外,她叫好的計程車還停在那裡,上了車,直接駛出醫院大門,一路上,並無人阻攔,很順利。

計程車才一上了馬路,靳雪悉似是在再也堅持不住,整個人軟軟的癱在椅背上,拿下墨鏡的小臉一片蒼白,她輕闔上了眼眸,“藍姐姐,到了你叫我,我……我想睡會兒。”不知道是不是一夜未睡,此時的她眼皮都睜不開了,聽藍景伊“嗯”了一聲,便睡了過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計程車裏頓時安靜了,藍景伊坐在她的身側,時不時的歪頭看看她,還好呼吸平穩,應該只是小產後的反應,沒什麼大礙的,想到這裡,她拿出手機撥通了一串熟悉的號碼。

只看著那串號碼,她的心便是一陣說不出的揪痛,即便早就决定放手了,可這一刻,當她打給簡非離的時候,還是有些微的放不開。

“景伊,真的是你嗎?你回來了?”簡非離蔔一接起,就急切的問了過來。

“嗯,是我,非離,我和媽都挺好的,收到你的簡訊了,謝謝你的掛念。”略略疏離的回應,她也只能如此做了。

簡非離默了,沒出聲。

聽著他淺淺的呼吸聲,記憶裏校園的香樟樹下為她作畫遮蔭的男子,此時想起,就象是一場夢了,“非離,郊區的那間畫室如今還在你的名下嗎?”

有點沒想到她會問起陳年的一個地方,簡非離面上一喜,輕聲道:“在的,不過,一直空著,你要用?”

“嗯,那邊我住過的那個小房間我想借一個朋友住幾天,行嗎?”與江君越搭上邊的地方成青揚一定會找到的,而靳雪悉想要躲的那個人就是成青揚。

既然靳雪悉不想見他,那她就成全靳雪悉,男人是要給一些教訓的,只要一想起他狠狠甩了靳雪悉摔在地上的畫面,藍景作便忍不住的心疼這個女孩。

她睡著了,可是睡著的一張小臉還是微皺著的,彷彿,夢見了讓她極為難過的事情。

簡非離才起的期待轉瞬又跌到了低點,他輕輕笑了起來,“好,隨你朋友想住幾天都可以,鑰匙還在老地方,你到了就可以找到的。”

“好的,謝謝。”讀書的時候,她常跟著他一起在畫室裏畫畫,或者溫書,那裡很幽靜,兩個人常常是一個畫畫一個溫書,一整天下來也說不上幾句話,可,就是喜歡那樣的相處。

安靜。

祥和。

那時候,誰能想到他們會走到今天呢?

可是世事無常,誰也無法左右每一天會發生什麼。

掛斷了電話,藍景伊的心間飄著一股子淡幽幽的殤,不痛也不癢,卻就是揪著她的心飄忽的怎麼也安不下來。

報了地址,司機便把車駛向了郊區。

記憶裏熟悉的路上車還是不多,路兩邊高大的芒果樹一棵挨著一棵,枝繁葉茂,樹很快就要開花結芒果了,那時,到了夏天芒果成熟的季節,他們就夜裡悄悄的爬樹偷摘幾顆,就象是淘氣的孩子般,即便摘得是酸澀的也會開心的全部吃光。

車停了。

小樓屹立在東風中,還是如記憶裏的模樣,沒有半分改變,青藤爬滿了牆壁,綠幽幽的煞是好看,她就喜歡這樣的清幽,付了車資,伸手推推靳雪悉,一直都沒有睡安穩的她頓時醒了,“到了?”

茫然望著車窗外,靳雪悉明顯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是的,是一個遠離塵世喧囂的地方,曾經,她超喜歡。

卻,真的有些日子沒來過了。

只有時光一直不曾拋弃過這裡,隨著它走過每一年的Chun夏秋冬。

大門的邊上,那塊頑石還在,只是淺淺的鋪上了一層青苔。

藍景伊走過去,指尖在石底摸索了一下,果然,鑰匙還在。

開了大門進去,秋千,籐椅,滿目的向日葵,黃澄澄的還是那樣生機勃勃。

那時她說她喜歡陽光,簡非離就在這園子裏種了向日葵,不想多少年都不曾改過。

“哇,這裡真美,藍姐姐,這是你的房產?”

藍景伊眸仁一黯,“不是,是我一個朋友的。”

“就這裡了,問你朋友房租是怎樣收的,我要付給他,真好,我可不可以常住在這裡呀?”

“好,我問問他。”總不是她的房產,她做不了非離的主兒,即便知道只要她開口他就一定會賣給她這個面子,可她也一定要詢問他一下才能給靳雪悉答案,這是起碼的尊重。

推開門,原想著這裡沒人住一定到處都是灰塵,可是當看到內裡的一切時,藍景伊驚住了。

所有,都是記憶裏的模樣,沒有半分的改變。

一桌一椅一個小飾品,都如當初,而且,哪裡都是窗明几淨,沒有半點灰塵,可見,他是請了人每日打理的。

一樓是畫室,二樓就是臥室了,兩間,從前在這裡留宿的時候是他一間她一間,他從未越雷池一步。

那時的他們太迂闊了吧,如今想來,若是那時真的在一起了,也就不會有後來的紀敏茹的事情了。

可是這世上,走過的時間就再也沒有回頭的可能。

“我住這間吧,這間應該是女孩子住過的,真雅致。”

藍景伊笑笑,這間是她曾經住的,“嗯,你就住這裡吧,我看看有沒有乾淨的床單換換。”

“好的。”靳雪悉大概是累壞了,她換床單的時候,她就靠在躺椅上,閉著眼睛休憩著。

“好了。”藍景伊換好了,推了推靳雪悉。

靳雪悉微眯了一下眼睛,這才起身重又倒在了床上,“真舒服,藍姐姐,這裡真好。”說話間,她掃描了一通臥室,當看到床頭桌上的固定電話時,便拿起了撥起了號碼,轉瞬,藍景伊的手機就響了,“哎呀,電話還能用,真好,嗯,我就住這裡了,藍姐姐,謝謝你了,改天我取了錢把房租交了,江先生這會子一定在滿世界找你了,我就不留你了,你快回吧。”

的確,剛剛在上車前江君越就打過電話給她了,她掛斷直接關了機,可現在看著靳雪悉虛弱的樣子,她怎麼能放心離開呢,“我出去附近小市場買點菜蔬回來,給你煮了飯再離開也不遲,不差這一點時間了,再者,你最近最好不要碰冷水吹冷風之類的,懂嗎?”

藍景伊說得很隱晦,不好提起她小產的事情,但是又怕她混不在意而傷了身體,做下了病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好。”沒有拒絕,想是真的把藍景伊當成了可以託付的人,靳雪悉什麼也不防備的再次沉沉睡去,藍景伊則是出了房間便去了這附近的小市場,買了好多滋補的菜蔬,煲起了湯,很快,小樓裏便充溢著濃濃的菜香味。

眼看著都快好了,轉回房間,靳雪悉還在睡。

藍景伊便打開手機撥給了江君越,只響了一聲那邊就接了起來,“你身體怎麼樣?還有沒有不舒服了?檢查的結果如何?”

“無事,可能是回來的時候趕夜車沒睡好,沒事了。”

江君越似是松了一口氣,這才道:“青揚說你還沒到雪悉就不見了,你知道嗎?”

“知道。”不想瞞他,藍景伊實話實說,其實,她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的,她又有了,這一次,她要當著他的面親口告訴他,這一次,她要他陪著她一起來感受這孩子從懷上到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讓他再也不要有沁沁壯壯那樣的遺憾了,想到這些,她心底一陣甜蜜,“晚上,早點回別墅。”

“嗯,我儘量。”江君越撫了撫額頭,江氏的事情有些棘手,還有電臺的事,他今天公關了許久那邊都不為所動,看來,是有人刻意讓電臺播出江氏的事情的,那麼有了電臺這一家,其它的報紙雜誌難免效仿,他只怕要捂不住了,到時,又要藍景伊跟他一樣憂心,這是他所不想的,所以,今晚上他約了電臺的一個負責人一起用餐。

“一起吃飯,我有事要告訴你喲。”藍景伊笑了,隔著電話想像著那男人的模樣,恨不得立刻就飛到他身邊,不過,靳雪悉這邊她也一定要安排好。

江君越唇角微抿,想著才自己的人彙報過的,說她離開醫院時是跟靳雪悉一起離開的,再想起成青揚那邊的事情,還以為她要告訴他的就是她跟靳雪悉在一起呢,當下,也沒在意,只笑道:“好,先掛了,忙。”

“拜。”大週末的,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可昨晚她睡了一覺醒了後還真的看到他電腦裏的報表,一份接一份,都是待審待閱,他是真的忙吧,她得理解他。

湯煲好了,靳雪悉還在睡,可天已經黑了,藍景伊真的要走了,偏,怎麼也放心不下靳雪悉,想了又想,她打給了簡非離,“非離,你這邊的鐘點工還是以前的文嫂嗎?”

“嗯,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