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懷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2:47
A+ A- 關燈 聽書

寬敞的臥室裏一下子靜了下來,“傻瓜,這也能紅眼睛。”江君越攬她入懷,讓她靜靜的靠著他的肩頭,一時之間,兩個人誰也不說話,只是彼此的依靠著。

忽而,手機鈴聲打斷了兩個人間的安靜,藍景伊這才起身拿過自己的手機,點開,居然是成青揚的號碼閃爍在荧幕上。

她把手機揚到江君越的面前,讓他看了,現在成青揚都是打給她不打給他了。

“這樣最好,希望他能保持下去。”江君越淡淡一笑,若成青揚真能如此,他巴不得。

藍景伊白了他一眼,這才接起,“成哥,找我?”

“雪悉醒了,不肯吃東西也不說話,你來一下。”

呃,為什麼是她?

可,成青揚是那麼容易求人的人嗎,一定是沒辦法,才叫她的,不過,想著那男人為了靳雪悉而做到這個地步,還算是有些良心了。

她剛好也要去醫院檢查身體,姑且就去吧。

不過,依著成青揚的語氣還有他說過的話,既然靳雪悉不肯吃東西,那胎兒一定是沒了,不然,為了她自己肚子裏的胎兒她也會吃東西的。

這個時候的她一定是受了刺激吧。

女人對女人,她懂靳雪悉的心。

“我送你吧。”江君越等她換好了衣服收拾妥當,揚了揚手裡的車鑰匙,“放心,我只是送你到醫院大門口,我今天要去一個地方辦件事,順路而已。”

“好。”有如此免費的司機,不用白不用,况且,江君越開車的科技可不是蓋的,坐他親自開的車很舒服。

他開車的時候從不會突然間刹車,她想著自己的身子,這樣最妥當了。

下了樓,親了親已經醒過來正在客廳裏瘋玩的沁沁壯壯,藍景伊便拿了兩個才烤好沒多久的麵包上了車,一個給自己,一個給江君越,同時,還順了兩盒牛Nai。

不過,真正吃起來的時候,根本是兩個人同吃一個,還是她咬一口,再把咬過的送到他的唇邊由他咬下一大口。

沒辦法,他開車呢,她只好喂他。

看著他吃,藍景伊很滿足,從前那個有潔癖的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已經被她給改了許多。

麵包和牛Nai抵達醫院的時候,剛剛好的全都吃光了,藍景伊拎著手拎包下了車,透過搖下的車窗望著裡面的男子,“喂,說好不許派人跟著我喲,我要與語悉說悄悄話,怕人聽。”

“什麼悄悄話?不會是兩個女人一起討論各自的男人的尺寸吧?”他痞痞一笑,輕鬆的睨了她一眼,可是輕鬆之餘,心底卻是些微的緊張,剛才來時的路上,電臺播音就播了江氏的事情,還好他手快給轉了臺,而藍景伊正與他侃著雪悉的事沒有注意到,若是她知道如今江氏已經易主了,不知會是什麼反應?

所以,他盡可能的在她面前表現出輕鬆的樣子,只是不願她聯想太多。

“滾粗。”低吼了一句,藍景伊脚踩半跟的鞋子快步進了醫院。

若真懷了,她絕對不能穿高跟鞋,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藍景伊並沒有先去住院部看雪悉,而是悄悄去了婦產科掛了一個普通醫生的號,這樣可以快些看,不用排隊太久。

可,婦產科永遠是醫院裏最忙的科室。

等了半個多小時才輪到她,醫生開了單子檢查做尿檢。

藍景伊靜靜的坐在檢驗科的視窗外,心裡微微有些緊張。

手機,又響了。

是成青揚。

她急忙接起,“成哥,最慢半個小時我就到了,讓雪悉等我一下。”

“你不必來了。”不想,電話彼端的男人冷冰冰的就來了這麼一句。

“喂,你是怪我去晚了嗎?我是真的遇到了事情,很快就處理好了,馬上過去,對了,雪悉現在情况怎麼樣?有沒有吃東西了?不吃東西可不行。”

“她走了。”三個字說完,成青揚便掛斷了電話,徒留藍景伊呆愣在那裡足足消化了五秒鐘才反應過來他的話中意。

“喂,她去哪了?”

可,回應她的只有手機裏滴滴響個不響的盲音,成青揚已經不可能給她答案了。

藍景伊急了。

直接回撥了回去,可是那頭回給她的只剩下了一道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藍景伊……”手機還沒放下,對面發放檢驗報告的喇叭裏就響起了她的名字,她趕緊跑過去接過,目光迅速的掠過報告單,當看到尿檢診斷時,一顆心怦怦的狂跳了起來。

懷了。

她真的懷了。

她又要當媽了。

欣喜的看了又看,怎麼也不能相信她真的又有了江君越的孩子,他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吧。

然,只開心了一會兒,她就想起了靳雪悉,她這邊懷了,可是雪悉的孩子卻沒了。

她們兩個,落差真大。

正想著要怎麼找到成青揚,忽而,她的手機又響了。

這次再看,是固話,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藍景伊沒接,萬一這個時候成青揚打過來呢,說不定他的手機不是關機,而是沒電了。

可,那個電話響了又響,她掛斷那人就再撥,如此三兩下,藍景伊惱了,接起來就吼道:“打錯了。”

說完,她就要掛斷。

那邊,卻低低響起了一聲,“別。”

一個字,沒有說明她是誰,可是那熟悉的聲音,不是靳雪悉又是誰?

“雪悉,是你呀?”藍景伊頓時驚喜了,“你在哪?成哥說你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是這個時候,再回味成青揚的話語,她才想到靳雪悉很有可能是離開了醫院,也離開了成青揚的視野。

“我看到你了,我在你斜對面的衛生間裏,藍姐姐,你幫我弄套衣服還有墨鏡,然後幫我打輛的士,我想離開醫院。”

“你……你還在醫院?”藍景伊往洗手間那邊看過去,脚步飛也似的朝著那裡走去。

“你別過來,別耽誤時間了,快去幫我弄套衣服,穿起來不被他認出來的衣服就好,藍姐姐,麻煩你了,在T市,我如今只相信你一個人,你是不會告訴他的,是不是?”

聽著靳雪悉低低柔柔的聲音,彷彿帶著幾多的淚意,藍景伊的心一下子就疼了,這個時候她也不便詢問靳雪悉為什麼,只得道:“好,我這就去,你等我,別亂走。”

她想起來了,衛生間洗手池對面的牆上有公用電話,靳雪悉就是在那裡打的,怪不得顯示的是固定電話的號碼呢。

轉出醫院,藍景伊很快就在醫院對面買了一套休閒運動裝,很寬鬆的款,象欧巴桑裝,再買了一個墨鏡,正要進門診大樓,手機又響了。

“你別過來,他的人就在檢驗科對面,等我電話,安全了你在過來。”

看來,是成青揚的人在找她了。

有一瞬間,藍景伊真想走過去告訴成青揚的人靳雪悉在哪裡,可是,只要一想到昨晚上倒在血泊中的女孩蒼白的小臉,還有她才說話時的虛弱,她是女人,她一定要站在靳雪悉這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既然靳雪悉選擇了離開成青揚,她就要尊重靳雪悉。

即便深愛,可也是最深愛的人親手扼殺了她的孩子吧,所以,愛已成恨。

藍景伊靠在一根柱子上靜靜的等待著,這一刻她想起了自己和陸文濤,曾經也是那樣的愛他,結婚的時候還想著跟他過一輩子,結果,他不過是她兩次領證的對象罷了,他們之間永遠也不會發生什麼。

還有簡非離,這一生已註定了會錯過。

大約三分鐘後,她的手機響了,靳雪悉通知她成青揚的人已經走了。

不得不說,靳雪悉是聰明的,若她一逃出成青揚的視野就奔向醫院的大門,只怕,早就被找到了。

可她沒有馬上離開醫院,這還真的應驗了那句老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進了衛生間,窗前,靳雪悉瘦弱的身形靜靜的立在那裡,似是在看著窗外的什麼,目光很專注。

可藍景伊知道,此時的她眼睛裏其實什麼也不會看到。

失去方知,她一定痛苦極了。

“雪悉……”她輕輕一喚,可是背對著她的女子卻沒有任何反應,讓她只好又喚了一聲,“雪悉……”

“藍姐姐,你終於來了。”靳雪悉倏的轉身,手背也正好抹過眼睛,一張還顯蒼白和憔悴的小臉上勉强的染上一點笑意,“麻煩你了。”

“不麻煩,你身子可好些了嗎?能走路嗎?”擔心的看著她,若她的孩子流了,這可是小產,是最傷女人身體的,通常至少要休息七天才可以隨意走動,可是靳雪悉小產應該只是昨晚的事情吧,她現在卻要獨自離開。

“我沒事,只是,想不到可以去的地方。”靳雪悉接過了她遞過去的衣服,飛快的套在醫院的病服外,再戴上墨鏡,看上去就象是一個很潮範的大學生,好看。

“跟我走吧,我送你去一個地方。”

“他不知道的地方嗎?”

“嗯,你只管跟我走,我保證他不會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