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一藍一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8:24
A+ A- 關燈 聽書

一藍一粉,那是情侶款,那雙女拖的主人是他曾經的愛人嗎?

目光只在那上面停留了兩秒鐘,藍景伊便很快移開,脫了鞋,光著腳丫走向臥室,“傾傾,你這床,真够小的了。”手叉著腰,藍景伊無限感慨的說道。

“小?”江君越終於被她的聲音吵得回了神,轉過頭看著背對著自己的藍景伊,她的目光真的停在臥室裏的那張床上,一米八寬的床,兩個人睡足够了,她居然還說小。

“嗯,真小,小得我怕被你給拱下床,傾傾,你睡床吧,我睡沙發,我喜歡沙發,沙發柔軟,最適合我了。”她笑眯眯,但是這樣說著的時候,人卻是走進了臥室,打開了櫃子找了乾淨的床單,不由分說的就鋪將起來,那樣子,宛然是這家裡的家庭主婦一樣。

江君越轉身換了拖鞋,這才想起她是光著脚的,可是再看那雙女拖,他終究是沒吭聲。

“喏,你的睡衣,快去洗白白了換了。”藍景伊的動作倒是快,不僅是換好了床單,連睡衣都遞向了他,他站在那裡看著她遞過來的睡衣,卻沒接,而是淡聲道:“我習慣赤果果`睡。”

“啪”,一聲悶響,藍景伊手中的睡衣不淡定的掉落了下去,他不會也想在她面前赤果果了吧,“咳咳……”藍景伊低咳了起來,不自然的以手背蹭了蹭唇角,“江傾傾,那你晚上睡覺要關好門呀,不然,看見你人家會長針眼的。”有點後悔跟著他來這裡了,孤男寡女的,再發生點什麼終究是不好,看來,她得儘快找個住的地方了,先找工作,再在工作單位附近租間房子,賺錢吧,賺了錢麵包會有的,房子也會有的。

“切……”他冷哼了一聲,這是他的地盤不是她的,要求還挺多的。

眼看著江君越走進了洗手間,很快的就傳來了嘩嘩的水聲,藍景伊這才轉過身在玄關邊上的一個小櫃子裏找到了一雙看起來很新的拖鞋,應該是備用的吧,穿起來進了小陽臺,水池子裏找了抹布,茶几和沙發上都有灰塵,不擦擦倒下去,她會睡不著的。

迅速的也是大概的收拾好了,那邊,浴室的門正好打開,男人只腰間裹著一條浴巾就走了出來……

藍景伊怔在了當場,他穿衣服的時候已經够好看了,這會沒穿,那古銅色的肌膚襯著他沒有一絲贅肉的身形還有那張臉,天,藍景伊迅速的低下頭,轉身,當沒看見的道:“明天我要早起,要不要幫你買早餐?”

“不用。”江君越淡淡的,大步的走進了臥室。

他還真的是準備睡床讓她睡沙發了。

算了,寄人籬下,這樣已經很好了,知足的躺倒在沙發扶手上,藍景伊閉上了眼睛,可,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快亮的時候,藍景伊終於睡著了,可,只睡了一個多小時,手機設定的鬧鐘就鬧醒了,她閉著眼睛爬起來,隨即,又躺下了,好困呀。

臥室的門一下子被打開,一道身影沖了過來,“吵死了。”江君越拿起她的手機一按,隨即沖回了房間,很困,昨晚,他也很晚才睡著,這小公寓,或者,他真不該回來,他身下的那張床睡著讓人很不自在。

房裏房外,兩個人呼呼的睡著,等到藍景伊終於睡到自然醒的時候,睜開眼睛的刹那,她欲哭無淚了,“江傾傾,是不是你把我的鬧鐘給關了的?”若是再響一次,她一定能起床的,但現在,已經遲到了,飛一樣的跳起來,換好了衣服,隨意的化了個淡妝,找工作,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她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拎著包沖出去的時候,臥室的門正好打開,江君越穿著睡衣慵懶的倚在門楣上,“藍景伊,你幹嗎去?”

伸脚踢掉拖鞋,一邊穿鞋子一邊飛快的道:“我可沒人包氧,嗯,所以我得去找工作,晚上回來給你煮飯,要洗的衣服扔在洗衣機邊,答應你的,我一定做到。”說完,她人已經沖到了門前,開了門回頭沖著他做了一個鬼臉,“江傾傾,今天不給你買早餐了,乖喲,不許亂跑亂去找男人女人。”

“切……”她還真當他是被人包氧的了,看著她的背影消逝在樓道口,江君越打了個電話便換了衣服走出房間,有車不開,他居然跟著她神經錯亂了。

站在社區門口足足等了十幾分鐘,蔣翰才開車過來,恭敬的給他開了車門,“越少,請上車。”

手中的車鑰匙一個飛旋便丟給了蔣翰,“去把那部寶馬給我開回來。”管她怎麼想,他要開自己的車。

藍景伊趕到人才市場的時候,招聘會已經進行了一大半,沒有任何準備的她只好填了幾份官方的招聘表格,然後投遞出去。

還沒投完,招聘會就結束了,招聘方,還有找工作的人員陸續的開始離開了,藍景伊走在人群中,心裡一點都沒底,這樣找工作怎麼能找到呢。

出了人才市場,藍景伊尋了一家打字複印店走了進去,她得設計一份個人簡歷,再複印個幾十份,這樣下次找工作的時候才有希望,成功是屬於那些有準備的人的,所以,她現在就要為星期六的招聘會做準備,若是星期六還沒希望,那就要等到下一周的週三了,每週兩次,她一定要把握好機會。

百度出各種各樣的個人簡歷,最後綜合了別人的簡歷的優點,藍景伊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弄完了自己的簡歷。

其實,她的簡歷真的很簡單,實在是因為她其實也沒什麼經歷,人家都是大學一畢業就工作,就只有她,被陸文濤給荒廢了,弄好了簡歷列印了一份,然後複印了三十份,這麼多份她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工作了,若是再找不到,那乾脆直接去做量販店收銀員好了。

從打字複印店裡出來,藍景伊才發覺自己餓了,都下午兩點多了,能不餓嗎,路邊的小食雜店裏買了一個幹麵包,餓了的時候,吃著什麼都香,一大片的麵包很快被她吃了一個乾乾淨淨,這時候才想起小傾傾來,他是在家裡,還是又去找他那些金主鬼混去了呢?

跳上公車,就在離小公寓不遠的那一站下車,然後去了菜市場,說好了要給那個男人煮飯洗衣一個月的,以彌補她住人家房子和那一晚的虧欠的。

選了四菜一湯的食材,大包小包的拎著回去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多了,很快就要天黑了,藍景伊乘坐電梯到了門前,把菜放到地上,從門底下摸到鑰匙開了門,沖進房間裏的時候,那男人果然不在。

算了,他也不是她的什麼人,他愛幹嗎就幹嗎,煮飯吧,然後吃飽了去擺地攤,她可是沒生活來源的人。

四個菜一個湯,一個多小時便搞定了。

可,小傾傾居然還沒回來。

她拿出手機撥打他的號碼,響了七八聲才被接起,“有事兒?”

“什麼時候回來?”

“晚點。”江君越瞟看著剛剛秘書放在他桌子上的檔案,他正忙著呢。

“好,那我先吃了,拜拜。”說完,也不等他回應,藍景伊直接就掛斷了電話,然後,開始了豐盛的晚餐。

藍景伊很快就吃完了,背著那個裝著飾品的袋子,在沒找到工作之前,這就是她的飯碗。

輕轉了一下門環,門開了一條縫隙,她正要出去,突的發現縫隙外一個女人正拿著電話望著她這門的方向,藍景伊倏的輕輕輕輕的關上了門,完了,今晚的擺地攤只怕去不成了。

門外,正站著小傾傾的那個女金主,就是那次在咖啡廳被她下了果島沫的女人,藍景伊轉過身,身子靠在門上,小心臟撲騰騰的亂跳著,她不怕小傾傾的金主,她是怕那果島沫的事被拆穿了。

就在這時,身上的手機響起,眼睛瞟上去,居然是小傾傾的,“喂,我要去擺地攤,可是……”

可,藍景伊話還沒說完就被小傾傾打斷,他冷聲的道:“洗白白了進去臥室睡覺,半個小時後我會趕回去,若你不在床上睡覺,你死定了。”

出不去,錢沒得賺了,幸好本錢是小傾傾贏的,她身上的錢明天還够花,算了,就去洗澡吧,不洗,身上粘膩膩的很難受。

藍景伊拿著自己的小熊睡衣就進了洗手間,可,當她擰開水龍頭,當溫熱的水灑在雪白肌膚上的時候,她突然間想起來兩件事,第一,若是她真洗白白了躺在小傾傾的床上被門外那女人看到,那女人會不會把她當情敵給撕爛呀?

第二,她想起了小乖,那小東西還在姓洛的那裡呢,昨天扯著小傾傾就跑,倒是把小乖給落下了,那小東西雖然不漂亮,可是,卻給她相依為命的感覺,只要她有一口吃的,她就不能不管小乖。

思來想去,藍景伊裹著浴巾就出去拿來了手機,很快的撥過去,江君越正在開車,一接通就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