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醉酒的男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0:52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快步朝著等在辦公室門前的江君越走去,他頎長的身形在燈光暗影裏顯得格外的挺拔修長,一身剪裁得體的手工休閒裝包裹著他愈發的惹人的眼球。

尤其是女人的眼球吧。

“蔣瀚送來的衣服?”

“不喜歡?”

“嗯,不好看,以後不許穿這套。”其實真相是她覺得他這樣穿太好看了,讓她有種不踏實的感覺,沒有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分分秒秒都被其它女人盯著的,除非這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男人,那又另當別論。

“好吧,明天換一套。”江君越微微皺眉,掃了自己一遍又一遍,也沒發現他這身衣服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可藍景伊說不好看那就不好看吧。

藍景伊頓時心情愉悅了,瞧著,這樣帥氣的小鮮肉如今只屬於她了,“叫福記炒菜吧,一份辣豆腐,一份青菜,再來一個小腸苦笋湯,嗯,我要吃的就這些了,你想吃什麼你自己點。”真餓了,藍景伊不会的還沒進電梯就開始讓江君越打電話點菜了,只想著到了福記就能吃到。

“行。”江君越又點了兩個菜,兩個人四菜一湯,絕對的標準,只是,他吩咐廚師不要馬上炒,十五分鐘後準備上桌就好。

電梯開始下行了。

很快就到了一樓,藍景伊知道江君越的車沒有停在地下停車場,而是停在塔樓前的公共停車位上,可,出了電梯她才要往大門口那邊走去,江君越卻拉住了她,“走後面,前面那條路有人出了車禍堵車了。”

“那你的車呢?”藍景伊信了。

“蔣瀚已經開了另一部車停在那了,嗯,就換一輛。”就讓季唯雪繼續在那裡等吧,他就看看她能不能等上一夜,若是真能,他才是真的信了她對他的真心。

喜歡他?

還是喜歡很多年了。

這種鬼話他會相信才怪。

季唯雪,年紀輕輕撒謊撒得臉不紅心不跳,能做到這個份上的女孩子真真是少有了。

果然,出了塔樓**便有一部車停在那裡,藍景伊坐進了副駕駛,江君越驅車駛往福記,已經過了下班的高峰期,一路很通暢,果然七八分鐘就到了,三兩分鐘泊車,進了福記時,菜剛剛才出鍋,兩個人坐定,擦了擦手,便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藍景伊是真餓了,大快朵頤的吃著,江君越則時不時的抬頭看她一眼,什麼時候她喜歡吃這樣清淡的呢,他記憶裏的她吃東西一向是葷素搭配,從來不挑食的。

“不餓?”見他總是看著她,根本沒吃幾口,她不由得狐疑了,“還是你不喜歡這幾道菜?都說讓你撿你喜歡的點兩樣了,服務員,上一盤清蒸鱸魚,要快,若是我們要吃完了菜還沒上,可就不要了喲。”她笑眯眯的替他點了一份,他喜歡吃魚,其實不止是大人要多吃魚,小孩子也要多吃,吃魚好,不止是營養,據說還補腦。

江君越溫溫一笑,由著她又點了一個,而且,菜上來的時候還很配合的多吃了幾口,藍景伊這才滿意了。

她吃得快,吃了個半飽,這才學他剛剛的樣子,也時不時的抬頭看他一眼,這男人真養眼,吃個東西也是這樣好看,不疾不徐,優雅從容。

“藍小姐,真的是你呀?”正吃著,忽而,福記的大門處走過來一個女孩,熱情的跟藍景伊打著招呼。

藍景伊的大腦先是短路了三秒,隨即很用心的想了又想,這才恍然大悟道:“靳雪悉,是不是?”

“藍小姐記憶力力真好,只見過我一次就記住我的名字了。”

“你不是也記住我的了。”藍景伊笑,再指指身邊的位置,“坐吧,是不是也沒吃,要不要一起吃?”

“不用了,呵,我記住你是因為那天你太惹眼,再加上你是江家的人,所以自然就記得了,這位先生是江君越先生吧。”靳雪悉好奇的把視線從藍景伊的身上移到了江君越的身上。

“幸會。”江君越吐出兩個字,就不再說話了。

靳雪悉卻真的不会的坐到了藍景伊的身旁,“果然,我和江先生很象,看來拳館裡的人真的沒有亂說了。”

靳雪悉這樣一說,藍景伊也是附和,“嗯嗯,那天在爺爺的葬儀上見你我也這樣覺得,對了,成先生呢?那天你不是跟他一起去的。”

“他在對面的酒吧,我來找他透過玻璃窗看到了你和江先生就想過來打個招呼。”靳雪悉依然面帶微笑,可是看著江君越的眼神裏卻多了一份探究,似乎是對江君越產生了極濃厚的興趣。

江君越依然吃著食物,沒聽見似的沒有任何反應,倒是藍景伊過意不去了,“傾傾,打個電話讓成哥過來一起坐坐吧。”成青揚幫過她數次,雖然坊間有傳聞說他喜歡江君越,可藍景伊一直不信,現在他有了靳雪悉,藍景伊就更加不信了。

“我吃好了。”江君越放下筷子,彷彿沒聽見她的話語似的,根本沒有打電話的意思。

“不用麻煩江先生了,我來打吧。”不想,靳雪悉很給藍景伊面子,拿起手機就打給了成青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喂,青揚,是我,我在福記,江先生和藍小姐也在,藍小姐邀你過來坐一坐呢。”

“什麼,去酒吧?”靳雪悉歪頭看向江君越再看向藍景伊,這才小聲的道:“好吧,我問問看。”

落莫的掛斷了電話,靳雪悉失落的道:“他說他不過來了,二比特若是願意,就去對面酒吧坐坐,若是忙就改天再聚吧。”

江君越眼皮一跳,目光倏的射向靳雪悉,“打電話告訴他,我和景伊這就過去,讓他等著。”

他聲音冷沉,彷彿才香了火藥一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藍景伊只覺他莫名其妙,“到底醫院裏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成哥不想見你,你也不想見他?你們是兄弟,有什麼事不能攤開了說呢?”

藍景伊本不想點破的,可看著江君越一臉陰霾,她也莫名的覺得彆扭,好好的一個晚上,明明兩個人小別後才相見,她不想因為別人而影響了心情。

“已經攤開說過了。”淡幽幽的幾個字,顯見的,江君越很不喜歡那個話題。

“我看,我還是走了,江先生藍小姐慢慢吃,改天再見吧。”直覺自己引起了兩個人的不快,靳雪悉乖巧的站起來就要離開。

“好吧,再見。”藍景伊溫和的沖著這個小女生笑了笑。

靳雪悉灑脫的吹了吹額前的短髮,“謝謝你,藍小姐再見。”

“再見。”

“站住,不是說我和景伊這就過去嗎,誰讓你走了?”可靳雪悉才邁開步子,就被江君越給叫住了。

“江先生……”

“一起過去。”掏出錢夾,江君越付了餐費,三個人便默不出聲的出了福記,果然,馬路對面有一家酒吧。

過了天橋,靳雪悉在前,江君越在中,藍景伊隨在江君越的身後,魚貫的進了酒吧。

小酒吧。

但是人很多,空氣很不好。

霓虹閃閃爍爍中,酒吧的角落,成青揚一個人冷冷清清的坐在那裡。

一桌。

一人。

一杯酒。

淺淺啜飲了一口,放下酒杯就靜望著杯子裏的酒液,看了又看,然後再端起酒杯飲一口,彷彿那酒中有什麼很好看的物件一樣。

他就那麼一直的坐在那裡,就連三個人進來了他也沒有發現。

其實靳雪悉是早就想沖過去的,結果,被江君越給攔住了。

沒人知道他要幹嗎,可他說等一下,靳雪悉就彷彿被下了咒語一樣乖乖的停了下來。

酒吧裏有人叫了酒菜,一邊喝酒一邊劃拳,舞臺上有女人搖擺著身體唱著一首首的情歌,紙醉金迷中成青揚孤單單的坐在那裡,顯得與這個世界那般的格格不入。

大概是酒沒了,他揚了揚手,便有酒保端了酒過去,啟開了酒瓶,他就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喝酒。

江君越終於動了,長腿邁著矯健的步伐,很快就停在了成青揚的身邊,伸手一搶,頓時搶下了成青揚舉到唇邊的酒杯。

“喂,你誰呀,誰讓你搶我的酒杯的,還給我。”成青揚說著就要搶回自己的酒杯,由頭至尾,他都沒看江君越一眼,眼睛只盯著江君越搶過去的酒杯,“還給我,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這略帶滄桑的聲音讓靳雪悉再也忍不住,“青揚,江先生來了。”她只說了江先生,居然沒有提起藍景伊。

“什麼江先生?開什麼國際玩笑,不可能的,哈哈,他不可能來見我的。”

藍景伊唇角抽了抽,都說酒後吐真言,成青揚這樣的言語這樣的神情讓她想要忽略都不行,難道,果然如傳言所說,成青揚真的是喜歡江君越的?

她視線倏的轉到江君越的臉上,卻見他平靜無波的坐了下去,還沒坐穩,便“嘭”的一聲將才奪下的那杯酒放在了成青揚的面前,他開口了,清冷的聲音沒有任何改變,“嗯,我來了。”

這一聲,不高不低,卻讓已經薄醉的男人倏的清醒了般的猛抬起了頭,“君越,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