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清淡點就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30:17
A+ A- 關燈 聽書

“江總,姓季的……”“嘭”,江君越的唇還在藍景伊的唇上時,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開來,蔣翰劈頭喊了過來,聲大的灼人的耳。

然,只喊到這裡,蔣翰就頓住了,“那……那啥,我啥也沒看見,你們繼續。”口吃的說著時,人已經狼狽的往外退去了。

被他這一打擾,江君越哪裡還有什麼感覺了,隨手摸了個靠墊擋住了藍景伊的小臉,沒好氣的道:“去會議室等我。”

“好的。”蔣翰撒鴨子跑了,沖出辦公室的時候一點也不想去會議室,奈何這是江君越的命令,他不去也不行。

只希望江君越的動作能慢些也晚些到,或者繼續與藍景伊完成他們才沒完成的‘事業’,只有江君越滿足了,他一會兒見江君越的日子才會好過。

辦公室裏,江君越這次終於起身了,不舍的看了一眼藍景伊,轉身去開了空調,再把溫度調高了幾度,這才道:“你睡吧,我去忙一下,就回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小臉埋在抱墊下方,藍景伊不敢看江君越,只怕一眼看過去又會擦出什麼火花來了,這可是在辦公室,說什麼也不能再發生被人撞見的事情了,傳出去好說不好聽。

江君越速度的整理好了衣著,不過是一分鐘的時間,整個人就又是冷俊惑人,風度翩翩了,大步的出了辦公室,去了公司的另一個超小型的通常是領導找下屬談話的會議室,裡面,蔣瀚正抓著頭發呢,亂草一樣不停的抓撓著,彷彿上面長了小蟲子一樣,煩躁極了,就連江君越走進來他都沒有感覺到。

“平時該有的警覺Xing哪裡去了?我人都到了你居然都不知道,是不是以後要腦袋被子彈打穿了你才能反應過來是有人朝你射擊了?蠢。”江君越慢條斯理的越過他,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小會議室的一把大班椅上,微仰著頭望著有點狼狽的蔣瀚。

蔣瀚是真的懊惱了,明明現在是他比江君越高的,是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江君越的,可是當眼神對上眼神時,江君越那冷肅的眼神讓他激欞欞的渾身打了一個顫,立刻垂下眼眸,不敢直視江君越了,“我,我走神了。”

江君越也不急著問蔣瀚進辦公室時說了一半的話,兩條長腿優雅的搭在一旁的椅子上,舒服的靠著,“季唯雪走了?”季唯衍不好對付,可是季唯雪也不是省油的燈,讓她放弃什麼事情一定很難,從她纏著他的情形他就可以判斷出那是一個即便撞了南牆也不會回頭的女孩,他清楚。

“沒,守在你的車邊呢,不肯走。”

“行,就讓他守著,我今個離開的時候從**離開,再換部車,嗯哼,就這樣辦了。”

“江總高招,就這麼辦。”江君越隨意與他說了幾句,蔣瀚這才卸去了些不自在,也才恢復了正常些。

“那季唯衍呢,他又出了什麼高招來對付我?”轉了一個大圈,江君越終於扯到了正題上。

“姓季的擬了一個裁員方案,讓江總你來簽字發出再通告公司。”

“以後,叫我江君越就好。”手指點在大班椅的扶手上,江君越為著才聽到的這個消息而若有所思。

“好吧。”知道江君越已經不是江氏的總裁了,如今只是一個部門經理,再叫他江總那根本就是打他的臉,所以蔣瀚也只好同意以後不再叫他江總了。

“把方案拿過來,我簽字。”

“什麼?”蔣瀚不可置信的看向江君越,彷彿在看怪物一樣,在他的認知裏,boss做事一向是無所不能的,常常超乎於他的想像,可是現在,江君越的反應難道是要對季唯衍俯首稱臣,認命了?

這可不像是他江君越該有的反應。

“簽了又如何,就算是他要讓公司的員工認為這個方案是我起草的也沒關係,那也要員工們認可才行,是不是?”

蔣瀚眼睛一亮,“欲擒故縱?”

“呵,有點上道,姑且就這樣理解吧,對了,他要我什麼時候在什麼地點宣佈?”

“週一上午公司的例行會議上。”

“哦?那不就是三天后嗎,居然給了我這麼長的時間準備,呵呵,他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不得不防呀。”

“誰知道呢,不過,那天公司的骨幹全都會到齊,你看看這名單,到會的會被裁掉一半,到時候會場會不會鬧起來?”

“要鬧,而且還要大鬧特鬧,最好我這個管理部的經理被拿下才好。”手指繼續玩味的點關鋼琴指,江君越的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江……江君越,這樣好嗎?”

“好,怎麼不好,最好我變成一個江氏的不顯山不露水的小職員最好,我總覺得,季唯衍恨我,可為什麼恨我我就怎麼也想不明白了,查他也查不出任何線索來,姑且就讓他放鬆對我的警惕,讓他以為江氏盡在他的掌握中好了,嗯,就這樣吧,還有沒有其它事了?”江君越不以為然的說著時,人已經站了起來,顯然,不想再跟他蔣瀚繼續玩了。

蔣瀚想著自己才中斷了江君越與藍景伊的好事,他連忙擺手,“沒了,再沒了,江總你快去忙吧。”

“又叫江總了,以後,啥也別叫了,這樣是不是能記住?”

蔣瀚搔了搔頭,他是從江君越進入江氏開始就做了他的跟班的,這江總早就叫習慣了,一時之間根本改不了口,“我儘量改吧。”

“沒人的時候改不掉也沒關係,有人的時候一定記得改掉,否則,叫一次扣一次薪水,嗯,一次就一千塊吧,不多。”

蔣翰真想罵他是資本家,他一個月薪水才多少,若是他犯起病來,根本不够扣,江君越這是要他以後每月還沒發薪水就當月光族嗎?

似乎是感受到了蔣瀚哀怨的目光,背對著蔣瀚的江君越又道:“實在不行,以後叫我江先生好了。”

“哦,好的。”

蔣瀚還在這邊一直告誡自己不要再叫江君越江總的時候,那邊,江君越早就拿過他桌子上的江氏裁員方案走了。

他還是摸不准江君越的意思,不過,他知道凡事只要按照他的訓示去做就絕對不會錯了,曾經經歷過的無數事實證明,江君越做事一向有分寸有道理。

江君越重新回到辦公室的時候不過是十幾分鐘後的事情,但是,沙發上的小女人真的睡著了。

他走進辦公室,感受著一室的寂靜,徐徐走到沙發前,看著安然躺在上面的女子的睡顏,這一刻,心是從沒有過的溫柔。

拿出手機小聲的打了一個電話,安排好了藍晴和孩子們去了別墅,他便開始認認真真的看起了那份裁員方案。

季唯衍真狠,裁下的人並不是他在江氏的心腹骨幹,全都是曾經跟他做過對的人,甚至很多都是以前江君亮和江涵銘的人。

這方案若是宣佈下去,任何人都會以為他這是在公報私仇。

抿唇一笑,就借季唯衍的手裁了這些人也無不可。

鬧騰吧,反正再壞也不過如此了。

一個下午,一個睡一個忙。

有了蔣瀚的前車之鑒,小王再也不敢隨便讓人進去了辦公室了,倒是給了兩個人完全的二人世界。

可惜,兩個人根本沒利用。

藍景伊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揉了揉眼睛,慵懶的伸個腰,當意識恢復的時候,她才想到這裡是景越的辦公室,果然,舉目望去,一切都沒有變,只是身上多了一條毯子,辦公室內只開了辦公桌上的檯燈,所以,到內光線很柔和,特別讓人好睡,“傾傾,黑了嗎?”

正專注於桌子上檔案的江君越這才抬起了頭,“終於醒了,嗯,睡美人,這個點不止是天黑了,也早過了飯點了,餓了吧?”

“嗯,餓了。”肚子正抗議的叫著呢,藍景伊可不想委屈自己的胃。

“那去洗把臉,好了我們就去用餐,想吃什麼?”他微笑的看著她,心情很好,若是可以,他想再聽她多說幾次她相信自己男人。

她相信他是對的。

“什麼都行,清淡點就好。”這兩天,她突然間很討厭油膩膩的東西,尤其是那些大魚大肉,看著就倒胃口。

江君越眉毛一跳,下意識的就以為她是知道了他現在的狀況,所以想幫他省錢?

不,不可能的,小陳已經彙報過了,從回來,她就來了景越,其它地方哪也沒去,再說了,T市的新聞雜誌,報紙週刊他全都交待下去了,誰也不許刊登關於他現在只是江氏管理部經理的新聞。

想到這裡,江君越心安的道:“那去吃福記好了。”

“行,就那家。”

“呵,老婆真好養,那很便宜。”

“便宜才好,你賺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多不容易呢。”邊說邊進了洗手間,擰開水龍頭,洗臉梳頭,很快藍景伊就拾掇好了自己,出去的時候,江君越早就準備好了,人也換了一件外套,顯然不想讓季唯雪碰過的那件外套再觸到她的黴頭,好吧,算他識相,她饒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