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只愛你一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9:56
A+ A- 關燈 聽書

辦公室裏,藍景伊見掙扎不過,一口就咬到了江君越的肩上,許是氣極了,她用了十分力氣,可咬了半天,江君越也沒鬆手,直到她的牙都麻了,他才猛的一甩,頓時將她整個人拋到了辦公室的沙發上。

然後,也不管她是不是疼了,轉身就沖到窗前,俐落的拉上窗簾,頓時,整個辦公室幽暗下來,藍景伊揉了揉才被摔疼的臀象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江君越,“你瘋了?”

“疼嗎?”他卻一俯身,整個人輕輕浮在了她的身上,兩條手臂撐在她的身體兩側,“若是疼,我幫你揉?”他男Xing的氣息柔柔的拂過她的面頰,看著她的目光彷彿浸了酒意一般讓人迷醉,看著他眼裡的自己,一瞬間,她才要說疼的那個口型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給她揉?

那後果絕對是……

想到此處,藍景伊不敢再往下想了,習慣Xing的抿了抿嬌豔欲滴的紅唇,啞聲的開口,“不……不疼了,不過,你能不能起開讓我先起來,我想坐會兒。”她跟他現在的這個姿勢太過璦昧,再繼續下去她恐怕這男人會在這辦公室裏禽獸一回了。

這個,絕對有可能。

藍景伊絲毫不懷疑江君越在那方面的能力,再有,這男人只要想做,那就沒有他辦不成的事兒。

“還是躺著舒服吧,媳婦,你不止是在商場上要相信為夫的能力,嗯,在只有我和你兩個人的層面上,更應該相信為夫的。”回想著她說相信他時的話語,江君越尤其的受用。

“哼,你還敢叫我媳婦?若我真是你媳婦,你大白天的大庭廣眾之下至於跟別的女人勾三搭四,頻頻放電嗎?”

關上門,就兩個人了,該清算的帳必須要清算一下,給他面子是必須的,可給自己討個說法更是必須的。

江君越清亮的眸子頓時一亮,從甩了季唯雪到現在,他一直覺得今天從藍景伊出現到現在不知是哪個環節一直有點彆扭,此時方知原來是她的表現少了從前的醋意,看來,他還真是習慣了她小女人般的吃醋行為,若一時不吃,他還真不習慣呢。

心愛的女人為自己吃醋那是最幸福的事了,所以,此刻看著藍景伊嗔怒的小模樣他不但不生氣,相反的,還很受用。

他這是不是很犯踐?

呵呵一笑,江君越指尖輕落在藍景伊的臉上,一邊摩梭著她滑膩如脂的肌膚一邊道:“她偷了江氏一件很重要的東西,非要我答應她做我秘書才肯還回給我,嗯,作為江氏的負責人,你不覺得為了江氏討要回自己的東西,我其實更該跟她坐下來好好談談嗎?”季唯衍偷走了江氏也算是季唯雪也偷了吧,反正他們都姓季。

他這話也不算是欺騙藍景伊吧,若是可以,他什麼也不想瞞著她。

她跟著他,也沒過過什麼好日子,不是嫁不成他,便是舉行了婚禮卻扯不了證,而自己,如今連給她提供一個住處都難。

別墅是留下了,卻不知能留到哪一天,也許等有一日資金再也周轉不開的時候,他說不定還是會賣了別墅。

季唯衍,他一定要從那個男人的身上收回屬於江氏的一切。

江涵銘江君劍可以把江氏拱手讓給外人,卻獨獨他不可以。

爺爺生前待他如何他清楚,所以,他絕對不能做對不起爺爺對不起江氏的事情。

若非爺爺留給藍景伊的股份只怕他還會輸得更慘,會直接被季唯衍踢出江氏,如今還能留在江氏,雖然說只是一個部門經理,可他知足了。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等他抓住機會,就可以重新執掌江氏了。

“季唯雪偷了江氏什麼?”聽得他話中有話,藍景伊好奇的問道。

“說了你也不知道,於我們個人是沒什麼重要的,只是於江氏很重要罷了。”江君越輕描淡寫的說過,可事實真相是被偷走的東西很重要,那可是江氏的最高權力。

“哦。”聽他如此說,那便是真的了,那她剛剛就是冤枉他了,雖然明白他應付季唯雪是迫不得已,可她還是彆扭,“以後離她遠點,你不招惹她,可她似乎很想倒貼你,她怎麼不去抓別的男人的手臂,偏要抓你的。”說著,藍景伊嫌弃的睨了一眼他那條被季唯雪碰過的手臂,“能不能換身衣服?”

“行。”不想江君越直接就應了。

藍景伊狐疑的掃了一眼辦公室,這辦公室她是熟悉的,看向哪裡都沒有他的衣服,他怎麼換?

可是下一秒鐘,江君越真的換了衣服,確切的說不是換,而是脫了外套,可看起來就是才穿的那件真的換下了,“喂,冷。”雖然天氣晴好,可現在到底才過了年沒多久,只穿一件襯衫一定冷的。

“心疼了?”江君越微微笑,為著她的反應而愉悅。

“誰心疼你了,我是怕你感冒了萬一傳染給沁沁壯壯,到時候可是要我照顧那兩個小東西的,那才是得不償失。”藍景伊死不承認。

“嘴硬。”江君越一手捏了一下她的臉蛋,另一手隨意的解開了襯衫的兩顆扣子,整個人頓時少了些束縛,舒服了許多。

可就是那兩顆扣子,讓他原本妖孽的俊顏又多了幾分興感,那微敞的領口透著他精健不帶一絲贅肉的胸肌,撩人心魂。

藍景伊垂下眼瞼,到現在心中的鬱氣還沒出透呢,絕對不能被他給佑惑了。

“怎麼了,不敢看我?我哪裡不對嗎?”江君越上上下下掃視了自己一眼,彷彿很奇怪的問道。

“誰不敢看你了,我乏了,想午休,你別吵我,快起開,被人看見你堂堂一個公司總裁跟女人這樣在沙發上,傳出去好說不好聽。”藍景伊白了他一眼,若不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推不開他,她早就動手了。

“真困了?”見她說得認真,還打了一個哈欠,想著她連夜趕回T市,只為了早點見到他,江君越心疼了。

“嗯。”又是一個哈欠,昨晚在露營車上真的沒睡好,床讓給沁沁壯壯了,她和藍晴還有保姆是打地鋪睡的,自然睡不好了。

“一會兒再睡行不?”

“為什麼?我想現在就要睡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說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了,因為此刻從江君越的眼神裏她已經發現了一條熟悉的訊號,這男人這樣表現的時候,通常都是……都是男Xing荷爾蒙極具亢奮的象徵,那個所謂的‘一會兒’指的一定不會是一會兒時間,最少也要半個多小時,那還是他猴急的時候,否則,他一次折騰著她要死要活的兩三個小時都有可能。

“行,那你睡你的,我忙我的,兩不打擾。”江君越黑亮的眸子在她的小臉上逡巡著,大言不慚的說道。

“你說的喲,我可是印在腦子裏了,快起來。”藍景伊指了指自己腦袋,恨不得他立碼滾開,她受不了他的眼神他的表情。

彷彿下一秒鐘她就成了他的口中餐一樣。

“你睡吧。”江君越淡清清的三個字出口,薄唇已經緩緩俯向藍景伊的唇,他要忙的才不是其它,而就是這個,這一天,即便江氏有天大的事情他也不想管了,只想要鎖定身前的小女人,當薄唇落在女人的唇上的時候,那溫軟的觸感讓他想起了形容古代君王的話語,Chun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今兒,他就放縱自己一回,也松絡一下緊張了幾天的神經,藍景伊既然相信他,那他就一定做給她看,他是男人,所以,他早晚會解决一切的。

“嗚嗚……”藍景伊所有的抗拒都被淹沒了。

都說小別勝新婚,這一句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藍景伊甚至把之前著惱季唯雪的事情也早就拋到腦後了,兩隻小手下意識的攬住了他的脖子,經過了這幾天,他身上的傷已經大好,可當指尖拂過那裡的時候,一道浮起的疤迹還是刺痛了她的心,讓她心一抽,只覺得這男人真傻,想著他打拳時的威猛,媽媽刺他的那一下他完全可以避開的,可他就為了她不但沒避,反而生生的受了傷。

“傾傾……”柔柔喚他,以後,她再也不無端的吃醋了,他對他有多好,她早就清楚的是不是?

她這一聲,讓他的心頓時就醉了,醉在她的溫柔中,醉在她柔膩的身上,身子一顫,他柔聲道:“小妖精。”

可她若是小妖精,他就是天下第一大妖孽,還是一個興感的妖孽。

這一刻,前嫌盡釋,她迷朦在他的世界裏,只想是他的。

而他,更想體味她的一切,繃緊的心弦鬆開了,一切便有了他自己的合理解釋。

季唯衍,就為藍景伊那句相信自己男人,他江君越就必須要打敗他。

花開,開在清幽的辦公室內。

以我之心,只愛你一個,此生足矣。

“江總,姓季的……”“嘭”,江君越的唇還在藍景伊的唇上時,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開來,蔣翰劈頭喊了過來,聲大的灼人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