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女人的糾纏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28:47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忙了一整天,她說要採買土特產,結果兩個保姆和藍晴也都要買,於是,四個女人便開始去採買了。

女人最喜購物,加上這邊的土特產特別的道地,吃的都是綠色食品,用的大抵都是手工編制,而且一點也不貴,大包小包的買,那邊小陳就大包小包的往回送,女人在一起,買東西最開心了。

果然,說要用一整天的時間來採辦一點也沒預計差了。

快天黑的時候才買好了東西回去別墅。

用了餐,藍景伊累得快要脫層皮了,想著明天就要回去T市,她居然更想江君越了,忍不住的靠在枕頭上給他打電話,許是晚上了,這次他接的比較快,“都買好了?”

“嗯。”

“明天車上的用品都備好了嗎?”之前出門,一路上吃的用的他都提前打點好了,可是這兩天他實在太忙了,還沒來得及打電話吩咐小陳。

“放心,我是女人,以後這些小事我自己來安排,就不需要你們男人插手了。”藍景伊笑眯眯的跟他通著話,“傾傾,這會有沒有吃飯?”知他忙,所以她總擔心他吃不好睡不好。

“還沒,這就去吃,嗯,要去了,行嗎?”

“好吧。”真不想掛斷呀,還想再聽聽他的聲音,可是一想到都晚上八點多了,這過了飯點他還沒吃晚餐,藍景伊到底還是同意了,“嗯,掛吧,老公晚安,明天見。”

“明天見。”聽她一聲‘老公’,江君越就象是被打了雞血一樣,頓時一掃之前的疲憊,整個人滿血復活了。

江君越真的去吃飯了,這是幾天以來他吃的最早的一次,小公寓附近的一家餐館,點了兩個菜,一葷一素,慢慢的吃著,一邊吃一邊看著窗外,他有多久沒有這樣悠閒的用餐了。

一直都在忙,陀螺一樣的轉個不停,可是事情卻總也忙不完。

一道陰影灑在餐桌上,江君越彷彿沒看見似的夾了一口菜吃著,對面,女人已經坐了下來,“江先生,介意我坐這個位置嗎?”

江君越頭也不抬,無視的冷聲道:“介意,所以,季小姐請去別桌吧。”已經過了飯點,這餐館的餐桌一半都空著,他今個雖然心情好些了,不過,很不喜歡與對面的女人在同一張桌子上用餐,藍景伊不喜歡的人,他也不喜歡。

“別桌吃著沒胃口,我就喜歡這個位置。”

“那行,那你坐吧。”江君越說著,頎長的身形已經站了起來,也不叫服務生,自己端了兩盤菜走到另一張距離季唯雪比較遠的桌前,放下盤子後正欲去端飯碗和湯碗,季唯雪已經替他端過來了,“江先生真有意思,好吧,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不吃了,我幫你端過來,你吃著我看著總成了吧?”

“不成。”

“可我喜歡。”

“可我不喜歡。”

“那我偏要坐這呢?”

江君越隨手一個響指,“服務生,這有個女人騷擾我用餐,麻煩請她離開。”

“先生,這……”服務生走了過來,她沒辦法無視江君越的要求,可是看看江君越再看看他對面的季唯雪,一男一女,男的帥女的靚,全都是掉人堆裏都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主兒,她覺得這兩個人在一起很般配,可是明顯的,現在是男的討厭女的,女的如蒼蠅般的粘著人家。

“麻煩請她離開,謝謝。”江君越繼續吃著飯,也不由加快了速度,自己點的餐,他不想浪費了,不能因為一個不相干的女人而攪了自己的食欲。

“這位小姐,你是要用餐呢,還是等人?”

“用餐。”季唯雪微微一笑,嬌俏的臉上不見半點尷尬,讓服務生好生詫異。

“小姐請點菜。”服務生只好拿了選單遞給季唯雪。

眼看著季唯雪無理取鬧,江君越吃得更快了。

“嗯,就跟他的一樣就好,他吃什麼我吃什麼。”

江君越抬頭橫了一眼季唯雪,忽而笑了,“季小姐連點個菜也學別人,呵呵,半點創意都沒有,季小姐慢慢吃,江某告辭了。”說完,他放了鈔票起身就大步離開了。

“喂,江君越,我有話跟你說。”季唯雪急忙跟上去,也要隨他離開。

“這位小姐,你要的菜我已經讓廚房做了,你不能走。”眼看著她要走,服務生急忙攔住她,到手的生意怎麼可能就這麼放過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雪眼看著越不過服務生,恨恨的一跺脚,便從手拎包裏摸了兩張鈔票甩在了服務生的臉上,“拿去。”

“喂,你這什麼態度?”服務生不願意了,一把扯住季唯雪。

“放開。”季唯雪惱了,她什麼都沒吃就給了錢,還想怎麼著?眼看著江君越越走越遠,她真急了。

“道歉。”不想,這服務生也是有個骨氣的,非要她給道歉。

“不。”用力的一掙,許是她的力氣大,還真給季唯雪掙開了,“錢給了,還想怎麼著?若是耽誤了老娘的正事,我跟你拼命。”狠呆呆的瞪了一眼服務生,隨即撒腿就往外跑,“江君越,你給我站住,快站住。”

“不要臉。”服務生低低罵了一聲,想著自己也沒損失什麼,犯不著跟一個小女生一般見識,便沒有追出去,反正這時候那小女生再想追上那男人已經不可能了,服務生眼看著江君越上了車,不由得笑開,那麼帥的男人被蒼蠅盯上了多可惜,她剛剛,就算是幫他了。

明明這裡離小公寓的社區很近,可江君越還是把油門踩到了底,很快就飆進了社區大門,再搖下車窗,沖著警衛道:“攔住後面那輛紅色法拉利,她不是這裡的業主,她有精神病史,小心她開車進了社區撞了人。”

“謝謝江先生告訴我們。”警衛敬了一個禮,便放下了車閘,江君越這才慢香香的啟動了車子,後視鏡裏那個女人的車果然被攔住了,他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愉悅的把車駛向停車位,季唯雪,想纏上他,她還嫩著呢,之所以不跟她撕破臉,不過是給她留點臉面罷了,不管怎麼樣,他還不能跟姓季的撕破臉。

想著明天藍景伊和孩子們就回來了,雖然他有些擔心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身邊有她在的日子他還是期待的。

這一晚,為了明天晚上能陪著藍景伊和孩子們,江君越加班加到淩晨三點多鐘才點了根烟進了陽臺。

煙氣飄渺在夜色中,他靜靜的看著面前的T市,不夜城的T市霓虹閃爍,如同置在夢幻中的城堡一般,美輪美奐。

忽而,當目光掠過樓下的風景時,他看到了樓下草坪上的一個嬌小的身影。

若只論身形,他是辯別不出來那是誰的,可是那身衣服的顏色太惹眼,讓他想要忽略都難。

大紅的顏色,隱在夜色裏全是嬌豔。

季唯雪,她一定是趁著淩晨警衛交班的時候溜進來了。

可她沒有小公寓樓門口的鎖匙鑰匙,自然上不來。

眯了眯眼睛,江君越眉頭輕蹙,季唯雪纏他已經不是今個一天了,而是有幾天了,從江氏周年慶那天開始到現在,每天只要他去的地方,就一定能遇見她,所以,這幾天他很少在外面用餐,只不過今個累了,再加上不想藍景伊擔心,他才去了外面吃。

她說她只是要幫他,幫他對付季唯衍,可他有理由相信她嗎?

他查到的資料告訴他,季唯雪是季唯衍的親妹妹,她怎麼可能與自己的親哥哥對抗。

狠吸了一口烟,江君越不再烦乱了,輕輕一個抛物線,煙頭漂亮的在夜色中滑落到了樓下,火星一閃,隨即滅去。

他轉身,悄然走進室內,再也不去理會樓下草坪上那個蜷縮著的身影了。

洗了個戰鬥澡,江君越躺下了。

可,不知怎麼的,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腦子裏全都是草坪上那個睡在露天的女孩。

她瘋了嗎?

有時候他甚至真的以為她有精神病史了,不然,非粘著他幹嗎。

從三點多到四點多。

天要亮了。

江君越到底沒睡著。

摸了根烟,起身又去了小陽臺,樓下,那抹紅色的影子還在,她居然還沒走。

江君越越來越不淡定了。

他不喜歡季唯雪是真的,可是看著她就為了所謂的‘幫他’而守在他的樓下他真的有些過意不去,想了一想,還是撥通了警衛室的電話,吩咐警衛叫醒季唯雪,再把她打發走,他可不想明天再遇見她時,她頂著熊猫眼一邊打著噴嚏一邊向他控訴他的無情吧。

再回去臥室,一頭栽在床上,這一次,江君越終於睡著了。

醒來,又是一個豔陽天,只是他的世界裏還是陰霾,想要放晴,只怕很艱難。

換了衣服要下樓,可,才推開門,他頓時怔住了。

小公寓的門外,尹晴柔那邊那扇門前,季唯雪如猫咪般的抱著膝坐在地板上,聽見他這邊的開門聲,她倏的抬起頭,一張小臉頓時全是笑意,“江君越,我終於等到你了。”

鳴謝15820301535親的打賞,麼麼噠,耐你!